请看书 > 重装英雄 > 第十四章 意气风发

第十四章 意气风发

        6征领着江诗云去见6家的亲戚,论亲疏、辈份依序跪拜见面,然后一一敬酒。自十五六岁起6征就离家进了军营,除了家里人,远房的亲戚多半都很生疏,要不是今天他结婚,想必一辈子都不会见面吧。

        喜宴上除了6家的亲戚还有江家的,当然6征更不可能认识了。另外那些军界、政界和商界的要员基本是冲着他父亲的面子来的,有他的父亲招呼着,他只是礼仪性地见个面寒暄几句,再也没其它话聊。

        6征本以为他的教官兼上司陈宝德会来给他祝贺,没想到寻觅许久都没看到陈宝德的踪影,却现了一个让他哭笑不得的人。

        “哟呵!姓韩的,你也来啦?”6征端着一杯红酒走过去,笑眯眯地说道。

        韩武迹转身看到是6征,微微一笑,手中的酒杯跟6征碰了碰:“怎么,不欢迎我来道贺?”

        “欢迎,欢迎之至!”6征一副小人得志的神态打量着韩武迹的脸,“可惜,可惜了,一点儿疤痕都没有,还是原来那么难看。”

        韩武迹仍是满面笑容,说道:“那得多谢你姓6的手下留情,要不然这脸会变成什么样可说不准了。”

        “别别,”6征一本正经地说道,“不必谢我,我可没有手下留情,是你自个福大命大。”

        韩武迹将酒杯里的酒一饮而尽,淡淡地说道:“不管怎么说,今天还是得跟你说声恭喜,希望你和诗云百年好合,早生贵子。”

        虽然韩武迹说得那么情真意切,6征听在耳朵里却感觉带了点刺。算了,今天是自己的大喜之日,没必要跟这姓韩计较,6征这样想着,然后回敬一个笑容把酒喝得一滴不剩。

        婚庆闹到午夜才开始散场,继母李彩英和弟弟6程和陈伯一起送客,一些比较重要的亲戚便由6征和江诗云负责送出门,而那些大人物则是父亲亲自随出送别。

        累得骨头都要散架的6征回到新房里,看到房中灯光明亮却在床边的梳妆台上点了红烛,而江诗云此时正坐在台前。

        6征蹒跚地走过去,如一栋大厦倒塌一般轰然砸在床上,声音软绵绵地说道:“小娘子,你说今晚咱要不要洞房啊?我可没有恋童癖,而且对萝莉也不感冒,再说你这么小我把你整怀孕了可就难办了。”

        江诗云充耳不闻,仍是那般端正地坐着,望着桌上的红烛。

        6征翻过身来,酒精上头,他喘着粗气,两眼迷醉地看着江诗云的后背,说道:“哎,你不会就这样坐到天亮吧?”

        “这叫坐花烛。”江诗云认认真真地解释道,“红烛不可以吹灭,要等它燃尽了我才能睡觉。”

        “狗屁规矩!”6征坐了起来,哼道,“你就坐着吧,我洗澡去了。对了,做好心理准备等候伺候你老公。”

        6征双脚一蹬甩掉了鞋子,然后踉踉跄跄地摸进了浴室。

        江诗云这时方才扭过头来,看向浴室方向,轻咬着艳如红烛的朱唇,难掩心中的紧张。

        浴室里一阵哗啦哗啦过后,洗完澡出来6征现这小妮子还是那个姿势坐着,八风不动。他穿着大裤衩,光着膀子走过去:“我说,蜡烛要烧光了,赶紧洗洗睡吧。”

        江诗云盯着那微弱的烛光,等到最后一滴腊流尽终于站起身来,一脸平静地看了6征一眼,然后话也不说一句找了衣物就“嗒嗒嗒”向浴室走去。

        6征心想现在的孩子还真踏马的奇怪,一言不合就怄气,我得罪你了吗?什么臭脾气!

        浴室里,江诗云内心忐忑不安,说不害怕那是假的,她才十六岁,十六岁啊就得嫁人了,而且还是嫁给一个自己完全不了解的人。可是她又有什么办法呢?她早已妥协了。

        短暂的相处,6征给她的印象非常不好,在她看来6征就是一个纨绔子弟,一个痞子,粗野,完全不讲道理,用一个词形容最贴切不过:

        兵痞。

        年龄比她大了七岁,却跟一个小她七岁的孩子一样不懂事,要和这样的人过一辈子不知是何种煎熬。她轻叹一息,再怎么不济,他终究已经是她老公。想起他刚才说的那句“做好心理准备等候伺候你老公”,她心里顿时莫名地慌张,脸也在微微地烫。

        以那兵痞的性格,他什么事都做得出来吧,要是他来真的自己该怎么办?反抗?有什么理由?

        认命?她摇了摇头,不能这么不爱惜自己。

        她浑浑噩噩地洗完澡,迟疑了好久才横下心来:自己答应嫁到6家来的时候,不就已经视死如归抛开一切了么,现在又哪来这么多顾忌?该来的迟早会来,如何能躲得过,还是认命吧。

        她抱着坦然面对一切的心态来到卧室,却惊讶地现事情并不是她想象的那样。

        因为6征早已像一滩烂泥一样趴在沙上,睡得跟个死猪似的,所谓的“做好心理准备等候伺候你老公”完全是无稽之谈。

        江诗云心里还是有些不安,轻手轻脚地走过去仔细观察,现6征果然已经熟睡,这才长长地舒了一口气。

        她坐在床边上,因为头没干所以还不能睡觉,用吹风筒又怕响声惊醒6征,因此她只能静坐着用毛巾擦了又擦,默默地等头自然干去。

        她擦好了头,双头托着下巴带着好奇打量起6征来,她现此时6征四肢舒展放松地张开,平静地卧在那里,脸上的神态平静而安详,天真而已洋溢着仿佛是幸福的浅笑,分明是一个不谙世事的孩子。

        也许,他与自己正好相反。江诗云默默地想着。

        6征一觉睡到大天亮,醒来的时候现自己昨晚竟然在沙上睡着了,而现在床上也没有了江诗云的身影。他心里那个气啊,说好的洞房呢,就这样吹了?

        好在这小妮子还算有点良心,把空调的温度调高了点,还给自己盖了毯子。

        6征洗漱完之后下了楼去,楼下江诗云已经给6惊涛和鲁丽奉了茶,6家上上下下对这个媳妇都非常满意,唯一有意见的怕是只有6征一个人了。

        江诗云今天穿一件粉色印花的衬衫,下边是白色褶皱短裙,整个人看起来甜美、清新,同时又不失典雅和知性。长披肩,身高腿长,腰肢纤细,6征咋一看差点就失了神。

        但是话说回来,江诗云虽然有一张漂亮的脸蛋和高挑的身材,但是没有饱满的胸部,没有圆鼓鼓的臀部,也没有玲珑的曲线,干干瘪瘪的样子让6征实在提不起兴趣。

        6程迎了上来,对6征说道:“大哥,赶紧坐下吃早饭吧,待会你和嫂子还得去酒店走场呢。”

        6征这才想起来今天自己还有第二场婚礼仪式要办,应了6程一声便坐下来,看也没看江诗云一眼,端起碗拿起筷子就自顾自地往嘴里扒饭。

        柳川市国际大酒店在红叶国来说都是数一数二的酒店,更是柳川市唯一一家七星级酒店,能在这里消费的可都不是一般人物。

        6家给6征和江诗云包了一层最高档的宴厅,今天请来的宾客以年轻人居多,或者是一些关系不算太亲的6家的亲戚朋友。昨天才忙了一场婚庆的6征早已是精疲力尽,但是想到等会儿能见到许多老朋友老同学,他就像打了鸡血一样。

        6征穿着黑色西装礼服,江诗云也换上了婚纱,两人手挽着手朝富丽堂皇的宴厅走来。宴厅里的人不算很多,这正合6征的意,他最反感把婚礼闹得沸沸扬扬,只希望整得像个普通的同学聚会就好。

        众人见两位新人走了进来,齐齐全是欢呼鼓掌,周磊则是在一旁边撒花撒彩屑边起哄。简单的仪式过后,6征带着江诗云一桌一桌地敬了酒,然后坐到了他的几个死党的这张桌上,而江诗云则去招呼她的朋友去了。

        6征扫了桌上一眼,现他们宿舍的宿舍八人组竟然没来齐。他问周磊道:“我们宿舍的八人组怎么才来了一半?”

        “我尽力了。”周磊答道,“黄凯在火星上赶不回来,托我给你道贺。宋河成、李力和谢晓军联系不上。”

        一个宿舍八个人,眼下就四个能聚在一起。6征和周磊自然不用说,另外两个是叶正慈和王华龙,这两人在中学时代跟6征也是玩得最好的,只是近十年没见面,他们的模样都变了许多。

        桌上还有七八个面孔已然陌生的老同学,若不是周磊一一详细介绍,6征已然是记不起来是谁了,岁月不饶人啊。

        “来来,大家敬老6一杯!”周磊端着酒杯站起来说道,“同时也沾沾他的福气,让咱们不久也讨一个风华绝代的老婆。”

        6征与别人不不同,别人有小学同学,中学同学,高中同学甚至大学同学,而他只读到中学,还是连着小学一起在一个学校里就读的,所以他只有中学同学,如今能见到面的就是眼前这些人了,所以他倍加珍惜。

        “干了!”6征大声说道,“都沾我的光,不干可就沾不上了!”

        一杯酒下肚,众人有着不尽的话题要聊,三三两两谁都没闲着,怀念从前的日子啦,询问近况啦,展望将来啦,这些男孩子难得有一次机会跟志同道合的哥们高谈阔论,难得意气风一次。

  http://www.qingkanshu.cc/0_23/8755.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qingkanshu.cc。请看书手机版阅读网址:m.qingkanshu.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