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看书 > 科幻灵异 > 重装英雄 > 第十八章 六好学生
    看到东方奕只身一人朝这边走来,周磊瞥了一眼,转头对江诗云笑了笑,说道:“嫂子,好像是冲你来的。请∫看∮书WwΩWΩ.∮QingKanShu.cC”

    一旁的洛秋思笑呵呵地说道:“谁叫我家诗云魅力大呢,就算嫁人了,有些人还是不肯死心的呢。”

    也不管江诗云乐不乐意,东方奕来到桌前就坐到她旁边的6征的位置上,对其他人视若不见,只是眼神温和地看着她,说道:“当年,你说你不想离家太远——我顶着压力跑来桂森市陪你。”

    江诗云端着杯子看着里边的液体,并不说话。

    “你在高中部,我在大学部;你是全校公认的校花,我也是万众瞩目的焦点;我们两个的事情是全校师生口中从未间断的话题,我们本应该走到一起。”

    江诗云仍不说话,就像是贪玩地孩子在把玩着手里的酒杯。

    “后来你突然说你要嫁人了,我以为你是在开玩笑。当我知道这是真的之后,我心急如焚,同时也很好奇,我在想,你会找一个怎样的男人,怎样一个非同寻常的男人才有资格娶你。”

    东方奕招了招手,服务员立即为他取了一个高脚酒杯。

    东方奕提着酒瓶给自己倒了一杯红酒,对着江诗云举杯,说道:“现在我不知道是不是该对你说一声恭喜,或者说,祝你幸福?”

    江诗云微微一笑,笑容含蓄,如那夜空中乌云遮月一般朦朦胧胧。

    她抬头看着东方奕,说道:“那个跑来让我们让位的白痴是你的人?”

    “我的人没有那么愚蠢。”

    “至少是对你死心塌地的人。”

    “我对他期望是有些高了。”

    “东方奕,你觉得这么做有意义吗?”江诗云看着东方奕问道。

    东方奕的手指头敲击着桌面,说道:“如果我没记错的话,你的婚礼应该是在昨天?”

    “你没记错。请看Ω书Ww∫W∮.ΩQingKanShu.cC”

    “我本有意避开昨天……可以说没有什么事情能让我心烦意乱,关于你的事除外。”东方奕一幅理所当然地模样,声音温和地说道,“现在你可以理解我的心情了吧?我追了你那么久那么苦,却让一个不知从哪蹦出来的跳梁小丑捷足先得——这种感觉真是让人很不舒服。”

    “所以你认为今天坐在我身边的应该是你而不是他?”

    “所有人都会这么认为。”东方奕用手指头弹了弹手里的玻璃杯,说道,“但事实证明他们都瞎了眼。”

    江诗云笑语盈人。

    “东方奕,你让人害怕。”她说道,“自私自利、心胸狭隘、视人命如草芥——你心中没有阳光,和你这样的人在一起就像是一直住在阴暗潮湿里面长满蟑螂和霉菌的房间里,让人全身都起一层鸡皮疙瘩,分分秒秒都会想着要逃离。”

    东方奕自己轻轻地抿了一口杯子里得到充分酵的红酒,说道:“你认识的我认识的我们都认识的那些大人物,他们不都是这么做的吗?爱情?这种东西在他们眼里一定相当可笑吧?多少帝王杀兄杀子杀女仍然成就千古一帝的霸业——所以,对男人来说,先看成就,然后才看品行。一个无品行的国王总要胜过一万个有品行的流氓,不是这样吗?”

    “站在女人的立场,自然是想要那一个有品行的流氓而不是一个无品行的国王。”江诗云反驳道。

    东方奕大笑,说道:“江诗云,何必自欺欺人?你不是站在女人的立场上说这句话,你是站在自己的立场上说这句话。你衣食无忧,富可敌国,所以你还在渴望着那并不存在的爱情。但是,对全世界大多数女人来说,她们想要衣食无忧,她们想要富可敌国,那么,她们只有一条路可走——嫁给国王。无论那个国王是天下明君还是商纣隋炀——她们哪会在乎这些?欲戴王冠,必承其重。只要能够戴上王冠,谁还在乎那一点微不足道的重量?”

    江诗云想了想,还真是没办法反驳东方奕的这一席话。

    东方奕看着江诗云,说道:“你看,我不是例外。请看∫书Ww∮W∮.∮QingKanShu.cC我只是和他们一样而已。”

    “但是——”江诗云认真说道,“我和她们不一样。”

    “……”

    “而我喜欢的男人。”江诗云接着说道,“也和你说的‘他们’不一样。”

    “譬如呢?”东方奕问道。

    江诗云指着刚刚回到宴厅的6征,说道:“就在那里。他可爱,还不失稚气,有时候会说一些白痴的话做一些幼稚的事情……”

    6征一愣,随后气得要跳脚了。

    我什么时候说过白痴的话?我什么时候做过幼稚的事情?

    “最重要的一点就是——”江诗云接着说道,声音变得细小,像是在跟东方奕说悄悄话一样,“他是国王,而且是一个有品行的国王。”

    东方奕握着玻璃杯的手微微有些抖。

    有品行的国王,这个世界上当真存在吗?他不知道这种男人存在不存在,反正,他知道一定不是站在他背后的那个家伙。

    “至于你,连他的脚板底的高度都达不到,你又怎么会知道他所站在的是怎样一个高度?”

    “这就是你嫁给他的理由?”

    “还不够吗?”

    “能够得到你江诗云如此高的评价,这个男人还真是幸运啊。”

    “不,幸运的人是我。”江诗云说道,“我遇到了他,正好我们有婚约,正好他肯娶我,这是多么幸运的一件事情啊?”

    “听一个小女生称赞另外一个男人,这种感觉真是很奇妙。”东方奕说道,“这是全世界最让人不舒服的事情了吧?”

    “不。”江诗云摇头,“还有更不舒服的事情。”

    “什么?”

    “我们已经洞房了。”

    “……”

    6征一脸懵逼地回到座位边,现自己的位置竟然被人给霸占了——而且还是一个素不相识长得有点猥琐眼里带着敌意的男人!拜托,你长那么丑还眯着小眼睛看我,很恶心的好不好!

    6征干咳了几下,对东方奕说道:“这位先生,麻烦你挪一下屁股,这是我的位置。”

    东方奕兴致勃勃地看着6征,微笑着说道:“你就是6征?”

    6征打了个哈哈,说道:“啊,我是,我是,有何贵干?来来,先让位置,有什么贵干你站着说,我坐着听。”

    一旁的众人“噗嗤”一下,周磊心想不管你这姓东方的什么来头,让6征给盯上了准没好果子吃。

    东方奕脸色不变,很自然地起身站到一边,说道:“6家大少,久闻大名。听说今天是你大喜之日,有幸偶遇,要道一声恭喜才是。”

    “好说好说。”6征一屁股坐下,大大咧咧地说道,“你是谁来着,我怎么对你没印象啊?”

    “东方奕。”东方奕说道,“江小姐的朋友。”

    “哦,哦,哦。”6征装出一副好像懂了的样子,事实上并不清楚对方是何许人,“来来来,坐下喝几杯。既然是我老婆的朋友,可不能怠慢了。”说着从一旁拉个张椅子来。

    东方奕有些为难地说道:“我还有点事,就不奉陪了,你们慢用。”

    6征一把拉住东方奕的手没让他趁机溜走,豪情万丈地说道:“既然来酒店里不就是为了吃饭嘛,能有什么别的事情?在哪张桌吃还不是吃,咱们这里热闹,干脆就留在这儿了。来,给他满上。”

    东方奕被6征那只强有力的手硬是拽到的椅子上,像钳子一样钳住他不让起身,他的脸色变得有些难看,心想这个姓6的是在装疯还是卖傻,自己的意思已经说得这么明了,他难道不懂?

    有朋自远方来不亦乐乎,说的就是6征此刻的状态。他笑盈盈地给东方奕倒了一杯又一杯的酒,每一次碰杯他都有各种各样让人服服帖帖的理由,就连东方奕自己也觉得不喝都不行。

    “来来来,这杯谁敬东方小兄弟?”6征描向周磊,“周二货,你还没跟东方小兄弟喝过吧?磨蹭什么,赶紧的。”

    周磊心想老子已经喝过三轮了好吧,你踏马怎么又来这句?

    ……

    “几位小美女不跟大帅哥喝一杯?”

    ……

    “那谁,胖子,东方大少你都不敬一杯,以后还想不想混得好一点?”

    ……

    门外的一伙人见东方奕被6征用酒灌得神魂颠倒,犹豫着要不要上来帮忙。想到东方奕是自愿坐在那里跟他的“朋友”喝酒不愿离开,他们贸然上去怕是会扫了东方奕的兴,因此只好干巴巴地看着。

    他们是东方大少的“朋友”,应该不会有什么问题吧?这些人在心里默默地想着。

    东方奕已经是喝得肚子里翻江倒海,可是他被6征用手死死地摁在椅子上根本走不了,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子他又不好跟6征撕破脸,挑破了事情向自己的人呼救又太失面子。

    于是他只能一杯一杯地往下喝,心里对6征是恨之入骨,同时又暗自祈祷6征高抬贵手赶紧停下来。

    6征在刘青雨那里受了一肚子的气,刚回来又撞见一个莫名其妙的男人在调戏自己的老婆,是可忍孰不可忍?不找你撒气老子以后还怎么混?你不知道老子是“六好学生”么?

    作为“六好学生”,别的可以不提,但是好面子是最重要的,这条雷线谁敢碰就电死谁!

    最后东方奕终于忍不住“哇”地一口吐了出来,其状可谓凄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