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看书 > 科幻灵异 > 重装英雄 > 第十九章 只能看不能干
    回到家里6征仍是一直笑个不停,江诗云怕吵醒家里人赶紧把6征扶上楼去。进了房间,她把烂泥一样的6征放到床上,然后去把门关好了,这才舒了一口气。

    可没等她平静下来,一身酒气的6征竟然从后边扑了上来紧紧抱住她。她吓了一大跳,惊慌得手足无措,心里有只小鹿在四处乱撞。

    6征搂着江诗云的***,贴着她的身子亲吻她白皙的脖子,已经可以听到她起伏不定的呼吸声,嗅着她身上散出来的淡淡的馨香,6征有点鸡动了。

    “你说,如果一个人某个晚上遇到了一件大快人心的事,他是不是会很激动,很忘乎所以?”6征在江诗云耳边轻轻地吹气,小声问道。

    江诗云心乱如麻,不明所以地点点头。

    “所以他是不是该庆祝庆祝?”6征接着问。

    江诗云又是不明所以地点点头。

    “好,我们就好好庆祝庆祝。”6征嘿嘿笑着抱起轻柔的娇躯,“洞房花烛夜,人生四大喜事之一也!”

    江诗云没想到6征说的是这个,顿时慌了神,被6征抱着一时不知如何是好。

    她还没想好,6征就一把将她扔到了床上,然后如同头猛兽一样扑了上来。她一只小猫一样被6征压在身下,任凭6征上下其手。

    眼前佳人,6征还没有达到那种坐怀不乱的的境界,娇羞的小脸蛋,一双美目动人心魄,一头长铺在枕上,醉人的馨香一丝丝一缕缕不断冲刷他的神经,柔软的娇躯引诱着他一步步走向堕落的深渊。

    毫无疑问,这个小妖精足以让整个红叶国的女人相形见绌,她简直就是上帝用来祸害人间的尤物,她身上的每一点一滴都是罪恶的根源。

    小妖精——也许只有6征用会这个词来形容江诗云,在别人面前她是仙子,是女神,是夜空中遥不可及的月亮。而在6征面前却是一个十足的勾魂小妖精,既麻烦又让人无奈。

    管不了那么多了,日后再说!

    正在6征箭在弦上不得不准备大干一场的时候,忽然响起了敲门声。“咚咚咚”,6征愣了一下,然后听到了弟弟6程的声音:

    “大哥,是你和嫂子回来了吗?你们还好吧?”

    6征这一刻恨不得冲出门去逮着那小子杖打八十大板,早不来晚不来,偏偏关键时候蹦出来坏事,你是故意的吧?

    “我们回来了,你给我滚,马上滚!”

    门外一阵仓促的脚步声急促地远去,6征一口气憋在胸口难受极了。回过头来,看到身下衣衫不整的江诗云那近在咫尺的朱唇真是诱人至极,不知道会什么什么味道,要不试试?

    又见她小脸蛋上红霞遍布,迷人的双眼朦朦胧胧的,眼中分明有惊慌失措的光芒,6征火热的心一下又冷却了下去。

    “你想要?”这样僵持了许久,江诗云盯着傻愣在眼前6征突然吐气如兰地说道,眼中的光芒也由惊慌失措变成了戏谑。

    两张脸只有一纸之隔,她能清晰地听到他急促的心跳声,他也能感觉到她渐渐平缓的呼吸。

    6征微微一笑:“是有这么个打算。”

    “现在继续还来得及。”江诗云眨了眨眼睛认真说道。

    “算了,没意思。”6征翻过身叹了一口气。

    “没事,”江诗云轻声说道,“就算你没做,别人不会相信的。”

    6征一愣,沉下脸来:“以后我们分开房间睡吧。”

    “你想让家里人用什么眼光看你。”江诗云说道,“或者说,怎么看我?”

    6征像是累坏了一样平躺在一旁喘着粗气。

    “我想不明白。”他说道,“你这么优秀的一个女孩为什么会跟我凑到一块,连我自己都不觉得自己是什么好人,从来就没奢望倾尽天下芳心,找一个你这样的美女做老婆。你本可以拒绝——我不相信你没有办法,但你并没这么做。我真不知道有哪一点值得你倾慕。”

    “6征,”江诗云也像6征这样静静地躺着,幽幽说道,“你相信缘分吗?”

    6征轻笑出声,说道:“别扯那些没用的。”

    “如果我说在我第一眼见到你的时候,就有一种感觉,你就是我今生的宿命。”江诗云继续说道,“就好像我来到这个世上就是为了找你,尽管我对你并不满意,更谈不上喜欢和爱,你信不信?”

    6征哼笑道:“如果我有一个攻读玄学博士学位的同学,我一定马上打电话咨询他,问一下我该不该信。”

    江诗云并不在意6征的讥讽,说道:“我也不知道为什么,我就觉得我们上辈子已经认识。”

    6征从床上蹦了起来,有些不耐烦地说道:“行了行了,再听你扯下去我都快成玉皇大帝了。真不知道造了什么孽,娶个老婆进门还不能睡,还不如到网上淘个女朋友实用。以后你睡床上我睡沙,没胸没屁股要我睡你?再等个五六年吧。”

    江诗云鼓了6征一眼,说道:“你这人能不能好好说话?”

    6征没想到这小妮子竟然来脾气了,斥道:“我从来就这样说话,怎么,有哪句话说错了?你自己说说,我哪句说的不是事实?”

    江诗云怒道:“兵痞!”

    “哟呵!”6征来劲了,“还会给你老公起外号了?!”

    江诗云拉过背子盖住自己白花花的胸脯,不依不饶道:“我就起了,你咬我啊!”

    6征两眼一翻:“对不起,我不吃屎……”

    三个月的假期本来6征还觉得真踏马的长,简直不知道该怎么玩,现在他终于明白了,这尼玛是算好了的啊。结个婚就花了大半个月,接下来还要跟这个只能看不能干的小妖精去度蜜月,转眼一半的假期就过去了。

    往后呢?那一个半月估计也早被计划好了的吧?

    继母鲁丽和弟弟6程带着陈伯到机场来给他们送别,6征拉着一箱行李,心想这哪是去度蜜月啊,明明是坐一个月的牢。跟小妖精在一起除了斗嘴,他不知道还能干点什么愉快的事情。

    一个月啊,我的天!

    飞机上,坐6征右手边的是一个年轻的小伙子,穿着倒是很时髦,手里捧着一本看起来很上档次的书。6征不是文化人,自然没兴趣去关注那是什么书。

    小伙子看书也不老实,两只眼睛不时往别处瞄,最后终于是忍不住了,凑过头来低声对6征说道:“哥们,你们是去旅游吗?”

    6征点点头:“是啊是啊。”

    “你妹妹可真漂亮,介绍认识认识?”

    6征愣了一下,看了看里侧的江诗云,笑道:“你误会了,她不是我妹妹,她是我女儿。”

    女儿?疯了吧,一个二十几岁的男人竟然有一个十几岁的女儿,我当我是白痴啊。

    “哥们别逗,我是认真的。”小伙子说道。

    6征一本正经地说道:“没逗,她真不是我妹妹。”

    江诗云转过头来,认真说道:“他说的没错,我不是他妹妹,我是他爱人。”

    爱人?哄谁呢?踏马的两个人都疯了,小伙子心里想。他感觉自己是自讨没趣,于是不再多说。老实埋头翻书看。

    6征见江诗云脸上浮现出少许疲惫之色,关心道:“是不是累了?”

    “嗯。”江诗云低声应道。

    “要不我借肩膀让你靠靠?”6征一脸真诚地说道。

    “好。”

    “想得美!”6征朝江诗云吐了吐舌头,“一个中看不中用的花瓶还想靠我的肩膀?下辈子吧!”

    “兵痞!”江诗云白了6征一眼。

    6征调戏成功,一脸得意,指着江诗云黑瀑布似的黑亮浓密的长,说道:“留这么长的头,你们学校难道没有行为规范么,女生的头不能齐腰,不能盖住耳朵,你看你两项都没达标,回去我得找你们老师好好谈谈。”

    江诗云有气无力地说道:“老师只看成绩,不看头。”

    6征想想觉得她说的有道理,难怪自己当年那么循规蹈矩,还是被老师嫌弃——6征自认为自己是个标准的“六好学生”。

    “我想眯一下眼睛。”江诗云软绵绵地说道,然后不顾6征的抗议就倒头靠在他肩膀上。

    隔壁的小伙子仍不死心,趁机又忍不住在6征耳边问道:“哥们,她真的是你老婆?”

    6征有点烦了,恨不得马上掏出结婚证给他看。

    “她是我女儿!”6征没好气地回答道。

    航程近四个小时,眼下才飞了一半。周围的旅客大多都睡起了午觉,就连隔壁那烦人的小伙子也放弃了看书呼呼睡去。客舱里安静下来,6征也觉得有些疲乏,眼睛时不时就自己眯起来。

    他小鸡啄米一样点了头又抬起来好几次,不知怎的,眼皮莫名其妙地突然跳得厉害。

    轰隆!

    伴随着一声巨响,整个客舱剧烈晃动起来,翻天覆地一般乱成一团。所有人都被惊醒了,紧接着是乱七八糟的东西飞撞的声音,以及旅客们的吵闹声和尖叫剩。

    受了一惊的6征这刹那之间脑海中猛然蹦出两个字:空难!

    他是个训练有素的军人,对于飞机飞船的各种事故都了如指掌,眼下他几乎可以立即判断出这场空难是人为的,而且飞机受到了外部的攻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