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看书 > 科幻灵异 > 重装英雄 > 第二十章 空难
    竟然有人敢打飞机!

    尽管6征觉得这很不可思议,但是事实就在眼前,飞机眼看就要坠毁,客舱里已经乱成一团,绝望的尖叫声不绝于耳。Ω∫请看书WwΩW∮.∫QingKanShu.cC从刚才的爆炸声,6征多多少少可以那枚导弹的威力,没有立即把飞机炸得解体已经是不幸中的万幸。

    江诗云早已惊醒了,她被6征紧紧搂着,出奇的镇定,不慌不忙地问道:“出什么事了?”

    6征面白如纸,声音有些颤抖地回答道:“我们的飞机被导弹击中了,已经完全失控,现在正急往下坠楼,随时有可能解体。”

    江诗云的身子微微抖了一下,然后波澜不惊地说道:“这么说我们是要死了么?”

    6征大骂道:“死什么鬼!老子还是处男,老子不想死!”

    江诗云咯咯咯地笑起来,说道:“那你就拿出本事来把飞机托起来啊。”

    在这种危急时刻6征没心思跟这小妮子斗嘴,四周的旅客一个个吓疯一样四处乱窜,有的被飞来的物品砸得头破血流,有的被抛飞撞在机体上脑袋开花,6征拉紧安全带,一手死死地搂着江诗云,一手拼尽全力抓着座椅。

    “别怕,会没事的。”他声音急促地对江诗云说道,难掩心中的惊恐和慌张。

    “我没怕。”江诗云笑嘻嘻地说道,“反正你兵痞神通广大,我有什么好怕的。”

    “我开始有点后悔了。”6征一副生无可恋的表情说道。

    “后悔什么?”

    “后悔那天晚上没把你给干了,”

    “……”

    “把外套脱了!”

    “你要干什么?”江诗云瞪大了眼睛。请看书Ww∮WΩ.ΩQingKanShu.cC

    6征没时间解释,扯下江诗云的外套,然后用一只袖子绑住了自己的手,另一只绑住江诗云的手,说道:“下方应该是海洋,如果我们有幸生还,这样就不至于被抛散。如果其中一人死了,另一人也能找到对方的尸体。如果我们都挂了,那就没什么好说的了。”

    江诗云微微一笑,说道:“这个时候还想得这么周到,真是个了不起的男人哦。”

    听了这夸张6征怎么也开心不起来,飞机下坠的度越来越快,他有种要飘起来的感觉了。飞机开始在空中旋转,6征被转得头晕目眩的,最后感觉猛然一震,便昏死过去了。

    客机托着浓浓的烟火坠落在汪洋大海上,机体在海面上轰然解体。

    一场暴风雨袭来,狂风巨浪在海上肆虐,把海面上突如其来的灾难现场冲刷得荡然无存。

    6征醒来时感觉到全身冰凉,自己好像是被泡在了水里。他睁开眼来时才现自己果然是泡在了水里,面前是一个飞机散架后脱离出来的座椅,绑在他手上的江诗云的外套正好横跨了座椅卡在上面,使得他和对面的江诗云得以靠座椅浮在海面上。

    他们就这样不知道在大海中漂泊了多少时间,眼下江诗云仍没有醒来。

    6征小心翼翼地绕过去,可是这座椅是一艘不合格的小船,实在难以平衡,只要稍有大一点的动作就可能使得它翻转,令他和江诗云双双沉下水中。

    总算是抱住了江诗云,6征现这小妮子全身冰凉,好在还有心跳,他不由得舒了一口气,谢天谢地。

    他搂着江诗云,扶着座椅稳住了,便四下观察了周围的情况,现前后左右都是无边无际的大海,根本不知道东南西北。

    他咳嗽了几下,感觉到自己身上被刮了好几处的伤,被海水一泡火辣辣的疼,但话又说回来,还能捡回一条命实在是奇迹,也不知道这样的奇迹是如何生的。请看书Ww∫WΩ.ΩQingKanShu.cC

    不知过了多久,江诗云幽幽醒来,此时天已然昏暗下来,她见到自己正被一人抱着,柔柔弱弱地问道:“兵痞,是你么?”

    6征大喜,骂道:“你个小妖精终于醒了,也省地老子继续为你操心。”

    似乎是感觉到有些冷,江诗云身子颤抖着,她嘴唇有些白,说道:“兵痞,我们这是在去黄泉的路上吗?”

    6征没好气地回答道:“是啊是啊,我们正共赴黄泉呢。”

    江诗云很勉强地笑了笑,说道:“要是的话就好了,你这辈子就宣告是个不折不扣的老处男了。”

    6征咕噜道:“说得好像自己不是老处女一样……”

    两人就这样漫无目的地漂着,入夜,一场狂风暴雨说来就来,事先竟无丝毫朕兆。头顶乌云满天,大雨如注,四下里波涛山立,简直如同人间地狱一般。

    这时蓦地里一个巨浪飞到,将6征和江诗云两人冲离了座椅。这个浪头来得极其突兀,两人全然的猝不及防。

    6征大吃一惊,急忙托着江诗云飞朝座椅方向游去,好在他训练有素,座椅又没漂得太远,很快就重新抓住了它。

    身体泡在水中,狂风袭来,寒意彻骨,6征担心江诗云娇弱的身子撑不了多久,他搂着她紧紧靠在自己身上,因为他的怀抱眼下是唯一仅有的温暖。

    6征虽是着急,但对这狂风骇浪,却是半点法子也没有,只有听天由命,任凭风浪随意摆布。

    这场大风浪一直作了三个多小时才渐渐止歇。天上乌云慢慢散开,露出星夜之光。

    风浪是过了,但是他们此刻漂到了什么地方却不得而知,四周是茫茫大海,没有任何别的东西。6征转念一想,他们像一叶孤舟飘荡在无边大海之上,看来多半是没什么好下场了。

    他叹了口气,仰头望着天上的星辰,找到了北极星,他们正顺着海流向北飘行。

    耳旁听得江诗云的声音说道:“坏了,我们好像是在不停地向北。”

    6征有气无力地说道:“是的吧。”

    江诗云出了一会神,说道:“要是我们一直向北,不知道会漂到什么地方去,北冰洋么?”

    6征苦笑道:“想太多,我们这样漂只要七八天,不渴死也得饿死……就算漂到了北冰洋,那也得冻成冰雕,”

    江诗云幽幽说道:“横竖都是死……”她说着就说不下去了,因为牙齿开始打架了。

    为了保存体力,6征也不再多说,他一夜没合眼,就这样静静地漂了一晚上。

    次日天放曙光,两人都饿得全身无力。6征正愁眉苦脸之际,江诗云忽然见到正北方有一缕黑烟冲天而起,顿时吓得脸色更白了,叫道:“兵痞!”伸手指着黑烟。

    6征大吃一惊,叫道:“一座火山岛?”

    那黑烟虽然望过去相距很远,他们整整漂了半天仍未靠近,但黑烟越来越高,到后来竟然隐隐见烟中夹有火光。

    江诗云叹息一声说道:“如果真是火山岛,我们怕是要被煮熟了的。”

    6征安慰她说道:“说不定那岛上住有人,正在放火烧山,并不是火山岛。”

    江诗云白了他一眼,说道:“烧山的火哪有这么高?”

    6征翻了翻眼皮,说道:“好吧,就算它是火山岛,正在喷,那也不见得是坏事,咱们也能体验一下冰火两重天是个什么滋味不是。”

    两人抱着“反正死了还拉了个垫背的”的心态靠近了这座小岛,现这确实是一座活火山岛,火焰喷射,烧得岸边的海水暖和暖和的。两人在温暖的海水了泡了一阵,感觉身体不再僵硬了便爬上岛去。

    但见那火柱周围一片青绿,竟是一个极大的岛屿。岛屿西部都是尖石嶙峋的山峰,奇形怪样,形容不出是个什么具体模样。

    岛屿东面却是一片开阔的平野,是火山灰逐年倾入海中而成的。这地方虽然靠近极北,但因为火山万年不灭,岛上气候倒不见得太过严寒,高山之处玄冰白雪,平野上却极目青绿,苍松翠柏,高大异常,更有许多奇花异树,在别的地方是难得一见的。

    6征望了半晌,呐呐地说道:“这难道是传说中的世外桃源?”

    江诗云脸上露出笑容,迷迷糊糊地说不出话来。但见平野上一群野鹿正在低头吃草,极目四望,见有人来,睁着圆圆的眼珠相望,显得十分好奇,却没有惊怕之意。

    除了那火山有些骇人之外,周围一片平静。

    江诗云慢慢走近,伸手在一头野鹿的背上抚摸了几下,说道:“要是再有几只仙鹤,我就当这是仙境了。”说完突然脚下一晃,倒在了地上。

    6征惊叫道:“小妖精!”抢过去要扶她时,自己脚下也是一个踉跄,站立不稳。

    只听得隆隆声响,地面摇动,原来是那火山又在喷。

    两人在大海中漂浮了不知多少天,波浪起伏,昼夜不休,这时到了6地,脚下反而虚浮,突然地面一动便同时摔倒。

    两人一惊之下,见没有别的什么异常,这才嘻嘻哈哈地站了起来。这一天他们精疲力尽,便在这平原之上大睡了四个多小时。

    醒来时太阳仍没有下山,6征说道:“我们四处走走,看看这岛上有没有人,有没有什么危险。”

    6征折了一根坚硬的树枝作武器。两人走了一个多小时,沿途所看到的除了低矮的山丘和高大的树木之外,全是青草奇花。草丛之中,偶尔而惊起一些叫不出名字的大鸟小兽,看起来也没什么危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