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看书 > 科幻灵异 > 重装英雄 > 第二十一章 荒岛求生
    为了保存体力,6征也不再多说,他一夜没合眼,就这样静静地漂了一晚上。

    次日天放曙光,两人都饿得全身无力。6征正愁眉苦脸之际,江诗云忽然见到正北方有一缕黑烟冲天而起,顿时吓得脸色更白了,叫道:“兵痞!”伸手指着黑烟。

    6征大吃一惊,叫道:“一座火山岛?”

    那黑烟虽然望过去相距很远,他们整整漂了半天仍未靠近,但黑烟越来越高,到后来竟然隐隐见烟中夹有火光。

    江诗云叹息一声说道:“如果真是火山岛,我们怕是要被煮熟了的。”

    6征安慰她说道:“说不定那岛上住有人,正在放火烧山,并不是火山岛。”

    江诗云白了他一眼,说道:“烧山的火哪有这么高?”

    6征翻了翻眼皮,说道:“好吧,就算它是火山岛,正在喷,那也不见得是坏事,咱们也能体验一下冰火两重天是个什么滋味不是。”

    两人抱着“反正死了还拉了个垫背的”的心态靠近了这座小岛,现这确实是一座活火山岛,火焰喷射,烧得岸边的海水暖和暖和的。两人在温暖的海水了泡了一阵,感觉身体不再僵硬了便爬上岛去。

    但见那火柱周围一片青绿,竟是一个极大的岛屿。岛屿西部都是尖石嶙峋的山峰,奇形怪样,形容不出是个什么具体模样。

    岛屿东面却是一片开阔的平野,是火山灰逐年倾入海中而成的。这地方虽然靠近极北,但因为火山万年不灭,岛上气候倒不见得太过严寒,高山之处玄冰白雪,平野上却极目青绿,苍松翠柏,高大异常,更有许多奇花异树,在别的地方是难得一见的。

    6征望了半晌,呐呐地说道:“这难道是传说中的世外桃源?”

    江诗云脸上露出笑容,迷迷糊糊地说不出话来。但见平野上一群野鹿正在低头吃草,极目四望,见有人来,睁着圆圆的眼珠相望,显得十分好奇,却没有惊怕之意。

    除了那火山有些骇人之外,周围一片平静。

    江诗云慢慢走近,伸手在一头野鹿的背上抚摸了几下,说道:“要是再有几只仙鹤,我就当这是仙境了。”说完突然脚下一晃,倒在了地上。

    6征惊叫道:“小妖精!”抢过去要扶她时,自己脚下也是一个踉跄,站立不稳。

    只听得隆隆声响,地面摇动,原来是那火山又在喷。

    两人在大海中漂浮了不知多少天,波浪起伏,昼夜不休,这时到了6地,脚下反而虚浮,突然地面一动便同时摔倒。

    两人一惊之下,见没有别的什么异常,这才嘻嘻哈哈地站了起来。这一天他们精疲力尽,便在这平原之上大睡了四个多小时。

    醒来时太阳仍没有下山,6征说道:“我们四处走走,看看这岛上有没有人,有没有什么危险。”

    6征折了一根坚硬的树枝当作武器,两人走了一个多小时,沿途所看到的除了低矮的山丘和高大的树木之外,全是青草奇花。草丛之中,偶尔而惊起一些叫不出名字的大鸟小兽,看起来也没什么危险。

    两人走进了一大片树林,6征忽然叫道:“小心!”话音未落,只听得“吼”的一声,眼前白影闪动,树林中冲出一头大白熊来。

    那白熊体型如牛,身上的毛又长又密。

    江诗云吓了一跳,6征连忙拉过她护在身后。白熊直立起来,提起巨掌便往6征头顶拍落。

    6征推开江诗云:“自己找地方躲!”说完用树干横扫,正打在白熊左前足的膝盖上。但听得“喀喇”一响,树干折为两截,白熊左腿上的骨头也折断了。

    白熊受了这重伤,痛得大声吼叫,声震山谷,然后又是气势汹汹地向6征扑了过来。

    6征手中没了武器,连忙跳起折下了一根松枝,对准白熊的右眼插了下去,“啵”的一声轻响,树枝入眼。

    那白熊痛得大叫,了疯一样继续扑6征。6征绕着树木闪开,同时从一旁的树上折下一根树枝,对准熊头,用上了吃奶的劲插了下去。

    “噗”的一声,树枝没入了熊头大半,那熊慢慢软倒,死得不能再死了。

    过了好一会儿,6征才慢慢走过去,踢了踢白熊的尸体,对不远处的江诗云说道:“没事了,今晚我们有吃的了。”

    两人回到海岸边,6征用薄石片剥切那头白熊,将肉割成条块。

    江诗云静静地看着,突然问道:“没有火我们怎么把它弄熟。”

    6征想也不想脱口而出:“生吃!”

    江诗云吐了吐舌头,完全不相信6征的话。

    6征是个军人,野外生存技巧能差么,什么钻木取火,打石取火,还不是手到擒来的事?他全当江诗云是个土鳖,懒得跟她解释罢了。

    吃了烤熊肉,6征坐在火堆旁休息了一会儿,然后用薄石片把白熊的皮毛从尸体上剥离,拿到海边洗干净了挂在火旁烘烤。接着他又用薄石片把从海里拖上了的座椅上的棉垫给卸下来,同样挂在火边烘烤。

    江诗云静静地看着6征的举动,脸上浮现出迷茫之色。

    做完这一切,6征拿着江诗云那件救了他们一命的外套钻进了黑暗之中。过了好一会儿,他“簌簌簌”的地走回来,手中抱着一把洗干净了拧了水的衣服,在火堆边叉上木枝,他把衣物挂起来烘干。

    江诗云瞪了他一眼,说道:“你能不能别这么粗鲁?”

    “粗鲁?”6征郁闷道,“光着膀子就是粗鲁吗?我又不是没穿小裤衩。再说了我就是一丝不挂那又怎么样,我是你老公哎,你还嫌弃我不成?”

    江诗云别过脸去,骂道:“兵痞!”

    6征懒得理会她,安心把衣物烤干了,这才对她说道:“那边有个冒水的小潭,水很暖和,是难得的天然温泉。你赶紧去洗个澡,把身上的又脏又润的衣服换下来,熬出病来我可救不了你。”

    江诗云不为所动,仍是背着6征呆呆地坐着。

    他们坠海以后,除了那张座椅就剩下身上一套衣服,6征是穿的是T恤和运动休闲裤,容易就烤干了。江诗云则是牛仔裤加粉色背心,牛仔裤湿水以后不仅又紧又重,而且半天都干不了。

    6征把自己干爽的衣服裤子扔过去,说道:“我说话你听到没,再不听话打屁屁了。”

    江诗云闷声不响地抱着6征的衣物去洗漱,6征看着她的背影微微叹了口气,然后继续埋头干活。生火的地方是在一块大岩石旁,背着海风,6征把烘干的白熊皮平铺在沙子上,接着在白熊皮上铺上座椅的棉垫,一张简陋防潮的单人床就做成了。

    江诗云洗完澡回来,身上已经换了6征那套干爽的衣物,看起来显得很宽松,裤脚别了好几层才不至于拖地。6征接过她手中换下来的衣服裤子,翻了翻,问道:“你的内衣和小裤衩呢?”

    江诗云面无表情地答道:“不知道。”

    6征敲了一下她的小脑袋,说道:“穿湿的你难受不难受?赶紧给我脱了,玛德老子是你老公你还矜持什么鬼!”

    江诗云咬着牙挤出两个字来:“流氓!”

    “流氓?”说着6征指了指自己的小弟弟,“看到没有,抬头了!你这小妖精再不听话,我可要把你就地正法了。”

    江诗云才不会去看他的小弟弟,鄙夷地哼了一声,转身向岩石背面走去。

    6征把江诗云的外套翻了个面继续烘烤,阵阵白雾不断腾起。忽然不知什么事物飞了过来,6征猝不及防被砸中了脸,伸手取下来一看,竟是一件粉色的内衣和一件白色的小裤衩。

    6征感觉心好累,连骂小妖精卑鄙无耻的力气都没有了。他让江诗云坐到棉垫上,然后给她脱了鞋,说道:“你先休息,我去把这些东西洗了,咱们没有多余的衣服,今晚要是不烤干明儿就没的穿了。”

    把江诗云的衣物和鞋子洗干净回来时,6征现这小妖精竟然还没睡去,他懒得去管她了,只是默默地烘烤衣物。

    江诗云侧着身子躺在棉垫上,呆呆地看着6征,突然问道:“兵痞,你背上那个巴掌大的图案是刺青吗?”

    6征随口答道:“不是。”

    “那是什么?”

    “胎记。”

    “胎记?”江诗云半信半疑,“胎记怎么会生成这样的图案?”

    6征不以为然:“什么样的图案?”

    江诗云想了想说道:“好像一朵花。”

    “花?”6征扭过头来,问道,“什么花?”

    江诗云思考着说道:“我也不知道,反正就像一朵绽放的花,却又想不出是什么花。”

    6征轻哼一声,说道:“那你就当它是菊花好了。”

    江诗云啐道:“呸,没个正经!”

    “讨个老婆当花瓶,还得当爹又当妈,真是作孽啊。”6征一边感叹,一边把烤干的外套拿过去给江诗云盖上。他把江诗云别起的裤脚放下,然后扯了一撮熊毛搓成两条细绳把裤脚分别绑住了,将两只小脚套在了里面。

    江诗云躺在这张精心制作的小床上,感觉还挺舒适,暖烘烘的一下子睡意就涌了上来。她撑着疲惫的眼皮,问道:“兵痞,你还不休息么?”

    “我先把你的衣服裤子,我们的鞋子弄干了再休息。”6征应道。

    “哦。”江诗云说道,“那一会儿你睡哪儿?”

    6征答道:“这里这么宽敞,我睡哪里不行。”

    “你要光着身子睡沙子上?”

    “谁光着身子啦?”6征纠正道,“我穿着小裤衩好不好,才不像某些人小裤衩都不穿……”

    江诗云不怒反笑,说道:“这垫子不算小,我们可以挤一挤。”

    “不,”6征义正言辞地拒绝道,“我怕半夜一不小心控制不住把你给糟蹋了。”

    “你个兵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