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看书 > 科幻灵异 > 重装英雄 > 第二十七章 臭脾气
    6征回到前厅把四周的能源炉一个一个拿下来,失去光亮的地方一下就被暗黑吞没了。能源炉里有着巨大的能量,但它表面却是冷冰冰的,除了会光之外跟普通石头没多大区别。

    拿完前厅的能源炉,6征退回了里侧的密室。此时泰拉已将巨型水晶运进了探测器中,6征把怀中的能源炉一个个递下去给她,然后又把密室里剩下的能源炉都拿完,密室里终于变得漆黑一片。

    泰拉把能源炉安装好,然后坐到驾驶位置上启动了探测器,探测器缓缓下沉,最后完全潜入了水中。她一边驾驶一边问6征道:“你们要回到哪里去?”

    6征答道:“红叶国。”

    “红叶国?”

    6征见她一脸迷糊的神情,说道:“你该不会连红叶国在什么地方都不知道吧?”

    泰拉摇了摇头。

    6征抚着额头,想死的心都有了,说好的带我们离开带我们飞,可谁料到竟然是一个猪队友!6征左思右想该怎么跟她说清楚红叶国的地理位置,最后越说越混乱。

    他干脆在旁边画了个草图,耐着性子跟女外星人解释,但仍是无济于事。

    “我的天!”6征哀嚎一声说道,“你连太平洋是什么都不知道,我要怎么跟你沟通?”

    泰拉冷冷地看了6征一眼,说道:“你知道纳斯美海吗?”

    6征一脸懵逼:“什么海?”

    “白痴!”

    旁边少言寡语的江诗云突然出声道:“西偏南三十度直行。”

    泰拉有些诧异地看向江诗云。

    “听她胡扯。”6征说道,“她这小娃娃连我们现在在什么位置都不知道,开口就是西偏南三十度,指不定会去到什么鬼地方呢。”

    江诗云懒得去理会6征,继续说道:“通过飞机的航线和航行时间可以大致算出飞机遇难的位置,通过洋流的方向和我们漂泊的时间,可以粗略算出小岛的位置,现在我们往西偏南三十度直行,不出意外的话应该能够到达红叶国的沿海。”

    泰拉的目光中多了几分钦佩,点头道:“好。”

    简单的几句对话之后,江诗云似乎显得有疲惫,闭眼靠在座椅上休息了。泰拉也专心驾驶,不再多说。

    唯独6征有些郁闷,自言自语道:“好好好,你们厉害,你们聪明,你们知识渊博我是文盲。谁叫老子读书没你们多,这能怪我咯?”他嘀嘀咕咕地说了一大堆,但没人再搭理他。

    探测器驶离了小岛,然后转了方向朝西偏南三十度疾行。

    泰拉所担心的追兵并没有追上来,但她脸上的神情却看不出丝毫的松懈,一副心事重重的样子。

    6征不会去问她你有没有心事之类的话,因为他觉得这个女外星人从头到尾都是秘密,比如说她是怎么来到地球的,她怎么会被同类追杀,她怎么知道岩洞里有水下探测器,她离开小岛要去哪里……诸如此类怎么问都是问不完的。

    既然问不完,索性不问了,反正这些事跟自己没什么关系,何必自找麻烦,跟她合作不过是为了离开那座荒岛罢了。

    但有一件事是6征一直都搁在心头上的,那就是在月球上遇到的泰拉的同类和他说的那几句话,因为这事牵扯到了地球防卫军的高层。

    罗拔,那个老匹夫跟自己父亲是一个等级的人物,他的一举一动都意义非凡,可他为什么要派宇宙战舰追杀泰拉的同类?

    6征默默地想着,想到最后他只能寄希望于那份录音,但愿刘伟强能够翻译出来。眼下虽然有一个最便捷的办法翻译录音,但6征不想冒险,从泰拉听到月球上的同类留了几句话时的紧张而迫切的表情,6征几乎可以认定这些话的分量非同小可。

    泰拉还得不到6征的完全信任,至少现在如此。

    探测器在海底前行,舱里除了一些机器运转的轻微的噪音之外还算安静,6征睡了一觉,醒来时听到了江诗云和泰拉的对话,便问道:“说什么呢?”

    见6征醒来,江诗云立即不说了,继续侧卧着假装休息。

    6征感到莫名其妙,转头看向泰拉。

    泰拉说道:“我和你的配偶在讨论我们的航程。”

    6征问道:“讨论得怎么样了?”

    “最快要明天早上才能到达你们的国家沿海。”泰拉回答。

    “现在白天还是夜晚?”6征问。

    “傍晚。”

    “那还早着呢。”6征说道,“船舱里有没有食物?也不知道睡了多久,肚子开始闹了。”

    “在后边的储物舱里,自己去拿。”

    6征来到储物舱找到了那些所谓的食物,现跟压缩饼干似的巴掌大一块一块的,但是啃起来的味道就没压缩饼干那么好了,有点像吃米糠一样。

    抱怨了几句,6征还是吃了个饱,回到座位上,泰拉问他道:“我要休息一会儿,你会不会驾驶这艘探测器?”

    “开玩笑!”6征掷地有声地说道,“我当然不会了,天上飞的地上跑的水里游的我没有不会开的,但是仅限于我们地球人的机器,你们这玩意儿我怎么可能会?”

    这答案似乎在泰拉的意料之中,她说道:“既然不会,我只能把探测器停下来了。”

    6征双手一拍:“妙极!赶紧浮到海面上,让我出去透透气,顺便看看海上日落的美景。”

    泰拉把探测器浮到了海面,6征打开舱门爬了出来,深吸一口气,神清气爽,全身舒畅。四周都是汪洋,浪花一波一波哗啦哗啦地冲上来又退回去,水天相接之处是红得让人晕的夕阳和晚霞。

    6征吹着海风,看着日落,心里什么烦恼似乎都没了。都说夕阳无限好只是近黄昏,可是近黄昏又有什么不好?能够轰轰烈烈地美到极致一次,即使下一秒就是毁灭那也心满意足了。

    轰轰烈烈地美到极致一次谈何容易?6征一直很向往,但从来没有这样的机会。

    让我做一次英雄,哪怕死一百次我也愿意啊。

    不知什么时候江诗云也出来了,她默默地站在艇的另一头,面对着与6征相反的方向,那里是逐渐被黑暗吞没的即将进入黑夜的地方。

    6征也是不经意间回头望了望,才现江诗云站在那里。他笑嘻嘻地走过去,说道:“小妖精,来来来,咱俩一起看夕阳。”

    江诗云无动于衷,话也没回一句。

    6征转到她面前,看着她那张面无表情的俏脸,问道:“怎么啦,心情不好?生什么气?”

    江诗云微微抬头,看着6征的眼睛说道:“一直以来我都在回避一个问题,但是现在不得不把它掏出来问你。兵痞,你有没有想过我们的将来?”

    “将来?”6征愣了一下,思考了良久然后摇了摇头,“想那么多干嘛,说得好像我们有将来一样……”

    “原来你真的是一个得过且过的人。”江诗云说道,“我的心很乱,我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6征听得不明不白的,说道:“计划赶不上变化,不知道该怎么办就走一步算一步咯。话说回来我真不知道你在烦恼些什么东西。”

    江诗云迟疑片刻,冷声道:“我在烦恼你这个白痴!”

    6征顿时跳了起来:“白痴?有你这么骂老公的么!好好好,既然你这么嫌弃我,那回去以后你就提出离婚,我立马同意。”

    “为什么不是你写休书?”江诗云问道,“我也可以立马签字。”

    6征怒道:“我要是可以写休书,当初我会答应娶你?你以为我瞎了眼啊?”

    “你当初确实瞎了眼。”江诗云讥讽道。

    6征顿时哑然,想想自己当初还真是瞎了眼了。就算瞎了眼你也不能拿出来说吧,很伤人自尊的好不好!6征愤愤地想着,然后说道:“那你现在是什么意思,后悔了,不干了,没办法退出只能向我撒气?”

    “破罐子破摔,还能有什么办法。”江诗云语气中带着一点怨。

    真是莫名其妙,莫名其妙!都说女人翻脸比翻书还快,6征现在是相信了。“我真不明白,前两天还好好的,这会儿就像个炸药桶一样。”他说道,“我也没什么地方得罪你啊,你这臭脾气怎么说来就来?”

    “你管不着。”

    “讲道理。”6征说道,“我承认我不是什么好人,我曾经也说过我不优秀,我读书少没文化,我粗鲁野蛮,我是痞子流氓,可那又怎么样?你不得不嫁给我,我也是被逼着娶你;你觉得我差劲,看不起我,认为我配不上你,可是我也没觉得你很好啊,我也看不上你,我也很痛苦,既然大家都是苦命人,为什么不同病相怜而要互相伤害呢?”

    如果江诗云会爆粗口的话,她早把6征骂得狗血淋头,可惜她生6征的气只会骂两个字:“兵痞!”

    “你看看,你一口一个兵痞地骂我,我也没生气是不是?”6征苦口婆心地说道,“你应该学学我这样的性格,这样的好脾气,这样我们就可以好好相处了,说不定还能过完这辈子。”

    “滚!”

    之前6征觉得这小妖精除了年纪太小身上没什么料子之外,还算得上是个完美的女人,现在看来她的臭脾气就是一大败笔。他注视着她那张小巧精致却又楚楚动人的脸,真是美极了。

    这么可人的一个小女生,再养上三五年一定是个大美人,但是要忍受三五年她这样的臭脾气,想想都让人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