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看书 > 重装英雄 > 第二十八章 回家

第二十八章 回家

        6征两眼灼灼地盯着江诗云,江诗云也毫不避讳地直视着6征的眼睛。她眼中的光芒似乎直射到了他心里去,气氛已经隐隐不一样。

        下一刻,他温热的手指鬼使神差一般划过她的嘴唇,突如其来的亲吻像暴风雨般的让人措手不及,香津浓滑在缠绕的舌间摩挲,她脑中一片空白。

        一瞬之间,或者一个世纪,是短暂还是漫长谁又可知。

        “你竟然吻我!”江诗云胀红的脸好似在滴血,不知是因为气愤还是因为羞涩,“这是我的初——唔——”

        她还没说完,6征再次封住了她那既朱红又甜腻的小嘴。

        她使劲捶打着6征,但都是徒劳的。最后她只能顺从的闭上眼睛,忘了思考,忘了一切。

        “这是你的初吻?”6征松开江诗云后,一脸认真地看着她问道。

        江诗云涨红着脸,咬着牙瞪着6征,她不说话就已经是答案。

        “原来如此。”6征很是得意地笑了笑,“还好我不是。”

        “兵痞!”

        “啊?”6征一本正经地应道,“老婆大人有何吩咐?”

        “回去我要跟你离婚!”

        “好啊,只要你敢提,我下一秒就答应。”

        “……”

        看着江诗云愤然离去,6征心中大是畅快,心想别以为老子治不住你,你这小妖精跟我斗还差得远咧!

        不去在意甲板上的海水没干,6征就悠闲地躺了下来,看着远方红得像小妖精的脸一样的夕阳和晚霞,他想起了一个人来。那个人是他献出初吻的女人,那时那景那情都离现在太遥远,他埋在心底很多年了,如今又慢慢涌上心头。

        冯馨,你真的在柳川市吗?现在还好吗?一别六七年,你变成什么样了……

        夜幕降临以后,泰拉也休息够了,探测器继续潜入深海之中。6征回到舱里,特地看了江诗云一眼,现这小妖精又开始装睡了。张口就喷火的小妖精6征可不想再招惹她了,风水轮流转,现在6征觉得泰拉又比小妖精要好相处。

        这女外星人拥有完美的身材,美丽而妖异的容颜,只可惜是个异类,若是跟她生个娃指不定会是个什么怪胎呢。再者她脾气虽然没有小妖精那么臭,但也不算好。

        6征酝酿了一下感情,温声道:“我说——”

        “白痴,闭嘴!”

        “……”

        第二天清晨,探测器终于靠近了红叶国的海岸。

        泰拉不想被地球人现她和她的探测器,所以探测器停靠在了偏僻无人的海岸边,因为没有深水港,6征和江诗云需要游一小段距离才能上岸。6征精通水性,拖上一个江诗云也没什么问题。

        临别时,泰拉特地嘱咐6征和江诗云:“你们在海岛上看到的一切请务必不要向任何人提起,关于我和我的同类以及海岛的位置也请务必保密,这关乎我们的生命安全。”

        6征还在想着要不要答应,江诗云已经点头道:“好!”

        “你们多多保重。”泰拉说着看向了6征,“尤其是你这个白痴。”

        6征气得要跳脚了,都要分道扬镳了就不能说点好话吗?!

        看着6征和江诗云安全上岸以后,泰拉向他们挥了挥手,然后转进探测器中,不消片刻探测器缓缓潜入了海里,再也没有了踪影。

        带着江诗云爬上了海岸的6征一屁股坐在沙子上,叹了口气对江诗云说道:“看得出来你跟她的关系还挺好。”

        江诗云没搭理6征,自顾自地拧干衣物上的水。

        “你们是怎么聊到一块去的?”6征好奇地问,“她都跟你说了些什么?”

        江诗云看也没看他一眼,转身就朝6地上走去。

        他们上岸的地方是滨海市的郊外,很容易地就找到了进城的办法:坐上了一辆拉着蔬菜去市里批的拖拉机。这对身无分文一身狼狈的他们来说已经是最高待遇了,司机老伯见他们一男一女年纪轻轻可怜兮兮的样子才勉强答应下来。

        6征好面子,他不想让别人看到他狼狈不堪的样子,所以进了城总是绕开人多的地方走。他带着江诗云来到滨海市滨南区派出所分局找警察叔叔,这是最简单也是最快能够回到家的办法。

        “什么事?”民警扫了他俩一眼,问道。

        “请帮我联系柳川市的警察总局。”6征说道,“我要跟他们的局长通话。”

        民警疑惑地看着6征,心想这小子口气倒是不小,一张口就找柳川市警察局局长,他要么真有些来头,要么就是神经病。当然,本着为人民服务的精神,民警还是满足了6征的请求。

        不怕一万就怕万一,万一这小子真是尊大神,那不就惹上大麻烦了么?

        万一真是神经病,再轰走也不迟。

        钟白城这些天还在为他的属下王平那小子惹的祸烦得吃不下饭睡不着觉,整天在局里想着如何跟6家搞好关系,突然就来了个电话直接点名找他。他好歹也是一个堂堂的局长,对方竟然敢直呼其名,他不敢稍有怠慢。

        “喂,哪位?”

        “是我,6征。”

        钟白城一听,吓得电话都要抖掉了。

        “6大少,您亲自打电话过来有什么事么?”他的语气比哄老婆还要温柔动听,“只要用得着我的尽管开口,上次的事真是……”

        “你现在来滨海市一趟。”6征不想跟他扯别的,直奔主题,“我和我老婆遇到点事情,身上的证件弄丢了,麻烦你过来接我们回去。”

        钟白城哪敢说一个“不”字,这对他来说是一个将功补过的大好机会,他恨不得马上就长出一双翅膀飞到滨海市去。

        钟白城办事可以说是非常利索的,要不然也不可能爬到柳川市警察局局长的位置上,他将6征和江诗云一直送到了6家大门前才一副恋恋不舍的模样离开,虽然感觉很累,但他心中悬着的一块大石头终于放下了。

        6大少在需要帮忙的时候能够想到自己,这至少说明他对之前的事已经不介怀,真是大人有大量……钟白城默默地想着。

        6征可没想那么多,他想到叫钟白城帮忙只是觉得这是一个体面的回家方式,至于之前闹警局的事他早就忘得一干二净了。

        6征和江诗云乘坐的飞机出事以后,整个6家上上下下急得一团糟,多方寻觅搜救无果,就连6惊涛也开始认为他们很可能已经遇难了。却没想到半个多月过去,这小两口竟然大半夜回到了家里,虽然模样看起来惨不忍睹,但至少很活着啊。

        鲁丽上前搂住江诗云,喜极而泣,说道:“你们两个吓死我了,回来就好,回来就好……”

        6征见6程飞奔过来,立即就抬起了右脚,意思是你敢冲上来我就给你一脚。6程果然很识相地刹住了,停在6征跟前问道:“哥,到底生了什么事?你和嫂子……”

        “爸呢?”6征截断了6程的话。

        6程答道:“爸在书房。”

        6征回房间洗了个澡,换了一身干净的衣物,然后来到了父亲的书房。

        他敲了敲门,得到父亲的允许之后推门进去,看到父亲正坐在书桌前翻阅读物。

        “爸,我和诗云回来了。”

        6惊涛微一抬头瞥了6征一眼,顿了顿,然后面无表情地问道:“生了什么事?”

        6征耸了耸肩,答道:“我也不太清楚,就只知道飞机突然生了事故。”

        6惊涛往椅子上靠了靠,深吸一口气,带着疑问看向6征:“事故?”

        6征点了点头:“人为事故。”

        “何以见得?”

        “照当时的情形看,我敢肯定飞机是被炮弹击中了。”6征说着把飞机遇难的经过仔仔细细地说了一遍,至于坠海之后的事他跟江诗云已经商量好了,就说他们是被路过的渔船给救了。

        “我知道了。”6惊涛听完后沉声道,“这件事我会督促有关部门好好调查,你先去好好休息吧。”

        6征没有就此离开的意思,继续说道:“爸,我觉得这件事一定跟罗拔那个老匹夫有关。”

        6惊涛眼中闪烁出异样的光芒,盯着6征问道:“你有证据吗?”

        6征摇了摇头:“虽然还没有证据,但是我认为……”

        6惊涛一摆手打断6征的话,冷声道:“以后做决断的时候,少用‘我觉得’‘我认为’这样的字眼,它们会让你给人的印象是轻浮且没有说服力。记住,人最容易犯的错误是自以为是,一个人如果支配的力量越强大,他就越以为自己无所不能,唯一能避免犯这种错误的方法就是正确认识到自己的缺点,并及时改正。而你最大的缺点就是没本事还自以为是。”

        6征顿时说不上话来,他对自己的父亲一向非常敬重。在6征的印象中,父亲是一个足智多谋、英勇善战的将领,他的功勋比天上的星星还多,他经历过无数的征战,他在无数次战斗中奋勇杀敌,令敌人闻风丧胆,他名声响彻地球每个角落。

        6征一直以自己是他的儿子而感到骄傲,同时也因此产生不少的烦恼。这是一把双刃剑,有出息了是虎父无犬子,没出息就是狐假虎威借父之名。

        所以6征对自己的父亲是又敬又惧,他知道在父亲眼里他就是个窝囊废,他渴望表现自己,证明自己,以求得到父亲的认可,可是他一直没这样的机会。

  http://www.qingkanshu.cc/0_23/8823.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qingkanshu.cc。请看书手机版阅读网址:m.qingkanshu.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