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看书 > 科幻灵异 > 重装英雄 > 第三十章 梦醒惊魂
    “嫁妆?”6征惊奇道,“果然是有钱人!”

    被饭菜的香味吸引的6征很自觉地坐到了饭桌旁,看着已经把饭菜都准备好了的江诗云坐下来,便问道:“你的嫁妆除了这架钢琴还有什么东西?”

    “没有了。请看书Ww∫WΩ.ΩQingKanShu.cC”

    “没有了?”6征提筷子的力气瞬间就没了,“怎么会没有了呢?就给了一架钢琴陪嫁啊?”

    江诗云不明所以,说道:“那你还想怎么样?”

    “至少也给点钱啊什么的。”6征认认真真地说道,“你看咱家现在这么穷,我那点工资养家实在捉襟见肘。”

    江诗云白了6征一眼:“俗。”

    “俗!”6征鼻子都气歪了,“要钱就俗啦?没钱你吃什么,穿什么?就算俗那也比饿着肚子好吧,你要是仙女不用吃喝,那当我没说。”

    江诗云没心情听6征讲歪道理,自己默默地吃饭。

    “讲道理,”6征继续说道,“我不是危言耸听,我现在真没钱了,你也老实交代,你们家有没有给你一点私房钱,咱俩合计合计看以后怎么花。”

    “没有。”江诗云会干脆地答道,“你当我们江家是什么,嫁个女儿还得给钱养女婿?”

    “那你们家不是钱多么。”6征悻悻地说道。

    “你们家钱就不多?”江诗云反问道。

    “我家钱多,可那不是我的钱啊。”6征说道,“你也看到了,他们不给我,我能有什么办法?”

    江诗云自言自语道:“你觉得我家里的情况会比你好?你一个做男人的弄不到钱,好意思找女人要?”

    6征自知理亏,再说下去也是自讨没趣,便拿起筷子吃饭了。看着桌上的三菜一汤,6征食欲大增,尝了两道菜,味道还不错。

    “这些都是你做的?”6征用筷子指了指那几盘菜问道。

    江诗云说道:“你有钱请佣人吗?”

    6征也不生气,赞道:“没想到你一个千金大小姐竟然能有这样的手艺,可真看不出来。Ω请∮看书Ww∮W∫.ΩQingKanShu.cC”

    江诗云说道:“别以为人人都像你一样,肤浅得让人一眼看穿。”

    “我说你能不能好好说话?”6征没好气地说道,“这里可没人给你撑腰,惹我不高兴小心我修理你。”

    “你敢!”江诗云瞪了6征一眼。

    “我有什么不敢的?”6征哼哼道,“不仅如此,小心哪天我没钱花把你的钢琴拿去卖了。”

    “你试试。”江诗云说道,“你敢做出来,我就敢出去说。”

    “说什么?”

    “说你这个兵痞打老婆,没钱花就变卖家具,让红叶国的人都知道6家的大少爷是什么德行。”

    “……”

    一边吃饭一边斗嘴从此成为了6征的日常任务,甚至变成一种习惯,当然,他也挺享受这种生活方式。也许是因为夫妻两个第一次单独在自己家里吃饭,也许是没有鲁丽和6程以及6惊涛在身旁,6征这顿饭吃得非常的自在。

    “小妖精,你们什么时候开学?”饭后,6征靠在沙上看着江诗云收拾碗筷,问道。

    “九月一号。”

    6征算了一下,然后说道:“还有不到二十天……对了,你们读高中是义务教育?”

    “是,怎么了?”江诗云一边擦拭桌子一边回答道。

    “哦,没什么。”6征说道,“既然是义务教育,那就不用交学费了吧?”

    江诗云愣了一下,扭头看着6征,说道:“你该不会连我的学费也要斤斤计较吧?”

    6征勉强挤出一丝笑容,说道:“没有没有,我只是问问而已啦。不过话说回来到底要不要交学费?”

    江诗云说道:“教育费不用交,但学杂费要交。”

    6征想了想,问道:“你们的学杂费是不是一次交一年的?”

    “是。请看书WwΩWΩ.ΩQingKanShu.cC”

    “那就好。”6征松了口气,“这么说学杂费要到明年才要交了。”

    “你白痴么?”江诗云说道,“高一的学杂费是去年九月交了,这次开学升高二得重新交一年。”

    “哦。”6征软在了沙上,手指缓慢地敲打者膝盖,“这次要交多少?”

    “还不清楚。”

    “去年交了多少?”

    “不是我自己交的。”江诗云想了想说道,“好像是一万多吧。”

    6征顿时没了声音,良久,他默默地起身上楼,过了好一会儿才脚步不稳地走下来,拉过还在忙碌的江诗云,把一张银行卡交到她手上,说道:“这里边有两万多给你拿去交学杂费,该花的花,不要客气。”

    江诗云收下银行卡,不屑道:“该花的花,说得好像自己很有钱一样……”

    6征敲敲她的小脑袋,说道:“大钱没有,小钱还是有的。给你两万多,我自己才留了不到十万,别说我亏待你了。”说完伸了个懒腰,“往后咱们分房睡,你睡主卧我睡客房,记住了,要是你大半夜屁颠屁颠地跑到我房间里来,那你就不要怪我不讲道德廉耻对你干出点什么事来。”

    6征回到自己的房间里,感觉晕头转向的。他打开电脑联系周磊,现这小子又不在线,想了想然后掏出了手机。

    “喂,周二货,是我。”

    “老6?你度蜜月回来啦?听说有一架客机遭遇空难了,我就知道那一定跟你沾不上边。怎么,这一个月玩得开心不?”

    “别扯那些没用的,我找你有急事。”

    “什么急事?录音的事吗?刘教授那边还没消息,有消息我会第一时间通知你的。”

    “不是这事,是……你能不能借我点钱?”

    “借钱?老6啊,你不是开玩笑的吧,你需要借钱?就算你要借钱,我可没有什么钱能满足你的胃口啊。”

    “具体情况一下子说不明白,总之我现在非常缺钱花,就剩口袋里的几百块钱了,快要吃不上饭了。”

    “没这么夸张吧?”

    “非常夸张!”

    周磊沉默了半响,问道:“你要多少?”

    “来个三万五吧。”

    “三万?”

    “五万!”

    “三万五?”

    “四万五!”

    “四万?”

    “成交!”

    “……”

    6征感觉心好累,扔了手机就倒在床上睡着了,连洗澡都省了。他做了一个梦,一个做了无数次但是却无数次让他心惊胆战的梦。

    他梦到了一个女孩,非常美丽的女孩,有着一条马尾辫,十五六岁的样子可爱极了。这个女人如此的熟悉,这张脸印在他的脑海中已经很多年,他知道她的名字,甚至知道她现在在哪座城市。

    多么难忘的一个人!她转过身向他看来的时候,他几乎要叫出了她的名字。

    只是那两个字到了喉咙口的时候又被他生生地咽了下去,因为他又看到了另一个人,一个同样熟悉,有着同样让他无法忘记的名字的一个人。他不敢叫出这个名字,就像他不敢面对这个人一样。

    他看着那个人面带笑容地朝他一步步走来,那人的笑容在他眼里是如此的狰狞可怖。他如此的害怕,如同每次见到这个画面的时候一样,害怕得失去了一切抵抗的能力。

    “不要,不关我的事!”6征惊叫一声猛然醒来,一头的汗水,满脸惊骇的神情。

    房间里是如此的安静,月光透过窗口洒在地板上,惨白如他此时的脸色。梦魇渐渐消散,他坐在床头迟迟没有换过神来。

    经常被噩梦临幸的总是那些做过亏心事的人,6征便是其中之一。

    他刚刚清醒了些,忽然感觉到了异动,猛然扭头朝窗户看去。借着月光,他看到玻璃外此时正贴着一张惨白的脸!

    6征身子一弹,如离弦之箭朝窗口冲了过去,同时窗外的那张脸晃了一下不见了。

    6征打开窗探头一望,看到一个身影在月光下像一只蝙蝠一样辗转飞进了胡同小巷中。6征没有多想,从窗口跃下便直追那个黑影而去。

    夜深。

    起风了,天上有云,遮住了星月光亮。

    繁华的桂森市从白天的喧闹中渐渐安宁下来,归于寂静。黑暗弥漫在这个城市的每一个角落,长长的街道上,有风吹过,掠起几片落叶,在石砖地板上,辗转飘零。

    偶尔,从远方不知名处,传来了几声不知是猫是狗的凄厉喊声,听在耳中,有几分凄凉寒意。

    一只脚,慢慢地踏出,踩在一片枯叶之上,仿佛这漆黑的夜,在他身后变得沉重起来。

    6征两眼死死盯着前方,黑暗中,他无意识地握紧了拳头,青筋暴起。那无法看清的额头上,冷汗涔涔而下。

    长街尽头,夜色浓处,一袭黑衣。仿佛与夜色融为一体,仿佛是从黑暗中走出来的人一般,此刻,正在轻轻喘息!

    一只野猫“喵”了一声从路边窜过去,6征一直绷紧的脸上,第一次微微舒缓了些。

    就在这个时候,突然,异变陡生,一团黑暗从那漆黑的街头飞袭来。6征心惊不已,这样的度和这样的威势,越了人类的极限!

    黑暗从他身旁一闪而过,仿佛不曾存在过,但那被风刮过的脸颊,却如此冰凉!他深深地呼吸,尽量让自己放松,但连他自己也感觉得到,在衣物之下,他全身的每一分肌肉都已经绷紧。

    他缓缓转过身,双眼再次紧紧盯着那团黑暗,那是一片深深沉沉,仿佛无边无际的黑暗。在黑暗深处,仿佛有一双锐利的眼睛,同样在盯着他看。

    6征的心直沉了下去,夜色中,风扑面吹来,一丝凉意从他心头泛起,只是他却没有后退,反露出了微笑,眼中有坚定之色,问道:“你是什么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