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看书 > 科幻灵异 > 重装英雄 > 第三十一章 抓人
    回到车上,6征仍在大骂之前的几个瘪三不知好歹,越骂越是激愤,简直是恨不得把他们抽筋剥皮。

    “这可不像你的作风。”江诗云静静地听了一会儿,微微眯起眼睛说道。

    “那怎么样才是我的作风?”扭过头来。

    “把他们打得满地找牙,然后等警察过来再狠狠地羞辱他们一番。”

    6征朝江诗云竖起大拇指:“不愧是我老婆,果然了解我。”说着他嘿嘿笑出声来,“这件事当然不可能就这么算了,要不然我把家里的地址留给他们做什么?”

    “你是想让他们找到家里去?”

    6征轻叹道:“从小到大陈伯就没少坑我,现在有机会给他找点麻烦事,何乐而不为?”

    警车风驰电掣驶来,停在一处繁华的地段的道路边,几个警察匆匆从车上跳下来,转过一边把后座的车门打开,迎出了几个衣着光鲜的年轻人。为的是一个穿着白色夹克,一头碎的男子。

    钱虎一下车就先整理一下自己的皮夹克,然后抬头看了一眼对面的环境幽静的庄园,见到那栋豪华别墅的时候,微微皱了皱眉头,问身边的一名警员:“是这里吗?”

    “冬棉区探月高档别墅群,准确无误。”警员回答,“这里就只有这一个庄园,没别的人家,不会有错。”

    钱虎点了点头,嘀咕道:“看来还是个有钱的货色,难怪这么嚣张跋扈。”

    带头的警告这时已经观察清楚四周的地形,转过头来问钱虎道:“钱少,你不会弄错吧,住这里的可不是普通的人,别把事情闹大了我们不好收拾啊。”

    钱虎喝道:“那小子亲口说的,能错得了吗?有我在用不着害怕,出什么事我担着,你们放心大胆进去拿人就是了。”

    警官信心十足地应了一声,挥了挥手,招呼一队警员随他一起朝庄园大门冲过去。大门两侧都有执勤站岗的“保安”,两个“保安”见到一队的警察蜂拥而来,非但没有退让,反而理直气壮地站了出来,横在大门中间,硬生生地挡住了去路。

    “警察办案,请务必配合!”警官气势汹汹地朝两名“保安”喝道,“无关人等滚到一边去,不然以妨碍警务人员统统抓回警察局里。”

    说完之后,警官打了个手势,示意身后的警察往庄园里冲。眼前的两个“保安”见此情形,不仅没有扭动半步,反而立即从肩上取下了突击抢,枪口对准了靠得最近的两名警察,那气势让人丝毫不怀疑只要谁再上前一步,下一刻脑袋就会开花。

    带头的警官愣住了,瞪大眼睛指着两名“保安”,声音颤抖地吼道:“持枪拒捕!这可能重罪!你们——你们——快,上报,请求武警支援!”

    陈伯在后院悠闲地裁剪着盆景,他喜欢盆栽,三天两头就会过来摆摆弄弄。今天他的心情特别好,难得把大少爷给哄出去了,大少爷跟少奶奶到外边过二人世界,增进感情,这可是天大的好事。

    他一边哼着小调,一边从不同角度观察一盘四季桂的造型,这时通讯器的铃声不合时宜地响了起来。去下来接听,他的脸色立马就变得铁青。

    庄园大门口,一群警察与两个“保安”对峙着,几个警察配有手枪,都纷纷掏了出来,可是面对两个手持突击抢的“保安”却仍显下风。钱虎见这边的情况不对,从道路对面赶了过来。

    “怎么回事?”钱虎刚问完一句,看清楚了大门口的情形,实实被吓了一大跳。公然持枪对抗警察,简直胆大包天!

    “钱少。”警官见钱虎来了,像是抓住了救命稻草一样,凑上去压低声音说道,“您让我们来抓的这个人究竟是什么来路啊,我看着怎么感觉来到了军营门口,我——我有点担心。”

    钱虎看了一眼前方的两个“保安”,冷冷地说道:“怕什么!不就是花钱请来几个保安,有什么了不起,如果是黑社会的话就更好,这样我们就可以把他往死里整。”

    警官点头称是,然后说道:“我已经请求武警部队过来增援,他们嚣张不了多久。”

    正说着,庄园里一个瘦小的老头走了出来,穿着一件很朴素的大褂,面色铁青。陈伯一出现,两个“保安”就各自往边上退了一步,从中间让出一条道来。

    “怎么回事,什么人吃了熊心豹子胆了,敢来这里闹事!”陈伯一走到近来就喝道,“难道外面变天了不成?!”

    钱虎见出现了一个从未听说过的而且看起来非常不起眼的小老头,心中大定,冷笑着说:“老人家,我们来这里是要找你的孙子,他在外面犯了事,我们要带他会局里调查。”

    “孙子?”陈伯感到莫名其妙,“我没有孙子,你们快滚,不然让你们吃不了兜着走。”

    “有没有不是你说了算,我们必须得进行搜查。”钱虎冷哼一声说,“那小子亲口说他就住在这里,他身边还带着一个十六七岁的女孩,我没说错吧?”

    “放肆!这地方是你们能搜查的吗?”陈伯怒道,随后眼珠子一转,自报家门,还带着一个十六七岁的女孩,不就是大少爷和少奶奶吗?

    看来又是大少爷在外面惹事了,但不管惹了什么事,孰是孰非,敢带警察了围堵6家的庄园简直就是胆大包天。

    “老头,你也别得意,还是乖乖配合我们办案,别以为有几支枪就能无法无天,我们已经通知武警部队赶来,到时候你们这些人全部都要进监狱吃牢饭。”钱虎好心劝说道,“现在是法制社会,就算是有几个钱也蹦跶不起来,劝你们老实点。”

    陈伯被钱虎说得一愣一愣的,嘴角抽搐了一下,回过身掏出手机打了个电话。

    钱虎看到大门里的老家伙似乎是没辙了,正打着电话求援,顿时得意的神色就溢于言表,心想让你们嘚瑟,等武警部队来就有你们好看。

    不一会儿,一辆辆警车就出现在路口,一队队武警从车子里钻出来,行动快,步伐整齐地朝这边赶过来。钱虎和身旁的警官都感到有些诧异,他们没想到武警部队竟然来得如此神,来的人竟然如此之多,前后两个路口足足有五六百人,实在夸张了点。

    而且还有一点很奇怪,那些警车都没有开进来,都只停在了路口,所有的武警都是持枪徒步奔过来。

    钱虎心里莫名地感到了一丝不安,小说对警官说道:“你叫来的武警部队也太多了吧,这阵势把我也给吓到了。”

    警官支支吾吾地答道:“我也不知道总部会派这么多武警过来,也许的领导觉得这起案件非常严重,影响恶劣,所以……”

    话没说完,警官和钱虎就现一个个黑洞洞的枪口齐齐对准了他们,而他们带来的站在身后的一队警察也全都被武警给控制起来,这让警官和钱虎一时间懵了,脑子里一片空白。

    “怎么搞的,自己人搞自己人?”钱虎先回过神来,质问警官道,“你没跟他们说清楚情况吗?”

    警官面白如纸,举起双手看向跟前的一名武警,小心翼翼地问道:“兄弟,是不是搞错了,我是领队的警务人员,我们要抓的人在这大门里边,你应该是过来协助我们的,怎么……”

    那名武警没有丝毫的回应,没有任何的举动就已经说明他们没有弄错。

    一阵轰隆隆的声响由远及近传来,钱虎和警官都不约而同地抬头望去,看到了两架武装直升机正飞过来,很快就盘旋在他们头顶上空。尽管看到不是很清晰,他们仍能够现直升机上满是武装到牙齿的士兵。

    两人都是被惊出了一身冷汗,但还没晃过神来,他们就又现从路口处形色匆匆地大步走来一队人马,全是西装革履,面色凝重。再一仔细看,两人的魂都吓飞了出来。

    这都是什么大人物啊,是要准备开国际会议吗?为的是柳川市的市长,他身后是市里几个重要的领导,一把手二把手几乎全到齐了,市警察局局长钟白城也亲自来了,旁边还跟着钱虎的二叔,柳川市警察局城中区分局的局长钱贵。

    钱贵此时面如土色,抬头瞧见了钱虎,立即就露出了要杀人的眼神。

    钱虎哆嗦了一下,感觉到自己正面临着比噩梦中呈现出的还要可怕的情形。

    一群市里最重量级的领导火走过来,都是狠狠地瞪了钱虎和警官一眼,然后齐齐站在庄园大门口,就连市长白田光也不敢贸然跨上前一步。

    白田光隔着大门朝里边那个瘦小的背影恭敬道:“陈老,田光来迟一步,还请陈老见谅。”

    陈伯身也不转,咳嗽了两声,声音沉闷地问道:“钟白城那小子来了吗?”

    钟白城一听陈伯指名找自己,吓得是两腿软,急忙应道:“白城一得到消息就第一时间赶来了,白城失职,请陈老息怒。”

    “来了就好啊。”陈伯长叹一口气说,“你睁大眼睛好好看看这里生的都是些什么事,我知道你公务繁忙,平时有一点小疏漏也是情有可原,这也怪不得你。但你也要知道,我这老身板不比当年了,已经是半个身子躺在黄土里的人,将军日理万机,实在抽不出身才把这家里的琐事托付给我这个老头子打理,我只能竭尽所能照料周全。可是你们呢,竟让人拿着枪威逼我这把老骨头,看来我真是老得不被人放在眼里了,下次再有这样的事情生,只怕唯有请将军亲自出面处理咯。”

    钟白城听了这话,后背一阵凉飕飕的,额头上满是汗珠,说道:“白城领导无方,让陈老受惊了,过后一定认真检讨,严厉惩治相关涉事人等。”

    陈伯摆了摆手:“把几个始作俑者教育一下就好,其他的孩子不过是受命行动,没有主观上的过失,你也别为难他们。”

    钟白城连连点头答应。

    “好了,这里也不是闹市,该散的都散了吧。”陈伯最后说道。

    钟白城犹豫了一下,小心翼翼地问道:“陈老,那这些人——我就先带走了?”

    “这是你的职责,该怎么做你应当比我清楚。”陈伯回答,“事后写一份处置报告连同你的检讨书一同带过来,说不定将军会亲自过目。”

    “好——好,多谢陈老体谅。”钟白城暗暗捏了一把冷汗,扭过头咬牙切齿地瞪了钱虎和警官一眼,眼睛里简直是要冒出火来。

    钱虎和身旁的警官早已是面无血色,两眼无神,浑身都麻木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