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看书 > 科幻灵异 > 重装英雄 > 第三十二章 生日聚会
    6征抬头看去,竟然是一个和小妖精一般年纪的小女生,而且这小女生6征是见过的,当日在柳川市国际大酒店的时候,她作为小妖精的好友来参加了自己的喜宴,名字叫什么来着?对了,洛秋思!

    6征还记得这个活泼的小女生当日还当面损自己来着。∫请看书WwΩW∮.∫QingKanShu.cC

    此刻她穿着黑色的小短裙,白色的无袖T恤,外面罩着一条蜘蛛网小外套,黑色丝袜包裹着看起来细长性感的美腿,高跟鞋透露出和她年龄很不协调的成熟诱惑。

    嘴唇艳红,仿若滴血,睫毛弯弯,那是戴了美瞳。

    原来她就是今晚的寿星。

    6征又扫了一眼包厢里的其他人,基本都是这般年纪的孩子,男生女生都有,足足有十五六个。

    明明是稚气未开的孩子,怎么会跑到这种地方来玩?无法无天了!6征心中有些纳闷,他完全把自己九岁就跑到某个酒吧里打架的事情给忘得一干二净。

    不过,6征是男孩子,而眼前这些孩子当中大半是娇滴滴的女生,不一样,危险系数相差不止一两倍。

    想到这些花季少女混迹在这种潜伏着如狼似虎的野兽的地方当中会生什么事,6征就感觉到心底的一种美好像砸碎的玻璃一样撒满一地。

    我要拯救她们!

    至于怎么拯救,他还没想好。

    “让我看看这位帅哥是谁?”洛秋思走到6征跟前,笑嘻嘻地盯着他说道,“6大少,还记得我吗?”

    6征连连点头,面带微笑地说道:“记得记得。”

    “来来,别站着,进来坐。”洛秋思拉着江诗云的手,领着她到包厢中间的位置坐下,然后又把6征推倒了她身边。

    除了几个知道内情的女生之外,其他人都是惊奇地盯着6征看,他们实在不明白这个看起来还算帅气但却算不上非常出众的男人为什么会坐在江诗云身边,他们两个到底是什么关系?要知道江诗云可是全校公认的女神,这个男人又算哪根葱?

    当然,知情人不说,他们就更不可能明白了。Ω请∮看书Ww∮W∫.ΩQingKanShu.cC

    正所谓知者自若,不知者只能胡乱猜忌了。女生基本是往八卦的方面想,想着想着就为江诗云感到惋惜。而男生则多是愤愤不平,猜想着6征一定是用了什么不正当的手段做了什么不正当的事情,才跟江诗云拉近了一点点关系……反正是能把6征想得多坏他们就想得多坏。

    6征感到压力很大,开始怀疑小妖精的用心是何等的险恶,她分明是让自己来这里受罪的。

    这时一个男生站起来说道:“这位大哥看起来很面生,秋思,你也不给大家介绍介绍?”

    洛秋思笑了笑,在江诗云另一侧坐下,搂着她的肩膀,说道:“说出来你们可能不信,他呢,其实是诗云的……”

    “啊哈哈!我来自我介绍吧。”没等洛秋思说完,6征就很及时地打断了她的话,端着一杯饮料说道,“大家好,我叫6征,是诗云的表哥。”

    “噗嗤!”一个知道内情的正在喝饮料的女生把饮料一口喷了出来。

    6征笑道:“不要惊讶,不要惊讶,来来,我敬大家一杯。”说完一口把饮料喝干了。

    原来是表哥啊,难怪……听6征这么一说,那些不知情的男生女生们终于释怀了,同时很乐意地跟6征对饮了一杯,包厢里的气氛一下就缓和了许多。

    6征放下杯子赶紧坐下,不由得捏了一把冷汗。

    一旁的洛秋思日有所思地看了看6征,又看了看江诗云,小声道:“诗云,你们这是唱的哪出呀?”

    江诗云说道:“不用理他。”

    果然没人再理6征,偌大的包厢,包厢里这么多人,唱歌的唱歌,玩游戏的玩游戏,聊天的聊天,唯独6征像空气一样被晾在了一边。请看书WwΩW∫.ΩQingKanShu.cC他只能闷闷不乐地喝着饮料嗑着瓜子,饮料喝腻了,他就开始和红酒。

    “大叔,你真的是诗云的表哥吗?”一个女生悄悄挤了过来低声问6征,带着一脸的好奇。

    大叔?听到这个称呼6征觉得很不对劲,摸摸自己的嫩脸,再低头看了一下自己的装扮,好一个潇洒帅气的小伙子!虽然才二十岁出头,已经是从里向外透着成熟男人的霸气。

    这样的帅哥怎么会是大叔!

    “废话,我不是她表哥难道是你表哥吗?”6征没好气地回了一句,表示对女生刚才的那句“大叔”的抗议。

    女生吐了吐小舌头,也不在意6征脾气,说道:“可是我怎么看都不像啊。”

    “哪里不像?”6征对这个话题有点好奇。

    女生仔细打量了6征一会儿,然后摇摇头说道“哪里都不像。”

    “我知道。”6征认真说道,“你是不是觉得诗云有我这么风流倜傥风度翩翩潇洒不羁帅气逼人的表哥有点不切实际?实话告诉你,有些事情就是这么玄,比如我的存在,就是玄学最值得研究的主题。”

    “就你?”女生瞪大了眼睛,好像看到老鼠追杀猫一样,“真不要脸——”

    6征干咳了几下,一脸不满地说道:“说对了,我什么都不缺,就是缺德,什么都要,就是不要脸。”

    女生咯咯咯笑了起来,说道:“我知道诗云为什么会带你来这里了。”

    “为什么?”6征问。

    女生答道:“她是带你来逗我们开心的。”

    “……”

    6征觉得现在的女生真是没法沟通,交流都是障碍,真是一代不如一代啊。

    这边的6征在感叹人生的时候,那边的洛秋思则是拉着江诗云的手说着悄悄话。

    洛秋思说道:“诗云,上次听你说飞机遇到空难的死,可真把我吓得半死呢,好在有惊无险。说说看,你们的小日子过得怎么样?”

    江诗云微微叹了口气,说道:“别提了。”

    洛秋思问道:“怎么,他欺负你了?”

    江诗云怨声道:“我对他已经无力吐槽了。”

    “小夫妻嘛,磕磕碰碰总是难免的。”洛秋思笑道,然后摸了摸江诗云的小肚子,“这段时间你家男人没少疼你吧,我们的小北鼻什么时候出世让阿姨抱抱啊?”

    江诗云“噗嗤”一笑,说道:“要死啊,满口胡言乱语。”说着就跟洛秋思扭打在了一起。

    闹够了,洛秋思双手托腮,看着江诗云痴痴地说道:“真羡慕你能嫁个好男人,不像我,没人疼没人爱。”

    江诗云说道:“得了吧你,损我也不用这样吧,谁不知道追你的帅哥能从咱学校排到这里,比这兵痞优秀百倍的一抓一大把。”

    “你管他叫兵痞?”洛秋思说道:“竟然给你家男人起这么一个有特色的外号。”

    江诗云无奈道:“我实在找不到什么词来形容他了。”

    洛秋思笑了笑,闷声说道,“倒也不是我眼光太高,就他们这种货色我实在是看不上。实话说我就想找一个像你家兵痞这样的,要不你把他让给我?”

    江诗云笑道:“好呀,我让给你咯。”

    洛秋思说道:“你肯他不一定肯啊,有你这样的老婆谁会傻到闹离婚呢?唉,世上的好男人那么少,偏偏就让你撞上了一个,这太不公平了。”

    江诗云说道:“他哪有你说的那么好,论家世,不比他们家差的随随便便也能数出来,论相貌论人品,甩他几条街的多得像牛毛一样,我真不知道你认为他好在哪里。”

    “家世什么的都是浮云。”洛秋思说道,“你家兵痞长得很耐看啊,我就喜欢这种类型的。而且最重要的是他表里如一,不像那些自命不凡的伪君子,表面上看风度翩翩,内心却阴暗得像下水道里的污水,又臭又脏。你家兵痞表面上放荡不羁,像个猥琐的流氓,但是他的内心纯净得如同夜空的皓月,越是黑暗的时刻,他的光芒就越耀眼。这样的人可谓万中无一。”

    江诗云不屑道:“你还真把他捧上天了。”

    洛秋思认真说道:“我看人一向很准,你还别不信。当初他用酒把东方奕灌得一塌糊涂的画面,至今想起来我都想笑,你说他会猜不出东方奕是什么样的人么,没有大智慧他能把东方奕整得这么惨?这就是所谓的大智若愚。”

    江诗云沉默了。

    洛秋思又说道:“怎么啦,当着你的面把你家兵痞赞了一遍,是不是心里美滋滋的?”

    “美什么呀。”江诗云嗔道,“他哪天不当着我的面自己夸自己,听都听腻了。”

    洛秋思笑道:“还真是个可爱的人哦,我是越来越喜欢他了。”

    江诗云说道:“你要是喜欢的话,我们家还有个小叔子,改天给你介绍介绍。”

    “怎么,舍不得把你家兵痞让给我啦,然后把小叔子给推销出来?”洛秋思笑道,“你家小叔子我好像见过一面,似乎还不赖。”

    “洛秋思,”江诗云翻了翻白眼,“你真是想男人想疯了。”

    6征一个人无聊地坐在那里,有些女生可怜他,过来邀请他唱歌,但他每次都微笑着婉言拒绝,心想老子五音不全唱什么歌,不是让我出丑吗?

    唱歌唱够了,聊天也聊得差不多了,洛秋思拉着江诗云的手站起来,对6征说道:“那个什么表哥,我和诗云跟他们出去跳舞,你去不去?”

    在来的时候6征注意到了这层楼的大厅里有一个豪华舞池,里边热闹非凡,但他不能歌更不善舞。他说道:“我不去了,你们玩得开心。”

    洛秋思似乎早料到6征会是这个答案,拉着江诗云带着一群人就离开了包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