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看书 > 科幻灵异 > 重装英雄 > 第三十六章 美满的结局
    眼睁睁地看着光头男带着他的跟班离开,众人的目光转向了6征。

    6征撇了撇嘴:“都看我干什么?我跟他又没什么交情,你们谁跟他有交情的,过后在找他亲热几句不就成了?哦,对了,别让他到处乱跑,到时候找不着人我可不负责哦。”

    众人的脸肉都是一阵地抽搐,不约而同地拿起手机默默地信息。6征默默地看着,见到啤酒快喝光了,招呼服务员继续上酒,见江诗云碗里的鱼头被肢.解得差不多了,就又给她夹了一个更大的。

    “没想到你们喝这种普普通通的啤酒也这么能喝?”等众人忙活完了,6征随口说道,“不会是敷衍我的吧?”

    “哪能啊。”钟鑫说道,“酒本来就是好酒,跟大少一起喝就更带劲了不是?”

    6征跟这些大少公子哥们闲聊,话题无非都是些家族、商业、圈子和局势之类的事情,他对这些东西都不感兴趣,因此每每都是随便附和一两句,但当刘子成提到一个人的时候,他突然就来了兴致了。

    “东方奕?”6征怪里怪气地说道,“这名字听起来有点耳熟,到底是何方神圣?”

    “大少长居军旅之中,对圈子里的事情可能不太了解,虽然大家都不怎么待见东方奕,但不得不说他确实是我们年轻一辈当中的人杰。”刘子成说,“京都市的东方家是能与6家相提并论的大家族,东方奕则是东方家的二少爷,在京都市已经是一手遮天。”

    “听起来有点意思,你们说他要来柳川市搞事?”6征说道。

    “几个不知好歹的小世家为了各自的利益,勾搭在一起想要帮助东方奕把他的势力染指到柳川市来,当其冲的就是钱家。”刘子成说,“对于这种事情大家都持反对的态度,极为想阻止,可是光凭我们的能力不足以与东方奕抗衡。”

    “所以一听说大少回了柳川市,大伙儿都商量着请大少出面,把柳川市的局势给稳定下来。”朱久接着说道,“毕竟柳川市是我们的柳川市,哪能让他一个从京都市来的人给胡乱搅合,大少你说是不是?”

    6征点头道:“是这么个理,可是我一直在部队里待,对处理这种事情一点经验也没有,只怕帮不了你们。”

    刘子成说道:“只要大少露个面,摆个态度就是对我们最大的支持,有6家在背后,还怕他东方奕把天给变了不成?”

    “如果就这么简单的话,那我精神上支持你们,这一点问题都没有。”6征笑了笑说,“你们该怎么做就怎么做,他东方奕能耐再大也不可能一口吞下整个柳川市。”

    “那倒未必。”一直未开口的江诗云突然插了一句,“你别小看他。”

    6征歪着脖子看向江诗云:“你好像对他挺了解?”

    “打过交道。”江诗云随口回了一句。

    刘子成说道:“嫂子说的是,东方奕真不是简单的人物。”说着刘子成就跟几个公子哥你一言我一语地谈论起东方奕的诸多本事。

    6征郁闷不已地听着,越听越是郁闷,最后只能摆摆手打断众人的滔滔不绝,起身说道:“行了行了,我看天色也不早了,今天就聊到这里吧,我先走一步了。相信你们接下来还有事情要做,那什么,你们谁谁谁不是还要跟那位狗哥谈交情吗?”

    一提起狗哥,众人的脸色立即就变得很不好看,恭送完6征和江诗云之后,各自都拿起了手机打电话。

    离开“河边鱼”大排档,6征和江诗云一前一后地走向停车场,到了停车场6征现有一伙人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在这里静静地等候着他们。

    “你们还没走?”6征疑惑地看着站在自己前边的这一群大学生。

    “大少,我们几个有眼不识泰山,无意冒犯了大少,还请……”一个男生支支吾吾地说。

    6征稀奇道:“所以你们特地在这里等我,为的就是来道歉?”

    “是,是。”又一个男生说,“我们实在是该死,要是早知道大少的身份,就是吃了熊心豹子胆我们也不敢……”

    “那你们现在知道我的身份了?”6征突然问。

    几个大学生面面相觑,最后慢慢地摇了摇头。一个女生鼓起勇气说:“大少,虽然不是很清楚你的身份,但我们能够看得出来你的身份绝不简单,一定是个大人物,不是我们这些人随随便便能够猜测出来的。”

    废话,连钟少都对这家伙言听计从,三言两语就把狗哥给吓跑了,他不是大人物谁信啊?

    6征笑道:“你们也别乱想,我和你们一样不过是个普通的年轻人,我读书那会儿也是三好学生呢。至于道歉也不必了,之前我们不是说好了么,那件小事就算了,大家都有错,就让它过去吧。”

    叫小慧的女生脸色苍白,扭扭捏捏了好一阵子才说道:“大少,之前是我不对,还有——还有,谢谢你帮我解围。”

    6征客气道:“不用谢我,我不是刻意要帮你解围,只是因为我是个直男癌,最看不得男人欺负女人,你要谢就谢天下的直男癌吧。”

    几个学生忍不住偷笑出声。

    6征继续对小慧说道:“听说你还欠了那个秃子不少钱,虽然不知道你从他那里借这么多钱干什么用,但我还是想说一句,既然借了,该还的还是得还,至于他接不接受你的还钱,那是他自己的事。对了,你把我这句话告诉钟鑫,他会替你好好处理的。”

    跟这帮学生道别后,6征像一只高傲的大公鸡一样昂挺胸朝车库走去。

    “怎么样,今晚我表现得还不错吧?”回到车上后,6征迫不及待地问江诗云道,“没想到这外边比军队里好玩多了。”

    江诗云自顾自地系着安全带,根本无意回答6征的问话。

    “话说回来,咱们柳川市的美女还真挺多的,就说那几个小太妹吧,个个身上都有料。还有最后来的几个歌星明星,简直就是尤物,那饱满的双峰跟大西瓜似的,不像某些人挤都挤不出来,作孽啊。”

    “你不损我会死吗?”江诗云脸色铁青。

    “啊?我说你了吗?别这么敏感好不好,虽然你也挤不出来,但我根本没有针对你的意思。你没胸没屁股,但是你有脸啊,有身材啊——不对,既然没胸没屁股,那身材也不能算有。”

    “兵痞!”

    “嗯哼?”6征打了个嗝,“干嘛叫得这么亲切?”

    “无赖!流氓!”

    “好你个小妖精,你怎么骂人呢?”6征愤愤道,“真是三天不打上房揭瓦,小心我当场收拾你!”

    “你敢!”

    “我有什么不敢的?”6征恶狠狠地说,“抽烟喝酒打老婆,是我6征的三大乐趣,我警告你以后对我放尊重点,不然有你好看!”

    江诗云冷哼一声,扭头看向窗外。

    6征摊在驾驶位上,长舒一口气,喃喃道:“我喝多了,你打个电话回家叫6程那小子来接我们。”

    人生就像一场电影,如梦似幻。

    数十个保镖夹道相迎,数十个保镖紧随其后,这种壮观的场面只在李阿狗的梦中出现过,他没想到竟然会有一天美梦成了真的。但李阿狗无论如何也高兴不起来,即便他知道他即将见到的都是他的“兄弟朋友”。

    这是一个无法用言辞来形容的恐怖夜晚——当然,对李阿狗而言。

    许多年后,当李阿狗从监狱的大门里走出来,他仍清晰地记得多年前的那个晚上,他带着几个手下在河边的大排档里修理了一下几个大学生,吹了一次牛,然后走在漆黑的夜路中被一群人给劫持的经过。

    那是个可怕的夜晚,每当回想起来的时候都会让他头痛欲裂,几乎每个晚上他都做着跟那天夜里生的一切有关的噩梦,现实给了他惩罚,梦靥也在折磨着他。

    往后的日子里,李阿狗总是留着一头很长很长的头,工地里的朋友时常笑他像个女人,他也不反驳,只是老老实实地埋头干活。在工地里的所有人看来,李阿狗是个十足的老实人,只是精神时常恍恍惚惚,似乎经历过什么大起大落一样。

    休息的时候大家围在一起吹牛,李阿狗也蹲在一旁认真听着,但从不表言论。

    有人问:“嘿!李阿狗,以前你是干什么的?”

    每每这时,李阿狗总是转过身去,默默地吸着烟。

    大家都觉得李阿狗是个有故事的人,只是他不愿提起罢了。

    后来李阿狗回到村里,娶了个从城里回来的女人。女人长得还算漂亮,只是听说以前在城里做着见不得光的工作,即便如此,这样有模样的年轻女人在村里还是非常抢手的。

    女人拒绝了很多的追求者,最后嫁给了李阿狗,因为她觉得李阿狗是个老实人。

    最后他们幸福美满地生活在一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