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看书 > 科幻灵异 > 重装英雄 > 第四十九章 江家女孩
    6征听完江枫讲述这个本来很长,说起来也很长的故事,对重装战士的由来有了一定的了解,但是江枫只是说清楚了重装战士的由来,却没有解释重装战士本身是什么东西。

    变异人,人,能者还是怪物?6征从江枫的话中难以得出定论,对他来说,重装战士仍是一个未解的谜团。

    唯一明白的是他们由人类改造而成,本质上说他们算是人类,至少曾经是人类。

    “原来是这样……我一直以来的猜测都错了。”6征若有所思地说,“这么说来重装战士并不隶属地球防卫军,而地球防卫军恰恰是针对重装战士的一方。除非地球防卫军已经破解了制造重装战士的方法,不然几乎所有的重装战士都是地球防卫军的敌人。”

    “这样理解也没错。”江枫说,“地球防卫军的掌权者一直将关于重装战士的相关信息封锁,应该是觉得时间还未成熟,但不管他们愿不愿意,事情的展远比他们料想的要快,重装战士已经开始慢慢出现在了人们的视野中。”

    “重装战士的频繁出现对地球防卫军来说是莫大的威胁,如果不阻止他们的话,怕是要有大麻烦咯,这种厉害的不是善茬的家伙最难对付了。”

    江枫笑了笑,说道:“对地球防卫军构成威胁是肯定的,但是不是善茬就很难说了。”

    6征疑惑道:“跟地球防卫军作对的,难道还是好人不成?”

    江枫说道:“你站在地球防卫军的角度上看,重装战士自然不是好人,若是你跳出这个角度,重新对重装战士以及过去的一切进行审视,结果又当如何呢?不可否认有的重装战士的确在为恶势力服务,沦为作恶多端的工具,但凡事不能一概而论,有白天就有黑夜,有正义就邪恶,反正亦然,一棒打死太过草率。”

    听江枫这么一说,6征想起了曾救过他两次性命的黑衣人。如果黑衣人也是重装战士的话,那么不正好印证了爷爷的话了么?他默默地点了点头,说道:“爷爷说得对,我只是没把事情想得那么复杂。”

    “你还年轻,见识不够,自然会有非黑即白的观念。”江枫说,“但有时候看见的不一定对,对的不一定能看见。在大是大非问题上因为所站的角度和所持的观念不同而对立对抗,历来屡见不鲜,最后无非就是成王败寇罢了。谁对谁错,谁是正义的一方谁又是邪恶的一方,没人说得清楚。”

    6征似乎是想通什么,也似乎感悟到了某种真理,但想要抓住它的时候又现它飘渺朦胧,似有若无,变得无迹可寻。

    或许只是自己一时突然的自我吧,6征不再纠结,转而问江枫道:“爷爷,前几天生在市里的几起杀人案件您听说了吗?”

    江枫点头:“你怎么看?”

    “虽然没有证据,但我总觉得跟重装战士有关。”6征回答,“警察至今仍未破案,相关细节也没有公布,我只是猜测而已,因为报道说凶手行凶的手段非常不可思议,全都是一击毙命,直接把受害人的脑袋给削掉了,法医也无法查明是什么类型的凶器造成的。再者近日我遇到过重装战士和一个像是重装战士的怪物,说明重装战士确有在市里活动。”

    江枫说道:“既然你已经有了这样的猜测,何不自己找答案?小子,你要知道如果你遇到了重装战士那一定不是巧合,只能证明你因为某些事被他们盯上了,既然被盯上了,你就比别人拥有更多的机会弄清楚关于重装战士的事。”

    6征想了想,说道:“这个……我觉得查这种杀人案件不是我的长处,不管是谁干的,还是让警察自己去处理吧。”

    “你这小子……”江枫一眼就看透了6征的心思,“怎么,怕了?”

    6征委屈道:“别以为我不知道那些重装战士都是怪物,我一介凡夫俗子实在不敢跟他们扯上关系。再说了,我是当兵的,不是警察也不是侦探,不会查案子。”

    江枫认真说道:“现在不是你想不想跟他们扯上关系,而是他们要跟你扯上关系,要不他们为什么不找别人,专门临幸你?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你自己小心就是了。”

    6征见老头子一副完全不为他担心的样子,就更委屈了:“爷爷,您觉得我有什么长处?或者说身上有什么有用的东西?”

    江枫看着6征,想了想,摇头说:“看不出来。”

    “就是了!”6征愤然道,“我这么平凡的一个人,真不知道有什么地方足够吸引他们三番五次来找我麻烦。”

    江枫说道:“我看不出来,不代表别的人看不出来。你想要答案,下次他们再来找你,你就问一下不就好了?”

    “……”6征心想答案我不要了,只求他们别再来找我。

    6征和江诗云要在江家留宿一晚,江世德一脉是江家嫡系,人丁兴旺,加上江诗云是出了名的天之骄女,一直以来就是江家的骄傲,她带着自己的男人回娘家,江家人谁不都是极其重视,因此晚上吃饭的时候自然是热闹非凡。

    江枫在江家后院修养,很久没有同晚辈一起进餐,今晚也特地来了。一堂子人,老爷子、江世德夫妇、江诗云的二婶赵燕、弟弟江白羽、小堂妹江涟漪……除了在外家族业务繁忙的二叔江天德和不知所踪的三姑江莹没到,家庭成员几乎全部到齐。

    大堂妹江涟波正在回来的路上,老爷子吩咐不用等她。

    不管是任何朝代,门阀的政治斗争都是极其惨烈的,眼下的江家亦是如此,家主江世德和弟弟江天德之间的明争暗斗在江家已经是人尽皆知的事。

    6征对江家的了解不算多,但毕竟是江家女婿,见过江家大部分的核心人物,知道他们都不是省油地灯。如今家里有老爷子坐镇还好,如果突然哪一天归西了,事情就不知道会展到什么地步。

    6征还记得当初第一次与江诗云漫步闲聊的时候,她说的那句“我累了,不想再斗下去了”,虽然没有说得太明白,但6征已经能够感觉到这浑水有多深。

    饭桌上的和谐气氛像是演出的一样,大家对6征这个姑爷倒是都热情满满,然而谁是真心的谁是装出来的,6征基本能看得明白,他又不傻。

    有两个人6征倒是很欣赏,因为他们很可爱很不作做。一个是江白羽,他讨厌6征,对6征的不满无时无地不表现得淋漓尽致,根本不打算隐瞒;另一个则是江诗云的小堂妹江涟漪,她也很直率,又不像别的二叔一脉的人那样对6征多多少少怀有敌意,而是满心的好感溢于言表。

    江涟漪比江白羽还小两岁,读小学五年级。一家人就数她的话最多,从始至终就是吃两口饭就说两句。

    “姐夫。”6征成了她找人说话最多的对象,“听说你是军人,是不是每天都要拿枪突突突,没事就打架?”

    要是换作别人,6征早被问得不厌其烦了,但是这个小姨子一口一个“姐夫”叫得6征心里舒服,也就耐着性子每次都回答她:“算是吧,但不是没事就打架,那叫训练。”

    “哦。”江涟漪对6征的纠正并不在意,“姐夫,你跟堂姐什么时候生小北鼻啊,我好像抱抱,然后带他一起出去玩。”

    6征一怔,手中的筷子差点就掉到桌上,挤出一丝有点尴尬的笑容:“这个嘛……现在谈这事还早着呢,不用着急。”

    “不早了。”江涟漪嘟着小嘴说,“你们都结婚快两个月啦,我等得花儿都谢了。前天小艳抱着她可爱的弟弟来跟我显摆,我羡慕死了,想想家里我最小,不知道还会不会有个弟弟或者妹妹,就盼着你和堂姐生小北鼻让我玩啦。”

    “……”6征答不上话来,心想这都什么事啊?

    其他人几乎都是哄堂大笑,尤其是老爷子江枫,笑得两只眼睛都眯成了一条缝。

    饭后江诗云继续陪自己的母亲,6征也没能闲着,被小姨子江涟漪拉着去逛庄园,也不管6征愿不愿意,江涟漪就兴高采烈地拉着他:“姐夫,走啦,陪我去玩!”

    之前提到过江家的祖宅很大,像一座度假庄园,他曾经跟江诗云一起散步走过一些地方,但是大部分的地方他是没去过的。

    江涟漪想夏夜里的虫子一样,一路叽叽喳喳说个不停,他们走着走着就来到了庄园的一个侧门。

    碰巧一辆豪车这时候从门外缓慢地开了进来,停在了门边上的小停车场。6征想起了江诗云还未回到家的大堂妹江涟波,猜测坐着这辆车回来的人就是她。

    车子停好,率先下来的却是一个年轻男子,路灯下6征看着这个身影觉得有点眼熟,一时又对不上号是谁。

    接着一个女子从副驾驶位置下来,身边的江涟漪叫道:“姐姐回来了,我们过去找她。”说完就拉着6征的手走过去。

    让6征感到诧异的是,江家的女孩个个都出落得如花似玉,先是江诗云那个小妖精,其次是她这个小堂妹。现在,6征看得江涟波亭亭玉立地出现在眼前,更是惊叹不已。

    年纪相仿,身材一样高挑纤瘦,也有着一头的长……如果不仔细看,6征还以为那是江诗云呢。6征对江涟波了解得不多,只从亲朋好友口中得知她的性格偏外向,有点像她的妹妹。

    如果说江诗云是性子冷淡的傲娇女,那么江涟波就是性子火爆的傲娇女,一个冰山一个火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