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看书 > 重装英雄 > 第五十二章 有种别跑

第五十二章 有种别跑

        6征把两位冰糖银耳羹放在桌子上,问江诗云道:“你要不要喝?”

        自打6征从沐浴间里出来,江诗云的心就砰砰砰乱跳一直没停下来,现在一听到6征的声音,受了一惊,回过神来说:“不用了。”

        6征也没什么胃口,但是看着这两碗做得还不错的甜品心里想着就这样倒掉岂不是很浪费?多多少少也是钱呐,咱家都这么穷了还能浪费?

        于是他端起一碗冰糖银耳羹就往嘴里送,汤匙都懒得用了。“明天咱叫管家老张送我们回去吧,找出租车又得费钱。”他一边喝一边说,“今晚看到东方奕那小子开着豪车,我就想着要有钱咱也买一辆。”

        “嗯。”江诗云不知道有没有听清楚6征在说什么,只是低低地应了一声。

        “要不,咱跟你爸借点?”

        “嗯。嗯?”江诗云终于醒了过来,“你要跟我爸借钱?”

        6征尴尬地笑了笑,说:“就说说而已,要真开口了,不得让你被亲戚笑话才怪。”

        咕噜咕噜几大口,6征就把一碗冰糖银耳羹喝干了,舒了口气说:“这甜点还真不错,要不你也试试。”

        江诗云迟疑了一下,站起身朝这边走来。她的穿着悬吊睡衣,玉肩和胸前一片雪白都裸露出来,粉色的内衣若隐若现,6征看着她过来,一股燥热就从心底莫名地升腾而出。

        江诗云坐到了桌边,6征只感觉一股幽香扑到了自己的狗鼻子里。猛然之间,好似有一团火突然闯进了他的身体中,他的整个胸腔顿时被燃烧了起来,脸也顿时好像被火烤着一般。

        玛德,难道空调的温度又给调高了吗,为什么突然这么热?6征下意识擦了把汗。

        一旁的江诗云正将冰糖银耳羹移到跟前,忽然瞥见了6征正在不住地颤动着,接着一阵热气扑面吹来。她不禁心下奇怪,这股热气当真是不知从何而来,悠来悠去,片刻之间就走得无影无踪。

        同时她感到疑惑,自己明明已经把空调的温度控制得很低了,兵痞怎么还在冒汗?

        6征猛然转过头来,还没等江诗云反应过来,她已然被一双手紧紧地抓住了。她极度吃惊地抬头看去,险些惊得叫出声来。

        6征两眼血红,急地喘着粗气,那一张原本白净的脸此刻不知为何竟然变得通红,他的双手紧紧地抓住她的睡衣,好似是极力克制自己。

        可怜的6征正尝着苦头呢,他的脑袋“嗡嗡”的响,身体有一种**促使他不由自主地就想要朝着江诗云身上扑过去,虽然勉强撑住了,但却把江诗云猛地拉到胸前紧紧抱住。

        江诗云惊得浑身一僵,然后手忙脚乱不知所措。

        接着6征又猛地推开她,叫道:“这甜品不能喝!”说完猛然起身,端着那碗还没动的冰糖银耳羹就疯了一般奔进了沐浴间。

        然后是一阵哗啦哗啦的水声,持续了很久又恢复了平静。

        江诗云惊魂未定,愣愣地看着桌上剩下的那只空碗。过了不知多久,沐浴间里一直没有任何动静。江诗云晃过神来,朝沐浴间半掩的门看去。

        里边静悄悄的,也不知道兵痞在干什么。

        想起6征之前的反常举动,江诗云放心不下,终于是带着疑惑向沐浴间走去。

        “兵痞?兵痞?”她在门外轻唤了几声,里边的6征没有答应。于是她犹犹豫豫地慢慢推开门朝里边一望,然后就立即慌慌张张地退出了门外,满脸通红,一颗心砰砰砰乱跳。

        沐浴间里,6征一动不动地躺在注满凉水的浴缸中,只露了一个头冒出水面靠在边上,全身赤果果的一丝不挂,下身一根定海神针直直地耸立着。他闭着眼睛一脸惬意,显然是睡着了。

        江诗云是何等冰雪聪明,此刻早已是明白了生了什么事,想也不用想就知道是母亲的主意,她又是无奈又是难堪。

        让6征就这样泡在水里睡上一晚肯定会着凉,可是现在这种情况要她进去把他叫醒,实在也太难为情。

        在床边坐了又不知道多久,她终于是理智战胜了羞涩,再次来到沐浴间的门外,提高音量唤了几声,6征仍是没有回话。

        她咬了咬牙,闭着眼睛摸了进去。

        “兵痞,醒醒!不能睡这儿。”她摸到浴缸边,用手划了起水往6征脸上泼去。

        6征眼皮子动了动,懒洋洋地睁开眼,就见江诗云闭着眼睛蹲在自己旁边。他看了看自己的模样,一惊之下连忙捂着裆部委屈地叫了一声:“小妖精!你这个女流氓!”

        折腾了大半夜,两人终于能安心睡觉了。6征看着床上缩在被子里的江诗云,说道:“这房间里没有沙,我要睡地上?”

        “睡床上吧。”被子下传来江诗云似有若无的声音。

        6征连说话的力气都没有了,“扑通”一声就倒在床上。

        缩在被子下的江诗云紧张得心都提到了嗓子眼,绷紧着神经根本睡不着。过了许久,6征并没有想象当中的那样有什么举动,江诗云拉下被子探出头来,转过去一看,只见6征早已沉沉睡去。

        他神态安详,四脚舒展放松地摊开,平静地卧在那里,脸上没有刚才的通红,那份稚气和天真却分明是一个孩子。

        早上下楼吃早点的时候,6征遇到了张虎,张虎见6征满脸的疲惫,一脸笑意地问他:“姑爷,昨晚睡得还好吧?”

        这不是明知故问吗?6征有些恼怒,勉强挤出一丝干巴巴的笑容回答:“还行,就是蚊子有点多。”

        张虎心道家里哪有什么蚊子,意味深长地笑了笑,说:“姑爷要睡好吃好,注意休息,别累坏了。”

        江诗云随后也下了楼,一脸的憔悴。平常时候看到她这个样子,家人一定都会关心地嘘寒问暖,然而今天大家都是一副了然于胸的模样,半个字也不多问。

        用过早饭张虎就开车送他们回家,从江家祖宅到6征在市里的家并不算远,开车用不到一小时。车间安静没人说话,6征一下就感觉倦意袭来,扭头看向江诗云,这小妖精已经是歪着脖子靠在一边睡着了。

        昨晚两人都没休息好,6征一个大男人勉强还撑得住,江诗云就没那么彪悍了。

        这种姿势睡觉肯定不舒服,6征想着。于是他搂过江诗云靠在自己胸膛上,江诗云蠕动了一下,微微睁开眼慵懒地瞥了瞥6征,然后闭上眼睛用小脑袋蹭了蹭6征的胸口,安逸地继续睡起来。

        两人回到家的第一件事,就是锁好门各自回房补觉。

        桂森市的市郊有一座岩石山名叫鱼峰,因为形状像一条跃起的鲤鱼而因此得名。鱼峰靠近市区,风景秀丽,很早就被开成了旅游区,山脚一带就是桂森市出了名的鱼峰公园。

        鱼峰高耸陡峭,在山顶有一座观景台,可以把整个桂森市的市区尽收眼底。虽然有人工修建的栈道,但是想要爬到山顶去也是不容易的,年轻人一般早上爬山,中午能到山顶,看了一下风景再下山天就黑了。

        傍晚时分,鱼峰山顶已然没有了什么游客,观景台边上一个孤独的身影负手而立,正眺望着灯光渐起的桂森市。

        这时一个紧身黑皮甲女子从他身后走上来,用冰冷的语气说道:“洛平川,果然是你!”

        前边的男子没有回身,淡淡地回道:“刘青雨……”

        “你跑到桂森市来有何目的?”刘青雨问。

        洛平川哼笑出声:“没有目的就不能来吗?你到这里来难道又是奉命来抓我?”

        “我并没有接到这样的命令。”刘青雨回到,“不过我仍是要抓你回去。”

        “有什么意思?”洛平川说,“你们的人要抓我是为了什么目的,你心里应该比我清楚。我并不是你们的敌人,或者说不是你们最大的敌人,真正可怕的敌人已经潜伏在地球上。”

        “这不是我所关心的。”刘青雨说。

        洛平川回过身来,他的黑色兜帽遮住了半边脸,露出的半边脸惨白无比。“那你为何来找我?”洛平川用好奇的口吻问,“是要跟我动手?”

        “不全是。”刘青雨说,“我必须知道你出现在这里的目的。”

        洛平川露出毫无感情的微笑:“那我已经说过了。真正可怕的敌人已经潜伏在地球上,它们是你们最大的敌人,也是我的。”

        “你指的是什么?”

        “蓝涛星人。”

        刘青雨似乎在思考着这个名称,半响才说:“从未听说过。”

        “很快你就会听说了。”洛平川说,“我正在调查这件事,如果你有兴趣,也可以自己查找线索,相信一定会有不错的现。”

        “没得到命令之前,我不会私自行动。”

        “如果你只是一味靠命令行动的工具,那就不是我所认识刘青雨了。”洛平川说,“对了,你的目标似乎是那个叫6征的小子,难道你接到的任务跟他有关?”

        刘青雨冷声道:“无可奉告。”

        “原来如此……”洛平川一步一步走到悬崖边上,“如果跟他有关的话,你很可能已经接到了与蓝涛星人有关的任务,只是你自己不知道罢了。时候不早了,没时间跟你摆弄拳脚,反正打你都打腻了。”说完一纵身,竟是跃下了悬崖去。

        刘青雨气得直跺脚,叫道:“洛平川,你这个懦夫!有种别跑!”

  http://www.qingkanshu.cc/0_23/8937.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qingkanshu.cc。请看书手机版阅读网址:m.qingkanshu.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