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看书 > 重装英雄 > 第五十九章 怎么淹死的

第五十九章 怎么淹死的

        6征觉得跟杨画这样的女人聊天很舒服,要不是时间不允许,他真想跟她彻夜长谈,来个深入透彻地交流。

        洗了澡回到宿舍已经是晚上九点多钟,马朝抱着衣物去了公共沐浴室,6征靠在床头打算玩一下手机游戏。拿出手机准备解锁的时候,他猛然间一惊,只见手机黑漆漆的屏幕上倒映着他脑袋边上的那扇窗,而窗子的玻璃上,此时正贴着一张人脸!

        6征顿时冒出了冷汗,定住了片刻,他猛然扭头向窗口看去,而窗外的脸几乎在同一时间一闪而逝。在这一瞬之间,6征现了那张脸有点眼熟,但对方跑得太快没看清楚。

        他毫不犹豫地跳下床,冲出宿舍就往后边追去。

        夜渐深,月光明亮。前方的身影不知道有意还是无意,没有消失,也没有让6征追上,一直出现在6征的视野中让他追逐着。6征也是觉得奇怪,他放慢了脚步,对方也不急着跑,他起劲了,对方也像了疯似的。

        直到6征追到了军训基地所依靠的小山丘之上,前边的人影终于停了下来。从这里看去,可以望见山下的整个军训基地,和基地四周的大片树林荒地,以及不远处波光粼粼的湖泊。

        一步步谨慎地走过去,6征看清了这人轮廊,又是惊讶又是愤怒喝道:“你这个妖艳贱货有完没完?”

        刘青雨站在悬崖边上,山风很大,吹得她的长飘飘洒洒,漆黑的背影如同鬼魅,却又那般的动人。“6征,你还真是不见棺材不掉泪。”她冷冰冰地说,“我不明白你留着留着录音器到底想干什么,但我的耐心是有限度的。”

        6征知道是她故意把自己引到这里来,要谈的无非就是录音器的事,可在那段录音翻译出来之前他怎么可能轻易妥协。“你为什么一口咬定是在我身上呢?”他说,“再无理取闹我可真翻脸了啊。”

        “6征,”刘青雨转过身来,一双锐利的眼睛隔着夜幕盯着6征,“你有什么想法,或者有什么顾虑和疑问,可以提出来,我会竭尽所能替你解答,只要你把录音器上交给部队。”

        6征两只眼睛咕噜咕噜来回转了几圈,干咳了两声,说:“虽然录音器不在我身上,但是听你这么一说,我倒是想知道这东西到底有什么奥妙值得你如此费尽苦心,说说看呗。”

        “奥妙?”刘青雨说,“你想知道什么,整件事的来龙去脉?”

        6征想也没想,就说道:“我想知道你所知道的我想知道的事。”

        “蓝涛星人,想必洛平川已经跟你提到过了吧。”刘青雨说,“其中的利害关系我相信你多多少少能够猜测出点苗头来。”

        “洛平川?”6征疑惑道,“那个黑影?你说的是重装战士的那个人?”

        刘青雨没直接回答6征的疑问,继续说:“两个月前你在月球上遇到的那个受伤的蓝涛星人是什么身份,我想你一定还不知道。蓝涛星人来自于太阳系之外的一个星系,目前所知道的是他们的星球已经被毁灭,在星际贸易联盟的帮助下来到了地球,已经在地球上潜伏了很长一段时间。直到最近地球防卫军才得到消息,星际贸易联盟授意蓝涛星人在地球上进行一项可怕的实验,关于这项实验的具体信息还不太清楚,仅知道是对人体进行改造变异。”

        “所以你们就派军队追杀他们?”6征问。

        “你以为谁都向你一样无知?”刘青雨讥讽道,“上头本来是打算先摸清蓝涛星人的底细,然后找出他们的藏身之所,再布置行动。但在地球潜伏的这段时间,一支蓝涛星人探索小队现了存在于地球上的某些秘密,在这些秘密被上报给蓝涛星人领或者星际贸易联盟之前,防卫军果断派军队拦截了他们,因为这些秘密很可能关乎地球的安危。”

        “然后他们就殊死抵抗,几乎全军覆没,最后一个人逃到月球上时就被我撞见了。”6征接着刘青雨的话说,“再然后那个人被你们杀死了,你们认为他在遇到我的时候一定跟我提到过这些秘密,恰好我的宇航服上的录音器不见了,因此你们就来找我的麻烦。”

        “大致没错。”刘青雨也不反驳。

        “你以为我会相信你编的故事?”

        “信不信由你,别以为谁都跟你一样卑鄙无耻满口谎言。”刘青雨冷声说。

        6征气得是暴跳如雷,骂道:“好你个妖艳贱货!就凭你这句话,莫说我没有录音器,就是有也不会交给你!”

        “你交不交给我有什么关系?”刘青雨淡淡地说道,“录音器上有没有蓝涛星人留下的秘密还说不定,就是有,你留着也没用,只会招来祸事。罗拔将军说了,只要你不让那有可能存着秘密的录音器落到蓝涛星人和星际贸易联盟手上,拿不回来又何妨。”

        “那你何必再来找我?”6征没好气地说。

        “我此番前来并不只是为了录音器的事,录音器你执意留着,那我也只能提醒你一句好之为之。”刘青雨说,“我来找你的主要目的,是要告诉你地球防卫军目前面临的险峻形势。”

        6征几乎第一时间想到了近来的怪异事件和杀人案,以及马朝和许才提到的飞机失事人类失踪的事。

        刘青雨转过身,俯瞰山下的军训基地和湖泊荒林,继续说:“蓝涛星人已经开始大规模地有所行动,虽然还弄不清楚他们的具体目的,但他们要下手的无疑对象是人类,而且还有所针对。”

        说到这里,刘青雨顿了顿:“6征,你就是被他们所针对的人之一。”

        “我?”6征苦笑,“我能有这种狗屎运?”

        “这件事防卫军的高层还不知道,是我暗中自己调查出来的。”刘青雨说,“我不太清楚为什么他们会针对你,但一定跟改造实验有关,这一点洛平川也证实了。”

        6征问道:“你跟洛平川是什么关系?”

        “他是我的猎物。”刘青雨回答,“但在目前的形势下,我们有共同的敌人。”

        “共同的敌人……蓝涛星人?”6征说,“他们我抓我去做实验?听起来挺有趣。你为什么要特地来告诉我这些,我看不出来你只是因为关心我而已。”

        刘青雨冷笑,说道:“看来是我多虑了,你的脸皮已经厚得可以阻挡一切,蓝涛星人又怎么可能奈何得了你?”

        “讲道理,”6征不羞不臊地说,“你的目的是什么?”

        刘青雨沉默了片刻,说道:“我希望你活着,这样一来蓝涛星人就有了一个固定的目标,方便我做我想做的事。”

        6征怒意顿生:“你的意思是让我当诱饵!”

        “除非你死了,不然这诱饵当不当你能说了算?”刘青雨冷嘲道,“如果你不想让身边的人死于非命,最好提起精神来,有你在,他们比在任何地方任何时候都危险,尤其是在这远离大城市的深山之中。”她说着目光转向了军训基地。

        6征觉得这个女特工每次出现自己都像倒了八辈子的霉一样没好事,这一次尤甚。照她这么说,现在自己就是个扫把星,到了哪里哪里就出事,跟谁在一起谁就有危险。

        现在他真想再见泰拉一面,质问她你们的同类为什么要跟自己过不去,长得帅也不是罪吧?

        6征满肚子怨气地下了山,连句告别的话都懒得跟刘青雨说。之前追刘青雨上山的时候他也没觉得山路难走,这回下山倒是十步一滑脚,百步一踉跄,他一边咒骂着刘青雨你这个妖艳贱货千人压万人骑,一边想着如何能联系上泰拉问清事情的真相。

        很快他就回到了军训基地的后门,看着门外一条行径蜿蜒地往下边伸去,直通南面的湖泊。不知道为什么,他突然想起了两年前的那次意外事故,大概也是这个时间点,那个女学生一个人从这条路走向湖泊,最后生了意外。

        6征绝不是那种胆大妄为的人,虽然有时候会有难以掩饰的好奇心,但他自认不是做侦探的料。而眼下他看着那条尽头全是黑暗的小径,却莫名地生出了一个奇怪的想法。

        如果自己是那个女学生,这个时候从这条小径走下去,真的会生意外吗?怎么生的?

        他踌躇着,不知道该不该试试,把事情还原一遍,体验一下女学生当时的心境。

        意外?不可能吧,自己能上山能下水,能爬树能钻洞,上天入地无所不能,怎么可能生意外!

        6征也是突然兴起,于是就像少了根筋似的顺着蜿蜒的小径往下边走去。

        夜实在的黑得可怕,两旁茂密的树林把月光遮得严严实实的。这条小路铺着小石块,平时基地的部队也会从这条路走到湖边进行水上水下的训练,因此很是平坦。

        6征匆忙离开宿舍追刘青雨,没有带着手电筒,因此眼下他只能摸着黑前行。

        来到湖边,眼前是一片浅谈,近处有石块铺开,远处是波光粼粼的湖面,倒映着一轮皎洁的明月。四周的环境静谧而幽深,微风吹来,树叶沙沙的声响是如此的清晰。

        观察着周围的环境,6征觉得吧,就凭眼前的这片长长的浅滩要淹死一个女高中生实在不容易,就算不会游泳,就凭还没到膝盖这么深的湖水,除非是躺在水里,不然不可能淹死这么大的一个人。

        失足落水被淹死的可能性果断可以排除,如果说那女学生下水游泳溺亡,就更说不通了。先下水游泳,也得离湖边两三百米远水才够深,才能淹死人,其次一个女学生大半夜独自一人跑到这里来游泳,神经病吧?

  http://www.qingkanshu.cc/0_23/8970.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qingkanshu.cc。请看书手机版阅读网址:m.qingkanshu.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