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看书 > 科幻灵异 > 重装英雄 > 第五十九章 水怪惊魂
    “6少,有情况!”这人是韩武迹带来的两个手下之一,跑到6征跟前上气不接下气地对6征说。∫请看书WwΩW∮.∫QingKanShu.cC

    6征把烟头仍在地上,踩灭了,扭头看向他,问道:“什么情况?”

    那人咽了咽口水,说:“刚才,刚才我们跟韩少趁着没人就一起去女生浴室里查找线索,结果——结果真的给我们现了一些蛛丝马迹,然后窗外突然就出现了一个人影,被我们现后就立即逃跑,很可能就是作案人之一。韩少已经带着阿扁先追了上去,让我过来通知你一声。”

    6征皱了皱眉头,然后忽然想到了什么,暗叫一声“不好”,便急忙跑向站在不远处的马朝,把他一把拉了过来。

    听完6征叙述,马朝顿时面容失色,问道:“6哥,这事能确定吗?”

    “跟我上次和杨画遇到的情况几乎一模一样,错不了。”6征回答,“姓韩的小子也太鲁莽了,这下自己找罪受,还把大麻烦摊到我们身上。”

    两人你一言我一语地商量了片刻,马朝最后对6征说道:“先回宿舍拿家伙,我把那的那份也带上了。既然你打定了主意救人,那也只能是豁出去了。”

    带着韩武迹的那个手下,6征和马朝十万火急地回到宿舍拿武器装备。韩武迹的这个手下名叫阿彪,他一路上听着6征和韩武迹的对话,虽然是听不太明白。但已经感觉到事情的严重性,远不是摄像头偷拍女学生洗澡这么简单。

    枪支弹药,匕防弹甲,带齐穿好之后,三人来到基地后门。这两天碰面不少,尤其是吃饭的时候不时还共一张桌,所以两个门卫对6征和马朝也不算陌生了,一眼就认出了他们。

    6征直接就问了一个门卫有没有看到韩武迹的行踪。

    “你是说那个富家大少啊,看到了。”那个门卫回答,“就在刚才,他带着一个人跑来要求我们让他们出去,我们也没理由拦着他们,就放他们出去了。”

    “出门以后往什么方向去了?”6征问。请∫看书Ww∮W∫.∮QingKanShu.∫cC

    门卫头也不转,直接就伸出一根手指往后指了指:“出门直接朝前跑,一下就不见人影,也不知道跑哪个方向了。”

    “开门,我们要出去找他们。”6征说,“今晚加强警戒,其他人一律不能放出去,外边的不是熟人一律不准放进来。”

    两个门卫一听6征这用命令一般的口吻说出的话,心里有些不快,但也没说什么,点点头就开门放行。至于他们会不会照6征的意思去做,那就是另一回事了。

    夜色浓郁,出了后面直行五六百米就是一片小树林,小道杂草丛生,四周的树木越来越多,越来越高大,树下的路漆黑得吓人。

    三人持着手电筒在树林里寻踪觅人,不敢分头行动,呼唤韩武迹的名字也不敢太大声。不说马朝和阿彪,就是走在最前边的6征心里也是慌得很,眼下只能硬着头皮加快步伐。

    韩武迹断然不能出事,出了事地球防卫军那边难以交代是小,偌大一个韩家丧了少主,他6征这罪责就大了。

    “等等。”6征忽然然停下脚步对小声对身后两人说道,他似乎现了前面有什么动静。

    “怎,怎么了?”马朝小声问道。

    6征不出声,默默地指了指前边,然后做了个手势。不等马朝回应,他就独自飞窜进了前边草木茂密的阴森树林中,眨眼就不见了踪影。

    马朝也不多想,连忙就跟了上去。平日里混黑道的阿彪见了这阵势,已经是吓得面白如纸,6征和马朝的武器装备和行动,那简直是特种兵啊,要对付的是什么厉害的家伙他用屁股想就知道了。阿彪不敢落后,深怕像电影里一样落在后边被不知道从哪儿来的鬼东西拖走宰杀。

    6征慢慢靠近有动静的地方,拨开一丛草灌,正要仔细观察,突然就传来一声惊叫。

    “啊!救命!”

    是韩武迹的声音!

    6征一听是又喜又怒,顾不上有没有危险了,拔腿就要朝前奔去。请∮看∫书Ww∮WΩ.∮QingKanShu.cC

    两旁的树木高耸入云,树叶密密集集,遮住了月光,使树下一片黑暗。

    越来越近了,6征已经能清晰的听到韩武迹的呼救声:“救命,救命啊,鬼啊!鬼啊!”

    冲过最后一片荆棘,6征手电筒往前一照,终于看到了韩武迹,他卧倒在地上,狼狈不已,全身在抖,满脸惊恐,眼睛死死盯着前方。

    6征也朝那个方向望去。

    果然没错,是水怪!只是这一只水怪又跟上次遇到的不同,这只是公的——哦不,是男人的样子。他也是全身湿漉漉在不断滴水,嘴里吐出两根长长的尖牙,咋一看倒像是僵尸,眼睛射出红色凶光,夹着无限的贪婪。

    看这模样,傻子都知道这一只比起上次那只以及桂森市的那只更凶猛。

    6征第一次见到这个模样的水怪,一时间也懵了,呆在原地不知如何是好。

    后边的马朝和阿彪这时也赶了过来,看到前边的情形,也是直愣当场。

    “韩少,是韩少!快救他!”晃过神来的阿彪急忙大叫道。

    水怪没有立即对匍匐在地的韩武迹起了进攻,而是把目光朝这边的三人投来。

    “救我,救我,阿彪,姓6的,快救我!”韩武迹用颤抖的声音带着哭腔喊道,他用手撑着身体不停地往后移。

    阿彪见6征和马朝一时间都没什么行动,咬咬牙,自己随手捡了一块石头,跳过去扶住韩武迹,撕心裂肺地大喊道:“韩少别怕,阿彪来救你!”

    他边说着边抖。

    水怪出一阵冷笑,那机械合成一般的声音让人听了毛骨悚然,脚步开始挪动,朝韩武迹和阿彪一步一步地走过去。

    阿彪见水怪冲他过来了,吓得手一哆嗦,石头掉在了地上。

    “姓6的!6哥!快救命啊,我叫你哥还不行嘛。”韩武迹哭得梨花带雨,一把鼻涕一把泪就差他娘的没诉衷肠了。

    6征眼见情势危急,也不由得多想了,掏出镭射枪就朝逼近的水怪连连开了三枪。三枪全都打在水怪的脑袋上,水怪虽然是人肉之躯,但比之普通人的躯体要硬上不止一倍,三枪射在脑袋瓜上只打烂了一小片肉。

    受了突如其来的攻击,水怪身子猛然颤抖了一下,脚步也停顿片刻,却似乎没受多大的损伤,两眼红光大盛朝6征投射而来。

    6征大叫道:“小马过去救人,我拖住他!”

    “玛德6哥,为什么不是我拖住他你去救人?”马朝一听就不乐意了。

    “别废话,这是命令!”

    既然是命令,马朝也不敢违抗,立即就跳上前去,趁着6征连连朝水怪射击阻碍他前行之际,一手抓着韩武迹,一手抓着阿彪,像拖死狗一样把他们往后拖了回来。

    水怪见对方在自己眼前把人救走,顿时就勃然大怒,出一阵尖锐刺耳的啸声,伸出两只如利爪一般的手全然不顾6征没命地开枪就风驰电掣地扑过来。

    6征大叫一声不好,转身就逃。

    马朝和两个刚刚从虎口脱险的韩武迹以及阿彪见6征都逃了,哪能不赶紧溜得像兔子一样快。

    他们四人跑得是没命没命的,可水怪就像疯狗一样呼呼一阵风狂就追上来。水怪的力量和度都非常人可比,上次女水怪从水里蹦出来一下飞窜了四五米,眨眼就抓住6征的肩膀,已经可见一斑。

    “姓6的——不是,6哥,这是什么妖魔鬼怪啊,比索命鬼还厉害。”韩武迹已经跑得是全身虚脱,要不是怕死,他那能还有动弹的力气,“你要我找摄像头的线索,怎么就蹦出这么个玩意儿,这不是要人命吗。”

    6征也是跑不动了,看着其他都慢了下来,他也停下脚步,气喘吁吁地说道:“我怎么知道你会碰上这些家伙,要怪就怪你运起太好。”

    韩武迹惨白着脸说道:“这么说你早就知道这里有这种怪物了?”

    6征回答道:“我是干什么的你又不是不知道,你以为我来这里当教官只是为了当教官吗?”

    韩武迹细思极恐,惨嚎一声,说道:“哎哟喂,早知道我就不来了,凑什么热闹啊,枉丢了性命。”

    “你以为待在市里面就安全了?”6征没好气地说,“这段时间市里频的深夜神秘杀人案件很可能就是这些家伙干的,而且说不定这些家伙在市里面的数量比更多,只能市里人太多,还没轮到到你而已。”

    韩武迹吓得魂都飞了,嚎道:“他们是什么东西啊,僵尸还是丧尸,外星人还是变异人,能好好说话吗,要钱咱给钱。”

    “是什么我不知道,反正是怪物就对了,而且要命不要钱。”6征说道,他这时候注意到了跟着韩武迹的另一个保镖不见了,便问了起来,“你还有一个手下呢?”

    韩武迹叹息道:“阿扁啊?之前被这家伙一只手就扭断了脖子,尸体都给拖进了水里。”

    “水里?”

    “可不,之前我们是追到了湖边,这些家伙就是从湖里飞出来的。”韩武迹心有余悸地说,“一下飞出来两个,另一个弄死了阿扁拖到水里去,这一个盯着我不放,还好我跑得快。”

    说时迟那时快,几人刚停下喘气,急急忙忙互相了解了一下情况,水鬼就已经来到他们跟前,前前后后不到一分钟的时间。

    见这水怪阴魂不散,6征的心就跌到了谷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