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看书 > 科幻灵异 > 重装英雄 > 第六十三章 我是无辜的
    好不容易送走了两个祸水,6征心里还在想着女生浴室里隐藏着摄像头的事。要不要亲自去查看一下?一个男教官去女学生的浴室查看总是不好吧?

    他思来想去没个好主意,只好向马朝征求意见。

    马朝本来对江诗云和洛秋思跑来这里借沐浴间还不明原因,听6征一说,明白了的同时说道:“6哥,你要是实在想去看看,那也有法子,要么你找个女老师跟你一起过去,要么你跟负责人说一声,得到授意再光明正大地去,都行得通。”

    6征想了想,问:“你觉得哪个办法好一点?”

    马朝说:“隐藏的摄像头只怕不是一般人能够拥有的,偷拍女学生洗澡这种事要大可大,要小可小,眼下事情不太明了,还是暗中行事稳妥一些。”

    6征又想了一下,微微点了点头。

    晚上,军训基地的负责人安排人在操场上拉起了大银屏,全体的师生被组织起来一起观看爱国教育电影,这也是军训的内容之一。宿舍楼一下子就变得空无一人,给6征的潜入创造了机会。

    他先找到了杨画,说起了这件事。

    杨画起初听得莫名其妙,听到最后似乎是明白了6征要做的事,问道:“这事要不要先跟负责人了解一下情况,我们这样私自做主不太好吧?”

    6征把杨画拉到这边的角落,距离学生们看电影的地方算是挺远的了,黑漆漆的没人会注意,所以他也不怕会有人听到谈话的内容。“我怀疑幕后黑手是基地里的工作人员。”他说,“所以暂时先不把消息报上去,以免打草惊蛇。”

    杨画沉思一下,觉得6征说的有理,但还是认为这样贸然行动不太妥当。6征没工夫跟她作过多的解释,连哄带骗地就领着她进了女生宿舍楼。

    宿舍楼分四个单元,围成了一个方形,中间是天井。北面和东面的两个单元是女生的宿舍,每个单元的每一层楼都有一个公共浴室。

    6征带着杨画先来到了东面的单元楼,一楼的房间全部作为临时仓库堆放了许多杂物,他们上了二楼。公共浴室外边的墙角处有一个摄像头,那是已经安装了有些年头的,作为安全监控之用的设备,并不是洛秋思口中所指的隐藏的摄像头。

    进到浴室中,里边很干净,亮着灯,灯光很明亮。6征四下观察着浴室里的布局以及各种设备设施,暗处的墙角也没放过,然而并没有现怪异之处。

    杨画拉开了一间沐浴间的门,走进去仔细查看。6征跟了上来,无意中朝这边瞄了一眼,顿时愣了一下,连忙上前拉住了杨画的手。

    杨画不明所以,这片刻之间已经被6征揣出了沐浴间,她刚想问话,立即又被6征捂住了。

    “别出声。”6征低声提醒,“里边有摄像头。”

    有摄像头?杨画惊异地睁大了眼睛,她刚才那么仔细地查看都没有现哪里有所谓的摄像头,这6征一瞥之下竟然就现了?

    那摄像头究竟在什么位置,长什么模样?她正想着,忽然就感觉不对劲,挣扎着想要从6征的怀中挣脱出来。

    6征如临大敌,不知道是故意没注意到还是有意没注意到自己一只手捂着别人的嘴巴,而另一只手则是扣在人家胸前,两个傲立饱满的圆球被他的手压得眼看就要炸开了。

    或许他是有意的,那也只是想试试手感吧,并没有什么恶意。

    杨画挣不开6征,以为他太过紧张所致,所以想着让他先放松下来可能就会自行放开。可没等6征放松下来,她自己就猛然惊慌起来,两只眼睛睁得圆鼓鼓的,全身颤抖着,要叫却没法叫出声来。

    6征觉察到了杨画的异样,又见她这时抬起了一只手,战战兢兢地朝窗口一指。他顺着她指的方向看去,顿时惊得汗毛竖起,头皮麻。

    那个女水怪不知什么时候已经潜入了这基地中,此时一张惨白的脸就贴在前方窗口的玻璃上,一双翻白圆鼓的眼睛正死死地盯着6征。

    6征大惊之下急地思索着对策,下一秒,一个熟悉的黑影从窗外一闪而过,同时带走了水怪像吸盘一样贴在玻璃上的水怪。

    泰拉?

    错愕之余,6征更是一头雾水。“杨画,你自己先回到操场人多的地方,我去弄清楚一些事情。”6征放开杨画对她说道,“今晚的生的一切事关重大,请你务必先保密,过后我再跟你解释清楚。”

    说完也不管杨画有没有答应,他一个人就冲出了浴室向楼下奔去,很快就消失在了黑暗之中。晃过神来的杨画追出门,走廊上空荡荡的一个人也没有,她下意识整理了一下自己的上衣,脑海里一片混乱。

    6征一直追到了湖边上的小树林才停了下来,他听到了前方的打斗声,于是潜伏在一丛灌木后边观察前方的情形。

    林间黑漆漆的一片,看不清具体的情况,只能从打斗声听出泰拉和那个水怪正在激烈地交战,应该是泰拉占了上风,因为过来片刻6征就听到了“扑通”一声,很可能是水怪不敌泰拉而逃进了湖中。

    “那边的白痴。”泰拉的声音不冷不热地从前边传来过,“既然有胆子追过来,何必还要藏藏掖掖的?”

    6征没多想,起身就走过去。泰拉似乎还是当初见到她时的那一身装扮,像个女野人似的,手上握着一柄短弯刀,月光下寒光闪闪。

    “你怎么会出现在这里?”6征问。

    “这与你有关。”泰拉毫不客气地说,“6征,你是不是有什么事情瞒着我?”

    6征的眼皮猛然跳了一下:“啊?我瞒了你什么事吗?”

    泰拉冷笑一声,下一刻就出现在了6征咫尺的跟前,锋利的弯刀顶住了他的脖子,说道:“你以为这段时间我去干什么了,其实我是在暗中观察你,调查你,以及想方设法对付你。”

    “这——这真是让我受宠若惊,不过我还是不太明白。”6征支支吾吾地说。

    “你不需要明白,只要把录音交给我。”泰拉冷声说,“我劝你别装疯卖傻,我可没有那个人类女特工那么好糊弄。”

    6征知道她说的女特工是指刘青雨,想来她对他的事情已经知道了不少。“好吧,我可以把录音交给你。”小命在别人手上,6征早就把刘青雨的嘱咐和告诫忘得一干二净了,“但有些事情你是不是该向我解释一下。”

    “解释什么?”泰拉问。

    “你们蓝涛星人。”6征回答,“实验,目的,还有录音,是不是都该解释解释?”

    泰拉的语气变得更加冰冷:“你都知道些什么?”

    6征也不打算隐瞒,把刘青雨告诉他的关于蓝涛星人的事一一说了出来,最后说道:“你还有什么补充的?”

    泰拉听完后沉默许久,然后缓缓开口:“既然你都知道,还需要什么解释?”

    “这么说我刚才说的都是真的了?”

    “差别不大。”

    6征笑了笑,慢慢推开泰拉架在他脖子上的弯刀,似乎料定对方不会动手一样。他说道:“所以你的目的是什么?为什么会被同类追杀?”

    “这与你无关。”

    “或许无关,或许有关。”6征说,“我总不会放心把存在着莫大危险的东西交给一个目的不明的异星人。”

    泰拉沉思了良久,才说道:“我跟他们的看法不同,我不认为这么做是对的。”

    “这么做?把人类作为实验材料?”

    “星际贸易联盟许诺会给我们一处安身立命之地,帮助他们用人类进行实验研究是交换条件之一。”泰拉说,“我虽然还不清楚我们蓝涛星人的领导者是如何做出这样的决定,但我不认同这种做法。”

    “所以你要阻止他们,跟他们反目成仇?”

    “我只是在寻找一个更好的行得通的办法。”

    “如果是这样的话……”6征沉吟道,“你要这段录音干什么,你知道这段录音的内容?”

    “我只知道它对我们很重要。”泰拉回答。

    6征摊开手:“很可惜,它现在不在我身上,你想要的话就得再等等。”

    泰拉狐疑地盯着6征看,6征见对方好像不太相信自己,便要解释一番。

    可他还没开口,忽然一个黑影飞窜而来,眨眼间就直直地立在了泰拉身后三步开外。

    6征抬头睁眼一看,虽然看不清来人的长相,但是从他的身形、装束和气质上看,很容易就知道他是谁了。哟呵,洛平川!这厉害的家伙也来了?这回就热闹多了。

    见洛平川紧紧地盯着泰拉,6征就知道他不是冲自己来的。事不关己高高挂起,6征是个怕麻烦的人,尤其是面对一些跟自己无关的事情,那是能避则避,况且自己身上还有伤。

    就算没有伤,在这两个怪物一般的高手面前,他的那点三脚猫功夫根本派不上用场。

    “看来你们两位有话要谈,我还有事情要处理,就不奉陪了。”6征说着就脚底抹油准备开溜。

    嗖——

    疾风一闪,洛平川和泰拉同时就横在6征的跟前,把去路死死地拦住。

    6征愣了一下,后退两步,愁眉苦脸地说道:“我是无辜的,你们就放过我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