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看书 > 科幻灵异 > 重装英雄 > 第六十六章 恶魔现形
    谁也不知道6征在想些什么,见他失魂落魄的样子就能把事情往坏处想了。请看ΩΩ书Ww∫W∫.ΩQingKanShu.cC这一晚没再有事故生,6征也没再出现在众人视野中,就像他说的那样,他累了,回去休息了。

    连续两天的夜里都生了危机,学生们不安的情绪持续酵着,白天聚集在一起上安全教育课时气氛也沉闷得可怕。

    6征就像丢了魂的行尸走肉一般,一整天冒着雨在学校宿舍周围游荡,别人打招呼他都视而不见,以至后来没人敢再跟他说话,甚至不敢靠他太近。如果说水怪是夜里出没的鬼魅,那现在的6征无疑就是白天出没的游魂了。

    傍晚的时候章泽宇来看他,跟他聊了几句,想做点思想工作,见他始终是一句话不说,坐了一下也就摇头叹气地走了。杨画也打着伞来宿舍来看望他,他们之间本来就处于尴尬的境地,也没什么好说的,杨画就只是柔声安慰几句,说点不说他的错之类的话,之后也离开了。

    韩武迹倒是很尽责,早饭午饭晚饭都是他送来的,每次都是逼着6征吃完,然后唠叨几句,骂两声红颜祸水见6征眼神不善就急忙逃跑。其间孔翔也来过一次,还撞上韩武迹,看了一眼6征的状态之后他就跟韩武迹你侬我侬地斗起嘴来。

    6征撒手不管之后,指导安保工作的重任就落在了马朝身上,这一整天他算是忙得不可开交了。

    天快黑的时候,洛秋思一个人来到了6征的宿舍,看到他像一尊雕像一样呆傻地靠在床头,既是心疼又是无奈,当然更多的是伤心和悲痛。

    “诗云不会有事的,你要振作起来。”洛秋思坐到桌边,轻声说道,“她不希望看到你现在这个样子,你是她的国王,有品行的无所不能的国王,她的国王不是你现在这个样子的。”

    6征似乎有所触动,呆滞的目光慢慢移向了洛秋思。

    “她虽然嘴上不说,但当了她这么多年的闺蜜,我看得很清楚,她是喜欢你的,把你当成哥哥一样爱戴,也把你作为丈夫来依恋。请看书Ww∫WΩ.∮QingKanShu.cC”洛秋思说,“或许她曾经是女皇,但遇到你之后,她却甘愿做一个世俗的平凡女子。在你面前她不再高高在上,因为你就是她的王,所以你不能倒下,无论何时何地。”

    “不管她现在是处境如何,你都不能再颓废下去。我要说的就这么多了,你好自为之吧。”洛秋思说完最后一句,起身便离开。

    “谢谢。”6征用干哑的声音吐出了两个字。

    洛秋思顿了一下,然后头也不回地继续朝门外走去。

    入夜,雨还在哗哗啦啦地下,马朝靠在学校宿舍楼的走廊边上,吧啦吧啦大口地抽着烟,或许此时除了6征之外,没有人比他的心情更烦闷了吧。现在6征人不人鬼不鬼的样子一个人待在宿舍里,还真怕他想不开寻短见。

    黑暗浓重的夜里,倾盘大雨之下,一个黑影翻过南侧的围墙,悄无声息地离开了军训基地。他的行动熟练而快捷,在雨幕下如若无形。

    雨下得更大了,似乎要把一切的罪恶湮没在被人遗忘的黑暗里。

    这是一个小山洞,入口在灌木丛下,隐秘得就算是老鼠怕是也找不到。洞里一片漆黑,一阵沙沙的摩擦声过后,突然有了光亮,一个黑影举着一盏探照灯走了进来。

    山洞被照亮了,里边的空间很小,洞口直入四五米右拐是一个三米见方的浅坑,浅坑里垫着一层厚实的干草,上边平躺着一个女孩,穿着睡衣,长铺散,眼睛蒙上了黑色布带,嘴也被布带给封住,双手和双脚都被绳子拴住张开,动弹不得。

    她是失踪了一天一夜的江诗云,谁也想不到她被绑到了这里来。

    整个山洞在白色的灯光下显得有些阴寒,黑影把探照灯挂在浅坑的山壁上,然后脱下黑色的雨衣,同样挂在一旁。

    看了江诗云一眼,他的嘴角露出了一抹笑容。请看书Ww∮WΩ.∮QingKanShu.ΩcC上前解开蒙在江诗云眼睛上的黑布带,看着江诗云目光中满身惊恐和绝望,他嘴上的弧度更大了。

    “原来是你!”嘴上的布带也被拿掉之后,江诗云咬牙切齿地说道。她现在害怕极了,大雨磅礴,在荒郊野岭的山洞中根本就是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

    张小天表情阴冷而得意地看着江诗云,然后慢慢趴下来抱住她,鼻子抽了抽,面对面看着她那张苍白的脸,很满意地笑道:“想不到吧?还有更想不到的在后头,保证让你****。”

    江诗云顿时惊恐万分,“放开我!救命!”她知道自己身陷狼窝之中,拼命地挣扎,大声呼喊,可是呼声再大也被雨声给淹没,再用力挣扎也挣不开绑得紧紧的绳子,根本逃不出张小天的魔掌。

    “救——”

    张小天捂住了江诗云的嘴,冷声说道:“叫也没用,没人能听得到!我劝你还是乖乖听话,要是我玩得爽了,说不定还能让你舒服一点,要是你不配合,有你苦头吃!”

    江诗云用尽了全身的力气反抗,但是都无济于事。“嘶”的一声,她只觉得身子一凉,张小天已经把她身上的睡衣撕开扔到一旁。

    看到江诗云身上只剩一件粉色胸罩和白色小内内,雪白粉嫩的肌肤暴露出来,张小天两只眼睛已经冒出火来。

    江诗云咬破了嘴唇,闭上眼睛,悲愤泪水从眼角不断地往下流。

    张小天已然是被**冲昏了头脑,他俯下身子把嘴巴凑上来亲了亲江诗云的脖子,然后轻声笑道:“不用害怕,哥哥会好好疼惜你的,我可是会很多招式的哦,马上就给你一一试试。”

    江诗云使劲摇着头,眼角的泪水哗哗不断。

    “别哭别哭,哥哥会让你好好享受到快乐的滋味。”张小天说着拍拍江诗云的脸,站起身来,“我这里有很多很多的小玩具,每一样都可以施展一个绝活,所有的绝活都让你尝一遍,保证你回味无穷。”

    “你——”江诗云恨不得此刻就死去——如果她有能力自杀的话。

    “稍待片刻,我把它们一一找出来,一样都不能少。”张小天说着翻开旁边的一块水桶大的石头,拿出一个塑料袋,里边装着各式各样的情趣小玩意儿。把一个小玩意儿启动了,那嗡嗡羞人的声音立即响起来。

    “你这个变态——”江诗云不敢睁开眼睛,但听声音她已经知道那是什么东西了,顿时悲愤绝望到了极点。

    “更变态的还在后头,待会儿慢慢享受吧。”张小天笑不拢嘴。

    “不许动!”一个突兀的声音猛然在张小天身后响起,“张小天,果然是你!”

    张小天一惊,豁然回头,看到凶神恶煞的6征正用镭射枪指着他。

    张小天冷笑,说道:“6征,你果然不简单,竟然能够猜到我头上,还追到了这里来。”

    6征冷哼一声:“出事的当晚我就猜到是你,后来不过是引蛇出洞而已。连续两次的袭击,却没人看到水怪的踪影,第二次虽然窗户被打破,但显然不是水怪的手笔,白天里我在附近走动的时候找到了纸画的人脸更证明了这一点。而且窗户的铁栏也不像是水怪扳开的,更像是人为事先弄坏,然后用石头砸开,至于方式,我想窗外的那根铁丝能够解释清楚。”

    “有点意思。”张小天笑道,“我倒是小看你了。”

    “更奇怪的是,如果是水怪袭击的话,宿舍的地板上竟然没有大片的水渍,且不说水怪本身总是**的,外面下这么大的雨,进到宿舍里来不可能不带水。”6征继续说,“还有绑在床架上的内衣,我想一定是这位女生被绑架时慌乱中临时起意刻意做出来的,虽然我还不太其中的含义。种种迹象表明这一切都是有人在搞鬼,并非是水怪袭击。”

    张小天忍不住就要鼓掌了:“那你是怎么猜到我头上的?”

    “鞋子上的泥巴。”6征回答,“我紧急召集人员集合,就要想要找出凶手,却没想到你如此狡猾,掳走人之后又急忙返回,可终究还是露出了马脚。山路上的泥巴跟基地里的泥巴有不小的区别,山路上的泥巴黏上的杂草毕竟多,而你脚上的泥巴中满是杂草。但我还是不敢肯定,只能欲擒故纵,知道你急忙赶回来肯定没时间行不轨之事,所以就一个人演了一出戏,让你放松警惕,你果然是上当了。”

    “很好,很好!”张小天称赞道,“能够做到这一步实在让人敬佩,但你以为你已经赢了吗?”

    6征怒道:“张小天,你还想耍什么花招?”

    不知什么时候张小天手里已经多了一把袖珍手枪,在6征未反应过来之际枪口已经对准了江诗云的脑袋:“6征,这几天我都在暗中观察你们两个,知道你们的关系不一般,现在就看看她在你心目中到底占据着什么样的位置。你敢乱来信不信我能先杀了她?”

    6征是又气又怒,早知道就一枪崩了眼前这个卑鄙的家伙,也不至于落得现在这样被动的局面,可这世上哪有后悔药可吃?

    “你想怎么样?”6征死死地盯着张小天,咬牙说道,“把枪放下,我可以先放你一条生路。”

    “你是不是傻?”张小天冷笑,“要放下枪的应该是你才对!我数到三,你把枪扔了,不然我就杀了她!一!”

    “兵痞,不要!”江诗云噙着泪花摇头乞求道。

    “二!”

    “你别逼我!”6征怒目瞪着张小天,手指扣上了扳机。

    “三!”

    “好好!我放!我放!”千钧一之际,6征急忙扔掉镭射枪,高举起双手,“你别冲动,小心走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