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看书 > 科幻灵异 > 重装英雄 > 第六十九章 动员
    因为教官的到来,食堂里顿时就安静了下来,经过两天的训练,学生们对教官的恐惧可见一斑。最后进场的自然是一身特种作战装备的6征和马朝,以及章泽宇等一些军官和主要负责人。

    不少学生见到如此阵势,都感到惊奇不已,忍不住就问了自己的班主任这是要干什么,不了解情况的班主任也只能摇头说不知道。

    所有的教官和驻扎在这个基地的部队的工作人员被召集到了一起,6征和章泽宇临时主持召开了会议,把生的事情和目前的情况跟他们一一说明,并布置了相关任务。

    因为离得较远,学生们听不清楚那边的会议在讨论着什么,只能隐隐看到会议上的每个人脸上都是凝重的神情。

    会议开了足足有半个多小时,学校们有些不耐烦了,好不容易等到了散会,教官走了过来,所有的教师和医护人员却被叫了过去。

    “教官,你们在商量什么事情?”有学生就问站在前边的教官。

    教官冷冷得瞥了那学生一眼,然后喝道:“九班的同学全部过来,清点人数!”

    6征见杨画走过来看到他时的眼神还有些躲闪,若是平时他一定会狠狠地调戏一下她,但现在他实在没什么心情。孔翔和他的两个手下走在杨画身后,他自从来到军训基地,就像个尽职的保镖一样杨画走到哪里他就跟到哪里,为了泡妞也是够拼。

    他对6征倒似乎有很深的成见,看6征的目光满是恨意。

    “听起来挺有趣,这是在军训的实战演练吗,什么时候有这个项目了?”听完章泽宇讲述当前的情况,孔翔第一个出声,声音儒雅,面带微笑,一副我很理解的表情。

    “白痴!”韩武迹很不客气地骂了一句,“实战演练能把人给演没了?”

    “韩大少,你这话是什么意思?”孔翔也不怒,仍是微笑着。

    “孔少,都是真的,阿扁已经死了,那些怪物韩少和我也是亲眼看到了。”站在韩武迹身后的阿彪心有余悸地说道。

    孔翔的表情顿时变得僵硬,未作声的几位班主任和那些医护人员都是脸上煞白,他们当中也有不少人起初是不怎么相信章泽宇说的这些事,但现在听到已经有人死了,还不吓得魂都要飞了。

    但毕竟他们都是高素质的人,尤其是几位班主任都是知识分子,惊骇之下亦能强制镇定下来。

    “我们面临的危机章哥已经说得很明白了,我是个当兵的,算是个粗人,不怎么会说话,但现在说出来的大家都要重视,这是危及生命的事。”6征说道,“想活下来就得听指挥听命令,鲁莽行事谁也救不了你。你们当中不是老师就是医生,有保护好这里众多学生的责任和义务,所以更应该尽心尽责,冷静行事,做好表率作用。”

    “那我们现在要怎么做?”杨画问道。她是个凌厉干练、性子好强的女性,在这种情况下的表现丝毫不输给在座的男老师。

    她的责任心战胜了害怕,同时又惊讶于6征的身份。

    “听指挥,听命令,各司其职。”6征回答,“各位老师先要做的是让学生了解到这里生的事,防止任何骚乱的生。”

    在教官的指挥下,各班的学生聚在一起报人数,高二六班的教官没来他们这里,班主任杨画也不在,不过还是很自觉的像其他班的学生一样聚在一起安静地坐着。

    “诗云,快看你家那位。”夏荷小声地对身旁的江诗云说悄悄话,“穿成那样真的好酷,好有范儿!”

    江诗云朝那边的6征看了一眼,一副心事重重的样子。

    班主任的会议结束,杨画回到高二六班的学生面前,还未开口说明目前的情况,就有很多学生抢着叽叽喳喳地问了起来。

    “老师,生了什么事啊?”

    “老师,这是要干什么,是准备开展活动吗?”

    ……

    耐心地等这些学生们问完,杨画才避重就轻地向他们解释了究竟生了什么事。学生一听完,顿时一片哗然,吵吵嚷嚷的各种问题层出不穷,基本上没人相信这些事情的真的。

    有学生问这是不是在搞演练,有学生问恐怖怪物长什么样,厉不厉害,还有学生问恐怖怪物什么时候来,想拍个照微博……其他班的情况亦是如此,一时间整个食堂里议论的声音不绝于耳。

    “都是真的。”杨画一脸镇定,认真地对学生们说,“这里已经有三个人遇害了,其中两个还是你们教官的战友,部队里的军人,还有一个军人身负重伤,至今仍昏迷不醒。”

    此言一出,吵闹追问的声音顿时戛然而止,高二六班的学生全体鸦雀无声。江诗云脸上没有了一丝的血色,一双小手相互拿捏着,握紧了,又松开。

    “希望同学们一定要遵守纪律,听安排,老老实实的待在基地里别乱跑,这里的部队军人会保护大家的安全。”杨画继续说道,“从明天起军训任务暂时停止,教官们会给大家进行安全教育,提高危机防范意识,做好一切自我保护的准备。”

    6征听着学生们吵嚷议论的声音,扭头看了看章泽宇,又看了看一旁的韩武迹和孔翔,见他们各自都闷头想着事情,便起身说道:“我过学生那边去看看。”

    见6征离开位置,韩武迹晃过神来,正想要跟6征一起过去,却被孔翔给叫住了。

    “韩武迹,”孔翔说道,“这姓6的小子是什么来头,架子这么大?”

    “人家什么来头关你屁事,想保住小命就老实听话,叫你干什么就干什么。”韩武迹没给孔翔好脸色看。

    孔翔冷笑,说道:“你小子不会是被什么狗屁怪物吓怕了吧,竟然对一个小兵小卒唯命是从,不怕丢了韩家和你韩大少的脸么?”

    韩武迹性格鲁莽,但这一次却没被孔翔给激住,也是冷冷一笑,说:“韩家本来就不足以跟6家相提并论,在这种情况下我韩武迹听他6征的指挥有什么可丢人的?倒是你孔大少厉害,自觉可以代表孔家跟6家叫板,那大可以试试。”

    “6家?”孔翔的脸上微微沉了下来,思索着说,“哪个6家?”

    “柳川市6家,原来你孔大少不知道啊?”韩武迹嘲讽道,“难怪不认识6家的大少爷6征,真是无知者无畏。”

    孔翔愣了一下,阴沉的脸上多了一分凝重。

    6征来到高二六班学生面前,杨画就站在他身旁,也没有要避嫌的意思,看来她并不是那种小家子气的女人,之前躲着大家不出宿舍应该不是不敢面对6征吧,谁知道呢。

    看着这一群神情复杂的学生,6征知道要他们理智地面对这样一件骇人听闻的事实在有些为难,大人都被压得喘不过气来,何况他们还是未成年的孩子,心里承受能力怕是已经到了极限。

    “大家也不必太过于紧张,这件事没有想象当中的那么可怕。”6征微笑着说,“危险是一定存在的,困难也不可避免,但这不正是给了大家一个锻炼的机会吗?只要我们团结一致,鼓起勇气,就一定能克服这一次困难。”

    “6教官,我知道你是在给大家打气,但我还是害怕。”有个女生战战兢兢地说道。

    “害怕,那是一定会害怕的。”6征看向那个女生,“在座的谁不害怕,你们问问你们的班主任杨老师,她害不害怕?你们问问这里所有的教官和军人,他们害不害怕?还有那边的部队领导,他也害怕,以及那两个平日里趾高气扬实际上中看不中用豪门大少,他们现在更是怕得连厕所都不敢单独去上。”

    学生们忍不住一阵哄笑。

    “所以,这里所有人都害怕,但害怕归害怕,我们要有直面恐惧的勇气。”6征继续说,“世上无难事只要肯攀登,只要我们齐心协力,各司其职,共同努力,就一定能打赢这场硬仗。”

    “6教官,那些怪物需要你们军人去对付,我们什么都做不了啊。”有个男生说道。

    “没错,正面跟那些怪物较量的只能是我们这些当兵的,但是你们并非什么都做不了。”6征说,“我说过,我们要齐心协力,各司其职,每个人都出力才能获得胜利。军人正面跟怪物较量是在出力,医生照顾负伤的人是在出力,你们的老师负责你们的安全以及教育引导工作也是在出力,大家都在出力,你们自己就更不能退却了。”

    “6教官,我们不退却,但我们要怎么做?”又一个男生问。

    “问得好,你们要怎么做?很简单,听指挥,听命令,不乱跑,不鲁莽行事,保护好自己,互帮互助。”6征说,“大家都知道,你们是我们重点保护的对象,保护好你们的安全是我们的要任务,如果情况危急,我们可以付出生命的代价护得你们周全。现在说死这个字可能不太吉利,但是我可以向大家保证,除非我们军人全部牺牲,不然哪怕只剩最后一个人,也不会让你们收到任何伤害,前提是你们自己不作死。”

    学生们又是一阵哄堂大笑。

    “简而言之,不作死就是你们必须做而且必须完成的任务,这就是在出力,就是在做贡献。”6征继续说,“诚然,对你们当中的任何一个人我们都会舍命相救,但是,在这里我也警告那些调皮捣蛋胡作非为的同学,如果有人执意作死,那么就算是神仙也救不了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