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看书 > 科幻灵异 > 重装英雄 > 第七十二章 幸福的味道
    把枪击连连后退的女水怪全身都是弹孔,黑色的血液不停地往外冒,但接下来那诡异的一幕让在场的所有人都震惊了。

    在众目睽睽之下,女水怪满身的伤口竟然以肉眼能看得见的度慢慢地愈合,就连那些冒出来的黑色血液也似活了一般不断地回流!

    6征霎时间就想起了洛平川和刘青雨提到过的关于蓝涛星人改造人类的实验,能把人类的血肉细胞改造变异成如此强横,也太过变态了些。他几乎已经可以确定水怪的突然出现跟蓝涛星人有着直接的联系。

    女水怪的身体机能在飞恢复,又要朝6征扑来。6征连忙朝几个教官那边跳过去,教官们也是火力全开,使得女水怪不能前进分毫。

    眼看无法再作恶,女水怪转身“嗖”的一声就窜出窗外,紧随着一阵枪声,一下就不见了踪影。

    6征终于是长长地舒了一口气,在几个教官的搀扶下离开了浴室。

    这么多的枪声和受害女生的尖叫声传来,宿舍寝室里的学生们大多也猜出来生了什么事,加上一些知道点矛头的学生添油加醋地传言,学生们还不都吓得心惊胆战跳上床去缩进毯子里。

    好在走廊外还有自己班的教官巡逻的身影,多少有了一些安全感。

    受伤的女学生被送往了医务室,除了脚腕上被抓伤,身体多处被玻璃碎片划伤之外,并没有大碍,只是被吓得神智已经有点不清醒。

    6征双肩都被抓伤,鲜血淋漓,火辣辣的疼,在医务室包扎处理完伤口后他回到了宿舍。章泽宇、马朝和韩武迹等人都赶了过来,问起了之前的情况,6征便把当时生的一切一五一十地跟他们细说一遍。

    章泽宇听完后神情凝重,吩咐6征好好养伤之后,当下便带队亲自去学生宿舍指挥加强安保警戒工作。

    “6哥,这一次你可真是立功了。”马朝见6征一副惨兮兮的模样,安慰道,“我还从来没现你也能这么英勇,简直就是我的偶像。”

    6征苦笑一下,仰头愣愣地看着天花板说:“那些怪物来真的了,凭我们的实力根本抵挡不住。”

    “6哥,你别说这种丧气话,我还指望你保护我呢。”韩武迹说道。自从上次6征救了他一命,他就一口一个6哥叫得亲切,实际上6征也比他大好几岁。在他眼里这里所有人当中就6征最厉害,他不指望6征还能指望谁。

    6征叹息道:“你小子怎么突然客气起来了?叫哥也没用,没看到我都自身难保了吗?”

    “我不管,我们韩家跟你们6家交情也不浅,在长辈眼里我们本该称兄道弟的,现在你可不能不照顾我。”韩武迹性格耿直,一向又心高气傲,现在能说出这样的话可见他对6征是服气了的。

    6征笑了笑,心想当初老子相亲的时候你还拦路跟老子打了一架,现在倒攀起关系来了,脸皮比老子还厚。

    门外出现了两道倩影,马朝扭头一看,见是江诗云和洛秋思,便拉着韩武迹说道:“我们先出去一会儿。”

    “出去干嘛?”韩武迹不明所以地问,见马朝看着门外,自己也转头看去,顿时就明白了。

    他喜欢江诗云,是打心底里喜欢,对江诗云嫁给6征现在还感到不甘心。但他还是很识趣的,毕竟人家是名正言顺的夫妻,他既然想跟6征站到同一阵线上,这件事就只能暂时搁在心里不提。

    两个大男人默默地走过来,洛秋思也拍拍江诗云的手背,让她一个人进去,然后还帮她轻轻地把门拉上。

    洛秋思和韩武迹显然是早就认识的,两人一见面,说起话来根本就没怎么客气。

    “怎么,韩大少现在还不死心吗?”洛秋思笑眯眯地对韩武迹说,“我家诗云已经是死心塌地地跟定她老公了,我看你再怎么折腾也是徒劳的。”

    “这关你什么事?”韩武迹没好气地说,“说得好像你有老公一样。”

    “姓韩的,皮又痒了是不是?”洛秋思怒道。

    “一言不合就威胁我?难道连说几句实话的自由都没有吗?”韩武迹一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表情,“这里可不是在桂森市里,我就是欺负你,你也没法去我家告状。所以你最好对我放尊重一点,实话说像你这样的小妞,我能打十个!”

    洛秋思脸上的神情舒展开来,两眼眯笑,说:“韩武迹,你倒是有点长进了,从小到大还第一次现你在我面前能够这么威风,来来,你动我一个寒毛试试。”

    “寒毛是什么毛?”韩武迹眼珠子转动着,装作一脸糊涂地问道。

    马朝听着这两个人你一言我一语地吵着,已经是待不下去了,摇摇头就默默地走开。

    宿舍里,江诗云坐在床边的桌前,一脸不悦地看着6征。

    “放心好了,我没事。”6征声音温柔地解释说,就像在哄孩子,“关乎一个学生的生命安危,我总不能袖手旁观吧。”

    江诗云不应声,静静地坐在那里看着6征,一双灵动的眼眸似乎早已把她想说的一切述之于无声。

    这是一个充满着灵性的女孩,6征再一次有了这样的想法。她什么也不说,什么也不做,就出现在你的面前,就可以让你所有的不安与烦躁、疑虑和慌乱归于平静。而且她是那么的美丽,那么地让人感觉遥不可及。

    或许他应该喜欢这个女孩才对,但似乎感情是不可勉强的。

    6征开始有些沉醉于这种无声的交流,面对她时,他不说话就仿佛得到了升华。一旦开口,那么除了调侃和挑逗之外,他实在也不知道能够跟她说点什么,毕竟他和她之间的差距太大。

    没有一座桥梁能从他的心头,连接到她的心头。在所有凡俗粗鄙的日子里,他与她不过是在上演一出顺理成章又名符其实泡沫剧。

    这样想着,他不知不觉就进入了梦乡。

    梦里,6征又来到了那个奇怪的监牢里,掀开黑褐色的帘布,里边熟悉的房间一成不变地出现在他的视野中,微光中,他看向了那堆干草。

    蒙着眼睛的黑蓝色长的女子仍是那般侧卧着在那里,似乎未曾有过任何的改变。

    她是那么的迷人,恬静的脸上有着不可言喻的沧桑,和悲伤。她的存在似乎只有用来诠释“美丽”一词的真正含义,却又无法用言辞来形容。

    只可惜,她现在的处境是如此的不堪,如此可怜。

    只可惜,不能看到她那双被蒙住的双眼,那一定很动人。

    只可惜,没能她的声音,想必是这世间最美妙的天籁……

    6征走过去,他试图出点声音以显示出自己的到来,但他说不出话,连走路都没有脚步声。

    毕竟,这只是梦境而已。

    他又一次地来到她跟前,她也像是有所觉察一般,微微抬起头望向他,露出如天鹅一般白皙的颈脖。

    他伸出手,想要摸一摸这张似曾相识的脸。

    近在咫尺之时,梦,突然消散了。

    一觉醒来,天已经大亮,6征感觉脑袋晕沉沉的。房间里没有江诗云的身影,马朝也不见了,看了看时间,已经将近正午。

    经过昨晚惊魂的一幕,一些本来怀疑疑虑的教官和工作人员都清楚地认识到了目前面临的危急形势,在这性命攸关的时刻,没人再敢掉以轻心。

    在章泽宇的指挥和带领下,教官和工作人员正在争分夺秒地加固学生宿舍楼的每一扇门窗,外侧的窗户更是钉上了木板墙,即便不能完全阻挡水怪的偷袭,也能在危急时刻放缓其攻击的度。

    6征出了宿舍的门,就见韩武迹带着阿彪抱着被子从楼梯口处走了过来。

    “6哥,醒了啊?”韩武迹跟6征打了招呼,然后对身后的阿彪吼起来,“快点,打开门!”

    6征看着阿彪把旁边的那间空宿舍的门打开,就问道:“你们这是要干什么?”

    “6——6哥,以后我和韩少就住你隔壁了。”阿彪笑呵呵地回答。

    韩武迹上前就给了阿彪一脚,喝道:“我叫6哥你也敢叫?叫6少!”

    “是是,6少!”阿彪被踢却一副乐呵呵的模样,“6少,我先进去打扫整理,你和韩少先聊着。”说完接过韩武迹怀中的被子,率先进了宿舍里。

    6征一脸狐疑地打量着韩武迹,半响才说道;“姓韩的,不至于吧,以前怎么没看出来你这么胆小?”

    “这不是胆小不胆小的问题,小心驶得万年船嘛。”韩武迹解释道,“和你成邻居也好相互照应不是,而且你还受了伤,这两天不得需要人手照顾么,我这是好心……”

    正说着,楼梯口处又出现了两个人影。

    6征无奈地摇摇头说:“我看来是不需要你照顾了。”

    “韩武迹!”一看到韩武迹,洛秋思就像老鼠见到猫一样冲了过来,一把就揪住了他,“来来,我来告诉你寒毛是什么毛。”

    韩武迹慌忙挣脱开来,怒道:“你个小妮子,有没有羞耻心,拉拉扯扯成何体统?”

    “哟呵,你这是要干什么?”洛秋思望了一眼韩武迹身后的空宿舍,“打算赖上人家诗云的老公啦?”

    韩武迹老脸一红,愤愤地说道:“不跟你扯了,我还要忙。”说着就往宿舍里钻。

    洛秋思也不客气,直接就跟了进去,嘴里还满是关切地说道:“要忙什么啊,我来帮你!”

    6征看向后边走来的江诗云,又瞧了瞧她手中的饭盒,莫名地嗅到了一股幸福的味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