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看书 > 都市言情 > 特种神医 > 第二章 上古医术传承
    一名染着黄毛,肩上扛着铁锹的青年,左手插在裤兜里,打量着女孩那消瘦的娇躯,嘿嘿笑道:“我说小妹妹,我们也是收人钱财替人消灾,人家要买你们家的地皮,你却死犟着不卖,我们只好帮你先把这破烂房子给拆了。请看书Ww∮W∮.∮QingKanShu.∮cC你可不要挡路,要是不小心衣服破了可就不好了。”

    说着眼神更加放肆。

    “流氓!无耻卑鄙下流!你们给我滚,要不然我真不客气了!”杜雨荷挥舞着手中的扫帚怒斥道。

    “哟!我看你能怎么不客气!”另外一名耳朵上带着圆环的青年,阴笑着一脚把身边的破桶踢飞。

    杜雨荷身体一僵,下意识抓扫帚的手更加紧了,警告道:“告诉你们!我已经报警了!一会等警察来了,让你们吃不了兜着走!”

    五名地痞流氓面面相觑,随即他们一个个捧腹大笑。

    “哈哈……我说小美女,你是天真还是傻啊?我们五个敢到你这里来拆房子,就不怕狗屁的警察。实话告诉你,开商早就全都打点好了,如果警察真来了,抓的人恐怕会是你吧?”

    “你们……”

    杜雨荷快哭了,此时如同一个疾风中的小花,那么柔弱,又那么惹人怜爱。

    这一幕杜仲再也看不下去了。

    眼神中闪过一丝寒芒,大步走上前来,杜仲面无表情的看着五个地痞,声音冰冷的说道:“滚!”

    “又来了一个,小子你是谁啊?劝你别管闲事,要不然连你一块收拾!”黄毛嚣张的看着杜仲威胁道。

    “二…….二哥?你是二哥?”

    杜雨荷全身一震,不敢相信的的看着眼前的人的那个让她念了七年侧脸。

    一声二哥让面对炮火都不曾动容的杜仲身体微微一颤,转头来看着小妹,脸上露出一个久违的笑容,柔声道:“小妹。”

    眼泪瞬间涌出眼眶,杜雨荷心里被惊喜填满了。Ω请∮看书Ww∮W∫.ΩQingKanShu.cC

    “二哥快跑!”

    杜雨荷突然想到小时候二哥经常为了自己打架,但每次都打不过别人,这一次不能再让他受伤。

    说着,冲了过过来,双手握着扫帚坚定的站在杜仲面前。

    然后,一双有力却满含温柔的大手握住了她的手腕。

    “二哥?”杜雨荷看向杜仲。

    杜仲微笑着摇摇头,眼神中满是疼惜的说道:“以后就让二哥继续为你遮风挡雨。”

    话音刚停,行李包应声而落,而杜仲已经消失在小妹身边,几乎在瞬间出现在还没反应过来的戴耳环的地痞面前,抬起一脚,戴耳环的地痞惨叫着飞了出去。

    “啪!”

    杜雨荷手上的扫帚掉落在了地上,眼睛睁的大大的震惊的看着眼前这一幕。

    二哥……

    好厉害!

    一股暖流从杜雨荷心底流过,七年后的二哥再次为她遮风挡雨,而这一次没人能在欺负他们!

    杜仲的度和狠劲吓坏了剩下的四个地痞。

    但他们不怕,有四个人,有武器难道还对付不了一个二十岁出头的小家伙?

    “找死!”

    黄毛地痞面色一寒,举起铁锨狠狠的朝着杜仲头上砸来。

    “啊!二哥,小心!”

    比杜雨荷惊呼更快的是杜仲的反应度和身体敏捷度,在那一刹那,杜仲闪电般出手,抓住黄毛地痞抓铁锨的手腕,用力一拉,对生身体立刻失衡,紧接着一拳便狠狠砸在对方脸上。

    他的力量很大,饶是他这一拳只用了四五成力量,黄毛青年依旧被一拳砸飞出去,重重砸落在五六米远的泥土地上。请看书WwΩWΩ.∫QingKanShu.cC

    杜仲并没有停下,身形根本不腾挪转乘,而是直来直去。下一刹那便已经出现在两名青年面前,干净利索的鞭腿,抽打在其中一名青年脸上,侧飞出去将另外一名青年砸在地上。

    砰!砰!砰!砰!砰!

    剩下两名扑过来的青年,全都一招就被杜仲轻易打趴下。

    不到十秒,五个人全被干翻在地。

    “滚!再来我打断你们的腿!”

    杜仲神色冰冷,言语之中透着森森的寒意和杀意,周围空气似乎都因为他这几句话而降了几度。

    五个地痞完全被杜仲打怕了,互相搀扶着屁滚尿流般仓皇逃离,跑远之后才敢放下一句狠话。

    “小子,你等着,一会大批的人就过来,我看你能打得过几个!”

    杜仲冷笑一声,转过身来,正好迎接到小妹上下打量他的好奇眼神。

    “怎么了?”杜仲问道。

    六年当兵的生涯,面对何种强大的敌人都无法让他内心产生任何涟漪,但今天面对小妹的眼神,却让他有些心理毛。

    “哇!二哥,你好厉害!”

    杜雨荷欢呼一声,扑了过来。

    杜仲张开双臂接住杜雨荷,脸上露出前所未有的开心的笑容,这种笑容在他身上已经消失六年了。

    “小妹,刚才那群地痞是怎么回事?”杜仲疑惑的问道。

    杜雨荷松开抱着的双手,一脸怒气的说道:“有个开商看中在这一片地了,想要开成商品楼,不愿意搬走的他们就强买,咱家的祖祠怎么能卖!我和他们周旋了一个月,今天忍不住动粗了,要不然二哥你赶到,我真不知道会生什么情况。”

    “二哥,人家家大业大还有势力,咱们可怎么办啊?”

    “我回来了就是他们该想怎么办了!”

    杜仲眼神中闪过一丝寒芒,一句话显示了强大的自信。

    杜雨荷怔怔的看着眼前这个熟悉又陌生的二哥,虽然不清楚二哥为什么这么说,但却让她心中有种强大的依靠的感觉。

    似乎任何事在二哥手上都不是事。

    “二哥,这六年做什么去了?为什么过年都不回家?”杜雨荷疑惑的问道。

    “去当兵了,这个故事比较长,等二哥一会在给你讲,我先祭祖。”杜仲微笑着说道。

    杜雨荷闻言全身一震,惊喜的看着杜仲,失声问道:“二哥,你要学医?继承咱杜家医术?”

    “没错。”杜仲点点头。

    “太好了!爷爷从小就说你是咱杜家最有天赋的人,可不知道为什么小时候其他人都背医书就不让你背,本来等二哥十六岁商量着让你来祭祖,可你竟然跑去当兵了!哈哈,现在回来还要重新学吧,小妹我可是河北中医药大学的学生,还学习了咱杜家的医术,二哥,你可比不上我了!”杜雨荷俏皮自傲的说道。

    杜仲宠溺的拍了拍杜雨荷的头,没有说话。

    除了杜家最正统的传人,就连杜家也没人知道杜家的几千年传承的医术不是明面上的医术和家传秘方,而是上古医术。

    小妹学的只是和其他市面上一样的普通中医术,而这个在他没获得传承之前不需要学,除非他不能获得传承。

    上古医术治疗手段千奇百怪,包括符纸、咒语、手印、草药等。

    而中医记载的祝由术就是上古医术的一个分支,道家丹药茅山术法也是上古医术的一个分支。

    杜家是上古医术的硕果仅存的唯一传承家族。要想获得上古医术的传承必须具备灵根,在杜仲之前杜家已经五百年没有出现灵根的继承人了,而杜仲一出生就被查出具备灵根,而且是千年难遇的极品灵根。

    所以他上古医术重现世间的唯一希望,也是杜家真正医术传承下去的唯一希望。

    可想而知,他当年顶着全族多大的压力,最后以死相逼才得到应允去当兵。但六年后的今天他还是回来了,身为杜家人有责任传承扬上古医术!

    “小妹,你先在门口等着,我去祭祖。”

    “去吧!去吧!”杜雨荷似乎比杜仲还心急,推着杜仲进祖祠。

    站在祖祠门口,杜仲深吸一口气。

    杜家族长口口相传一句话,获得上古医术的传承的秘密就在祖祠!

    杜仲踏进房门后,便看到柜架上摆放着的一排排家族族人灵牌,这里被打扫的干干净净,想必是小妹杜雨荷经常打扫的缘故。

    静静走到灵牌前,杜仲伸手从八仙桌上抽出几根香,拿起桌子上的火柴点燃后,双手捧着香,无比恭敬的三鞠躬。

    直起身来将三根香插进香炉,然而就在此时,一股强烈的电流从香炉底透过三根香如电蛇般冲入他的身体。

    一团金光,蓦地从香炉行上爆!

    杜仲的身躯骤然间僵住,眼神中流露出惊骇之色。

    “什么?”

    就在金光大盛的时刻,杜仲感觉大脑仿佛针扎了似地疼痛起来,一个个古怪的字符,凭空出现在他的脑海中。

    他敢确定,自己绝对不认识这种字体。

    然而,他却震惊的现,自己竟然理解这字体的意思,玄妙的滋味,萦绕在他的心头,大脑不断凭空出现的内容,则不断让他接受,理解。

    “上古医术传承?”

    杜仲嘴唇颤抖了一下,一丝微不可查的声音,从他嘴唇缝隙中渗透出来,眼神中投射出异样的色彩。

    一是,断了五百年的传承终于从他身上再现世间!

    二是,他看到了救治为了救自己变成植物人最好的战友的希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