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看书 > 都市言情 > 特种神医 > 第三章 兵王显威
    杜仲一生都忘不了一个月前的那一幕,在他退伍前最后一个任务,六年的亲密战友汤原用身体替他挡下致命的子弹。请看书Ww∫W∫.∮QingKanShu.cC他甚至看到了汤原在倒下的那一刹那还在冲他微笑,似乎在说:“兄弟,安全回家,一路好走。”

    暴怒之下他杀光了所有敌人,敌人虽然死了,汤原也变成了植物人。无论任何医疗方法都无法救醒他,如果没有奇迹,这一辈子让敌人闻风丧胆的他将如同死人一般躺在床上。

    杜仲不相信奇迹,他只相信自己,所以他拒绝所有上级的劝说毅然退伍,回家传承医术,寻找救醒汤原的方法。

    而现在,希望就在眼前。

    杜仲闭上眼静静的感受着脑海中的信息,三分钟后,双眼猛地睁开,眼神中尽是复杂。

    汤原的病能治!

    但又不能治……

    上古医术果然神奇,但是,有治病的方法,却需要他最精确的了解病情,否则差之毫厘谬以千里,说不定会导致病情恶化。

    就好比他现在拥有解决所有病的各种钥匙,也非常清楚每一把钥匙对应哪种锁,但是需要他把这把锁找出来并解决,可传承却没有给他这种能力。

    也就是说他必须从头学习医术,学习中医的查病手段,望闻问切,要亲自最精确的了解病情。

    “钥匙都有了,还怕找不到锁吗?”

    杜仲眼神中透着强烈的自信,遥望着远方,心中默默的骂道:“汤原,你小子先偷懒一会,等老子去把你叫醒!”

    在整理传承记忆的时候,杜仲现了一个叫“虚病”的名词。

    在古中医中病分为实病和虚病,实病用药、针灸等等就能治疗。但是虚病就只能用上古医术中的符纸、手印、咒语等等特殊的办法治疗。因为虚病是邪气晦气浊气等等入侵之病。一个人如果德亏,经常干缺德的病,正气不足,天地之间的邪气自然入体,引起的虚病。

    上古医术可以治疗实病,却无法查实病的病况,但上古医术不仅可以治疗虚病,更能查虚病的病因。

    这一切都是因为功德眼!

    “功德眼,开!”

    杜仲将精气神完美融合,意识放到两眉之间,感觉放佛有一只眼睛正在慢慢苏醒,那种感觉很奇妙。请看书Ww∮WΩ.ΩQingKanShu.cC

    眼前的世界生了一些微妙的变化

    “这就是传说中可以看到一个人做过什么坏事的功德眼吗?”

    杜仲好奇的感受着这个世界,第一次如此清晰如此和谐。似乎整个世界充满了祥和自然,到处都是善意的、温暖的,没有任何的阴晦,

    十秒后,他突然感觉脑子一疼,功德眼瞬间消失,眼前的世界恢复了原来的样子,整个人的脸色变得有些苍白。

    “这玩意还真是消耗精神力,看来自己还要好好锻炼一下精神力啊!”

    杜仲苦笑一声,

    以他兵王的强大精神力竟然只能维持简短的十秒,可想而知一般人可能根本开不了功德眼。

    幸好传承里面有锻炼精神力的办法,一是不断挑战身体和心理承受极限,二是静坐冥想。只需要他多加练习就可以稳步提升精神力。

    大体的浏览了一下传承的内容,至于手印、咒语、符的画法都清清楚楚在他脑海里,不需要再去记忆。

    浏览过后,杜仲睁开双眼,神情肃穆的站在灵牌前,郑重的举起自己的右手,誓道:

    “杜家第89代不孝孙,杜仲,今天有幸继承祖先医术,此生定不负祖先们的期望,将杜家真正的医术扬光大,有违此誓,天打雷劈!”

    说完,双腿弯曲,跪在地上。

    “咚!咚!咚!”

    九个响头,震动的大地都有些颤。

    祭祖完毕,宣示曾经的兵王杜仲正是回归都市,而未来就在他的手上。

    “啊!你们干什么?”外面小妹的一声惊呼打断了祠堂里的沉默。

    杜仲霍然起身,皱着眉头向外走去,来到院子里,眉头皱的更紧了。

    一群手拿铁棍、铁棒各种工具地痞小混混,很嚣张的站在院子里,刚才被他打的黄毛赫然就在其中。

    杜雨荷看到二哥出来了,赶紧小跑着躲到了杜仲身后。

    看到杜仲出来,黄毛想到刚才的可怕,下意识的畏惧的往后缩了缩,但一想到自己身后这么多兄弟,立刻胆气就壮了。请∫看∮书WwΩWΩ.∮QingKanShu.cC

    “大哥,就是这家伙!不仅碍事,还说我们再来就打断我们的腿!”

    黄毛指着杜仲对前面一个穿着黑色背心,脖子上戴着一条大金链子,叼着烟,露出的皮肤上纹着一条青龙的大汉。

    大汉将嘴上的烟狠狠的唑了几口,往地上一扔,抬脚踩着一边捻动一边面无表情的看着杜仲。

    看到杜仲脸上没有丝毫的慌张,大汉冷笑一声,道:“小子,你很嚣张啊!”

    “没你嚣张,我可不敢往身上纹皮皮虾!”

    杜仲淡淡的说道。

    皮皮虾……

    所有人都呆住了几秒。

    杜雨荷“噗嗤”一声笑了出来,眼睛灵动的瞟着大汉的纹身,越看笑意越浓。

    大汉反应过来脸色顿时变得很难看,怒道:“小子,先别嚣张给你两个选择,要么二十万你拿着滚蛋,这个地方卖给我们,要么今天我让你被人抬着走!”

    配合着老大的话,周围的地痞流氓手上的武器握的更紧了,随时都有冲上来废了杜仲的可能。

    “给你十秒钟,选吧!”

    杜仲冷笑一声,眼神中透着森森的寒意,如果不是今天他及时退伍赶回来,他难以想象小妹会受到什么样的伤害。

    想到这一点,他看眼前这群人的眼神更加不善,语气也更加冰冷。

    “十秒钟,在我眼前消失,否则我让你们全都爬着出去!”

    瞬间,整个院子都安静了下来。

    下一刻是轰然大笑,所有人用白痴一般的眼神看着杜仲。

    “哈哈,小子,你以为你是谁啊?一个人打我们二十个人,缺心眼吧!”

    “没想到竟然碰到一个傻缺!小子,赶紧听我们老大的话滚蛋,要不然一会没你好果子吃!”

    ……

    看到这群人的嘲讽,杜雨荷抓着杜仲的手臂的手有些紧白,身体更向杜仲身后靠了靠。

    感受到小妹的异样,杜仲微笑着拍了拍杜雨荷的手,然后拿开她的手。

    “十秒,到了!”

    杜仲微笑着向前跨了一步,整个人的精气神随着这一步生了质的蜕变,变得无比凌厉起来。

    他仿佛重新回到了他熟悉的战场,而眼前就是他的敌人!

    有可能要他命的敌人!

    有可能要队友命的敌人!

    有可能伤害国家利益的敌人!

    对待敌人,要么俘,要么,杀!

    “什么?”

    所有人都被杜仲这莫名其妙的一句话弄的一愣,但就在这一愣神之间杜仲已经悍然动了攻击。

    擒贼先擒王!

    杜仲后脚瞬间力,欺身来到大汉身边,一拳砸向大汉的脸。

    大汉何曾见过如此凶猛的人,但多年的打斗经验让他下意识的伸手格挡,但就在此时,杜仲冷笑一声,拳瞬间变掌,一把抓住大汉的手臂,反关节一拧。

    咔嚓。

    一条手臂被废!

    惨叫还在大汉喉咙没出的时,杜仲掌变手刀,一掌砍在了大汉的后劲,一掌击晕,那一声惨叫直到昏迷仍没有出,只保持这一个嘴型,重重的倒在了地上。

    第一个!

    杜仲化身一个幽灵,下一秒已经出现在第二个人身边,一脚踹在那人肚子上,直接斜飞了出去,摔在地上爬不起来。

    第二个!

    其他人这个时候终于反应了过来。

    “杀了他!”

    全都大吼着冲着杜仲冲了过来。

    “来吧!”

    冰冷了一个多月的血液在杜仲身体里再次燃烧了起来,此时此刻,他再次成为那个无敌兵王。

    一个地痞拿着铁棍狠狠的向着杜仲挥舞着砸了过来。

    杜仲闪身避开的同时,一记鞭腿已经抽出,巨大的力量将地痞直接抽飞了过去。

    第三个!

    四个地痞同时疯狂的挥舞着砍刀合围了过来。

    杜仲闪过其中一个砍刀,手刀砍在对方手腕上。对方惨叫一声,抓砍刀的手立刻松开,刚下落的砍刀被杜仲出手接住,手腕一抖,挽了一个漂亮的刀花,用刀背将其他三把刀全数击落。

    手腕再抖,刀面一次狠狠的抽打在四个人的胸膛。

    伴随着四声惨叫四个人横飞了出去,到底捂着胸口爬不起来。

    第七个!

    有了武器在手的杜仲更是平添了一份彪悍气息,如同古代带刀的侠客,心所向,刀已到,敌已灭!

    啪!啪!啪!啪!啪!

    不到三十秒,二十个敌人全倒在地上。

    包括那个早已经后悔到姥姥家的黄毛地痞,一天挨了两顿狠揍,他想死的心都有了。

    “我不管是谁让你们来的,回去告诉他,再敢动我家祖祠,我要了他的命!”

    杜仲面无表情的淡淡说道。但语气中的深深寒意却让在场的所有人胆寒,没有人敢怀疑杜仲是不是说道做到,话语中的杀意是个人都能感受的到。

    “滚!”

    “我们一定带到,一定带到。”

    二十个人如蒙大赦,畏惧的看着杜仲,抬着他们老大仓皇的离开了。

    杜仲看着他们离去的背影,感受着体内浓浓的战意,不禁苦笑了起来,刚才还只是热身,根本没出全力。

    可现在是都市,哪还有机会让他施展全力。

    “哇!二哥,你真是太厉害了,你刚才太帅了!”

    杜雨荷惊呼一声兴奋的跑了过来,一脸渴求的看着杜仲,说道:“教教我好不好?”

    (明天开始固定两更,上午八点一更,下午六点一更,新书布,各种求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