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看书 > 特种神医 > 第四章 这次踢到铁板了

第四章 这次踢到铁板了

        “好啊,没问题。Ω∫请看书WwΩW∮.∫QingKanShu.cC”

        杜仲一口就答应了下来。

        “耶!”

        杜雨荷欢呼的跳了起来,刚起身想到了什么就落了下来,哭丧着脸说道:“我学不了了,我明天在医院最后一天实习,后天就要回学校了,没时间跟你学了。”

        “没事,等你什么时候有时间了我什么时候教你。”

        “好!”

        杜雨荷开心的说道。

        和小妹一起将杜家祠堂里里外外打扫了一遍,一下午都在欢声笑语中度过了。

        到了傍晚,杜仲将小妹送走,只身一人返回了祠堂。

        他不确定开商是不是还有胆来,但是今晚他要让对方没胆再来!

        即使有胆,也没人敢接来的活!

        今晚他一个人要扫了附近的所有地下势力。

        不过在这之前,他要给爷爷打个电话,告诉他自己已经获得传承的事情了。

        “你真的获得传承了?”

        电话那边传来茶杯破碎的声音,杜仲爷爷声音颤抖着问道。

        杜仲可想而知,作为杜家家主自己的爷爷此时是多么的激动。

        五百年啊,杜家人求了五百年也盼了五百年,终于有人重新获得了传承!

        “好!好!好!”

        得到确定的答案之后,杜仲的爷爷激动的连说三个好字,声音中带着哭泣声,显然喜极而泣。

        等爷爷平静下来之后,杜仲提出了自己的疑问,难道只让他看虚病,实病他不会中医望闻问切那一套怎么办?

        杜仲的爷爷显然没想到会出现这种情况,五百年断层已经让即使是杜家家主也忘了传承具体是什么了。

        以前的传承者都没有学习望闻问切,因为只需要看虚病就可以,五百年前那个时候民风淳朴,大家都信这一套,公开看虚病也没什么,甚至皇家还大力支持。按照记载,所以他就没让杜仲学习现代中医,另一方面也怕干扰了杜仲的灵根。

        但是现在不行了,当今社会根本没人相信虚病这一套,如果不懂望闻问切,不懂如何看实病,根本没人相信你,直接把你当神经病看。请看书WwΩWΩ.∮QingKanShu.cC

        沉默了一会,杜仲爷爷说道:“现在你学也来得及,不过要找一个好师父,杜家现在没人能满足你的要求,医术水平我看来都一般。我记得开源市有个不露面很久国医大师秦开明,现年八十岁,对他的医术爷爷也难以企及,如果你能找到他就好了,能拜师最好。”

        “那我试试吧。”

        杜仲同意道。

        随后在爷爷的要求下杜仲决定死守杜家上古医术的秘密,这件事只有家主才能知道,而他就是杜家下一任无可争议的家主。

        至于他爸,在他爷爷看来站一边去!

        挂断电话之后,杜仲深吸一口气,看着满天的繁星,想着神龙见不见尾的国医大师秦开元到底在哪。或许他有办法救治汤原也说不准,那个时候也就不需要等他学成之后再去救了。

        能让汤原早醒一天就一天。

        想到汤原,杜仲就想到那些因为受伤导致残疾而退伍的战友,他们又有谁能救呢?

        有的人被炸断了双腿,有的人双眼被毒雾迷瞎,这些曾经坚强而又强大的战友如今却字能躺在那里,什么也做不了。

        他们还有家庭,还有孩子,伤残补助根本无力支撑他们养活整个家。

        所以,他将自己所有的退伍的钱都邮寄给了自己曾经的战友家里,作为唯一正常退伍的人,他有责任有义务解决所有战友家的困境。

        至少是经济上的。

        但是现在他还没这个能力,不过获得传承他的坚信自己以后会有这份能力。

        “兄弟们,等着我!”

        杜仲紧了紧上衣,大步朝外走去,今晚他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

        ……

        “混账!一点小事都做不好!还说没有摆不平的事情呢?”

        地产商黄明进狠狠的拍着桌子,愤怒的看着眼前的手臂打着石膏的大汉,赫然正是下午被杜仲揍的老大。

        “黄总,不是兄弟们不出力,实在是对方太厉害!你也看到了,我这一身伤,被人一招就干翻了,我从来没见过这么厉害的人。请看书Ww∫W∮.∫QingKanShu.cC”

        想到下午自己连还手余地都没有,以及自己一帮弟兄全被干倒他就心有余悸,那个年轻的家伙简直就是一个恶魔。

        黄明进冷笑的看着大汉,嘲讽道:“张汉,一个人赤手空拳打翻你们所有人,这话骗小孩呢吧!你这一身伤是不是在你们和其他团火火拼留下的谁知道?你如果想坐地起价可以,别拿这种三岁小孩都不信的谎言来骗我!”

        黄明进今年四十有五,能成为地产商,什么大风浪没见过,和这些混混打交道也不是一次两次了,这种伎俩他怎么能看不出来。

        但这一次他真的走眼了。

        “黄总,你这么说话就没事了,兄弟们为你的事情流血流汗,没说一声苦,现在受伤了找你来想解决办法,没想到你竟然如此想我们,我张汉也是讲道义的,这事我们不做了,你找其他人吧。”

        张汉怒道。

        这时他手机突然响了。

        张汉皱着眉头接通电话,听到电话里的事情,神色大变,整个人都惊呆了。

        “怎么了?”

        黄明进皱着眉头问道。

        “呵呵。”

        张汉挂断电话,如同见了鬼一般,苦笑着说道:“你找不到其他人了,那家伙今天晚上-将开区所有的场子全扫了。”

        “那个人?谁?”黄明进没反应过来。

        “谁?就是那个将我打成这样的人!知道吗?就在刚才,开区所有的向我这样的团体全被他扫了,都打的服服帖帖的,知道几个人去的嘛?一个!妈的,就他一个!”

        张汉突然激动的失控了起来,大声道。

        “什么?”

        黄明进这下惊呆了,他没想到那个骗不了三岁小孩的谎言竟然是真的!

        “黄总,你这次踢到铁板了,这件事我张汉自认没本事就不参与了,我觉得今晚过后,也没人敢参与了,告辞!”

        张汉转身就走,丝毫不拖泥带水。

        “别……”

        就在黄明进慌张的想拦的时候,张汉突然停了下来,转过身来说道:“我最后提醒一句,那个年轻人说了,谁敢动他家祖祠,他要了谁的命!”说完,直接离开。

        “啊!”

        黄明进整个人惊慌失措了。他何曾见过这样的狠角,一个人挑了所有的地下势力。他只是一个正统的商人,只是用了一个见不得光的手段,但是真要涉及到人命,他真不敢。

        “停止开区的拆迁工作!”

        黄明进立刻拨打了一个电话,大声命令道。

        做完这个他还觉得不够,立刻让人给杜仲送一封邀请函。

        ……

        杜仲神清气爽的站在杜家祖祠的院子里,刚才连番战斗终于将下午激的战意全都散了出去。

        “这下应该没人敢来了吧!”

        杜仲轻笑一声,目光投向手上刚才被郑重送来的红色镶着金边的请柬。

        打开杜仲请柬快的浏览了一边,上面邀请他三天后去开源市最大的酒店尊皇大酒店去吃饭。

        “请吃饭吗?送上门的怎么能不吃?”

        杜仲不怕这是鸿门宴,枪林弹雨他都闯过来了,就算是鸿门宴又如何?

        收起请柬,杜仲直接在祠堂里面盘坐休息了。

        既然已经知道了如何锻炼精神力,他就不会放弃任何机会。

        第二天,杜仲神清气爽的站起身来,在祠堂简单的活动了一下身体,然后出门吃早餐。在周围转了一圈,杜仲现所有的施工都停了,显然对方不敢在轻举妄动,至少在吃饭之前不会。

        有了结论,杜仲微微松了口气,虽然祖祠的传承已经被他获得,祖祠的传承作用已经消失,但是作为杜家的祖祠,杜仲不想它受任何的损伤。

        回到祠堂,杜仲刚坐下准备打坐修炼精神力,手机突然响了。

        小妹的电话。

        “有亲人关心真好。”杜仲开心的笑道。

        上午九点打来电话肯定是来问他怎么样。

        “小……”接通电话,杜仲的话还没说完,那边已经传来杜雨荷哭泣的声音:“二哥,我被人围住了,快来救救我?”

        “怎么回事?你在哪?”

        杜仲霍然站起身来,眼神中透着浓浓的杀气。

        “我在齐鲁中医药大学附属医院病房楼9楼,我被病人的家属围住了,说是我们害死了他们的家人,要像我们讨个说法,刚才一个医生都被打了,他们人多,说话很难听,二哥,我怕,你快过来吧。”电话里传来杜雨荷委屈的快要哭的声音。

        “马上!”

        杜仲眼神中的杀意越来越浓,敢动他小妹,那就是找死!

        出门打的,杜仲直冲齐鲁中医药大学附属医院而去。

        刚到医院门口,杜仲就看到一个巨大的白底血红字的巨大条幅横挂在医院门口,显得异常扎眼。

        “医疗事故老人身亡,还我父亲!”

        早已见惯了生死的杜仲只是淡淡瞥了一眼,便急匆匆的向着病科楼9楼赶去。

        他先要保证小妹的安全,如果这里面真的有小妹的错,他来还!

        刚走出9楼电梯,杜仲就被眼前的一幕弄的一呆。

        只见整个9楼走廊全被花圈占满,剩下的地方全被穿着白色孝服的家属们占满,吵闹声,谩骂声,哭泣声不绝于耳。

        就在医生办公室门口,一个放着病人尸体的病床堵在那,家属们围绕在床旁撕心裂肺的嚎啕大哭。

        而就在病床不远处,一个满身是血的年轻大夫瘫坐在那,几个护士满脸泪痕惊慌失措的围在那。

        小妹杜雨荷赫然在其中。

        “杀人偿命!血债血偿!”

        一个穿着孝服的中年人愤怒的指着地上的医生说道:

        “我爹上午进来的时候好好的,怎么这才半天功夫就突然死了,你们不给我们一个说法,今天就没完!”

        “对!今天要是没个说法,你们医院就别开了!”

        ……

        一群人病人家属群情激奋,似乎把整个医院拆了都不解恨。

        “老人根本不是我们弄死的,我们根本还没给他开药就去死了,这关我们什么事?”

        杜雨荷擦了一把眼泪,委屈的说道。

  http://www.qingkanshu.cc/0_29/12152.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qingkanshu.cc。请看书手机版阅读网址:m.qingkanshu.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