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看书 > 都市言情 > 特种神医 > 第五章 医闹
    “死在医院不是你们弄死的,谁弄死的,小护士人不大,心挺黑,人命关天的事情你一两句话就没事了?”

    旁边走出一个同样穿着孝服的中年汉子,脸上虽然满是悲伤,但杜仲却一眼看到了他眼底深处的兴奋。请∫看书WwΩWΩ.ΩQingKanShu.cC

    “我认识你!”

    杜雨荷愤怒的指着中年汉子说道:“你叫王六,是专门医闹的,你根本不是他们的家属,你就是来收了钱专门闹事的!吃死人的回扣,你不怕遭雷劈吗!”

    王六闻言脸色变得极其的难看,咬着牙狠狠的瞪了杜雨荷一眼,冷笑着说道:“小护士嘴真脏,这就是出了人命的医院的态度吗?我看你们就是欠收拾,来给我打烂她的嘴!”

    说着,几个穿着孝服身强力壮的家伙一脸凶相的冲了过去。

    这一幕让杜仲眼神中寒光暴起。

    “你们敢动她一下试试!”

    一声冰冷刺骨的声音让所有人停了下来,中年人和王六皱着门头看向楼梯门口不知何时出现的杜仲,然后对视一眼,双方眼神中都有些疑惑。

    “二哥!”

    杜雨荷的心总算放下来了,昨天的事情给她一个强烈的信息,只要有二哥在就没有解决不了的问题。

    “二哥?”

    中年人和王六再次对视一眼,中年汉子立刻会意,捶胸顿足一脸愤怒的的说道:“好啊!你们明明治死了人,还找人来帮忙对付我们是吧?看来你们是不想解决这个问题了,爹啊!你死的好惨啊!死不瞑目啊!”

    整个楼道顿时再次响起一片凄惨的哭闹声。

    杜仲皱着眉头看着眼前的一切,以他特种兵王的敏锐观察力他早就现了问题,病床上的老人或许是真的死了,但是这伙人绝对不完全是老人的家属,更多的人更像传说中的职业“医闹”。

    杜仲皱着眉头走上前去,直接来到杜雨荷的身边,在经过病床的时候,他用特种兵王的级感知力察觉病床上的人确实已经没有了呼吸。

    但是没有呼吸就代表死亡吗?

    特种兵第一堂课,教练就告诉他们,除非脑袋开花,心脏插刀,脖子拧断,就是中了十枪躺在你面前的还是一个随时都能置你与死地的活人!

    其他的护士惊讶的看着充满阳刚之气的杜仲,她们从未听说杜雨荷有个哥哥,没想到挺帅。Ω请∮看书Ww∮W∫.ΩQingKanShu.cC

    “医院是治病的地方,各位还是安静一点,事情该怎么办就怎么办,不要妨碍其他人治病。”

    杜仲确定小妹没事,转头冰冷的看向这群人,拿其他生命不当回事的行为是他最痛恨的。

    “什么治病的地方,就是一个杀人的地方!今天你们要是拿不出一个让我们满意的解决方案,咱们就没完!”

    王六说道。

    “你们想要什么方案?想怎么没完?”

    突然一个清冷的声音从后面传来,一个穿着医师衣服的绝色美女从电梯口走了过来。

    “慕儿姐你怎么来了?”

    杜雨荷惊呼一声,迎了上去,亲昵的搂着绝色美女的手臂。

    看到杜雨荷,古慕儿微微一笑,然后看向这群医闹的人,皱着眉头厉声道:“我已经报警了,不要以为你们胡作非为就能让我们医院退步,告诉你们,休想!”

    杜仲用一种欣赏的眼光看着古慕儿,没想到第二次见到她是在这个地方。对方的绝美容颜昨天让他眼前一亮,第一次见到一个人不能用漂亮来形容,因为看到她你会从心底油然感慨出一个字:美!

    一个最简单的美字也包含了最复杂的感慨。

    “是他!”

    古慕儿也注意到了杜仲,看了杜仲一眼,微笑着点点头。

    看到这一幕,杜雨荷眼珠灵动的一转,嘴角挂起一丝弧线,将古慕儿拉到杜仲身边,说道:“来我给你们介绍一下,慕儿姐,这是我二哥杜仲,二哥,这位是我们医院的院花,古慕儿。”

    “你好。”杜仲微笑道。

    “你好。”

    古慕儿微笑回应。

    简单的寒暄之后,两人的眼睛同时转向那群医闹的人,因为在他们认识的时候这群人已经开始动粗了,碰到什么就砸什么。

    “你们干什么?这是犯罪你知道吗?”

    古慕儿俏脸一寒,斥责道。请看Ω书Ww∫W∮.ΩQingKanShu.cC

    “你们杀人都不犯罪,难道我们这就叫犯罪吗?如此黑心的医院,黑心的医生,黑心的护士,留着还有什么用,给我砸!”

    王六大吼一声,一群人立刻开始打砸。

    “你们……”

    古慕儿气急,却无可奈何。

    “停下!”

    杜仲一声暴喝,震得整个楼层所有人耳膜疼,手上的动作全都下意识停了下来。

    “动手之前,我问个问题,弄坏的东西你们赔不赔?”

    杜仲皱着眉头问道。

    所有人:……

    喊人停下就为了这事?

    太扯了吧!

    “赔你麻痹!”

    一个穿孝服的一脸凶相的年轻人怒骂一句。

    话的尾音还在空中飘荡,一只大手已经掌掴在他的脸上,伴随着一声惨叫和几颗血牙蹦出,整个人重重的飞了出去。

    “给我嘴巴放干净些!”

    杜仲冷冷的说道。

    谁也没看到他刚才是怎么过去的,更没人看见他是如何出手的,但是所有人都看到这一出手之狠。

    这一幕,让古慕儿眉头微微皱了起来,就在那一瞬间她感觉杜仲身上的戾气有点重。

    “打人啦!医生打人啦!没天理了,杀了人现在又打人了!”

    王六嗷嗷的大叫了起来,而之前的中年人的神色却有些慌张。

    杜仲已经看出来了,这一切都是这个叫王六的中年汉子挑的头,把他处理了剩下的就好办了。

    身形一闪,杜仲已经来到了王六身边,着实吓了对方一跳。

    “你想干嘛?”

    王六神色慌乱问道。

    “这件事你想怎么处理?”杜仲面无表情的问道。

    “当然是你们给我们一个满意的答案。”王六赶紧后退几步,不敢直视杜仲的眼神。

    “一百万,走不走?”杜仲问道。

    “一百万?”

    中年汉子眼神中爆出强烈的色彩,随即意识到杜仲没穿医师服,不太像医院里的人,开始有些怀疑。

    不过对方第一时间听到钱的反应,杜仲已经确定对方就是冲着钱来的而不是为了一个说法。

    “果然是为了钱,既然如此,那就不用客气了。”

    杜仲直接出手,手穿过对方的臂弯,向前同时向上手腕一翻,直接卡住了对方的喉咙,一手漂亮的擒拿在所有人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就已经完成了。

    “啊!你……你想干什么?”

    王六被擒住这才反应过来,惊恐的问道,他闹了这么多年何曾碰到如此凶悍的敌人。

    “我只是你希望你冷静下来好好想想这件事怎么处理。”

    杜仲之所以这么做是因为到现在医院都没出来负责人肯定这件事是用钱摆平,但杜仲要的是怎么解决而是快点解决,因为他怕夜长梦多会伤害到小妹。

    “小子,开区汉哥你知道吗?他是我哥们,你最好放开我,否则有你好果子吃!”

    中年汉子色厉内荏的威胁道。

    杜仲微微一笑,不置可否,而是擒拿着中年汉子直接来到了病床旁,一把掀开尸体上的白布。

    “你干什么?”

    刚才的中年人大吼一声冲了过来。

    “谁都别说话,人未必就是死了。”

    杜仲一番话直接震惊了在场所有人。

    没死?

    这怎么可能,人早就没了呼吸,怎么会说没死?

    古慕儿眉头一皱,急忙上前一步,快的检查起病床上的人。

    脉搏没有……呼吸没有……心跳没有……血压没有….

    绝对死了!

    古慕儿疑惑的看向杜仲,杜仲微微一笑,一边擒住中年汉子,一边准备动手。

    长期野外战斗经验让他对细微的呼吸声感应特别敏锐,就在刚才他们说话间他敏锐的察觉到病床上的老人还活着,现在处于的状态是“假死”状态。

    假死状态的人的呼吸、心跳、脑等功能活动被高度抑制,生命机能极度微弱,外表看来好像人已死亡,用一般临床检查方法检查不出生命指征,实际上却还活着。经过一系列的救治还是可以救活的。

    这种状态他一个战友曾经出现过,所以杜仲知道这种假死状态。

    看杜仲准备有所动作,那些真的家属不愿意了。

    “你想干什么?人都死了你还让安心吗?”中年人大声疾呼,呵斥道。

    “想救人就闭嘴!”

    杜仲冷喝一声,强大的气势瞬间爆,让所有人从心底升起一种敬畏的感觉。

    趁大家还没反应过来,杜仲剩下的左手已经快的点按了一下病人的心脏位置,右手将中年汉子扔掉,快背起病人,用腰部的力量带动脊柱往上一提,这栋老人整个五脏。然后左手扶住老人的胸口,右手重重的击打在后背上。

    随后,杜仲迅将老人放在病床。

    手指甲往老人百会穴一掐,几滴血液流淌了出来。

    做完这一切,杜仲站在一旁静静的看着病床上的老人。

    周围的家属和医闹甚至护士们都被杜仲那一系列的动作惊住了,先不说有什么效果,就说那一气呵成的镜头都够吓人的。

    就在众人还沉浸在刚才的震撼之中的时候,病床上的老人胸膛突然起伏了起来,干咳了几声,竟然悠然转醒了。

    “啊!爹,你醒了?”

    中年人和一群真正的家属激动的围了上去。

    真救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