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看书 > 都市言情 > 特种神医 > 第八章 与美女约法三章(求票求收藏!)

第八章 与美女约法三章(求票求收藏!)

    (新书冲新书榜了,求票、求收藏、求账户点击,求月票,求打赏!求一切,感激不尽!)

    古慕儿回以微笑,然后开心的从包里拿出一张纸来,正准备说话,却看到杜仲伸出手指了指茶几,而茶几上赫然摆着一张白纸。请看∮书WwΩW∮.ΩQingKanShu.cC

    “这是我写的一些规矩,希望你能遵守,这样对你我都好。”

    杜仲看着古慕儿的眼睛平静的说道。

    “你这是给我约法三章?”古慕儿的脸色突然变得极其的古怪。

    “是的。”杜仲点头。

    “你开什么玩笑!”

    古慕儿直接飙了,眼前的家伙实在是太让她无语了。

    明明是自己开恩让他住进来,结果没有寄人篱下的感觉反而还这么嚣张!岂有此理!

    “我没开玩笑。”杜仲一脸认真的说道。

    看着杜仲的表情,古幕儿突然笑了起来,笑容中散着阵阵寒意,说道:“我真想用手术刀划开你的脸,看看你的脸皮到底有多厚。”

    “脸皮?”杜仲疑惑。

    “……”古幕儿无语了。

    古幕儿抿了抿干涩的嘴唇,气愤的一把抓起茶几上的纸,她要看看这个不知道哪里出来不通人情的家伙葫芦里到底卖得什么药。

    第一条,不经过他的允许,不允许进去他的房间。

    看到这一条,古幕儿差点将纸直接甩在杜仲那面无表情的脸上。

    写的真跟她巴不得进他房间似得,让她进她都不进!

    第二条,不经过允许,不准乱动他的东西。

    拜托,这位不知道哪里冒出来的大哥,你有什么贵重的东西值得我动吗?

    第三条,两人各自生活,相安无事。

    这一条直接让古幕儿火冒三丈!

    什么叫相安无事?不相安无事能生什么事?能和你生什么事?

    古幕儿紧咬着皓齿,怒视着杜仲,要不是打不过这家伙,她早就动手了。请看ΩΩ书Ww∫WΩ.ΩQingKanShu.cC

    杜仲一脸期待的看着古幕儿,问道:“怎么样?”

    “没问题。”

    古幕儿突然展颜一笑,那倾国倾城的绝色娇容上,感性的嘴角就勾勒出弯弯的弧形,笑容中得寒意更加逼人。

    随手将手上的一叠纸甩给杜仲,直接冲着杜仲的脸上而去。

    杜仲微微一笑,轻轻一接,在空中即将散开的纸全部接了下来。

    这一幕让古幕儿的俏脸微微动容了一下,她是故意散开扔的,本以为怎么也会有几张纸甩在杜仲脸上,没想到竟然被他全都接下来了。

    整整十页纸,216条规定。

    一想到这两个数字,古幕儿心里就一阵轻松愉快,她断定杜仲一定不会答应,接下来就是将这家伙痛痛快快扫地出门的时候了。

    结果下一幕,让她先是惊呆,随即产生了一种被深深忽视的愤怒感。

    杜仲合拢纸张,胡乱翻动,随意看了两眼,然后把纸茶几上一放,看着古幕儿,声音富有磁性和坚定的说道:“我全答应。”

    “你看完了吗?你就答应?”

    古幕儿满脸怒容,她感觉一直被万众瞩目的她在眼前这个家伙面前被深深的忽视了,而且和明显根本没看条例内容就随意敷衍她。

    “看完了啊。”杜仲很肯定的说道。

    “那你给我背出来我听听!”

    古幕儿气急败坏的说道。

    这么短时间内全背出来这明显是强人所难,她是故意要让这个敷衍她的家伙难看!

    但是,接下来她被深深的震惊了。

    “第一条,在家里穿衣要得体,不得露出肩膀以外的部位;第二条,没有经过允许不得进入对方的卧室;第三条,洗澡时间为十分钟,并用五分钟清理浴室;第四条……”

    只见杜仲微微一笑,张口就背了起来。

    他每背出一个字如同一颗石头种种击打在古幕儿的心房上。

    而且她现杜仲根本就不像是在背,而是在说,就像这份条例是他现在随口说的一样!

    最可怕的时他竟然是以一个绝对均匀的语,没有一丝停顿在背!

    不对,在说!

    这怎么可能?

    这家伙到底是谁?

    会什么会拥有如此恐怖的记忆力?

    一个有一个的谜团出现古幕儿的脑海中,让她感觉眼前的之前脸皮厚德男人突然变成了一个强大的谜团,刺激着她不断探寻的谜团。∫请看书Ww∫W∮.QingKanShu.cC

    古幕儿望着杜仲有些出神。

    “第二百一条六条,进门要换拖鞋。”

    四分钟,全背完,杜仲打了个响指,将出神的古幕儿唤醒,说道:“既然我们都同意对方的规定,那现在就开始吧,我去洗澡,时间十分钟,呵呵。”

    说完,杜仲站起身来向着浴室走去。

    作为一代兵王,这点记忆力对杜仲来说太小儿科,他有过无数次比这更难更辉煌的战果。

    古幕儿仍旧出神的看着杜仲的背影,医学方面非常有天赋的她,真想用手术刀划开这家伙的脑袋,看看是不是里面有电脑或者记忆卡之类的东西存在。

    那么短的时间,竟然能够全部背下来,这还算是人吗?

    “啊!”

    古幕儿突然惊叫一声捂住了脸。

    “刚才那么看着人家是不是很花痴?”

    脸上一阵阵烫。

    这一夜,古慕儿辗转难眠,甚至都不知道自己在什么时候才迷迷糊糊睡着的,因为,她的脑子里一会出现杜仲在背诵那密密麻麻很多条款时候的情景,一会又暗骂自己昨天夜里表现不够淡定,一会有对杜仲和她约法三章很气愤。

    第二天起床,古慕儿觉得有必要给杜仲脸色看看,让他知道她才是这里的主人,她越想杜仲的约法三章就越生气。

    “咦?纸条……”

    古慕儿看到了在茶几上的留言便条,迈着轻盈的脚步走过去,伸手抓起来,目光落在纸业上:

    我上班去了,早餐在厨房!

    短短的十个字,让古慕儿心中没来由的生出一种淡淡的温馨。

    “想用早餐来收买我,没门儿……”

    不过随即古慕儿便晃了两下还有些微微沉的脑袋,抛除杂念,自言自语的说了一声,可由于杜仲去上班了,让她原本的计划又被打断了。

    开源市的清晨,随处透着一股凉爽。

    习惯了军营生活的杜仲,直接将去医院的五公里的路程当成了热身过程。

    在还没正式上班的医院缓步走了一圈,一圈下来,医院各个地形全在掌控之中。

    随后,杜仲直接走向保安室。

    来到保安室门前,眼前的情形让杜仲的眉头微微皱了起来。

    整整一队人窝在保安室里,一人懒散在沙上看着电视,其余的则围绕着那张玻璃茶几,饶有兴致的玩着纸牌。

    所有人的嘴巴里,都叼着一根香烟,保安室里烟雾弥漫,那还有一丝严谨!

    这种没有一点战斗力的保安队,怎么能保卫医院?

    既然答应了当保安队长,他就必须扛起保卫医院的责任。

    “就拿新兵训练吧,好久没训练新兵了。”

    杜仲微微一笑,心中有些怀念,同时向前猛地跨出一步,扫了一眼保安室的六个人,声音冷冽的不屑说道:“一群垃圾!”

    “小子,你说什么?”

    其中一人把手中纸牌一仍,站起身来,上下打量着杜仲,一脸不爽的说道。

    显然打牌打输了,脾气上来了。

    “说你们是一群垃圾,身为保安不把心思集中在保卫医院的责任上,竟然公然在上班时间聚众赌博,把保安室搞的跟垃圾堆一样,窝在垃圾堆里的,不是垃圾又是什么?”

    杜仲一脸不屑的说道。

    一句话,让所有人对杜仲怒目而视。

    “你是新来的保安队长杜仲吧?”

    一个身高一米八,身材魁梧的青年站起身来,眯着眼问到。

    “没错!”杜仲点了点头。

    “我说是那个不长眼的跑来闹事,原来是新来的队长啊!”

    茶几周围的保安一个个仍掉纸牌,站起身来,面带不屑的打量着杜仲,言语很是轻蔑,显然没把杜仲这个保安队长当一回事。

    “是不是不长眼你们一会就知道了。”杜仲冷笑一声,厉声喝道:“都给我出来!”

    保安室门前,杜仲站的笔直,注视着每一个从保安室走出来的人。

    六个人你看我我看看你,对视一笑,很懒散的在保安室外集合好。

    “新官上任三把火啊?”

    集合完毕,那高壮魁梧的青年冷声嘲讽着,以他为中心,所有人无精打彩的围聚在一起,不时的打着呵欠。

    “一字形阵列,集合!”

    杜仲一声震喝,眼神中却闪烁着兴奋得光芒。他已经吧眼前的人当成新兵刺头了,越是刺头,训起来越高兴!

    “哟,来真的?”

    高壮魁梧青年玩味的说道:“小子,刚大学毕业吧,第一次当保安队长吧,是不是想要在我们这些老油条身上找点当领导的快感?”

    闻言,另外五个保安也是嘲讽的大笑起来,虽然杜仲在名义上是保安队的队长,但医院总不可能为了杜仲一个人,把他们全部开除吧?

    这就是民众的力量,一个小小的保安队长,他们还真不放在眼里。

    “看来你们是不服我啊。”

    杜仲严肃的说道,但是眼神中的兴奋之色却越来越浓。

    “服!怎么不服!怎么能不服保安队长呢!不过,小子,你得拿出让我们服的东西来,看你这小身板,似乎没这个资本呀!”

    高壮魁梧的青年挑衅的看着杜仲。

    “你们这是想找我练练?”

    杜仲突然咧嘴一笑,他要的就是这个效果。面对刺头,引起对方挑衅,然后狠狠的打击对方的自尊心。

    “正有此意。”

    高壮的青年活动者手腕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