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看书 > 都市言情 > 特种神医 > 第十一章 老子也还是个兵!(求票!求收藏!))

第十一章 老子也还是个兵!(求票!求收藏!))

    这家伙,临死都能这么高兴?

    难道没有检查出来结果?

    不应该啊!

    正当杜仲疑惑的时候,裤袋里的手机,却是忽然响了起来。请∫看书WwΩWΩ.∫QingKanShu.cC

    拿起手机一看,电话上显示的是一个叫‘鳄鱼’的名字,让杜仲一愣。

    鳄鱼,杜仲的一名特战队战友,本名杨子浩,因为名字国家独有的‘活化石’杨子鳄,相差不大的缘故,得到了鳄鱼这个称号!

    当然,鳄鱼也代表了杨子浩的凶猛!

    只可惜,在特战队中以凶狠著称的鳄鱼,最终也难逃被捕猎的命运!

    在一次任务中,杜仲亲眼看到,一颗手雷在鳄鱼的脚下爆炸!

    从那一天起,鳄鱼就失去了的双腿!

    不久,他就退伍了。

    “是杜仲吗?”

    杜仲急忙接起电话,电话那头传来一个微微有些焦急的女声。

    “是我!”

    杜仲眉头微皱,急忙回了一句,

    “我是你嫂子,杨子浩的妻子。”

    女声立刻变得有些迟疑起来。

    “嫂子你好,有什么事吗?浩哥还好吗?”

    杜仲心中立刻已经猜到了一些事情,如果没有事情以鳄鱼坚强的个性是绝对不会给他打电话的,联络感情也不可能,让嫂子打更不可能。

    “恩,啊,好…….”

    女声更加迟疑,似乎有难言之隐。

    杜仲立刻有了更准确的判断,急忙问道:“嫂子,是不是碰到什么难处了?”

    话声落下,电话那头就传来一个啜泣声!

    “呜呜~~~”

    “嫂子……”

    正当杜仲要出声安慰的时候,一个怒吼声,突然从电话那头传了过来。

    “你给粽子打什么电话,自己的事自己解决,不要麻烦他,粽子有他自己的事情要做!”

    杜仲一听,心头猛地一紧。

    肯定有事,否则嫂子不会背着鳄鱼打电话给自己,而且听鳄鱼的语气,他们遇上的事,恐怕不小!

    怒斥声后,鳄鱼夺过了电话,一声大笑的声音传来。请∫看书Ww∮W∫.∮QingKanShu.∫cC

    “哈哈,粽子,我这里没事,别听你嫂子瞎说!”

    鳄鱼的声音传来,依旧是那么豪迈:“听说你退伍了,有时间来陪哥哥喝酒!”

    杜仲咬着牙关,拳头紧紧的捏了起来。

    “鳄鱼,有事,说!”

    “我哪有什么事?就是有事我还能解决不了吗?别忘了,我是鳄鱼,凶狠的鳄鱼,哈哈!”

    洪亮的笑声中透着莫名的苍凉,杜仲听后再也忍不住了。

    “鳄鱼,你他妈还认不认我这个兄弟了,遇到什么难事就说出来!”

    原本平静的杜仲猛地大吼了起来,那双漆黑的眼眸里,隐隐的泛出一层泪光。

    鳄鱼沉默了!

    “是不是经济上的问题?”

    杜仲直接问到。

    电话那头传来一个长长的吐息声,随后语气低沉的说道:“没事,不用……”

    话还没说完,电话就被一把抢了过去。

    “什么没事,两个娃要上学,家里没钱供他们上学,而且你们那些战友的孩子,都到了上学的年纪,都交不起学费!他们都不敢给你打电话,怕给你添麻烦……”

    话还没说完,嫂子就呜呜的哭了起来。。

    闻言,杜仲鼻头一酸!

    跟他一起出生入死的战友,曾经的卫国英雄们,居然落魄到了这般田地!

    他们有属于自己的骄傲,不愿意低头。

    可自己是他们出生入死的兄弟,困难说出来有什么不可?

    还需要瞒他吗!

    “嫂子,你告诉我,需要多少钱,我来想办法!”

    杜仲立刻说道。

    “十个孩子的学费,怎么着也得要四五万,如果不是实在没办法,我也不会找你,我们是真没办法了,一点办法都没了!”

    电话那头,嫂子那啜泣的声音中,带着些须的愧疚!

    “我知道了,嫂子你别担心,这事我来办,十天之内我保证把钱汇过去!”

    杜仲毅然说道。

    等鳄鱼接过电话,杜仲强忍着鼻头的酸楚,强颜欢笑的说道:“哥,等我回去,一定找你喝酒!”

    电话那头,忽然传来急促岔气声!

    鳄鱼哭了!

    曾经横行战场的凶猛鳄鱼,哭了!

    苍凉,委屈!

    “就算坐着轮椅,老子也还是个兵!”

    哭声中,鳄鱼吼了一声,挂断电话!

    看着电话,杜仲吸了口气,仰起头来,在阳光的照耀下,眸中尽是止不住的泪光……

    强忍住心底的酸楚,杜仲深深的吸了口气。请∫∫看书WwΩWΩ.∫QingKanShu.ΩcC

    突然,他感觉自己肩膀上多了一份责任,一份让和自己出生入死的兄弟过上好生活的责任。

    除了他们,还有昏迷不醒的汤原。

    “兄弟们,不管是战场还是在这个无声的战场,我都不会抛弃你们,因为我们是兄弟!”

    杜仲紧握拳头,眼神中无比坚定的说道。

    四五万对现在杜仲来说不是小数目。

    退伍的时候,他就把退伍费全部邮寄到一部分伤残战友的家里。

    现在的他,根本就没钱。

    而且当了这么多年的特种兵,心性成熟的杜仲,自然不会想跟家里讨要,他已经成年了,跟家里要钱实在是不合适!

    可如何在十天室内赚到四万块钱呢?

    杜仲,陷入了沉思之中。

    另一边,开源市富人区,一栋别墅中!”

    黄明进一脸开心的躺在大厅里豪华的沙上,双手打开一瓶钙片。

    “哼!现在都不疼了,昨天晚上根本就是心理作用,我竟然被一个小家伙吓住了,真是可笑。”

    正当他倒出钙片,正要服用的时候,突然脸色一变,一股钻心的疼痛,从腰部蔓延开来,眨眼间就弥漫全身,那种深入骨髓的疼痛,令黄明进感到窒息。

    “疼!”

    他感觉自己的生命正在一点点流逝,似乎下一秒就会死去。

    剧烈的痛苦中,黄明进脑中忽然回想起杜仲说的话,脸色瞬间变得惨白。

    “难道真的要死了?”

    双手颤抖着拿起电话,拨通12o……

    稍许,黄明进就痛苦难忍的被拉进了救护车!

    “医,医生!”

    ……

    附属医院,加护病房中,黄明进躺在雪白的病床上,白得吓人的脸上,渗透出一层密汗,那种骇人的痛苦让他连说话,都很是的困难!

    “黄先生,您的检查结果已经出来了!请您做好心理准备。”

    一个穿着白大褂,戴着眼镜的年迈医师走到黄明进的床边。

    “我他妈,到底……怎么了?”

    黄明进想要抬起手臂,可才刚刚有所动作,手臂就垂直砸落在身侧,仿佛连支撑手臂的力气,都没有了!

    “您的检查结果是!”

    年迈的医师,脸皮微微抽动了几下,随后叹了口气,说道:“骨癌晚期!您的生命只有不到一个月的时间了。”

    整个病房中,顿时显入了一片死寂!

    躺在床上,黄明进眼眸骤然收缩,目光呆滞的望着医师!

    眼角,一滴泪水不知不觉的流淌出来。

    “我要死了?”

    黄明进心里,不断的重复着这么一句话,脑中一片空白!

    骨癌晚期!

    这种就算花再多的钱也治不好的绝症,让呼风唤雨的黄明进,顿时心生悲凉,一种无力回天的感觉,侵入他的大脑!

    真的无力回天了吗?

    我真的要死了吗?

    我放弃了那么多,赚这么多钱干什么用?

    我要死了,我他妈要死了!

    黄明进整个身子都在轻微的颤抖着!

    “不,还有机会,我还有机会……”

    突然黄明进不知道从哪爆出来强大的力量,“噌”的直起身子,仿佛忘记了全身的疼痛一般,手忙脚乱的拿出手机,惶恐的按下了一个电话号码!

    “张汉,现在马上给我联系那个疯子!现在!马上!立刻!”

    电话才刚刚接通,黄明进就出声大吼,话刚说完,又疯似的摇着头,说道:“不,是大师,马上联系那个大师!给我马上!立刻!现在!”

    说完,浑身的疼痛再次侵袭而来,黄明进身子一软,就倒在了病床上。

    那边,张汉一脸的莫名!

    疯子,大师?

    难道黄明进说的是那个杀神?

    想了一会儿,张汉才拨通了杜仲的电话!

    收到张汉的电话,正在愁的杜仲眉头一皱!

    跟王浩等人交代了一声,就直接走进了医院大楼!

    正当杜仲踏进医院大楼的时候,一群人火从医院外飞奔而来,与杜仲擦肩而过!

    杜仲和这几人竟然同样来到了黄明进的病房里。

    这群人竟然是黄明进的家人。

    “叫你少做缺德事,你就是不听,现在好了吧!”

    才进病房,杜仲就见到一个与黄明进长得有几分相似的老头,眼泛泪光的指着黄明进,大声怒斥!

    “我的儿啊……”

    在那老头身旁,一个老婆婆哭丧着脸,没走几步就扑倒在黄明进的床铺上。

    “怎么会这样,怎么会这样?”

    另外一边,黄明进那身着秀丽的妻子,不敢置信的摇着头,仿佛是为了麻痹自己,告诉自己眼前这一切都是幻觉。

    整个病房,一瞬间仿佛变成了丧葬场!

    哭叫声,不断!

    “怎么回事?”

    一个熟悉的身影,从人群中冒出头来,走到病房内年迈医师的身旁!

    这人,正是古慕儿!

    “刚查出来的,骨癌晚期!”

    年迈医师摇了摇头,叹息一声就要离去。

    闻言,古慕儿也是叹息着摇了摇头,虽然出生在中医世家,但这种绝症根本不可能有回天的可能,唯一能留下的,也只有一声叹息了。

    奈何,黄明进那不断赶来的亲朋好友实在太多,把整个病房围了个水泄不通,房间里的人,根本就出不去。

    良久,滔滔不绝的哭声和眼泪,终于是平缓了下来。

    病床上,黄明进的脸颊早已被泪水浸湿!

    望着病房中的情况,杜仲暗暗点点头!

    一场剧变,倒是让黄明进有了点知错之心,如果他能真心悔过的话,要把他给救活,也不是完全没有机会!

    想到此处,杜仲钻进人群中,一路挤进了病房!

    “你来凑什么热闹?”

    见到杜仲,古慕儿把脸一板,出声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