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看书 > 都市言情 > 特种神医 > 第十五章 中医学徒杜仲(求票!求收藏!)

第十五章 中医学徒杜仲(求票!求收藏!)

    (刚才错章节了,这一章重新,抱歉哈!因为错章节,今天三更!)

    在建造繁复的楼道里逛了一圈,杜仲才看到一间名为‘中医科’的奇怪科室。请看书Ww∫WΩ.∮QingKanShu.cC

    推门进去。

    刚进去杜仲就愣住了,这里根本不像一个医院的诊室,更像是一个古色古香的中医医馆,诊室特别大,各种古朴的问物件,完全还原了古代的医馆,而且里面各种设施齐备,药柜在柜台后面,根本不需要再去下面的药店抓药。

    杜仲刚现除了秦老外,吴海华居然也在这里。

    头花白,脸色红润的秦老站在药柜旁,似乎是在找药,吴海华则是恭敬的站在秦老身旁,脑袋微低着,看着秦老的每一个动作!

    看到杜仲来了,吴海华眼神中闪过一丝恶毒,但很快就低下了头。

    “秦老,您好。”

    杜仲恭敬的行了一礼,说道。

    这时,秦老转过头来,看着杜仲,脸上漏出了笑意:“杜仲,你来了。”

    秦老笑呵呵的说道。

    “恩!您让人传话,不敢不来。”杜仲恭敬的说道。

    秦老微微一笑,随后转过头去,一边寻找着他需要的药材,一边似有意似无意问道:“听说,黄明进给你送了个妙手回春的锦旗?”

    竟然直接切入主题。

    吴海华立刻将目光转向杜仲,眼神中满是不敢相信。

    他上午回到科室打听了一下,听说杜仲将黄明进的骨癌晚期治疗好了直接愣在了当场。

    怎么可能?

    别说有人能治好骨癌晚期没人信,一个保安队长治好的更没人信!

    但很多人证实了,容不得他不信。

    但是他还是不信!

    杜仲也直接将目光转向吴海华。

    “不是海华跟我说的,是你手下的保安!”

    秦老咧嘴一笑,补充道:“跟你介绍一下,骨科大夫吴海华,也是我的记名弟子!”

    记名弟子?

    杜仲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

    难怪那帮小兔崽子都消失了,原来是到处宣扬保安队的光荣事迹去了。请∫看∫书WwW.QingKanShu.cC

    吴海华脸色闪过一丝傲然的神色,但转向秦老的时候就非常恭敬。

    “听海华说,黄明进的检查结果是骨癌晚期,癌症这种病,拖倒晚期就完全失去了救治的机会。”

    秦老示意杜仲坐下。

    “但是,一转眼,黄明进的检查结果就彻底正常了,能告诉我,你是怎么做到的吗?”

    一张很小的办公桌前,秦老和杜仲相对而坐!

    “每个人都有属于自己的秘密!”

    杜仲很坦诚的说道。

    秦老闻言竟然微微一笑,出乎杜仲意料的没有继续在这个话题继续下去,而是说道:“每个人都应该有属于自己的秘密,无论你是怎么做到的,能救人便是好事!有个问题我想知道,你学过中医吗?”

    “从来没有。”

    杜仲如实的回答道。

    闻言,秦老眼神中竟然闪过莫名的色彩,似乎有些兴奋,突然问道:“那你想不想学中医?”

    什么?

    吴海华顿时大吃一惊。

    这意思分明是秦老想教杜仲中医,这怎么行?

    自己看上的女人和他住一起,现在自己的半个师傅又要被抢去了!

    吴海华死死的盯着杜仲。

    这家伙是我的天敌吗?

    到正题了。

    杜仲心中暗道。

    “想!”

    杜仲直接张口应了一声,他没有任何的矫情,机会来了不抓住那是傻子!

    随后又补充道:“但也要看跟什么人学!”

    杜仲心目中已经有了人选,现年已经八十多岁的国医大师秦开元。而眼前的秦老最多六十多岁,怎么也不会是秦开元。

    但在没有找到那个人之前,跟着眼前秦老或许也不错,但是他对秦老并不了解,包括人品和医术!

    他还要考察。请看∮Ω书Ww∮WΩ.∫QingKanShu.cC

    “那我如何?”

    秦老闻言哈哈一笑,并不生气,不等杜仲回答又说道:“你可以每天下午来这里跟诊,到时候你就知道,跟我学习中医,到底值不值了。”

    说罢,秦老看向杜仲,等待答复。

    这时,一直在旁听俩人对话的吴海华却是大惊失色,急忙走了上来。

    这样下去秦老真要收了杜仲了,他必须阻止!

    “老师,他就是一个小小的保安,没有一点学医的根底,而且年龄也大了,再想中医比登天都难,老师,您要不要考虑一下。”

    经过这几次的吃憋,吴海华心中对杜仲的恨意与日俱增!

    要知道,他可是秦老唯一的一个记名弟子,杜仲也来到秦老门下的话,到不担心抢了自己的风头,而是本来只属于自己一个人的东西被人生生抢了一部分,女人如此,老师有如此,如何让他高兴?

    秦老的弟子,即便是记名,就他一个就可以了!

    杜仲转头,见吴海华那激动的神态,不由得呵呵一笑!

    这一笑,顿时让吴海华心中怨恨值立刻爆满,在他眼里,杜仲那种笑容,就好象在看一个小丑一般,让他极为不爽!

    秦老呵呵一笑,目光在俩人身上来回流转,最终定格在吴海华的身上!

    “海华,正所谓有志不在年高,在人心,在人性!”

    言语之中满含深意。

    吴海华也不蠢,听到这话怨恨的瞪了杜仲一眼,立刻不再说话,

    而此时,杜仲已经把目光从吴海华转移到了秦老的身上!

    “既然秦老如此厚爱,那后进就恭敬不如从命了。不如就从今天开始吧!”

    杜仲恭敬的行了一礼。

    “也好!”

    秦老也随之站了起来,说道:“趁开诊前的时间,我先带你认认药!”

    对于中医的知识,杜仲了解得并不是很清楚,想要学习中医,先自然是要学习认药!

    这也是杜仲现在所需的。

    上古医术包括药物治疗,而他脑海中空有慢慢的药方,却不认识药物,以后给人抓药绝对是麻烦事一桩。

    现在秦老提议让他认药,正好满足他的所需。

    “你先熟悉一下环境,我给你准备准备!”

    秦老交代了一声,就转身走进了科室侧面的一个房间里。

    杜仲也开始在科室里转悠起来,这才近距离打量整个诊室。

    除了药柜和独有称量中药的中药称外,就连煮药、制药的工具都应有尽有,甚至连每一个区域的划分都是相当的严格,一眼看去,不但没有丝毫狭窄的感觉,反而让人感觉肃然起劲!

    稍许,杜仲就在吴海华那双杀人般眸子的注视下,完全熟悉了科室的环境!

    秦老,也走了出来,递给杜仲一个本子!

    本子上,非常整洁的记载着许多中药的名称,药性,适应症以及在药柜上的编号。

    “我这里的重要种类可不少!”

    秦老笑了一声,言语间颇为得意的说道:“要在短期内完全记住这些中药,可不是一件简单的事,你先自己试着记忆一些,能记多少就记多少,其他的慢慢来,以后有的是时间!”

    听秦老说话的同时,杜仲快的翻动着手中的药本,每记下一种药,便抬头朝药柜扫望一眼。

    没一会儿,就到了开诊的时间。

    科室门外,很快的就来了一群待诊的患者!

    “中医科,居然这么热门?”

    望了望根本见不到尾的队伍,杜仲暗自惊叹,这个年代西医已经成为了世界上最为主流的医术,中医虽然也遍布世界各地,但却没有西医的受众面广!

    在杜仲自己的认知里,他所遇见的患者,几乎都是依靠西医来治疗,很少有人愿意来找中医诊断!

    杜家的中医也没落了很久了。

    “杜仲!”

    秦老喊了一声,说道:“今天,你就负责在药柜里抓药吧!”

    认药,抓药在中医里,虽然只是入门阶段,但也是最为考验人心的阶段。

    秦老之所以让杜仲抓药,而不是直接教他中医,一来是为了让杜仲更快的记住中药的种类,二来也可以利用抓药这种繁琐的事情,来试探一下杜仲的耐性!

    “好。”

    杜仲点头。

    学中医查病第一步,就从抓药开始吧!

    打定注意以后,杜仲就直接走进药柜。

    一旁,吴海华看到杜仲被安排去抓药,心中暗暗窃喜!

    “我就说,小小的保安怎么可能学习中医,难怪老师会让他留下来,原来是把他当做免费的苦力了!”

    瞄了杜仲一眼,吴海华忽然勾起嘴角,阴笑着。

    随后,正式开诊。

    见秦老开诊,杜仲眼中闪过一丝精芒,目光集中在秦老的身上,要不要跟随秦老,就看下面的诊断方法了!

    第一个患者,是个面色蜡黄,看上去极为瘦弱的青年!

    “身体不舒服,感觉没有精神,意识恍惚,时常眼前黑?”

    秦老坐得端正,双目炯炯有神,一眼看去,仿佛就已经看穿了病人一般。

    “恩,最近总感觉干什么事都没有精神,就连喜欢的菜吃起来也没以前那么香了!”瘦弱的青年点头应声,随后在秦老的示意下,把手抬了起来。

    秦老点点头,一伸手就准确的按住了青年的脉搏。

    中医靠的就是望闻问切,秦老一句简单却直击要害的问话,以及那干脆利落的把脉动作,令得杜仲暗暗喝彩!

    这种一拿一个准的诊断,可不是一般人能够做得到的!

    稍许,秦老把手一松,脸上露出一丝笑意!

    “没什么大问题,就是肝火旺盛,导致气血不通,影响了血液循环!”

    仔细的观察间,杜仲现,秦老看病非常简单,诊断一个患者,不到两分钟的时间,药方就开好了!

    换做其他中医师,一天能看五十个病人都是多的。

    接到第一张药方,杜仲仔细的看了一眼之后,便开始寻找药材,然后利用药柜上摆放的的中药称,来确定重要的分量!

    中医世家,杜仲从小就知道如何使用中药称。

    秦老开得药方都是以古方几钱几钱做计量的,而不是现代的多少克,这方面完全难不倒杜仲,如果他这都不会,他爷爷一准拿着鞋底抽他。

    杜仲用中药称仔细的称量好药方上的药。

    找药、称量、合药、包药,一气呵成,完全没有任何生疏停滞的感觉。

    看到杜仲竟然如此轻松上手,吴海华有些诧异,更多的时不屑。

    上手再快也是打工的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