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看书 > 都市言情 > 特种神医 > 第十七章 秦老的考验(求票!求收藏!)
    秦老满意的点了点头,身怀这么厉害的绝技,还能做到如此谦逊,不是一般人所能做的的,他没看错人。请看Ω∮书WwΩWΩ.QingKanShu.cC

    一脸笑意的伸手拍了拍杜仲的肩膀,秦老这才转身,回到诊桌前坐好!

    而一旁,从震惊中转醒过来的吴海华却刚好见到了这一幕,顿时心中一紧,牙关也是紧紧的咬了起来,望向杜仲的眼神,透着深深的怨毒,仿佛要把杜仲给杀了一样!

    心中的怨恨,越加的浓烈了!

    “好了,都别愣着了,继续开诊!”

    见科室中的患者,依旧处于震惊中,秦老开口唤醒大家。

    所有人从震惊中清醒过来,看向杜仲的眼神中满是佩服,再也没人敢对杜仲用手抓药提出半句蜚语。

    站在药柜前的妇女,钦佩的看了杜仲一眼,一把抓住早该拿走的药包,放心的走了出去。

    随后,诊断继续,

    诊断期间,所有患者的目光,都集中在杜仲的身上。

    杜仲那神乎奇迹的抓药手艺,似乎被他们看成了一种赏心悦目的表演!

    每一个来到药柜前取药的患者,望向杜仲的眼眸里,都是充斥着敬佩之色。

    科室中,夸赞声一直不断。

    而这些声音落在吴海华的耳朵里竟是那么的刺耳。

    “我才是秦老唯一的弟子,一个小小的保安,有什么资格抢夺我的风头!”

    整整一个下午的时间,吴海华看向杜仲的时候,脸上都是会泛起一阵青白!

    一想到秦老对杜仲的态度,吴海华就感觉气不打一处来,眼眸里的怨恨之色,也是越加的浓烈!

    忙碌中,不知不觉的就到了下班时间。

    送走最后一个病人后,杜仲没有丝毫疲惫,反而一脸轻松的走了出来,仿佛抓药这种在别人看来无比繁琐的事,根本没有丝毫难度似的!

    见到杜仲那神色淡然的模样,忙了一天的稍显疲惫的秦老站起身,走了过来。

    “杜仲!”

    秦老突然喊了一声,问道:“你可记得,今天来了多少患者,我一共开了多少方子?”

    听闻秦老的问话,吴海华顿时再次兴奋了起来。请看书WwΩWΩ.ΩQingKanShu.cC

    吴海华很清楚的记得,他之所以能成为秦老的记名弟子,就是因为在当年那一次陪诊中,他清楚的记下了病人的数量,才得到了秦老的肯定。

    记忆中,那天一共来了21个患者,但是今天一下午,就来了至少6o个患者。

    这么大的数量,杜仲根本不可能记得,更何况杜仲根本不可能料到秦老会有此一问。

    显然,这才是秦老对杜仲的考核!

    “准备滚蛋吧!”

    吴海华心中暗暗冷笑,这种根本没有人会去注意的事,杜仲绝对不可能会记住,既然记不住,那就直接滚蛋!

    就在吴海华心中窃喜的时候,杜仲却是面色淡然开口了。

    “一共71个患者,开了73张药方!”

    “有35个中年男人,9个儿童,16个中年妇女,11个老人,其中有两人因为要去外地一段时间,中间需要换药,所以多开了两张药方!”

    杜仲想也没想,直接回答了出来。

    什么?!

    吴海华彻底傻眼了!

    秦老的眼神中,也满是惊讶,他没想到杜仲居然能记得这么清楚,稍显疲惫的脸上顿时挂上了一抹满意的笑容。

    可见也是一个有心人。

    只要有心,什么都可以学!

    微笑间,秦老眼色一转,突其想的问道:“既然记得这么清楚,那么你是否记得我今天一共开了多少味药?”

    这个问题的难度,瞬间就提升了无数倍。

    人是单体,而每一副药都是由很多种中药搭配而成的,一共73副药,必须要清楚的记得有多少重复,有多少没有重复,才有可能得到最后的答案。

    而且还是在如此高强度的工作下,专门记都困难,更何况只是走马观花的为了抓药看一遍。

    根本没人可以回答的上来。

    “这次我看你怎么答!”

    吴海华一个机灵,原本的震惊尽数抹去,精神头一下子就蹿了起来。

    然而,杜仲对此却是自然的一笑。

    “一共,218种药,其中当归二俩,麻黄四钱、桂枝七钱、紫苏一两三钱、生姜二两一钱、蝉蜕一两七钱、天花粉五钱、金银花三两、三棵针六钱……”

    杜仲这一说,就没有停下,一口气说出了一大串中药的名称。请看书Ww∫WΩ.∮QingKanShu.cC

    最可怕的是,说出中药名称的时候,他甚至连每一种开了几两几钱都说得清清楚楚!

    秦老震惊了!

    彻彻底底的震惊!

    原本他只是以为杜仲的记忆力比较好,第一个问题是考校有没有用心,这个问题就是难为人了。他也只是突奇想测验一下杜仲到底记忆力多强。

    可当杜仲报出这一连串的名字和分量之后,他才幡然醒悟过来。

    眼前的年轻人比他想象中得要强!

    而且,强的让人可怕!

    “我还是第一次见到记忆力如此惊人的人!”

    秦老不禁开口惊叹道。

    惊叹之余,秦老难忍心中的好奇,继续追问道:“你还记得些什么?”

    “我还记得你开的每一个方子!”

    杜仲再次一笑,有些玩味的说道:“包括,上面药材的顺序。”

    一句话,顿时让秦老和吴海华再次震惊得无以复加!

    73张方子,只看了一遍,就完全记住了?

    “这种事,怎么可能!”

    吴海华立刻张口大呼道:“你肯定是在说谎!”

    对于每一次见面要都针对自己的吴海华,杜仲根本不去搭理,这种人根本不值得杜仲跟他多说一句话。

    不理吴海华的质疑,杜仲看向秦老!

    “你真的记得?”

    秦老瞪大了双眼,不敢相信的问道。

    “没错,记得清清楚楚!”杜仲开口道。

    闻言,秦老双眼一眯,脸上的疑虑并未散去,开口问道:“第21张方子开的什么?”

    “咽炎方,玄参汤:玄参三钱、桔梗二钱、干草一钱。用法:水煎频服,每日一剂!”

    杜仲脱口而出。

    听到杜仲的回答,秦老眼中闪过一丝精芒,继续追问道:“第54张方子开的什么?”

    “乙肝方:柴胡、白芍、当归、白术、茯苓、板蓝根、大青叶、五味子各三钱,干草两钱、丹参六钱。用法:水煎两小时,煎汁约2oo毫升,每日一剂,分两次服用,连服三十剂为一个疗程!”

    这一次,杜仲依然想也没想的说了出来。

    秦老眸中精光更甚,仿佛见到了什么宝贝一样!

    “第4o张方子开的是什么?”

    “失眠方,泻肝安神汤:生珍珠母六钱、钩藤三钱、丹参三钱、夏枯草三钱、朱茯神两钱、合欢皮两钱,用法:水煎服,每日一剂,分两次服用。”

    杜仲依旧流畅回答了出来,并且说得一丝不差!

    秦老怔怔的望了杜仲十秒种,眸中的惊喜之色溢于言表,随后才大笑道:“好好好!”

    此时,杜仲微微一笑,问道:“你不需要检查方子来验证我说的对不对吗?”

    秦老哈哈一笑,说道:“我亲手开的单子,我怎么会不记得,只要是我看过的患者和我开过的方子,我也同样记得清清楚楚!”

    大笑间,秦老止不住的点头夸赞道:“长江后浪推前浪啊,行医这么多年,总算是让我等到了一个比我还厉害的人!”

    “秦老过奖了!”

    杜仲谦虚的笑了笑,没有丝毫傲气!

    “不为过,不为过!哈哈!”

    秦老摆了摆手,大笑着走出了科室。

    随后,吴海华一脸狠毒的朝杜仲看了一眼,旋即快步追了上去……

    晚上,杜仲坐在客厅的沙上回想着今天下午生的一切。

    和秦老之间有了良好的开端,让杜仲心情有些愉悦,虽然不知道传说中得国医大师秦开元不知道在哪,但跟着眼前的秦老先学习着也不错。

    这个时候,房门忽然被打开了,刚下班的古慕儿走了进来。

    看见客厅里的杜仲,古慕儿冷哼一声,把头一仰,就高傲的回到了自己房里。

    走到房门前,古慕儿转过头来,却现杜仲根本没有看向她,嘴角顿时一撇,露出一副不爽的神色!

    “这个死家伙,居然敢无视本小姐的存在!”

    心中暗骂一句,古慕儿粉拳一动,打开房门走了进去。

    “不过,这家伙还挺神秘的,居然救好了黄明进,今天黄明进给他送来锦旗的事,可是闹得整个医院人尽皆知。”

    “既然是保安就好好的做保安,没事跑到秦老那里,炫耀个什么劲啊?’

    房间里,古慕儿撇着嘴巴,面带不屑!

    今天上午黄明进送来锦旗的事,她也是从其他医生的口中得知的,听说那阵丈还真不小。随后,得知今天下午生在秦老科室的事,她当时也是震惊得不行,根本不敢相信那是真的,直到现在,她还心存质疑!

    这个貌不惊人,甚至有些古板的家伙,真的达到了那种出寻常人精准感知的程度?

    一个越来越大的谜团笼罩在杜仲身边,让古慕儿看不清,也让她更加好奇。

    虽然只相处了两天时间,但是杜仲却给他留下了非常深刻的印象,而且每一个印象都是那么的让他震撼。

    想着想着,忙了一整天的古慕儿连澡都没洗就逐渐的陷入了睡梦中。

    而杜仲,则是在思考无果之后,亲自下厨做了一顿丰盛的美味。

    当他敲动古慕儿房门的时候,却听到房中传来细微的酣睡声,不由得轻笑一声,不再打扰!

    一夜无话!

    第二天清晨,天还灰蒙蒙的时候,杜仲就起床做好早餐留下便条,独自吃完后出了门。

    杜仲所住的小区旁,就有一个挺大的公园,这几天的上班途中,杜仲都会经过这个公园。

    还没有到上班时间,杜仲径直走公园里锻炼锻炼。

    因为时间太早的缘故,公园里人影稀少,一路走来也没碰上几个。

    杜仲随便找了个清净的地方,回忆着在部队生活的点点滴滴,不由自主的就开始打起军体拳来。

    一套军体拳打完,全身上下都是渗透出了一层密汗!

    看了看时间,觉得差不多还去教训保安队那些家伙,杜仲稍微整理了一下,就小跑着朝医院行去。

    然而,刚跑出没几步,一个满脸慈祥的老者,就从公园一角走了过来。

    “小伙子,拳打得不错,咱俩练练?”

    老者直接挡住杜仲的去路,笑呵呵的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