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看书 > 都市言情 > 特种神医 > 第二十四章 或许我有办法!(求票!求收藏!)

第二十四章 或许我有办法!(求票!求收藏!)

    (新的一周,冲啊!)

    闻言,杜仲心中诧异了一下。∮请Ω看书Ww∫W∮.QingKanShu.cC

    古慕儿医术竟然这么厉害?

    很快他们来到神经科所在的十一楼,杜仲就看到了走廊里站的满满的全是扛着摄像机的媒体,在媒体中间的有一个年轻女教师焦急的守护在病房门外。

    看似焦急,却是心头落了一块石头的等待。

    这种情景让杜仲一愣,但随即低着头走向病房。

    “这小孩真实福大命大,没想到今天秦老竟然亲自下来了,听说他十多年没有离开过中医科了,秦老一出手,绝对妙手回春,手到病除!”

    “是啊,这绝对是大新闻,而且秦老在小孩绝对保住了!”

    “咱们就看着秦老创造奇迹好好报道一下吧,看来还是中医博大精深管用啊!”

    ……

    这些记者的你一言我一语让这个女教师的神色越来越轻松,仿佛已经看到孩子完全康复了一样。

    跟随着秦老,杜仲穿过拥挤的人群,没有感觉到丝毫拥挤,在众人让出的小道里,就这么轻松的穿了过去。

    来到病房门口,杜仲转身对外面的人真挚的提醒道:“请各位保持安静,治疗需要一个安静的环境,谢谢合作。”

    杜仲冲着所有人点点头,然后推门进了房间。

    留下一群立刻变得安静的人。

    杜仲刚进来,就见到一脸凝重的古慕儿正站在病床前,病床上躺着一个脸色红色嘴角吐着白沫的小男孩。

    小男孩全身肌肉强直性痉挛,小小的身体不停的抽搐着。

    眼前这一幕看的杜仲心里有些难受。

    “这么小却要承受这么大的痛苦!”

    杜仲心中默默叹了口气,站到一个空位处静静的观察着,他现神经科的医师已经采取了一些措施,上衣解开以防小孩呼吸道阻塞,口中塞上了纱布防止咬伤舌部。

    秦老面色冷静的走上前去,神色肃穆的开始检查着小孩的全身,小孩上衣被他一把全脱掉,仔细的查看有无严重的癫痫症状,比如脑水肿、脑疝、呼吸道衰竭等症状。

    此时秦老冷静的像变了一个人一样,和之前慈祥和善的样子完全判若两人,让杜仲内心感到一些震动。请看书Ww∮WΩ.∮QingKanShu.ΩcC

    或许这才是一个真正的医者,病人面前,将自己的几十年的性格都忘记了,手中、眼中、心中只有病人。

    治好病,救活人,是唯一目的!

    “拿针来!”

    秦老检查完将小孩的身体弄成侧躺,立刻伸手说道。

    古慕儿却在第一时间默契的将一盒银针递了上去。

    针?

    杜仲一愣,在西医中小儿癫痫在病期间是绝对不能受到刺激的,中医中的针刺,掐人中是绝对不行的。

    难道秦老要用针灸针刺?

    秦老双手各出一根针,用最原始的方法在酒精灯上烤过之后,在杜仲惊讶的眼神注视下,双手手腕同时一抖,两根银针竟然飞准确的分别插进了人中穴和内关穴。

    两针刚落,再取两针,烤火消毒,手腕一抖,直接飞针再入!

    手上后溪穴,背上长强穴!

    四针刚针完,小孩的身体突然一僵,随即全身松软了下来,痉挛抽搐的症状完全消失!

    “好神奇!”

    杜仲心中赞叹一声,他不得不承认中医确实比西医强,西医对付癫痫完全没有具体的救治办法。

    而且他看得出秦开明抖腕的劲道拿捏的恰到好处,没有几十年的功力绝对到不了真的水平。

    当然这不包括他杜仲,在部队中那么多年,杜仲对劲道的拿捏已经到了一种登峰造极的地步。

    病房里的其他人见状神情一松,甚至有些激动,他们总算看到了秦老的厉害了。

    但却只有杜仲看到了秦老平静的脸色有些波动,神色变得凝重。

    再次行针的时候,秦老没有双手取针,更没有抖腕飞针,而是慎重的取出了一根针,轻轻捻动着插入小孩的百会穴。

    一边捻动一边似乎在细细的感受着什么。

    “难道有问题?”

    杜仲眉头一皱,在秦老行针的时候,脑海中突然想到一个问题。

    “按理说,小孩阳气最盛,不应该有此大病,看他父母的样子很健康,不应该是先天遗传,难道是……”

    杜仲眉头更加皱了起来,他想到了一个可能。请看书WwΩW∫.ΩQingKanShu.cC

    这小孩的病或许不是实病,而是虚病!

    小孩虽然阳气最盛,但是性情纯真,易染邪气。这个刚刚懂事的小孩当然不可能德行有亏,那德行有亏的可能是他的父母,甚至他的爷爷奶奶等身边的亲人。

    成年人阳气很足,心性成熟,如果德行有亏,周身感召的邪气暂时进入不到他的体内,只能等年老体弱之后才会趁虚而入。

    一旦家里有血缘关系的小孩,这股邪气就可能依据血缘关系进入小孩体内,对于没有血缘关系的反而不会有影响,这就是经常说的做坏事殃及子孙。

    “难道这个小孩的长辈有德行有亏的人?”

    杜仲心思猛的一动,立即将精神力集中到两眉之间。

    “功德眼,开!”

    杜仲心中低喝一声,瞬间感觉到两眉之间的皮肤消失了一样,眼前的世界也生了轻微变化,变得清晰无比,透亮无比,似乎一切都在他的观察之中。

    将头转向小孩的,放佛一股能量罩将小孩整个身体都罩进去了一样,一股股信息无声的出现在杜仲的脑海中。

    信息越多,杜仲的脸色就越难看,双拳紧握,眼睛里闪烁着怒火。

    “畜生不如的狗东西!!!”

    杜仲实在忍不住低声骂道。

    别人没听到,旁边的古慕儿却听听的清清楚楚,一双美目诧异的看着杜仲,尤其是看到杜仲的脸色,更让她感觉到奇怪。

    此时,秦老突然站起身来,长长的出了口气说道:“慕儿你来!”

    古慕儿闻言立刻上前,慢慢捻动着小孩身上的针。

    此时小孩竟然完全恢复了本来的样子,如同熟睡的一般。

    “我刚才扎针侧重调整督脉,目的熄风健脾安神……”

    秦老一边看着古慕儿的手法,一边说道。

    见此情景杜仲心中更加诧异,难道古慕儿还和秦老有关系?

    这明显是在教古慕儿针灸!

    “秦老宝刀未老,妙手回春!”

    看到小孩的情况越来越好,一名一生顿时笑着对秦老赞美道。

    “是啊!是啊!秦老果然厉害,不愧是全国十大名老中医之一!”

    “任何疾病到了秦老手里,肯定手到病除!”

    ……

    病房里顿时响起此起彼伏的称赞声,谁不想借机赢取秦老的好感,只要得到秦老的好感,到时候一句话,自己还不是平步青云!

    “拍什么马屁,这个病我可治不好!”秦老冷哼一声,说道。

    一句话整个病房的人除了杜仲全都愣住了。

    这不效果很明显吗?

    小孩癫痫已经没事了?

    怎么说治不好?

    在众人疑惑和震惊的眼神注视下,秦老看向熟睡的小孩,无奈的叹了口气,“我只能让他一年之内不犯病,但无法彻底根除他的症状。”

    这番话彻底把房间里的医生们震住了,无法彻底根除的病?

    连秦老这样著名的老中医都不行吗?

    但秦老的话他们绝对是不敢怀疑的,毕竟资历水平都在那放着呢,谁敢不服,你让这小孩安静下来试试!

    瞬间,整个病房里的气氛都变得凝重起来。

    “收针吧。”

    十分钟之后,秦老对古慕儿说道。

    古慕儿点头将针捻动着拔了出来。

    此时,小孩完全熟睡了,一脸的平和安详,完全没了刚才的痛楚。

    杜仲看着熟睡的小孩,心情却怎么也轻松不起来,因为他知道这个病一般人治不了,虽然暂时缓解了,但以后小孩还会复的,

    因为,这不是实病,而是虚病!

    德行有亏的病!

    “把孩子的家属请进来吧,我要给他们说几句话。”

    听到老的话,杜仲立刻将那年轻的女教师请了进来。

    这个年轻的女教师一看到病床上的孩子安详的睡着了,立刻喜极而泣,就要感谢秦老,却被秦老拉住了。

    “你不要谢我,病我没治好,只是暂时缓解了,如果他能安全度过今天二十四小时,我仍然只能保证他一年之内不犯,一年之后你们还得来找我,但我没办法根除他的病。但如果无法安全度过这二十四小时,唉!”

    秦老深深的叹了口气,言语之中无比的坦诚。

    他承认自己医术救不了孩子,以他现在的名声竟然做到了现在医院里的医生都做不到的坦诚。

    “什么?”

    这名年轻女教师惊呆了,全国十大名老中医之一的秦老都治不好的病,这个孩子还有救吗?

    而且这孩子还随时都会生生命危险。

    “秦老,求您一定要治好这个孩子,求您了。”

    年轻的女教师忍不住哭泣着哀求道。

    “对不起,我无能为力。”秦老摇头叹息道。

    “你能联系到孩子的父母吗,我有些话想问他们?”

    这时,杜仲走上前来出声问道。

    “可以,我马上联系!”女教师急忙点头应声。

    开启功德眼的时候,杜仲就知道问题并不是出在孩子身上,而是出在了孩子父母的身上!

    要救小孩,必须只有找到孩子的父母,才有解决的方法。

    在女教师的联系下,孩子的父母很快赶到了医院。

    “你们就是孩子的父母?”

    望着那一对匆忙赶来,身着华贵,脸上却流露着紧张之色年轻男女,杜仲出声问道。

    “是的,我儿子怎么样了?”女人张口问道。

    “没办法,虽然暂时抑制住了癫痫的症状,但无法根除!”

    这时,秦老走了上来,一脸痛惜的望着小孩的父母,说道:“这孩子,应该活不了几年!”

    “什么?”

    孩子的母亲一听,顿时声泪俱下,眼前一黑就倒在了男人的怀里。

    “或许,我有办法!”

    这时,杜仲突然说了一句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