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看书 > 都市言情 > 特种神医 > 第二十五章 人在做,天在看!(求票!求收藏!)

第二十五章 人在做,天在看!(求票!求收藏!)

    什么?!

    杜仲一句话把房间所有人都震住了。请看∫书Ww∮W∮.∮QingKanShu.cC

    包括秦老,他们万万没想到杜仲竟然会说出这话来!

    那可是秦老刚说不可能彻底治愈的病,现在就有人站出来承认自己可以做到。

    此人要么疯了,要么傻了!

    秦老和古慕儿,包括所有站在病房中的医师,全都一脸诧异的望向杜仲!

    秦老的眼神中更多地是审视,甚至还有一丝期盼。

    古慕儿则想到了黄明进那一次,眼睛蓦地一亮。

    杜仲真有办法也说不定!

    与此同时,一直等不到消息的吴海华,实在忍受不住心中的好奇,走进了医院大楼。

    “真的?你能救我儿子?”

    与其他人的想法不同,孩子的母亲如同抓住一个救命稻草一样一把抓住杜仲的手臂,激动的问道。

    “我想问一下,你们儿子第一次病是什么时候?你们知道原因吗?”

    杜仲看着这对父母问道,眼神中带着丝丝寒意。。

    “大概三岁的时候第一次犯病,我们也不知道具体原因。”

    年轻的爸爸一脸的哀愁。

    “哼!”

    杜仲冷哼一声,寒声道:

    “是真的不知道,还是假不知道!”

    一句冰冷的问话瞬间让整个房间的温度似乎都降了几度。

    杜仲冷冷的看着这对年轻父母,刚才出现在他脑海中的一幕有一幕再一次浮现。

    他再也忍不住了,直接走上前去,质问道:“两年前的大年三十晚上,你儿子第一次犯病是不是?”

    此时病房内,一名医师想拦住杜仲却被秦老制止了。

    秦老期待而好奇的看着杜仲。

    古慕儿一双晶莹透亮的美目也好奇的看着杜仲。

    “是!是!你……你怎么知道的?”

    年轻的爸爸震惊的看着杜仲。

    “真想治好你儿子的病?”

    杜仲向前一步,一股强大的气势蓦地出现,压迫着年轻的爸爸。请看∮书Ww∫W∮.∫QingKanShu.ΩcC

    “想!太想了!”

    年轻的爸爸突然眼前一亮,像抓住了一根救命稻草一样。

    “那就把那天晚上你们俩做的什么事一五一十说出来,我立刻告诉你办法,立刻治好你们儿子!”

    “两年前……”

    年轻的爸爸突然慌乱起来,年轻的妈妈也捂着嘴惊慌的看着杜仲。

    “两年前什么事也没生你让我说什么?”

    片刻后,年轻的爸爸低着头心虚的说道。

    “是吗?哼!”

    杜仲冷冷的扫视了这对年轻的父母一眼,冰冷的眼神直接让他们从心底感到冷冽。

    他冷笑一声,一言不的重新回到自己原来的地方,静静的站立着,似乎刚才那一幕从来没有生过一样。

    治疗虚病必须将德行给补回来,否则回天乏术。

    对方敢做不敢认,心中不觉得一点愧疚和懊悔,他又能做什么,不自真心的忏悔,谁也帮不了,上古医术帮不了,天也帮不了!

    整个房间的人都傻眼了,完全搞不明白杜仲刚才弄出那一出是什么意思。

    “你到底什么意思?”

    孩子的父亲有些崩溃,双眼通红看着杜仲。

    “人在做,天在看,天理昭彰,谁也逃不了!你们自己做了什么都不敢承认,不肯悔过,就算是神仙下凡,也绝对救不了你孩子!”

    杜仲冷声一哼。

    杜仲的话,令房间里的所有人都是莫名奇妙,这个保安队长到底想说什么?

    秦老的眼睛却越来越亮。

    “人在做,天在看!”

    孩子的父母面面相觑,一脸愁苦的看了看孩子,方才转过头来看着杜仲。

    他们已经相信了杜仲能治好他们孩子的话,因为两年前大年三十的事情只有他们自己知道,现在眼前的人竟然也知道。

    此人不是一般人,说不定真能就自己孩子!

    “我说,我不是人!”

    孩子的父亲咬着嘴唇,神色很是挣扎的开口说道:“两年前的大年夜,下着鹅毛大雪,因为我是独生子的缘故,父母从乡下进城来看我们,却被我们赶走了!”

    “是我不对,是我忘恩负义,有了老婆就忘了父母!”

    说到这里,孩子的父亲一脸苦楚的跪倒在地,狠狠的抽了自己几个大嘴巴子,眼泪刷的流了下来。请看书WwΩWΩ.ΩQingKanShu.cC

    “我们知道错了,求你救救我儿子!”

    孩子是母亲也瘫软的倒了下来,用乞求般的眼神看着杜仲。

    听到这样的话,病房里的人顿时失声,他们怎么也想不到,这两个看上去那么高傲的人,居然会做出这种忘恩负义的事。

    这种人,就应该受此折磨!

    可更多地是深深的震惊和疑惑。

    一个小小的保安队长是怎么知道的?

    “你们真的知错了?”

    杜仲冰寒着脸问道。

    以杜仲兵王鹰一般的锐利观察力,现这对年轻的父母确实心中有些忏悔。

    “知错了,真的知道错了,求你救救我儿子吧!”

    孩子的母亲泣不成声,慌忙点头道。

    “我有办法立刻保住你孩子的命,也能把一年期限延长至两年!”

    杜仲冷冷道:“但是想要彻底根除你们孩子的病症,只能看你们怎么做!”

    “立刻把孩子的爷爷奶奶接来,全力赡养,真心忏悔!”

    “你!”

    杜仲伸手朝孩子的母亲一指,说道:“如果真的知错了,就诚心给你公公婆婆每天洗一次脚,持续三年,一天不能断!否则孩子永远治不好!”

    这话一出,众人顿时惊呆了!

    包括古慕儿!

    所有人看向杜仲的眼神里都搀杂着一丝复杂的神色,从这句话来看,杜仲完全就是一个专门搞封建迷信来敛财的江湖术士!

    这时,因为无聊而早早就走进医院的吴海华,突然从人群中挤了出来,一脸鄙夷的望着杜仲,怒声喝斥道:“好你个杜仲,居然当着这么多人的面,传播封建迷信,侮辱我们医院的名声!”

    “你们别听他的,他根本不是医生,只是一个小小的保安而已!怎么可能治好你们的孩子。”

    吴海华环视一眼,说道。

    “海华!”

    秦老冷喝一声,双眼一眯,望向吴海华,示意他不要继续说下去。

    见到秦老的模样,吴海华只得悻悻的闭上了嘴巴!

    “如果你们答应,也相信我,我现在就可以动手治疗!”

    杜仲没有搭理突然出现的吴海华,而是一脸认真严肃的望着孩子的父母。

    “我答应!”

    孩子的父亲抬起头,一脸坚定的说道。

    他们的孩子已经没有了救治的机会,杜仲敢当着这么多医生的面说能救治,应该不会骗人!

    更何况他知道两年前不可能知道的事情!

    而且连秦老都指望不上的情况下,他们能指望的,也就只有杜仲了。

    “不行,这不符合规矩!”

    就在孩子父母点头答应的时候,吴海华又跳了出来,冷笑道:“这里是医院没错,但你只是一个小小的保安,保安跑来凑什么热闹,你根本不会医术,谁知道你是救人,还是害人来了!”

    杜仲冷冷的看了吴海华一眼,无奈的摇了摇头。

    的确,在医院里他只是一个保安,不是医生,如何能在医院治病。

    秦老也是不由得皱了皱眉,他很期待看到杜仲如何做,但是杜仲的身份阻碍了他放手。

    为了医院的名誉,为了孩子的生命安全,谁也不敢放手让杜仲来做。

    万一出了事就是医院担责任!

    “院长!”

    正在这时,一名花白头的中老年在几人的簇拥下走了进来,此人正是开源市附属医院的院长,而跟随在他身后的,正是医院的领导层。

    “秦老,怎么样了?”

    院长直接走到了秦老身旁,出声问道。

    秦老把所有的事情,全都告诉了院长。

    “让不让杜仲来医,院长你决定吧!”

    秦老把这个问题,甩给了院长。

    “不行!”

    这时,那些领导直接否决了秦老的提议。

    “这孩子的病根太深,不能耽搁!”

    秦老一挥衣袖,一脸凝重的说道:“这是一条人命,知道吗?”

    “就因为是一条人命,怎么能把它交到一个连医术都不会的保安身上?”

    那领导坚决抵制秦老的提议。

    “你就是杜仲吧?”

    在秦老和医院领导的争执声中,老态龙钟,面色红润,花白头梳成哥模样的老院长走来杜仲身旁。

    杜仲点了点头。

    “黄明进的骨癌是你治好的?”

    杜仲依旧点头。

    “那你有把握救治这个孩子?”

    院长没问杜仲如何治疗好的黄明进,直接问道。

    “我已经说过了,我能把孩子病的时间延长到两年,至于其他的就只能看孩子的父母了!”

    杜仲如实答道。

    闻言,老院长眉头紧锁着,思考起来。

    “要不然这样吧,我们领导层仔细的讨论一下,半个小时后给你答复怎么样?”

    老院长出声道。

    “可以!”

    杜仲点了点头。

    随后,一众领导以及秦老,便离开了病房,开会去了。

    “你真的能救好这个孩子吗?”

    领导离开后,古慕儿走到杜仲身旁,悄然出声问道。

    杜仲微微一笑,没有说话,答案他已经说了无数遍了,就算再说无数遍,也依然有人会保持怀疑的态度,既然这样,那还不如不说。

    等治疗结果出来,一切也就显而易见了。

    这边,没被杜仲搭理的古慕儿气得直跺脚。

    那边,见到俩人亲昵的吴海华却是阴趁着脸,森然的冷笑着走出了病房,找了一个没有人的空旷区域,打了一个电话。

    “喂,派出所吗?”

    “开源市附属医院,有人非法行医,我怀疑蓄意谋害……”

    阴恻恻的声音,从吴海华的口中传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