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看书 > 特种神医 > 第二十六章 非法行医!(求红票!求月票!)

第二十六章 非法行医!(求红票!求月票!)

        另一边,会议室里,却吵得不可开交!

        秦老坚定的说,无论如何都要让杜仲试一试,而院方领导却又一大部分人持反对意见。Ω请∮看书Ww∮W∫.ΩQingKanShu.cC

        这些反对意见,无一不是在告诉秦老,这事与医院的名誉息息相关,绝对不能轻易的放手,冒那么大的风险让一个保安来做!

        就算试也不能在医院试,而且要在外面试也要开除杜仲,杜仲毕竟是医院的保安队长,万一出问题也会算到医院头上。

        这两条直接激怒了秦老。

        而在这份争吵中,一名吴姓医院领导的电话忽然响了起来。

        接过电话后,一直没有表态的吴姓领导开口,说支持秦老的提议,因为他相信,身为医院权威的秦老,不会选错。

        随着一个大领导的倾斜,结果终于定了下来!

        容许杜仲一试!

        当所有领导离开会议室的时候,那吴姓领导暗暗叹息一声,底声呢喃道:“海华,这次我可是把医院的名声都给你押上去了……”

        半小时后,杜仲收到了最终的裁定结果。

        院方,允许杜仲试一试,但如果在救治的过程中生了什么以外,院方一律不负责任,而且还征求了孩子父母的意见,并签字。

        当所有领导齐聚病房中的时候,杜仲的救治开始了。

        癫痫是慢性反复作性的,短暂脑功能失调综合症,以脑神经元异常放电引起反复痫性为主,是神经系统异常的常见疾病之一。

        也就是说,要治疗癫痫,就要从脑神经入手。

        上古医术的能量手印中,有一个手印就是专门针对神经的。

        要治疗孩子,就必须使用那个能量手印!

        虽然有众多的围观者,但杜仲却并不害怕被人知道,因为这次他要使用的能量手印,就类似于点穴一样,常人根本分辨不出来。

        在众人的注视下,杜仲走到病床前,深深的吸了口气,随后双眼一眯,眼中闪过一丝精芒,双手快的活动了起来。

        右掌平摊,大拇指直挺挺的立着,中指微微前押,轻点在孩子右侧的太阳穴上。

        旋即,左掌大拇指弯曲,食指同样压了下去,无名指逆向的反向翘了起来,尾指勾住大拇指,压向掌心的中指,同样点向孩子左侧的太阳穴。请看书Ww∮WΩ.ΩQingKanShu.cC

        这个手印,能够使人清醒,对大脑神经,有着非常强力的清洗作用,它能将脑神经中异常放射出的脑电波抹处,从而让人恢复正常。

        这个手印最强的地方,是利用对脑神经的刺激,让人的大脑更加活跃!

        不敢说能把傻子变成天才,至少也能让普通人变得比之前更聪明一点。

        当然,也只能是一点点。

        这是上古医术中得传承中所记载的。

        左右两手分别点在孩的太阳穴上,杜仲顿时就感觉到身周的空气仿佛会流动一般,像是一股清凉的微风,迎面拂过,涌入他的体内,顺着双臂,像是万马奔腾一般,汹涌的冲进了孩子的大脑。

        虽然感觉极为清爽凉快,但是杜仲的额头上,还是不由自主的渗透出了一层密汗!

        杜仲心中苦笑!

        这个有些逆天的手印,比其他手印所需要的精神力,更多!

        好在这段时间,他休息得不差,否则的话,救倒一半怕是会撑不住虚脱。

        房间内,众人疑惑的望着杜仲。

        自从点穴一般的将两个手指点在孩子的太阳穴上以后,杜仲就再也没有其他动作,一些原本相信杜仲的人的脸上,也都在这一刻抹上了一丝质疑的神色。

        “就这么一点,就能治好孩子?”

        “看来这个保安的确跟刚刚那个医生说的一样,根本就是个江湖术士啊!”

        “不过,这么简单的动作,怎么会让他流汗,你们看他身上的衣服头湿透了!”

        “对啊,他身子那么壮,这里又这么清凉……”

        细微的议论声,开始在房间里声声相传。

        “不要说话,那会影响到孩子的治疗!”

        秦老威严的扫望了众人一眼,再次转头看向杜仲,眸中流露出一丝不知名的精芒,有一丝兴奋,更多的是期待。

        在秦老的威严下,病房内外的议论声,嘎然而止!

        然而,才刚安静下来没几分钟,门外便是传来了一阵响亮的脚步声。请看∫书Ww∮W∮.∮QingKanShu.cC

        “警察,让一下!”

        一名身着警服的青年走了过来!

        见状,老院长和秦老急忙迎了上去,在病房门前把警察给截了下来。

        “有什么事吗?”

        老院长出声问道。

        “有人举报,这里有人非法行医,蓄意杀人,请不要阻拦我执法!”

        警察义正言辞的张口说道。

        闻言,老院长转头看了秦老一眼,旋即朝病房内依旧一动不动,却早已汗流浃背的杜仲看了一眼。

        “请不要阻挡我执法!”

        警察再次出声!

        老院长而后秦老无奈的退了开来,给警察让开了一条道路。

        三名警察走进病房,便是直接冲着杜仲走了过去。

        “你叫杜仲,是医院的保安队队长,没错吧?”

        警察站在杜仲身旁,并没有打断杜仲的动作,而是直接出声问道。

        “没错,是我!”

        杜仲一动也不敢动,开口说道。

        “有人举报你非法行医,请你跟我们走一躺!”警察一脸严肃的开口道。

        “可以!”

        杜仲点了点头,很冷静的补充道:“现在正救治到一半,能不能让我治完这个孩子,治完以后,我跟你们走!”

        “这是一条命,我希望你作为人民警察可以慎重做出决定,而且我治疗是经过孩子父母允许的。”

        就在警察说完的瞬间他分析判断出该如何处理这件事,所以他表现的很冷静。

        “这……”

        警察一时间也犹豫了。

        “放心吧,你们就在这里守着,我是跑不掉的!”

        杜仲微微一笑,补充道:“而且,如果我救这孩子失手了,你们不也能亲眼见证嘛!”

        “没错,请你们通融一下吧!”

        秦老走了过来。

        “他是个好人,不会逃跑的!”

        古慕儿也欺身前来,不知从何处找来几张卫生纸,一边给杜仲擦拭着额头上的汗水,一边说道。

        思考良久,三名警察相继点头!

        他们的目的是为人民服务,而杜仲现在正在救治一个孩子,如果因为他们强行带走杜仲,导致孩子出了什么问题的话,他们也不好交代。

        更何况这种情况下谁也说不清是他们阻碍了治疗还是杜仲根本就治不好。

        到时候杜仲倒打一耙的话,他们无言以对。

        隐藏在人群中,吴海华见到古慕儿给杜仲擦汗的样子,脸色顿时就阴沉了下来!

        不过,一想到救治结束,杜仲就会被关进局子,吴海华的嘴角就不由得勾起一抹畅快的笑意。

        良久之后,一动不动的杜仲突然双目一瞪!

        双手颤抖着,缓缓的收了回来。

        成了!

        露出一丝虚弱的微笑,杜仲无比疲惫的转过身来!

        “走吧!”

        主动把手伸向一直等在身旁的三名警察,杜仲微微一笑,迈步离开!

        “这就成了,可孩子怎么一点反应都没有?”

        “这家伙是骗人的吧,是实在熬不过警察,所以选择束手就擒了?”

        议论声起,整个病房,包括楼道里,都是瞬间喧闹了起来。

        而在这种喧闹声中,一直堂躺在病床上,年仅三岁的小男孩,忽然微微一抖,就在众人以为癫痫又要作的时候,小孩却是突然睁开双眼,直起身来。

        看到父母,小孩顿时笑着下了床,生龙活虎的在他们父母的周围,玩耍起来。

        所有人都震惊了!

        刚刚才因为癫痫而陷入深层睡眠的孩子,居然醒了!

        而且,气色也要比之前好上许多,那生龙活虎的模样,那里还像是生病的孩子?

        这种情形,怎么可能还会在二十四小时内死亡!

        他做到了!

        他真的做到了!

        当众人回过头时,那个一脸苍白,无比虚弱的保安队长,已经被长鸣警笛的警车带向了远方……

        一上警车,杜仲就疲惫的闭上双眼休息起来。

        另一边,解决了孩子的病症之后,医院领导一脸笑容的跟病人的家属谈论着,接受媒体采访,似乎忘记了这份荣誉完全是杜仲的功劳。

        唯有秦老和古慕儿紧紧的皱着眉头,对杜仲心生担忧。

        “秦老,这可怎么办啊?”

        古慕儿出声问道。

        “没办法!”

        秦老摇了摇头,叹息道:“杜仲没有医师资格证,还当着警察的面,救治那个孩子,就算我拉下老脸去请求院长,破例给他一个医师资格证,也改变不了非法行医的事实!”

        “难道医院就真的没有办法吗?”

        古慕儿心中忽然生出一股怨气,杜仲可是为了医院的名声,才出手救人的,如今人倒是救回来了,医院却连杜仲的生死都不管,这让古慕儿怎么看得下去?

        要是万一判定杜仲是非法行医,那可能就要面临至少三年牢狱之灾。

        秦老皱了皱眉,摇摇头说道:“这事我来想想办法。”

        古慕儿转过身,望着那些满脸笑容,接受媒体采访的领导,脸上浮现出一抹怒色。

        “好,既然医院不救,我救!”

        古慕儿一跺脚,气呼呼的转身,走出医院大楼,播通了一个电话。

        ……

        警车,没一会儿,就在警局门口停了下来。

        短短几分钟的休息,让杜仲稍微恢复了一些,精神也没有了之前的疲惫。

  http://www.qingkanshu.cc/0_29/285370.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qingkanshu.cc。请看书手机版阅读网址:m.qingkanshu.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