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看书 > 特种神医 > 第三十三章 你学过医!(求红票!求点击!)

第三十三章 你学过医!(求红票!求点击!)

        “是啊,不如认输,再比也没意思了。请看书Ww∫WΩ.ΩQingKanShu.cC”

        “直接比下一场吧!”

        ……

        劝退声此起彼伏,一句接一句的传到了杜仲的耳朵里。

        神色依旧如水,波澜不惊。

        古慕儿的目光依旧在杜仲的身上,她也很想跟那些小护士一样,劝杜仲不要继续下去,再继续下去,结果也是输。

        反正已成定局了,认个输又算得了什么?

        况且,他已经赢了一局在先,对这种必输的局面,根本不必跟吴海华硬碰!

        就在这时,杜仲转头朝古慕儿看了过来。

        见状,古慕儿暗暗的松了口气。

        看来这个呆子是想认输了,做这个决定倒也不傻!

        古慕儿心中正在庆幸的时候,杜仲的一句话,直接把她以及在场的所有都完全震住了。

        “准备好了吗?我要开始了!”

        平淡无奇的一句话,几乎让全部人都愣在了原地!

        原本还为杜仲抱不平的医生和护士,此刻都是摇起头来!

        一个大男人,有必要那么爱面子吗?

        这分明是自己找虐!

        “好了吗?”

        杜仲又问了一遍,仿佛所有的一切都跟他无关一样。

        古慕儿皓齿紧咬着嘴唇,重重的点头说道:“好了!”

        “那我开始了!”

        杜仲微微一笑,古慕儿也急忙翻开书页。

        “第一篇,平脉法。【问曰】脉何以知气血脏腑之诊也?

        【师曰】脉乃气血先见,气血有盛衰,脏腑有偏胜。气血俱盛……”

        一张口,杜仲就滔滔不绝,语时而快,时而慢,很有节奏的背诵着,与吴海华那疯狂的背诵模样,完全不同。

        “第二篇,辩脉法……”

        秦老双眼雪亮,看向杜仲,仿佛是见到了什么不可思意的事一般。请看书WwΩWΩ.∮QingKanShu.cC

        “第三篇,六气主刻……”

        随着杜仲的背诵,围观的人从一开始的叹息,慢慢的瞪大了眼睛,全都呆住了,满脸不可置信。

        “第七篇,伤暑脉证并治……”

        一直背诵到第七篇的时候,一脸诧异的古慕儿,终于是从医师服的兜里取出了一只笔,在书页上划了一下。

        围观的众人,此刻已经完全傻了!

        那些对杜仲劝说,希望杜仲认输的小护士,此刻都是张着一口可以塞下鹅卵石的嘴巴,看向杜仲的眼眸里,无比的震惊,却又带着一丝怀疑。

        难道杜仲并不像秦老说的,从没有看过《伤寒杂病论》?

        要不然的话,他怎么可能背诵得出来?

        可他不是学医的,吴海华能被尚能接受,可一个保安队长闲的没事背伤寒干什么?

        “第九篇,湿病脉证并治……”

        背到第九篇的时候,古慕儿又动了一下,旋即抬起头来,面带疑惑的望着杜仲,好像是现了些什么不为人知的东西。

        “第十一篇,伤风病脉证并治……”

        “第十五篇……”

        “第十六篇……”

        不像医学院里的学生会有停顿的时刻,杜仲一路背诵下来,语气跌宕起伏,仿佛不是背诵,而是在朗诵一般。

        更仿佛他就是张仲景,在给学生上课,一篇《伤寒杂病论》娓娓道来。

        最为神奇的是,他连书都没看过一眼,却能背诵得比医学院的尖子生都好。

        整个花园里,一片死寂!

        没有人敢再说话!

        所有人都在安静的听得杜仲的背诵,一些记忆力比较好的,还默默的跟随着杜仲的言语开始无声的背诵起来,背到一些晦涩的地方,甚至还要靠杜仲的话声,才能让他们想起来,接下来的内容是什么。

        这些跟随杜仲默默背诵的人,无疑是最为震惊的。

        此刻,所有人的心里,都藏着一个疑问。请∫看书WwΩWΩ.ΩQingKanShu.cC

        杜仲真的没有看过这本书吗?

        如果是的话,他为什么能背诵出来?

        如果不是的话,他岂不是在骗人,扮猪吃老虎?

        “第二十九篇……”

        众人震惊、诧异、不可置信的神态,杜仲都看在眼里,但却并没有影响他背书的节奏。

        虽然时快时慢,但最后一个字落下的时候,背诵一整本书的时间,跟吴海华所用的时间,居然相同!

        却比他更有节奏感!

        “背完了?”

        这时,围观的人才反应过来。

        “这才是享受啊,只知道念书里的文字,果然没有朗诵来得引人!”

        周遭开始热闹起来,所有人都在议论着杜仲的背诵方法,还有他为什么要说没有看过这本书。

        “不可能,你学过医!”

        这时,脸色早已变得非常难看的吴海华忽然出声,指着杜仲说道:“你这个骗子!”

        秦老也在这时走上前来,疑惑的看着杜仲,眼神中带着和吴海华相同的疑惑。

        面对两人的质问,以及围观众人的疑惑,杜仲却是抱予一笑,并没有解释,而是看着吴海华问道:“你是因为我没学过医才要和我比吗?这就是你所谓的公平?”

        吴海华脸色立刻被憋得通红,这个问题他无法回答,不管怎么回答都有问题。

        最后只能怨毒的盯着杜仲。

        “秦老,您快过来看看……”

        一直没有出声的古慕儿忽然开口,一脸神奇的指着手中的典籍,目光却落在了杜仲的身上,满脸的不可思议。

        “怎么了?”

        秦老皱了皱眉头,走了过去。

        接过书,翻了一遍,秦老顿时就瞪大了眼睛。

        “这不可能!”

        秦老猛地抬头看向杜仲,死死的盯着杜仲,神色中满是震撼。

        “两个人背诵下来,错误的地方……完全相同!”

        什么?!

        一石激起千层浪!

        秦老的话,就像一颗重磅炸弹一般,瞬间叫围观的人群,炸开了花。

        “你从没有看过《伤寒杂病论》,之所以能背出来,是因为记住了吴海华背诵出来的一整本书的文字?是不是?”

        秦老走到杜仲身前,紧紧的盯着杜仲问道。

        “没错!”

        杜仲点了点头,没有否认。

        他确实如此做的。

        吴海华背诵的时候,他一直低头沉思,就是在记吴海华背出的文字,否则的话他又怎么敢答应吴海华的比试?

        可笑的时吴海华竟然提议自己先背!

        就算不提议,杜仲也会让他先背,这就是他敢答应的倚仗!

        哗!

        所有人的心瞬间震动了一下,这件事实在太骇人听闻了!

        只听了一遍就记住了?

        伤寒杂病论可由三万多字,就听一遍?

        “不可能,我只背了一遍,他怎么可能记得住!”

        吴海华脸色一变,指着杜仲说道:“他就是个骗子,这种事,根本不可能有人做到!”

        回答他的只是杜仲不屑的一笑。

        秦老上下打量着杜仲,他觉得自己要重新审视这个年轻人了,活了这么大一把年纪,第二次看人看走眼,一个是看高了吴海华,另一个就算看低了杜仲。

        过目不忘和耳听不忘难度不可同日而语!

        因为看书记忆是动用了眼根和耳根,因为意在心里默念,而听只动用了耳根,难度至少提高一倍。

        看一遍能记住已经是难能可贵,耳听不忘更是闻所未闻!

        “这次不算,我这里还有一本书……”

        吴海华紧紧咬着牙关,举起手中那一本《汤头歌》!

        “我就不信,你能听一遍就全部记下来!”

        吴海华瞥着杜仲,脸色极为难看。

        “这一次,你来做公证人!”

        吴海华指着一个骨科大夫,把抬在手里的《汤头歌》扔了过去。

        杜仲明白,吴海华现在根本不相信秦老和古慕儿。

        虽然事实摆在那里,但是他错了几处,到底错在什么地方,又有谁知道?

        待骨科大夫接过书,翻开书页之后,吴海华看着杜仲冷冷地说道:“你不是记忆力好吗?有种我背什么你背什么!”

        说完,不等杜仲回答直接开始背诵起了起来。

        〈汤头歌〉是医学著作,书中选用中医常用方剂三百余方,分为补益、表、攻里、涌吐等二十类,以七言歌诀的形式加以归纳和概括,并且每一方都附有简要注释,是一部流传较广的方剂学著作。

        与伤寒杂病论相比,汤头歌的背诵要简单上不少,因为每一句都是七个字,而且大部分都有押韵。

        但是难点在于,每一个方剂都不尽相同,有时候背错一个药名,整张方子就会失效。除了方剂之外,还要背诵出每一个方子的注释,这些注释才是最困难的。

        “解表剂,一:麻黄汤,麻黄汤中用桂枝……”

        吴海华开始背诵起来,因为是七言歌诀的缘故,读的语气倒也学着杜仲,稍微有些起伏。

        “二:三拗汤……”

        似乎是读顺了,吴海华逐渐的加快了度,仿佛这一局的比试,比的不但是背诵的准确性,还要比度似的。

        “三:华盖散……”

        每背完一,吴海华都会清楚的把注释讲出来,然后冷笑着开始背诵下一。

        背完第49个方子,吴海华眼神中闪过一丝阴鸷,陡然变化了内容:

        “辩阴证阳证,属性:曰甚哉!阴阳之证不可不祥也!遍观《内经》说所说,变化百病,皆由喜怒过度,饮食失节……”

        秦老、古幕儿和裁判官,还有周围一些人立刻皱起眉头。

        吴海华此时背的根本就不是《汤头歌》,而是金元四大家之一的李东垣的《内外伤辨惑论》!

        而此时杜仲根本没有察觉,依旧在闭着眼睛静静的听着。

        古慕儿立刻想出言制止,却被秦老制止了。

  http://www.qingkanshu.cc/0_29/285380.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qingkanshu.cc。请看书手机版阅读网址:m.qingkanshu.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