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看书 > 都市言情 > 特种神医 > 第三十四章 一定是巧合!(求红票!求收藏!)

第三十四章 一定是巧合!(求红票!求收藏!)

    “听他背。请看书WwΩWΩ.ΩQingKanShu.cC”

    秦老轻声说道,眼睛却紧紧的盯着吴海华。

    古慕儿点点头,不在阻止。

    “温邪上受,先犯肺,逆传心包。肺主气属卫,心主血属营,辨营卫气血虽与伤寒同,若论治法则与伤寒大异也……”

    周围人皱眉更甚,吴海华竟然又换了内容,叶天士的《温热论》!

    “七子散治丈夫风虚目暗,精气衰少无子,补不足方。五味子、牡荆子、菟丝子、车前子、折子、石斛、署预、乾地黄……”

    又变了!

    孙思邈《千金方》!

    周围人不是学医的人也渐渐感觉有些不对劲,所有人都皱起了眉头,但没有打断吴海华,只是有些焦急的看着杜仲。

    杜仲依旧闭着双眼,似乎真的在记。

    吴海华这次真的狠了,一连换了十几本专著,而且只取片段,有的是在开头,有的是中间,有的事结尾。

    我就不信你还能记住!

    就算你原来是学医又能如何,我就这么多医书你都背过!

    等着认输吧!

    吴海华心中冷笑。

    “我背完了!”

    “该你了!”

    吴海华目光直指杜仲,冷笑着说道:“我倒要看看,你是不是真的听我说一遍,就能完全记下来。”

    杜仲睁开双眼,淡淡地看了吴海华一眼,直接走上前来。

    “开始吧!”

    简单的说了一句之后,杜仲张嘴开始背诵起来,古慕儿连提醒都没来得及。

    周围人也没提醒,相对于最终结果,他们更想知道眼前的这个保安队长是不是真的达到了耳听不忘的可怕程度。

    他真的可以吗?

    如果这一次能完全相同的背诵出来的话,能形容他的,恐怕也就只有怪物这个词了吧?

    在众人期待的注视下,杜仲依旧用跌宕起伏的语气,开始背诵起来。

    奇怪的是,这一次杜仲的语气与上一次完全相同,但度却快了许多!

    当然,杜仲自己也知道,语过快的话会导致听的人出现纰漏,所以他每一个字都读得特别的清楚。

    “解表剂,麻黄汤……”

    很快杜仲就背到了第49个方子,周围的人的心立刻紧张的提了起来。请Ω∫看书Ww∫W.QingKanShu.cC

    他真能和吴海华一样吗?

    古慕儿粉拳紧握,秦老也紧紧的看着杜仲。

    吴海华更是死死的盯着杜仲。

    “辩阴证阳证,属性:曰甚哉!阴阳之证不可不祥也!遍观《内经》说所说,变化百病,皆由喜怒过度,饮食失节……”

    哗!

    所有人身心一震,杜仲竟然真的一字不差按照吴海华背诵的背了出来,没有一丝停顿,放佛本来就被如此背诵一样。

    不可能!

    这不可能!

    吴海华脸色有些白的摇摇头,这一定是巧合!

    没错,一定是巧合!

    但接下来直接击碎了他心中的想法。

    “温邪上受,先犯肺,逆传心包。肺主气属卫,心主血属营,辨营卫气血虽与伤寒同,若论治法则与伤寒大异也……”

    叶天士《温热论》!

    衔接一字不差!背诵一字不差!

    不可能!不可能!这不可能!

    吴海华脸色瞬间变得极为苍白,根本无法接受这个事实。

    又是巧合!一定又是巧合!他原来一定也会背!

    他在心里不停的劝说着自己。

    可下一刻,杜仲又在他破碎的灵魂上面重重的踩了一脚。

    “七子散治丈夫风虚目暗,精气衰少无子,补不足方。五味子、牡荆子……”

    孙思邈《千金方》!

    吴海华如遭雷击,捂着胸口,踉跄着后退几步,一屁股重重的坐在了地上。

    他真的能完全背出来……

    周围的人早已经被杜仲的表现惊呆了,一件根本不可能的生的事情就在他们面前生了,一个根本不可能存在的妖孽就在他们眼前出现了!

    这还是人吗?

    在所有人震惊的注视下,杜仲一字不差的完全背出来了吴海华刚才的话。

    当最后一个字落定的时候,整个花园地顿时响起一阵鼓掌声,每一个人看向杜仲的眼眸里,都透露着无比的敬佩的神色。请看书Ww∮WΩ.ΩQingKanShu.cC

    甚至有些敬畏。

    “他真的能听一遍全背下来?”

    一名小护士,目瞪口呆的说道。

    一旁,秦老深深的吸了口气,看向杜仲的眼眸里泛出一丝精芒!

    “没想到,你竟然真的做到了!”

    古慕儿也是一脸震惊的走到了杜仲身旁,用打量怪物一般的眼神,上下打量着杜仲,像是要把杜仲完全看透,却又根本做不到一样。

    周围立刻响起嘈杂的议论声中,那名评定的骨科大夫一时间也无法做出评定,赶紧和其他人一起商量。

    良久,骨科大夫艰难的宣布了结果。

    “这局平局,因为两人背诵的内容一模一样,所以平局。”

    周围立刻响起一阵嘘声,在大家心里显然杜仲赢了,但也只能接受这个结果。

    吴海华闻言重重的松了口气,他还没输,还有最后一场的机会!

    杜仲对于这个结果不置可否,他无畏挑战,他要的是杀人诛心!

    一下把人打死不好玩,要的就是给了他上天堂的希望然后重重的给他下地狱的事实!

    这才是诛心!

    所以他更乐意接受平局!

    “一平一负,杜仲已经立于不败之地了啊!”

    “就算吴医师最后一轮赢了,两人也能是打平!”

    “但吴医师可是正宗的中医博士,而杜仲却连中医都还没入门呢!现在这种情况,谁赢谁输还真不一定!”

    ……

    周围的议论声传到吴海华的耳中,顿时让他怒不可遏!

    绝不能输,就算是打平也绝不能输。

    以他的身份和地位,输给杜仲的话,他就再也翻不了身了。

    第三战,必须赢!

    “接下来,是该进行第三次比试了吧?”

    这个时候,秦老站出声来,面色肃穆的看向吴海华。

    “比就比!”

    一看到杜仲那种淡然的神色,吴海华就有些心虚了,但是当着这么多人的面,他却根本不能拒绝,而且必须赢!

    “杜仲,准备好了吗?”秦老微笑问道。

    “时刻准备着!”

    杜仲点点头,吐出一句在特战队引以为信仰的话。

    “好!”

    秦老赞赏的点点头。

    随后,在秦老的安排下,找来了两名患急性肠胃炎的病人!

    “为了公平起见,各位在场的医师可以亲自出手把把脉,看看两位患者的病情是否一样!”

    秦老提议,顿时就有几名医师走了出来,分别给两位病人把脉。

    “病情差不多,不影响比试!”

    其中一名医师经过把脉后,说道。

    另外几名参与了把脉的医师也同样点头确定。

    “好,既然大家已经测试过了,那么第三次的比试,现在开始!”

    “因为这次比的是看病,所以比试的两人可以同时出手!”秦老出声道。

    说罢,杜仲和吴海华两人,同时走向病人。

    中医看病,靠的就是望闻问切。

    望一字,对于杜仲来说,无疑是最为轻松的。

    而最难的,则是切字诀。

    切,指的是摸脉象。

    杜仲根本没有学习过把脉,又怎么能搞得懂脉象这东西?

    随着秦老的一声令下,两人同时出手,吴海华一上来就娴熟的开始询问病情,随后就直接揪起患者的手臂,把起脉来。

    对于吴海华的这番表现,众人并没有太大的异议。

    因为吴海华行医数年的缘故,望字诀的观望气色、闻字诀的倾听声息,都早已熟练,所以才会直接询问以后,就开始把脉。

    另外一边,杜仲有模有样的询问病人的病情,随后也开始了把脉。

    然而,就在杜仲伸手把脉的时候,周围却是传来了一阵哄笑声。

    “这是把脉?这连脉动都感觉不到吧!”

    “哈哈,他果然是新手,连入门级的把脉手势都不会!还摸错了地方!”

    ……

    “我看这局,他是没办法跟吴医师一争雌雄了!”

    哄笑声中,几名医龄老道的医师谈论道。

    就连一旁的秦老,也是忍不住哑然失笑,更别说是有着中医世家背-景的古慕儿了。

    此时,古慕儿紧捂着嘴巴,那模样生怕笑出的声音,被杜仲给听到。

    把脉,双手分为寸关尺三部,掌后高骨处为关,关前为寸,关后为尺。医师食指放在寸部,中指放在关部,食指放在尺部,杜仲完全放反了……

    见状,杜仲无奈的耸了耸肩!

    他本来就不会把脉,小时候也没看过,也没跟秦老学过,把脉这一手,只不过是装模作样而已。

    他心中早就有了计较。

    急性肠胃炎,在中医的诊疗中,是属于感受暑湿秽浊之气,或因贪凉露宿,寒湿入侵,使脾胃受损,升降失司、清浊相干,而引起的。

    “能把你的病症跟我说一下吗?”

    杜仲装模作样把完脉,问道。

    “就是突然肚子痛,感觉恶心想吐,最里面也有些酸水!”

    杜仲点点头,然后看看舌苔等等。

    倒是另外一边,吴海华结束了把脉之后,迅的找来纸笔,开出了一剂药方。

    由于是秦老找来的病人,这一次的评定依旧由秦老来做主,吴海华开出的单子先交到了秦老的手上。

    收到吴海华的药方后,秦老看向杜仲。

    瞟了一眼吴海华的方子,杜仲站起来说道:“我开的方子,跟他的一样。”

    所有人闻言一愣。

    什么意思?

    不打算开方子了?

    还是自暴自弃打算放弃这一局了?

    听到杜仲的话,吴海华的脸上却是笑开了花。

    “你以为还想靠这样让这一场平局?你可别忘了,一样的方子,也是我先开出来的!你抄袭可就是输!”

    说着,吴海华哈哈大笑道:“你已经输了!”

    “我们比的是什么?”

    杜仲突然问道。

    “废话,当然是看病!”

    自以为赢了的吴海华哈哈大笑着,终于赢杜仲一次,让他感觉非常爽。

    “病人都还没好,你在高兴什么呢?”

    杜仲冷笑一声,说道:“既然比的是看病,那自然要比谁开的方子,效果更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