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看书 > 都市言情 > 特种神医 > 第三十九章 无门可入的暗劲(求票!求收藏!)

第三十九章 无门可入的暗劲(求票!求收藏!)

    杜仲全身气势猛地放开,立刻睁开眼睛,看到眼前的人,气势收敛住了。请∫看书WwΩWΩ.ΩQingKanShu.cC

    现来人正是老者。

    整整二十七个小时的等待,皇天不负苦心人,终于是把老者给等来了!

    脸上流露出一丝欣喜之色,杜仲急忙站起身来,恭敬的行了一礼。

    前方,老者笑眯眯的望着杜仲,满意的点头说道:“来得挺早啊!”

    杜仲心中一声苦笑,这都等了二十七个小时了,能不早吗?

    “您迟到了!”

    杜仲盯着老者直接说道。

    “小伙子,说话这么直,很不懂的变通嘛?有你这么跟老年人说话的吗?”

    老者直接冲着杜仲屁股踢了一脚。

    “啪!”

    又没躲开,杜仲给踢飞了。

    杜仲悻悻的跑了回来。

    老者哼哼的看着杜仲说道:“你以为我真的要和你比哪一天谁来的早啊!你当我傻啊!你十二点之前来肯定比我早!你以为早起不睡就能学到老夫的东西,想什么好事呢?你傻还是我傻啊?”

    杜仲闻言脸上漏出尴尬的神色。

    他确实在这方面犯傻了一回。

    “老夫看的是心性!”

    老者瞥了杜仲一眼说道:

    “小伙子,心性很不错嘛!”

    “老夫之所以爽约,为的就是看你心性如何!如果昨天我失约后你来了又耐不住性子离开的话,咱们也就彻底的没了缘分!跟人学习,有什么资格摆谱?别说不来,要是老夫想学个东西,就是等上一年,老夫也敢等!”

    老者一副理直气壮。

    杜仲瞬间明白了。

    原来老者是故意失约,并且还刻意晾了他一天!

    老者的目的,根本不是看杜仲到底能不能来得比他早,而是看杜仲在他失约的情况下,会不会觉得被骗了而离开。

    也顺便可以看看,当他做了这一切之后,杜仲见到他时候的反应。请看书Ww∮WΩ.ΩQingKanShu.cC

    不得不说,察觉到老者出现,杜仲瞬间站起身来,一脸恭敬的模样,的确让老者很是满意。

    后来敢当面问他也是率性而为,并不是抱怨。

    如果是抱怨,老者会直接暴打杜仲一顿,然后扭头扬长离去,这个缘就断了!

    解释完之后,老者哈哈一笑,说道:“从今天开始,你就暂时跟我开始学习了!”

    杜仲大喜过望,恭敬的朝老者深深鞠了一躬!

    “先别高兴,只是暂时,你以为就这么简单就能学习别人的东西啊?你是不是傻啊!我还要考验你懂不懂?要是考验过不了你就滚蛋了你懂不懂?这都不懂,你高兴个什么劲!”

    “唉,碰到个笨学生,真是头疼!”

    不等杜仲说话,老者自言自语额摇摇头。

    杜仲神色再次尴尬起来。

    只能赶紧转移话题,突然想到一件事,恭敬的问道:“老先生,遇到你之后,我又遇见一个学习正宗八卦掌的内家拳手。但是跟他交手下来,却现他不是我的对手,而且与你给我那种无力感相差极大!我有些不明白,同为内家拳,为什么会有如此大的差距?”

    老者微微一笑,高深莫测的看着杜仲。

    “你还真是笨!当然是境界不一样啦!他是小孩,你是中学生,我是大人,你一拳打倒他,我一拳打死你,这么简单地道理你不懂啊!”

    杜仲本以为老者如此高深莫测的笑容下面会有什么惊人的解答,他已经洗耳恭听了。

    没想到……劈头盖脸就是一顿臭骂。

    今天第三次感觉到尴尬了。

    “虽然所有的内家拳,都有着相同的根本,但是在内家拳里,同样也有着严谨的等级区分,每一个等级之间的差距,自然不小。”

    老者神色一转,正色道:“内家拳,共有四大层次,明劲、暗劲、化劲和神明四个层次,每一个层次又分前、中、后三期,达到暗劲,才算是真正垮入内家拳的大门,至于你遇到那个修炼内家拳的人,也就是明劲的小娃娃。”

    “想来,以你的伸手,应该是一招把他击败的吧!”

    老者微笑着道。

    杜仲心里一惊。

    他在老者面前只出手了一次,只出了一招,虽然挨了三次踢,但没想到老者竟然对他的实力有如此深刻的了解。请看∮Ω书Ww∮WΩ.∫QingKanShu.cC

    更是能直接判定出,杜仲是一招击败的狗熊?

    老者为什么能判断出这个结果,杜仲难以想象。

    “是!”

    心中惊讶的同时,杜仲恭敬的点头应声。

    似乎是看出了杜仲的疑惑,老者笑了笑,解释道:“以你现在的身手,暗劲层次之下,无人是你对手!甚至连暗劲前期、中期的人,也不是你的对手,就是暗劲后期的高手,你也可以与其一战!”

    “明劲练到你这种地步,当真是一个奇葩!”

    老者啧啧称奇道,随后漏出一丝坏笑:“要是把你扔到武林里面,保准能吓死一帮练内家拳的人,明劲打败暗劲,哈哈!有意思!”

    看见老者自顾自地开心了起来,杜仲脸上的肌肉不自觉地抽动了一下,急忙问道:

    “老先生,你所说的暗劲,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状态?”

    而且老者说他的实力只是堪比暗劲后期,暗劲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状态呢?为什么能比过他?

    他一无所知。

    既然老者来了,也答应了杜仲可以跟他学习,杜仲自然不能放过这个机会,无论如何他也必须得迈进内家拳的大门。

    “暗劲,是一种无法用言语表达的劲道!”

    老者感慨一声,说道:“这就需要你自己去感悟了,若你自己感悟不到,就无法达不到暗劲层次,进入内家拳的大门。即便终其一生,也顶多是一个能力拼暗劲后期的外家拳高手!”仅此而已。

    “在我看来,你的身体已经突破了常人的极限,再继续下去也不会有太大的提升!”

    老者从上到下,打量了杜仲一眼,说道:“就算在提升一倍,你也绝对比不了化劲境最低层次的高手的!”

    杜仲心中一惊

    化劲高手竟然如此可怕?

    随后紧皱起眉头来。

    老者只说要感受,却并没有具体说要怎么去感受,这让他感觉自己就像是热锅上的蚂蚁,无论从那一边走,都看不到出路。

    “不要急!”

    老者微微一笑,伸手轻轻拍了拍杜仲的肩膀,说道:“明劲跟暗劲之间只隔着一层薄薄的窗户纸,甚至连纸也没有。没悟之前,你觉得无门可入,悟了之后你会现其实根本没有门,本来就是通的。武者甚至不需要明劲,只要悟了暗劲,就能一步蹬天,直接迈进内家拳的大门。就这么简单!”

    闻言,杜仲心中更加急迫了,心思急转。

    明劲跟暗劲只有一纸之隔,但是这层纸到底是什么?

    没悟无门,悟了也无门到底是什么意思?

    明劲,显然就是一个人所能爆出来的力量!

    暗劲呢?

    难道是隐藏在人体里的力量?

    杜仲沉思着,老者见状,微微点头。

    “既然答应教你,老夫岂能食言。”

    老者笑了笑,说道:“不过,我教的是内家拳,你什么时候领悟暗劲,跨进内家拳的大门了,我就真正的开始教你!这也算一次考验哟!对悟性的考验!”

    从沉思中回过神来,杜仲点了点头。

    “其实,望领悟暗劲,并不困难!”老者又说了一句。

    杜仲眼前一亮!

    一脸恭敬的,安静等待着。

    “想要从明劲领悟到暗劲,就必须明白两个字!”

    “繁体的‘爱’和‘儒’!”

    老者看向杜仲,认真地说道。

    爱和儒?

    杜仲愣住了,完全不明白什么意思。

    这就是打开暗劲大门的钥匙?

    这时,老者伸手捂着嘴巴,大大的打了个哈欠说道:“老了,熬不了夜!”

    打着哈欠,老者转过身去,一边走着,一边说道:“去领悟去吧!看你悟性如何,啥时候悟到了,啥时候见我,悟到之前别来见我!”

    说罢,老者直接离开了公园。

    “老先生,谢谢!”

    望着老者远去的背影,杜仲高声喊道。

    他很清楚,虽然从一开始,老者就用尽各种方法来测试杜仲,而且现身以后,也开口悟了之后再教!

    但其实,老者短短的几句话,就把什么都教给了杜仲,至于其他的,老者的确帮不上忙,只能靠杜仲自己去领悟了。

    满怀着对老者的感激之心,目送老者离开视线之后,杜仲方才回家。

    回家的路上,杜仲的脑袋里,不断的回荡着老者说过的每一句话。

    暗劲,明劲!

    一层窗户纸?

    无门?

    爱和儒?

    沉思中,杜仲不知不觉的就来到了家门口,打开门回到了自己的房间里。

    或许是因为整整二十七个小时没有闭眼,实在太困的缘故,躺在床上的杜仲,还在思考着就陷入了沉睡。

    第二天,因为习惯的缘故,杜仲一到早晨六点,就醒了过来。

    做好早餐,离开家后,杜仲来到了公园里的另外一处,锻炼的同时,脑子里尽是领悟暗劲的事。

    一直锻炼到上班时间,杜仲才离开公园。

    今天,他没有小跑,整整两个小时的锻炼亮已经足够了,而且跑步那种运动,无疑会打扰到他的思考。

    “领悟!”

    深深的吸了口气,杜仲苦恼的抬起头来,现自己已经站在了医院大门前。

    如往日一般,进入医院后,杜仲就直接走向了保安室。

    保安室里,一片死寂,所有人都在闷头抽眼,气氛有些不对。

    “都怎么了?都干什么呢?”

    杜仲出声喝斥。

    在杜仲的喝斥下,王珂站起身来,神色复杂的看向杜仲,欲言又止。

    “王浩,你说,出什么事了?”

    杜仲皱眉问道。

    “队长!”

    王珂神色复杂的摇了摇头,说道:“你还是问黑子吧!”

    杜仲眉头一挑,转而看向黑子,问道:“黑子,你说!”

    黑子深深的吸了口烟,瞪了王珂一眼,旋即看向杜仲,极不情愿的开口说道:“队长,刚收到消息,你被开除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