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看书 > 都市言情 > 特种神医 > 第四十二章 院长上门(求票!求收藏!)
    (求书评!我需要书评,需要反馈,需要知道大家对书和章节的评价,让我精益求精,谢谢!)

    古代拜师,除了需要师傅本人,还需要引师、保师、代师三者在场,不过今日一切从简。请看书Ww∮WΩ.ΩQingKanShu.cC

    种德堂,后堂!

    一间非常干净,类似于祖屋一样的房间里,没有桌椅,唯有一个供台!

    供台两侧点着油灯,在供台的正中央,整齐的摆放着秦家先灵的神牌,神牌前还摆着一个果盘,以及一盘子的糕点。

    在供台前方,摆放着一个蒲团,供人跪拜。

    跟随着秦老来到后堂,杜仲四下打量了一眼,并没有现什么奇特的地方。

    秦老率先走到供桌前,在蒲团上跪下来,一脸虔诚的望着供桌上的神牌,说道:“先灵庇佑,我秦家祝由之术今日与杜家上古医术融为一家,回归本源。天意如此,我辈当顺从之。”

    “今秦家子孙开元,带徒杜仲前来跪拜各为先灵!”

    “拜祖师吧!”

    听到秦老的吩咐,杜仲点点头,走到供桌前,面色肃然的跪了下去。

    “杜家弟子杜仲,得以拜入秦老门下,定当用尽一切力量,将祝由术和上古医术,扬光大,重振秦杜两家门楣,不负先人之传承!!”

    一脸认真的看着供桌上的神牌,杜仲双手合什,脸色虔诚的说道。

    一旁,看着杜仲跪拜的身影,秦老那张老脸上,明亮的眼眸里,不禁涌出一层泪水,多少年来,他终于是找到了能够帮他把秦家传承,祝由术继承下去的人。

    属于他的,真真正正的弟子。

    并非记名!

    与吴海华那个阴险之徒相比,他在杜仲的身上,看到了真正的希望,来源于上古医术和祝由术的希望。

    在秦老的注视下,杜仲一丝不苟,端端正正的朝神牌拜祭着!

    祭拜完毕,杜仲站起身来,看向秦老,却现此刻的秦老异常的激动,眼眶中的泪水似乎就要夺目而出一般。

    “师父,请守徒儿一拜!”

    杜仲深吸了口气,而后一下跪了下去。

    “咚咚咚……”

    杜仲一连磕了九个响头,一声比一声响!

    秦老全都看在眼里,却并没有打断,因为他受得起。

    同时也因为他知道,这九个响头代表着杜仲的心意,以及决心!

    等杜仲磕完头,秦老才急忙走了上去,把杜仲给扶了起来。请∫看书Ww∮W∫.∮QingKanShu.∫cC

    “好徒儿,好徒儿……”

    脸色激动的望着杜仲,秦老止不住的点头,眼眶里饱含的泪水,也终于是在这个时候涌泉而出。

    见状,杜仲没有说话,而是转过身,抬来一个早已准备好,摆放着茶水的掌盘!

    “师父,喝茶!”

    杜仲倒了一杯温茶,抬起来,弓着腰,递向秦老。

    “好,喝茶,喝茶……”

    秦老老泪纵横,脸上流露出一抹稳馨的笑容,从杜仲手中接过了茶盅,嘴巴一张,就把一整盅茶灌到腹中。

    “八十多年了,活了整整八十多年,我没有辜负先灵!”

    喝完茶水,秦老伸手擦拭着眼角的泪花,脸上绽放出一抹笑容,说道:“从今天起,我秦开元有了真正的徒儿,秦家祝由术也有了传人,我无愧先灵!”

    “当着先灵的面,答应我,一定要将祝由术扬光大!”

    秦老喜疾而泣的看着杜仲。

    “我杜仲誓,此生必将祝由术扬光大,让秦杜两家,再次震古烁今!”

    杜仲重重的立下誓言!

    “好!”

    秦老高兴道。

    与此同时,开源市附属医院,会议室!

    一个头花白的老人,神色匆匆的走进医院!

    这人,正是医院的院长,范文军!

    随着范文军的到来,整个医院仿佛一瞬间就翻了天,几乎不到三分钟,医院的领导层,就全部聚集到了会议室!

    “我听说,有人擅自秦老给赶走了,还开除了杜仲?”

    头花白的范文军,一脸严肃的瞪着会议室里的所有人,怒声道:“是谁有那么大的胆子?”

    “是我!”

    这时,吴天明站起身来,理直气壮的说道:“我赶走那个老家伙是有原因的,我接到病人举报,秦老贪赃枉法,不但收了病人人的红包,还跟药商联合,坑了病人辛苦赚来的钱的同时,也损毁了我院的声誉!”

    “幸好我及时查处,才避免了事情进一步的恶化!”

    “贪赃枉法?”

    “及时查处?”

    范文军一听就怒了,猛的伸手一拍桌子,吼道:“好你个吴天明,这种借口都能想出来,我还真是小看你了!”

    “这是事实,事实胜于雄辩!”

    吴天明坚定的说道。请Ω∫看书Ww∫W.QingKanShu.cC

    事情做都做了,秦老不就是一个老中医嘛。他绝对不相信院长因为这个说大不大说小步小的事情重重处罚他。

    听到这里,范文军的脸色,顿时变得异常的难看。

    “还有病人说,秦老得医术并不高明,钱花了不少,病没看好……”

    吴天明继续说着秦老的坏话,在他口中秦老就是在医院混饭、坑蒙拐骗的老家伙!

    范文军脸色铁青的走到了他的身旁。

    吴天明还没搞清楚到底是什么情况,就见范文军当着一众医院领导的面,狠狠一巴掌抽了过去。

    “啪!”

    “你他妈知道他是谁吗?”范文军怒声道。

    这一下,吴天明彻底懵了!

    所有人都懵了!

    第一次见院长如此动怒。

    秦老是谁?

    “他不就是一个普通的老中医吗?”

    吴天明捂着脸,一脸怒火的与范文军吼道。

    “吴天明,你就是个傻子!”

    范文军气不打一处来的指着吴天明,吼道:“他要是一个普通的老中医,我会允许他在医院开辟一个独立的空间做为诊室吗?而且装修那么豪华,还允许独立抓药吗?”

    吴天明闻言一愣,这些问题他从来没有考虑过。

    一直以来他都以为秦老只是一个普通的老中医,甚至一度还抱怨过,一个老中医受到如此好的待遇。

    他终于是感觉到有些不妙了

    瞬间想到了秦老离开前,杜仲那一句:你一定会后悔的!

    “他是谁?”

    吴天明硬着头皮问道。

    “是谁?”

    范文军深深的吸了口气,恶狠狠的瞪了吴天明一眼,说道:“不知道是谁你就敢动他!事情到了这个地步,我就告诉你们!”

    “他就是河北中医药大学的顶梁柱!我们医院的顶梁柱!国医大师,秦!开!元!”

    轰!

    整个会议室的人如同生十级地震一般,全都震惊了。

    秦……秦开元?!

    秦老竟然是秦开元!

    “院长您不会搞错了吧?”

    一个领导立刻站起来脸色难看的死死盯着院长问道。

    “我跟他几十年的交情,他还是我请来医院的,我怎么会搞错!”

    院长咬着说道。

    整个会议室都变得沉默了起来,气氛极其压抑。

    谁能想到那个不起眼只是医术高明一点的中医秦老竟然是国医大师秦开元!

    而且就在他们眼皮底下这么长时间他们竟然都没有现!

    他们突然想到另外一件事,额头上瞬间冒出了冷汗。

    国医大师秦开元被医院……开除了?

    这玩笑可开得太大了!

    这不是大水冲了龙王庙,这是简直是直接挖自己祖坟啊!

    谁都知道没有秦开元撑着,河北中医药大学和附属医院将一落千丈!

    所有人瞬间将目光锁定在了早已经呆滞的吴天明身上,眼神要是能杀人,吴天明已经碎成空气了!

    秦开元是什么人?

    他会贪赃枉法,和药商勾结?

    他会医术不高明?

    这分明就是吴天明的陷害!

    吴天明在院长吐出最后三个字的时候如遭雷击,脑子一片空白。

    整个人都傻掉了。

    他竟然……竟然把国医大师秦开元开除了?

    完了!完了!彻底的完了!

    怎么办?

    怎么办才好?

    吴天明额头上冷汗直冒。

    他心中突然产生浓浓的后悔,开除秦开元之前他该好好调查的。

    更大的后悔是为了他的侄子吴海华,吴海华错过了跟国医大师秦开元的机会!

    这将是一辈子最大的遗憾!

    “院长,这下怎么办?”

    吴天明冷汗直冒。

    “你就等着接受处分吧!”

    范文军恶狠狠的瞪了吴天明一眼,旋即急匆匆的走出了会议室,临走时还把会议室的门,关得震响。

    “天明兄,你这下麻烦大了……”

    一名领导走来,在吴天明是肩上拍了拍,旋即止不住的摇着头,离开了会议室。

    “哈哈,吴天明这下真的变成无明天了!”

    一些与吴天明不对路的领导,更是直言不讳的说着。

    吴天明却根本没有听到这些话,整个人呆滞的停留在原地,等众人都离开之后,身子一软就瘫倒在地。

    离开医院后,范文军打了好几个电话,才知道秦老又回到了他之前开的医馆,顿时就急忙朝种德堂赶了过去。

    急匆匆的赶到种德堂,范文军才进门,就见到秦老正一脸威严的在训话。

    在秦老身前,杜仲安稳的跪在地上,仔细的听着。

    见到这一幕,范文军顿时一愣。

    “哟,老范来了?”

    就在范文军愣的时候,秦老突然转过头来,看着范文军说道:“正好,赶快进来看看我收的徒弟!”

    一边,杜仲站起身来,看见来人是附属医院的院长,也是不由得一愣,随后又恭敬的朝院长行了个礼!

    范文军摸不着头脑的看着秦老。

    这才没几天,秦老居然就收徒弟了?

    心中暗想着,范文军把目光转向杜仲,上下打量起来。

    沉着、冷静、稳重……

    范文军暗暗点头,这杜仲的确是学中医的料,虽然年龄有些大,但在秦老手下,年龄什么的似乎也不是什么问题。

    突然,范文军回过神来,他今天可不是专门来看秦老收徒弟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