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看书 > 都市言情 > 特种神医 > 第四十三章 欺弱媚强不能留!(求票!求收藏!)

第四十三章 欺弱媚强不能留!(求票!求收藏!)

    “秦老,其实今天来,就是专程来给你赔礼道歉的!”

    范文军神色尴尬的笑了笑,说道:“我刚才外地回来,回来之后听到你的事情大雷霆,刚把他们臭骂了一顿!他们不知道你的身份,你还请海涵!”

    “我们都那么多年的关系了,对医院你也有感情了吧,总不能说走就走吧?”

    “我早知道会有这么一天!”

    秦老笑了笑,随后却又摇了摇手,说道:“在附属医院这么多年,我累了,也不想回去了,你还是把这份心思收起来吧!”

    闻言,范文军不由得撇了撇嘴。请看书Ww∫W∫.∮QingKanShu.cC

    累个屁!

    累了你还收徒弟,收徒弟不是更累?

    想到秦老收徒这事,又看了一眼杜仲,范文军顿时眼前一亮,计上心头。

    “秦老啊,你看既然你收徒了,那么要悉心教导徒弟。”

    “一个中医的成长绝对是离不开实践的,这点你比我清楚,要实践就需要大量的病人。”

    范文军说到这呵呵笑着打量了一下整个医馆,说道:“这里似乎无法为你徒弟医学时间提供足够的病人,医院可以!”

    “所以,我希望你考虑下。”

    说完,紧紧的盯着秦老。

    秦老闻言,沉吟了起来。

    这点他确实没有考虑过,他可以从医院出来,但是医院确确实实是可以为杜仲提供大量病人的地方。

    有门!

    范文军看到秦老脸色的神情,心中顿时一喜。

    立刻加码道:“这样吧!既然你不想继续在医院花费那么多时间,那一周只去三天可不可以,其他时间不去,这三天也算是为了你的宝贝徒弟,如何?”

    “一周去两天吧。”

    思考良久,秦老最终点了点头。

    “好!”

    范文军一听,顿时大喜。

    能得到这个结果,他已经很满意了,要不是正好碰上秦老收徒的话,秦老恐怕根本就不会回医院!

    而此时,一直在旁边听的杜仲跨前一步,看着院长说道:

    “院长,既然师父答应回医院了,那医院也得为师父做点什么吧?”

    听到杜仲的话,范文军一愣,看向杜仲的眼眸里,更加满意!

    “秦老,眼力不错啊,刚收的徒弟就开始保护师傅了!”

    “哈哈!”

    秦老开心的笑道,对杜仲刚才的表现也很是满意。请∫看∮书WwΩWΩ.∮QingKanShu.cC

    “这件事就算秦老想不追究,我这一关也过不去!”我马上就把吴天明给叫来,让他给秦老赔罪!

    范文军沉声说道,立刻就拿出了电话。

    “吴天明!”

    刚接通电话,范文军就一声震喝,说道:“我现在崇明街的种德堂,给你十五分钟,立刻!马上给我滚过来!”

    说完,也不等吴天明回话,就直接挂断了电话。

    不到十分钟,吴天明就十万火急一般的赶了过来。

    一见到秦老,直接“噗通”一声跪倒在了秦老的身前,顿时痛哭流涕!

    “秦老,是我错了,我对不起你,你大人有大谅,原谅我吧!”

    那一身的西装唰的一下就沾满了尘土,哪里还有一点医院领导的模样。

    吴天明怕了。

    从范文军把秦老的身份告诉他以后,他就怕了!

    他诬陷在秦老身上的每一件事,他都做过,而且做的还不少,如果秦老不原谅他的话,上级领导肯定会派人来彻查这件事!

    真要查到他身上的话,他这一辈子,就是死在医院里,也别想被抬出来了。

    所以要想隐瞒这一切只有一个方法那就是让秦老不追究他的责任。

    要让秦老松口,那就来软的!

    所以为了未来,他跪,他哭!

    “秦老,你看?”

    这时,范文军看都不看吴天明一眼,走上前来,直接问道。

    “医院是纯洁,圣灵的地方,这种心思歹毒的人,留不得!”

    秦老根本不为吴天明的表演所动,非常坚定的说道。

    “秦老的意思是把他开除?”

    范文军皱了皱眉。

    “秦老!求您了!求您了!我错了!您就给我一次机会好不好,我真的不知道您就是国医大师秦开元啊!要是知道打死我我也不敢去招惹您啊!我也再也不敢了,求您再给我一次机会,千万不要让院长开除我!”

    吴天明磕头如捣蒜,声泪俱下。请看书WwΩWΩ.ΩQingKanShu.cC

    “我是不是秦开元又如何,不在于我是谁,而在于你对一个老中医怎么做!”

    “知道我是秦开元你就不敢做是吧?我如果不是秦开元,你做的就心安理得了是吧?”

    “吴海华是你外甥吧?为了自己的亲人竟然诬陷一个老人,你何德何能能在一个救死扶伤的医院担任领导!有你在,医院还能好下去吗?”

    秦开元站起身来愤怒的说道。

    “是!是!我一定改!一定改!秦老,求您给我机会!”

    吴天明一把抱住秦老的裤腿哭喊着道。

    手段,简直无所不用其极。

    杜仲看到这一幕眉头紧皱。

    院长也是一脸的阴沉,他没想到吴天明竟然求情求到这一步,当真一点医生的风骨都没!

    “欺弱者,谄媚强者,此人不能留!”

    秦老声音不带一丝感情的说道:“开除!”

    “好!”

    院长立刻说道:“我回去立刻给全校领导打报告!”

    吴天明一听,脸色瞬间面如死灰。

    完了!

    这一报告,上面肯定要派人下来查,到时候他做的那些事,岂不是全都要被查出来?

    赶紧离开开源市,甚至华夏!

    想到这里,吴天明瞄了秦老和范文军一眼,噌的站起身来,疯也似的跑了出去。

    秦老和范文军被吴天明这一举动弄得一愣。

    我的好外甥啊,这下你可把舅舅坑惨了!

    吴天明一边疯狂的迈着步子,一边痛恨的想到。

    这边,杜仲早已察觉到了不对,就在吴天明落跑的时候,杜仲就动了。

    直接冲到医馆门口,脚一伸,就把肠子都毁青了的吴天明瞬间绊倒在地。

    “吴领导!”

    蹲下身子,杜仲冷着脸看着吴天明,出声问道:“刚刚不是还求师父原谅吗?怎么一听到范院长打电话去报告,就准备落跑了?”

    “被辞退了,我当然去收拾东西!”

    吴天明恶狠狠的瞪了杜仲一眼,刚想起身继续跑,就被杜仲伸手压在背上。

    “你干什么?”

    吴天明骇然的现,无论他怎么挣扎,就是爬不起来,甚至双手双脚同时同力,都难以朝前方爬出一步。

    “说,你为什么要跑?”

    见吴天明还想挣扎,杜仲手上力气一涨,直接把吴天明压得紧紧的贴在了地上。

    眼睛如毒蛇一般死死的盯着吴天明,似乎能看到吴天明的心底一般。

    吴天明的眼神接触到杜仲的眼神立刻就逃避开来。

    装作没有听到杜仲的话一样,死死的闭着嘴巴,疯狂的挣扎着,想要脱离出杜仲的束缚。

    “这是亏心事做多了,心里有鬼,怕被查出来吧?”

    秦老瞥了吴天明一眼,冷笑道。

    范文军眉头紧皱。

    从吴天明刚才的举动看,一定是心里有鬼。

    这些年来,他经常在外出彩,以他吴天明的身份,在医院里可以说是一手遮天!

    到底干了多少非法勾当他无法得知,但从刚才的举动看一听说报告就立刻跑,肯定有巨大猫腻!

    “好你个吴天明,你到底还瞒着我多少事,今天你不把事情给我说清楚,这个们别想出去!”

    吴天明知道事情已经败露,为了争取之间,紧闭嘴,打死也不说。

    “看来他是不打算说了!”

    杜仲微微一笑,而后手掌一转,一把揪住吴天明的后领,直接把他整个人都给拎了起来。

    吴天明还在挣扎反抗!

    但无论如何,他始终也脱离不出杜仲的手心。

    把吴天明带到医馆里,朝着墙边一扔,杜仲再次逼近上去。

    “你,你想干什么?”

    吴天明一脸骇然的望着杜仲,像是生怕杜仲揍他一般。

    “我不干什么,就是让你说点实话而已!”

    杜仲冷声一笑,忽然伸手,在吴天明身上,一个不知明的地方一点!

    “这是?”

    见杜仲的动作,范文军一脸疑惑的看向秦老,却现秦老也有些摸不着头脑。

    “这是逼供用的!”

    杜仲朝两人解释了一声,旋即又转头看向吴天明!

    “好疼,好痒……”

    这时,吴天明的脸忽然扭曲了,身子如蛇一般,在地上翻腾扭转,双手不停在身体各处抓挠着。

    “我疼,好疼啊……好痒……”

    吴天明又哭又笑,惨叫声如杀猪一般,传了出来。

    “你徒弟怎么会这么多乱七八糟的东西?”

    范文军扭头看向秦老疑惑的问道。

    秦老耸耸肩,表示自己也不知道。

    两人并没有出言制止,静静的看着,

    非常之事当然需要非常手段!

    “说,你为什么要逃跑,你在医院里到底干了些什么事?”

    杜仲冷哼一声,旋即露出一个如春风拂面的微笑道:“你可以不说,我会让你继续享受!”

    这笑容在吴天明看来就是如同恶魔一般!

    他狠狠的咬着牙关,整个人在地上蠕动着,仿佛就算死也不说似的。

    “很好,我陪你慢慢熬,我看你能熬到什么时候!”

    杜仲的嘴角挂上一抹冰冷的笑容!

    这种逼供的手法别说是普通人,就算对上雇佣兵,也有着相当大的威胁性!

    还在特战队的时候,杜仲使用的一直都是这个方法,结果从没有失败过。

    他就不信,吴天明比那些常年游走在生死线上的雇佣兵还能撑!

    一分钟过去了,吴天明还在挣扎着……

    两分钟……

    三分钟……

    五分钟以后,吴天明的身上已经被抓出了些许的血渍,脸上的扭曲也达到了一种骇人的状态,圆滚滚的眼眸里,尽是血丝。

    “我,说……我说!”

    承受不住瘙痒和疼痛的吴天明,终于开口了。

    与此同时,杜仲微微一笑,快的伸手在吴天明身上一点!

    眨眼间,吴天明就停止了挣扎,整个人无力的瘫倒在地上,仿佛连爬起来的力气都已经用光了,大口喘息着。

    “我希望你骗我,这样我可以让你享受的时间更长一些。”

    杜仲笑着说道:“说吧!”

    (那个,抱歉,叔叔对应侄子,舅舅对应外甥,我给搞错了,抱歉哈,谢谢大家提出来,吴天明是吴海华的舅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