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看书 > 特种神医 > 第四十四章 王八蛋!你还是人吗?(求票!求收藏)

第四十四章 王八蛋!你还是人吗?(求票!求收藏)

        “你就是个恶魔!”

        吴天明怨毒的盯着杜仲说道。请看书Ww∫W∮.∮QingKanShu.cC

        “很多人这么说。”

        杜仲淡淡地说道:“说吧。”

        一听到吴天明要招供,秦老和范文军同时走了上来。

        吴天明盯了杜仲良久,最后重重的叹了口气,承认道:“没错吴,海华的确是我外甥。”

        “之所以这么对付你们,是因为海华的事情,要不是你们海华也不会离开医院!大好前程都被你们给毁了!所以我要报复!”

        说着,恶狠狠的看了杜仲和秦老一眼。

        “这不是重点,我想知道你为什么刚才撒腿就跑?”

        杜仲问道。

        “没有其他原因,我就是想回去收拾一下东西,离开医院,反正得罪了国医大师,也没机会留在医院了,与其让人赶走,不如自己走,还体面一些。”

        吴天明一副垂头丧气的说模样。

        似乎刚才跑真的是为了这件事一般。

        “看样子,不用点手段,你是不打算招了!”

        杜仲轻笑一声。

        “不……”

        吴天明还没惊恐的喊完,杜仲的手已经闪电般在他身上点了一下。

        “好疼!好样!啊啊!哈哈……”

        熟悉难忍的深入骨髓的疼痛,和挠破皮肤都无法解决的瘙痒再次传来。

        眨眼间,吴天明就再次躺倒在地上,疯狂的挣扎起来。

        眼眸中,惊恐弥漫。

        “我说,我说……”

        在瘙痒和疼痛的刺激下,吴天明的心理防线,彻底崩塌,脸色狰狞的惨叫着哀嚎起来。

        这一次,杜仲没有出手制止,只是冷冷地看着吴天明!

        对心存侥幸之人必须一次打掉他所有的侥幸!

        用他难以承受的巨大痛苦打掉!

        “人撒谎是可以通过微表情来观察出来的,很不凑巧,我有这个能力。”

        “如果不想受罪,就干脆点!”

        杜仲冷喝一声。

        吴天明紧咬牙关,似乎还在跟自己内心做斗争。请看ΩΩ书Ww∫W∫.ΩQingKanShu.cC

        不说,疼!

        说了,难逃牢狱之灾!

        片刻后,实在忍受不住具体的身体上德折磨,他当领导折磨多年,何曾受过这样的罪!

        “放了我,我说,我说……”

        吴天明扭曲着身子,疼痛难忍的大吼了一声,像蛇一般在地上卷曲着,惨叫声不绝于耳。

        “先说。”

        杜仲没有帮吴天明解除折磨。

        “我私自收取过患者的回扣,帮他们安排病房,安排专家,甚至把一些重症患者挤出监护室!目的为了腾出病房!”

        吴天明的惨叫声才说出口,范文军唰的一下脸色阴沉了下来,死死的盯着吴天明。

        一旁,秦老叹息的摇了摇头,转身走到躺椅边坐了下去。

        “还有呢?”

        杜仲进一步逼问道。

        “我升到医院领导的这几年,还收了很多红包,现金都放在我家的保险柜里……”

        “我还联合药商收取回扣,吃掉医院利益,把低档药当做高档药,进货到医院!”

        ……

        范文军脸色阴沉的快要淌出水来,一双眼睛怒瞪着吴天明,似乎要喷火!

        “为了帮人进医院,我还潜规则过女护士!”

        吴天明大吼一声,再也抵挡不住身上的瘙痒和疼痛越加剧烈,嘴巴也彻底的松了开来。

        “混账!”

        范文军再也忍不住了,大吼一声,狠狠地踹了地上的吴天明一脚。

        “我把医院交给你们,你们就这样中饱私囊!你们对得起那些病人吗?对得起医院吗?o?我真是瞎了眼了!”

        范文军万万没想到背地里竟然有这么多肮脏的事情。

        这是他的失职!

        他恨的不仅仅是吴天明,更是他自己!

        “老范,先听他说完。”

        秦老劝了一句。

        “好!我倒要听听你还干过什么伤天害理的事情!”

        范文军气冲冲的找个地方坐下,眼睛死死的盯着吴天明说道,恨不能活吞了他!

        “继续!”

        杜仲继续逼问。请∫∫看书WwΩWΩ.∫QingKanShu.ΩcC

        “一个医生医疗事故害死了一个病人,我收钱帮他摆平了,弄成了正常手术失败……”

        “王八蛋!”

        范文军腾地一下站起身来,冲过来一巴掌狠狠地扇在吴天明的脸上!

        “这种丧尽天良的事情你他妈的也敢干!”

        “你还是人吗?”

        秦老也深深的皱着眉头看着吴天明,眼神中喷火,他也没想到吴天明竟然能干出这事。

        那可是一条人命啊!

        人命关天!

        “还有吗?”

        杜仲也没想到竟然问出这么多。

        “没有了,真的没有了……”

        吴天明眼泪都涌了出来,嗓子沙哑,语气孱弱的说了一句,挣扎着抬头看向杜仲,眸中流露着乞求之色。

        见状,杜仲一伸手,解去了吴天明身上的疼痛。

        眼神不会骗人,哀莫大于心死,反应于眼,一个心如死灰的人没有什么隐瞒的了。

        疼痛减弱,吴天明像泄了气的皮球一样,一动不动的躺在地上,面如死灰。

        他根本想象不到,一个小小的保安,小小的中医学徒,竟然能让他真正的体会到什么叫生不如死。

        他宁愿做一辈子的牢,甚至宁愿去死,也不愿再尝试一次这种痛苦!

        “吴天明,你就是个该千刀万剐的人渣!我们医院的脸都被你给丢尽了!”

        看到已经问完,再也控制不住心中怒火的范文军猛地冲了过来,不管三七二十一,抬腿就在吴天明的身上,一阵猛踹。

        他当了几十年的院长,一直以医院为荣,甚至认为他手里的附属医院是整个开源市最好的医院。

        一家干干净净为病人解除病痛的医院!

        可现在呢,吴天明让他知道不是!

        一切都是虚假的,真实是肮脏的!

        医院是他的心血,是他的骄傲!

        但吴天明做的这些事,却把他的心血,他的骄傲彻底的摧毁了!

        联合药商把低档药当高档药卖?

        收取回扣,红包?

        卖职称?

        潜规则女护士?

        保护杀人的医生?

        范文军越想越气,恨不得把吴天明活活打死。

        望着这一切,杜仲面无表情的站起身来,退后了几步,给范文军腾出一个足以施展的空间。

        换做是他,吴天明已经死了。

        他不容许世上有这样的人存在!

        良久,在吴天明的惨叫声中,范文军才不解恨停下了动作。

        “谢谢你,杜仲!”

        转头看向杜仲,范文军深深的吸了口气,把内心的愤怒压制下来,真挚感谢道:“如果没有你,真不知道这个畜生还要残害多少人,还要损坏医院多少的名誉!”

        “我代表医院和整个开源市的病人,谢谢你!”

        范文军真诚的冲着杜仲深深地鞠了一躬。

        被杜仲躲过去了,他承受不起。

        “您言重了。”

        对杜仲的行为,范文军不置可否

        现在的他,对杜仲有了更清楚的认识,且不说杜仲是秦老的弟子,单凭为人正直这一点,就已经具备了医者的仁心。

        随后,范文军播通了警察局的电话。

        没一会儿,警笛声就传遍了大街小巷,最终停留在了种德堂的门前。

        而吴天明,也在范文军的控诉下,直接被拉上警车,伴随着警笛声的远去,逐渐消失在了三人的视线里。

        因为警察局的介入,吴天明一事,也算是彻底的结束了。

        范文军雷厉风行整顿了整个医院。

        把那些和吴天明有关的人彻底清理了一遍,潜规则的女护士直接开除!

        那个害死人的医生直接扭送了司法部门!

        对于受害人的家庭,给予了充分的补偿。

        只是人已经没了,再多的补偿也换不回一条人命!

        这都是后话。

        经过了一早上的折腾,种德堂终于开诊了。

        虽然病患并不算多,但是排着队来病的人,也是让杜仲和秦老忙了一个上午。

        接近午饭时间的时候,病人才逐渐的离去,种德堂也随之安静下来。

        吃过早饭后,秦老倒头就在躺椅上眯起眼来,没几分钟就是有着轻微的鼾声传来。

        杜仲则是安稳的坐在电视机前,静静看着电视里播放的新闻。

        虽然已经从特战队退役了,但是埋藏在杜仲心底里,那股保家卫国,关心国家安危的热血,却并没有冷却下来。

        他喜欢看新闻,喜欢了解自己的祖国,不至于自己脱节。

        “紧急新闻!”

        突然一则新闻插播进来。

        “在我市东南方向的一间石油储存仓库里,一名歹徒持枪胁持一个年约三十岁的女人。”

        “因为歹徒胁持人质所在的位置,周围布满了油桶,到场的特警队员正在商讨如何解救人质。记者xxx现场为您报道。”

        电视里,一个手握话筒的女人,正一脸迫切的解说着现场的情况,在她的身后是一个布满了蓝色石油桶的巨大仓库。

        仓库外,停放着数辆警车。

        见到这条突新闻,杜仲微微皱了皱眉。

        “这是歹徒和人质的照片。”

        “接下来,开源市法制频道,将会为您全程追踪报道此次事件!”

        说完,摄影机一偏,手握话筒的女人顿时就朝着警车聚集地跑去。

        “局长,情况怎么样了?”

        没有摄相机的尾随,女记者直接走到特警队员旁边,朝着警衔最高的一个男人走去。

        “情况暂时还在控制之中,请不要妨碍我们!不要造成社会不必要的恐慌!”

        匆忙赶来的公安局长紧皱着眉头,敷衍了记者几句,立刻走向身后的商议小组。

        “局长,这里的油桶太密集,开枪的话恐怕会引起桶爆炸,随时有同归于尽的可能!”

        现场,一个全副武装的毛强汇报道。

        “而且,歹徒极为狡诈,他隐藏的位置完全被油桶覆盖,我们的狙击手拿他没有任何办法!”

        “不能开枪?”

        公安局长紧紧的皱起了眉头,情况比想象中得更复杂。

        “不但不能开枪,就连强攻也做不到!”

        毛强说道:“我已经派武警强攻了好几次,但都无法突破歹徒的防线,根本攻不进去!”

        (我看很多留言的读者没有收藏本书呀,请把本书加入书架呀!)

  http://www.qingkanshu.cc/0_29/285411.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qingkanshu.cc。请看书手机版阅读网址:m.qingkanshu.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