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看书 > 都市言情 > 特种神医 > 第四十六章 躲枪!(求月票!)
    第四十六章

    听到杜仲和毛强的对话,周围的特警顿时就傻了!

    虽然特警队的成员都知道杜仲是毛强曾经的队长,但是杜仲已经退伍了,现在的他只是一个普通人,他能做到吗?

    他怎么能一个人,就这么直挺挺的走向险境!

    胆大还是艺高?

    所有目光都集中在杜仲的身上。请∫看书WwΩWΩ.∫QingKanShu.cC

    这是一场赌博!

    公安局的赌博!

    因为他们没有任何办法。

    万一杜仲不行的话,那是在已经有一个人质的基础上,又增加了一个无辜的人!

    就算杜仲的实力再强,这种连特警队都无法摆平的情况,也不是他一个人能做到的,万一出现意外,人质受伤或者死亡的话,事态会展成什么样?

    没有人敢去想!

    毕竟,一个人跟一整个特警队根本不能比,更何况特警队还有精密仪器的支撑!

    只能祈祷!

    公安局长脸上露出了前所谓有的凝重,对他这同样是一场豪赌。

    他压的时自己仕途,换的是人质安全。

    一线希望,值了!

    毛强,你这队长一点要加油啊!

    在众人怀疑的目光下,杜仲那张稍显严肃的脸上,忽然挂上了一抹和善的笑意,笑呵呵的走进油库。

    刚靠进入歹徒五十米范围,歹徒那阴冷的视线就落在了杜仲的身上。

    “兄弟,有什么事咱们好好说,行不?”

    见状,杜仲一边笑呵呵的说了一句,脚步却并没有停滞。

    “站住!”

    这时,歹徒躲在人质后面,双眼一眯,冷声喝道。

    “人生在世,没有什么过不去的坎,再苦再难的事,总有解决的办法,你又何必这么极端呢?”

    杜仲没有停下脚步,依旧笑呵呵的朝着歹徒逼近。

    眼看杜仲越走越近,歹徒顿时就急了。

    “你在往前,别怪我开枪了!”

    杜仲不顾歹徒的威胁继续向前。请看书WwΩWΩ.∮QingKanShu.cC

    见状,那双阴狠的眼眸里,猛地迸出一股怒意,血丝弥漫间,突然一动,就把枪抬起来指向了杜仲。

    “你自己送死,那就别怪我了!”

    望着杜仲越来越靠近的身躯,歹徒咧开嘴巴疯狂的狞笑一声,手指一动!

    “砰!”

    一声震响传来,油库外的人顿时一惊,感觉头皮麻。

    然而,响声还没结束,所有人又在同时圆鼓鼓的瞪大了双眼。

    在他们眼中,那一道年轻的身影,在枪声响起的同时,突然横跨了一步,竟然把子弹给躲了过去!

    轰!

    所有人都被眼前的一幕震惊了。

    这怎么可能?

    那么短的距离,居然就这么躲开了子弹?

    而且,杜仲身后那一片空间,是油桶数量最少的,歹徒刚刚那一枪打出去,居然连一个油桶都没有碰到。

    是他刻意选择的位置吗?

    “不可能!”

    毛强身旁,市局局长一脸震惊的望着杜仲,开口问道:“怎么可能有人在那么短的距离内躲开子弹,这绝对是碰巧,而不是必然,对吗?”

    毛强一脸呆滞的摇了摇头,说道:“不知道!”

    他也没想到自己队长竟然这么厉害!

    在所有人都为之震惊的时候,杜仲依旧一脸笑呵呵的朝歹徒走去。

    身经百战的杜仲,大脑早已经形成了一个计算非常缜密的大脑。

    从一个人的手臂抬起的幅度,举枪的快慢,枪口的朝向,眼神的锁定,手臂肌肉的松紧度,他就能轻而易举判断出了歹徒开枪的时机和子弹的走向!

    所以他所做的,不过最为关键的时候,往旁边移动了一步而已。

    这种情况,在特战队的时候,他不知道经历过多少。

    如果连这一颗子弹都避不开的话,他早已牺牲在了战场上!

    他也不配称为兵王!

    “你给我站住,听到没有?”

    见到杜仲避开子弹,歹徒也稍楞一下,当他回过神来的时候,却现杜仲又逼近了几步,顿时焦急起来,怒声大喝起来。请∮看∫书Ww∮WΩ.∮QingKanShu.cC

    “砰砰砰……”

    喝声才刚刚落下,精神极度紧张的歹徒顿时抬起手枪指着杜仲,一连开了三枪!

    震响声再次传开!

    距离歹徒二十米的距离,杜仲笑脸一收,面色肃穆的眯着双眼,身子忽然就地一趴,而后朝右侧一个翻滚。

    两颗子弹打空了。

    第三颗子弹飞袭来,直指杜仲的脑门。

    眼看杜仲就要跑不掉,仿佛下一刻迎来的,就是一朵妖艳的血色玫瑰!

    这一刻,所有人的心里都生出了一股绝望!

    果然,他还是做不到啊。

    不但没能解救人质,还搭上了一条性命。

    所有人都在叹息着。

    然而,就在那刹那间,杜仲的身体却像是弹簧一样,突然从地上一弹,再次站了起来。

    在他趴伏的位置上,一道耀眼的火花爆起。

    “躲开了!”

    ……

    整个油库外围,拥挤的人群和在场的特警,全都呆滞了。

    几乎不可感知到的时间里,他竟然躲开了致命的子弹!

    怎么可能?

    所有人心底都在震惊狂呼着,这种反应度,人怎么可能做得到?

    “队长!”

    相较于其他人的震惊,毛强却紧紧的捏着拳头,看向杜仲的眼眸里,竟然露出一丝无比激动的神色。

    这才是我不败的队长!

    就连歹徒,也再次震惊了。

    他没想到竟然有人能连躲四枪。

    就在他恍惚间,杜仲猛的一弯腰,一把从地上抓起了两颗石子。

    这一次,杜仲不再被动。

    趁着歹徒还没反应过来,杜仲手臂一挥,一颗石子顿时飞射出去,无比精准的击打在歹徒的手腕上。

    “啪!”

    歹徒手中的枪,应声而落!

    “我跟你同归于尽!”

    手腕的疼痛让歹徒顿时清醒了过来,眼前杜仲已经逼近到了十米范围内,歹徒一脸狰狞的从裤兜里取出了一个打火机,朝围绕在他身旁的油桶伸去。

    “退后,躲开,都给我躲开……”

    油库外,传来一阵紧急毛强的吼叫声。

    特警队迅的后撤,不少警察都是躲避在了车辆的后方,只敢露出一双眼来,盯着油库里的情况。

    只要毛强一个人坚定的站在原地望着他的队长。

    歹徒一但点燃了油桶,那整个油库会在极短的时间内被完全点燃,巨大的爆炸,足以撕裂周围的一切。

    所有人的心都悬在嗓子眼,精神紧绷着,注视着油库中的情况。

    方圆百米,一片死寂!

    队长,加油!

    毛强相信他队长能做的到!

    而就在这个时候,杜仲却是双目一眯,脸上闪过一丝冷意,身形一动,第二颗石子在手臂的挥舞下,猛的暴射了出去。

    “砰!”

    忽然,一个撞击声传来。

    油库中,那一道年轻的身影,突然一动,一颗石子如同枪膛中击出的子弹一般,骤然暴射出去,精准无比的撞击在歹徒手中的打火机上。

    “咔嚓!”

    一声脆响,打火机瞬间崩碎。

    击碎打火机之后,还未卸去冲力的石子,又狠狠撞击在歹徒的腋下。

    “啊!”

    惨叫一声,歹徒的身子顿时向后倾倒!

    他根本想象不到,一个小小的石子,居然会带有那么恐怖的力量,如果杜仲的目标不是打火机,而是他的胸膛的话,那石子恐怕会陷进他的胸膛。

    打火机破碎,歹徒彻底失去了依仗。

    腋下的疼痛,使他不得不潜意识的伸手捂了过去!

    也正是这时,早已经预判会出现这种情况的杜仲脚下一动,飞的朝歹徒冲去。

    强咬着牙,忍受着腋下的疼痛,被逼入绝境的歹徒一声怒喝,也不管身旁的人质,仿佛被彻底激怒了一般,竟是直接朝着杜仲冲了过来。

    “就算要死,我也要你垫背!”

    歹徒双拳一捏,腿部一弯一弹,整个人顿时跃过油桶。

    显然也是一个练家子!

    跃过油桶,歹徒一脸狰狞,脚下一蹬,捏着硕大的拳头,狠狠的朝杜仲的脑袋砸了过去。

    在歹徒的眼里,杜仲的身体并不算太结实,至少以他的力量,只要命中要害就能一拳把杜仲打死,就算打不死,杜仲也必然会晕倒在地。

    死吧!

    歹徒心中阴狠的喊道。

    可惜,他的对手是杜仲!

    望着那硕大的拳头,越来越近,飞奔中的杜仲双目一眯,脚下步伐变幻,身子一侧,与歹徒的拳头擦身而过。

    随后,手臂一弯,肘击!

    手肘猛的砸在歹徒的肩膀上!

    “啪!”

    巨大的力量袭来,歹徒的身体一抖,瞬间跪倒在地。

    与此同时,早已在外准备好伏击的狙击手双目一眯,准心直指歹徒的眉心。

    油库里,被杜仲一击砸中的歹徒,双目圆瞪,一脸不甘心的,无力摔倒在地。

    “砰!”

    枪响声传来。

    “遭了!”

    精神高度集中的狙击手扣下了扳机,子弹还没到,歹徒就无力的倒在了地上,子弹的目标从歹徒身上,转移到歹徒身后的杜仲身上。

    狙击枪的响声并不大,但却传进了现场每一个人的耳中。

    枪声传来,杜仲脸色一变,一把抓住歹徒的后领,身体猛的横移了出去。

    就在杜仲有所动作的时候,一股犀利的冷风从其胸口划过,如利刃一般,瞬间将他上身的衣服撕裂成两半。

    “还好听声辨位的能力,没有退步。”

    抬头看了看胸前被划破的衣服,杜仲笑了笑。

    这一刻,他想起了曾经在深山丛林中的战斗,在风吹树动的情况下,险而又险的躲避着一颗颗不知从什么地方突然蹿出来的子弹。

    那种在枪林弹雨中行走的感觉,才能唤醒他心底的那一股热血!

    另外一边,听到枪响声,公安局长顿时怒了。

    “谁他妈开的枪?”

    一声怒喝,整个天地间,陷入了一片死寂,没有人敢说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