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看书 > 特种神医 > 第四十九章 给院长示范一下(求票!求收藏!)

第四十九章 给院长示范一下(求票!求收藏!)

        从病人走进医院到进入诊楼,不过短短一分钟不到的时间,秦老不但看出了他的病症,甚至连病因都看了出来。∮请∮看书Ww∮W∮.∮QingKanShu.cC

        这种眼力,绝非一般中医可以比拟。

        这一刻,杜仲才真正明白了,秦老为何会被称为国医大师!

        敬佩的同时他没忘记学习。

        一边聆听的同时,一边努力的回忆着许负相法中的记载,以及秦老教给他的知识。

        随着第一个病人的离去,进入医院的病人也是逐渐的多了起来。

        每一个走进诊楼的人,都会有意无意的朝讲诉的秦老和聆听杜仲瞄上一眼,面露奇怪的神色。

        第一次见有人在医院门口蹲着,晒太阳也不会在这晒啊!

        不同病人的出现,秦老都会从各个角度来观测判断,就好象学校中的讲师一般,一直在给杜仲上课。

        而杜仲也在一旁仔细的聆听着,不敢有丝毫大意。

        时间随着病人的脚步悄然流逝,很快,两个小时过去了。

        “接下来,我问你答。”

        秦老见杜仲记得差不多了,立刻进入了考验期。

        “好!”

        杜仲端正身体说道。

        说完,两人同时望向一个正踏入医院大门的中年男人。

        “从那个人的身上,你看到了什么?”

        朝那中年男人指了指,秦老出声问道。

        “身形偏瘦,面色蜡黄,脸颊有凹陷,应该也是属于脾虚一类!”

        杜仲仔细的看了一眼,脑海中的知识瞬间对应,回答道。

        “还有呢?”

        杜仲想了一下说道:“这个男人应该在四十岁左右,这个年龄段的人,身子骨还很硬朗,也是身体最能摄取营养的时候,一般情况下,不会出现身体瘦弱这种情况,既然出现了这种情况,那就代表饮食上有问题。”

        “脾虚,会影响到人体对营养的吸收,从而导致身体瘦弱。”

        “面色蜡黄,是最为典型的脾虚症状,再看他满嘴油光,应该是大肆进补,常吃油腻食物,身体却又无法吸收,从而导致了一系列的病变!”

        “虽然你说的八九不离十,但却并不全面,你再仔细看看他的眼睛!”

        秦老满意的点点头,杜仲进入如此之快,已经出他的想象。请看书WwΩW∫.ΩQingKanShu.cC

        这才两个小时已经在察色上面说的头头是道了。

        听得这话,杜仲把视线转向病人的眼睛。

        “双目黄,眼角有青,看他时常眨眼揉眼,却并不没有难受的样子,不是沙眼一类,应该是看不清楚东西的症状!”

        听到杜仲观察如此细致,秦老点点头,脸上也是露出一丝欣慰的笑意,追问道:

        “没错,那这种症状是由何而生?”

        “眼睛没并有红胀,基本可以排除肝火旺盛的原因,而且也没有阴血不足导致的干的症状,那么基本上可以断定,是肝血不足的原因。”

        “原因呢?”

        秦老继续追问。

        “一般机体损伤后,由于损伤出血或损伤日久,脏腑虚弱而引起的。从这个人的年龄来看,应该是属于常年做重活,并且用力过度,引起的机体损伤。因为没有及时治疗的缘故,一点点积压下来。”

        杜仲分析得头头是道,秦老脸上的满意之色也是越来越浓。

        “如何救治?”

        秦老并没有因为杜仲准确的分析而放弃追问,在学习望字诀之前,杜仲就已经熟悉了各种中药的药性,以及搭配方法。

        这个时候,正是考验杜仲配药的准确性的时候。

        “用食疗,可以脏补脏,取鸡肝三只,大米一百克,煮粥服用,半月见效。也可以味补肝,每日以食醋4o毫升,加红糖温水,冲淡后饮服。”

        “除了食疗之外,用中药该如何搭配药方?”

        秦老问道。

        “可用护肝药茶,生干草三十克,白糖三十克,把生干草切片和百糖同时放入炖杯中,加入25o毫升清水。大火烧沸以后,改用小火煎煮十分钟。”

        杜仲张口说出了一副药方,旋即又补充道:“不过,这个药方只能护肝,补肝血的最佳方法还是食疗。请看书WwΩWΩ.ΩQingKanShu.cC”

        “说得好!”

        秦老哈哈一笑。

        “肝血不足,用中药很难补起来,而且很有可能补出大问题来,非要用的话,护肝茶的确是最好的选择!”

        闻言,杜仲微微一笑。

        原来,秦老一直不停的追问,就是为了给他设这么一道坎,若他的答案不能令秦老满意的话,难免要挨训。

        这时,医院的院长范文军脚步匆匆向着医院大门走去,。

        听到秦老的大笑声,他不由的一愣。

        寻音望去,却现秦老和杜仲居然坐在诊楼的门口,秦老那副模样,看上去似乎很是高兴。

        这一幕,令范文军一愣。

        搞不明白这师徒俩搞的什么把戏。

        于是走了上去。

        “老秦,你们爷俩这是干什么呢?”

        走到俩人身旁,范文军出声问道。

        听到范文军的问话,秦老神秘的笑了笑,说道:“这不正在教学呢么?”

        “在这里教什么学!”

        范文军皱眉说道:“走吧,跟我上去,你的诊室我都让人给你恢复原样了,要教学也得在诊室教不是?”

        “不不不!”

        秦老摇头,一连说了三个不字,才继续说道:“老范,你可不知道,教学生,这里可比诊室里好得多!”

        闻言,范文军撇了撇嘴,望向杜仲,说道:“我就不信了,这个空荡荡的地方,能比诊室好!”

        “不信?”

        秦老嘿嘿一笑。

        转头看向杜仲,说道:“也学了一早上了,你就给老范展示一下吧!”

        “好的。”

        杜仲点了点头。

        “那就请范院长,选一个来看病的病人吧!”

        范文军一愣。

        他可知道这老秦可从不打没有把握的仗。

        可他还真不相信杜仲学一上午能学出什么道道来。

        他还真想试试秦老这个徒弟的水平!

        “好,那我今天就试试,秦老手下的弟子,究竟有多大的能耐!”

        说罢,范文军转头看向医院大门。

        与此同时,刚好有一个病人走了进来。

        来人是一个三十多岁的少妇,身材中等,看上去像是没病的样子。

        “就她了!”

        范文军朝那名少妇一指,嘴角露出一丝笑意,道:“老秦啊,这可是你让我出难题的,要是你这徒弟答不出来,那可怪不了我!”

        秦老淡然一笑,并未回话。

        一旁,杜仲朝那少妇看去,只见少妇身材允称,并没有什么异样,旋即转目看向少妇的脸,而后眉头微微一皱。

        见状,范文军咧嘴一笑……

        身为医院的院长,范文军的中医实力也不低,他选择的病人,自然也是属于很难看出病因的一类。

        他就不相信,杜仲只跟了秦老几天,就能一眼看出病人的病情。

        多少年来,对于秦老的地位他一直望尘莫及,能在秦老徒弟的身上找一些爽快,他自然也是求之不得的。

        就在范文军暗自笑的时候,杜仲的眉头却是逐渐的舒展了开来。

        “这个女人从外形来看,并没有什么病症!”

        “不过,仔细看的话,能现他的鼻子有些微红,这种红色应该肺热所导致的,如果我猜的不错的话,她应该刚刚才流过鼻血,因为纸张的摩擦,引起了鼻头的微红。”

        “除此之外,她的鼻子上有一层死皮,显然是因为干燥引起的。”

        “鼻子出血或者异常干燥,应该由于体内阴气不足,阳气过盛导致的。”

        “鼻与肺相通,也就是说,她病在肺脏!”

        说罢,杜仲转头看向范文军。

        听到杜仲的分析,范文军微微一怔。

        他根本没想到,杜仲居然观察得这么仔细,而且只是看了一眼之后,就得出这般结论。

        秦老哈哈一笑,说道:“老范啊,你这个题目出得太没有难度了……”

        范文军老脸一红,在他看来,这个年轻少妇的病症已经隐藏得很是明显了,但落在秦老的嘴里却是没有任何难度,就连秦老的徒弟也能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做出精准的分析。

        他这个院长阵丢人啊!

        “好,那我就再给你出一个难的!”

        身为院长,范文军不能落了面子,面带不爽的说了一句。

        “有什么招数,尽管使出来。我徒弟都能赢了你!”

        秦老的气势丝毫不弱。

        “你就吹吧!”

        就在两人说话间,又有几人走进了医院,不过这些人的病症太过明显,范文军都没有选择。

        倒是杜仲,却没有浪费任何的时间,在一个个仔细的观察着,继续实践着。

        “此人面色显黑,偶尔抬手捂着双耳,病在肾上……”

        “这个女人,面色苍白,应该是身体虚寒,失血过多……”

        “这个小孩神色萎靡,没有精神,脸色微红像是热,额头也有烫的迹象,应该是小儿肺炎!”

        医院里每走来一个人,杜仲都会仔细把病因分析出来。

        听着杜仲那滔滔不绝的分析声,秦老一脸满意的连连点头,而一旁的范文军脸上却是逐渐的抹上了一层惊异之色。

        就在这时,一个面色红润,看上去精神有佳的青年走了进来。

        “就他了!”

        范文军朝着青年一指,脸上露出一副欣喜之色。

        以他多年经验都难以从青年身上找出明显的病症,杜仲就更不可能的。

        无论是从精神,还是体态还是五官上,青年都没有一点生病的样子。

        这一次,我倒要看你怎么分析!

        范文军嘿嘿的怪笑一声,瞥了秦老一眼,把目光转移到杜仲的身上。

  http://www.qingkanshu.cc/0_29/285424.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qingkanshu.cc。请看书手机版阅读网址:m.qingkanshu.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