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看书 > 都市言情 > 特种神医 > 第五十章 劲敌!(票啊!收藏啊!来啊!)

第五十章 劲敌!(票啊!收藏啊!来啊!)

    秦老挑了挑眉,旋即淡然一笑,并没有说话。请∫看书Ww∮W∫.∮QingKanShu.∫cC

    而接到了范文军指定的目标,杜仲定睛朝青年看过去。

    青年身型匀称,脸色适中,五官并没有任何异样的病态显露。

    “一个人来医院,行色匆匆,而且直奔诊楼,这个青年肯定是来看病的!”

    杜仲心中暗暗思考着。

    如果青年是来看望病人的话,必然会走向住院部,又怎么会来诊楼。

    可是,从表面上看,青年的确没有什么病征!

    杜仲微微皱起眉头来。

    这个青年的病症,应该是很轻的那一类,以至于病症不太明显。

    不过,杜仲坚信,只要有病,就必然会体现出来。

    一个人不可能没有病!

    因为人不可能完美,包括身体健康!

    “怎么样,看不出来吧?”

    见到杜仲犯难的模样,范文军哈哈一笑。

    秦老摆了摆手,示意范文军不要打扰。

    就在这时,杜仲突然眼前一亮,脸上难色散去。

    “如果我猜得不错的话,他的病因也是在肺上!”

    “哦?”

    范文军一愣,惊讶的问道:“从那里看出来的?”

    “虽然五官和体态上看不出病症,但是他的喉头却有些微红,包括喉头两侧的扁桃体也微微肿起来一圈!”

    “这种症状,可定义为咽炎一类,扁桃体炎引起咽喉病变炎。”

    “从进入医院到现在,不到一分钟的时间里,他手中的矿泉水就被喝了一半,并且从一开始开始他就没有张嘴说过话,不时的闷咳一声,却吐不出痰来,也就是说炎症并不重,还没有产生浓痰!”

    说到这里,看着青年走进诊楼,杜仲才微微一笑,继续说道:“痰少难出,是燥邪所致,加之咽干口渴,病因就必然是肺脏燥热!”

    杜仲说完看向范文军。

    范文军双目圆瞪着,一脸难以置信的望着杜仲。

    竟然能观察如此细微,喉头都能注意到?

    而且还能仅仅从喉头的细微变化,就能看出这个青年的病因!

    这才跟随秦几天时间啊?

    更何况,这还是秦老离开后带杜仲来医院教学的第一天!

    仅仅一个早上,这小子就学习到了这种程度?

    范文军惊讶得说不出话来,他这第一次被一个年轻人展现出的强大天赋震惊到这个地步。请看∮书WwΩW∮.ΩQingKanShu.cC

    “哈哈,说得好!”

    秦老很是开心。

    杜仲谦逊的微微一笑。

    “我算是服了!”

    范文军摇了摇头,望向秦老和杜仲的脸上,百感交集。

    虽然范文军的中医实力达不到秦老的程度,但他好歹是一院之长,一身医术也是全国顶尖。

    他也希望把自己的医术传承下去,但是多少年来,他却连一个中意的弟子都没有收到。

    秦老没收到弟子,他好歹还有个安慰!

    可现在呢!

    这老家伙收到徒弟了,还这么优秀!还在自己面前显摆!!!

    摆明的要气死自己啊这是!

    不过他不得不打心底里佩服秦老的眼光毒辣。

    换做他的话,是绝对不会收杜仲这个年纪过大的徒弟。

    “老秦,没想到还真让你找到了一个好传人!”

    范文军苦笑着夸赞道,语气有些酸。

    “那当然,我秦开元的眼光,素来不差!”

    “羡慕不?嫉妒不?想抢不?”

    秦老就像一个得到一个宝贝的小孩一样,刺激着脸色渐渐难看的范文军。

    最后还补了一刀。

    “哈哈!不给!”

    “哼!你就得意吧!我早晚找一个比你徒弟更优秀的徒弟!”

    范文军气呼呼一甩胳膊医院大门走去。

    秦老大笑一声然后说道。请∫看书Ww∮W∫.∮QingKanShu.∫cC

    小插曲过后,秦老继续更加深入的讲解,很快一天匆匆过去了。

    “时间也差不多了,今天就到这里结束吧,望诊基本讲完了,就差多运用了,明天到医院来开诊,学习手相!”

    等秦老离开后,杜仲掏出手机看了下时间。

    五点四十!

    “还有二十分钟,时间刚刚好!”

    一想到和狗熊的师兄,内家拳手的约斗,杜仲心中就有一股热血上涌起来。

    杜仲快的走到医院门前,拦下一辆出租车后,直接朝警察局赶去。

    此时,警察局里正热火朝天。

    以狗熊为,一群特警队的队员围绕在一名二十八九岁的年轻人身旁,两眼放光的听年轻人说着当今武林中的轶事。

    “师兄,时间马上就要到了,这帮崽子们也听够了,你要不要准备一下?”

    正当年轻人说得起劲的时候,又憨又壮的狗熊走了上来,出声问道。

    “准备?”

    年轻人不屑的一笑,说道:“听你的说法,那个要向我挑战的人,连内家拳的入门级别都没有达到,也就你这个资质愚顿的家伙会败在他的手上!”

    “可是师兄,他跟我交手的时候,说根本没有出全力,所有人都看到了!你不要轻敌。”

    狗熊撇了撇嘴,显然是对师兄的轻敌,感到不满。

    “放心吧,明劲和暗劲天壤之别,等你进了暗劲就知道了。”

    “只要他敢来,我绝对要把咱们师门的面子给讨回来,让他知道,什么才是真正的内家拳!”

    狗熊的师兄冷笑一声,站起身来

    竟然有人居然敢当着这么多人的面,把狗熊打得一点还手的机会都没有。

    当真是欺我师门无人吗?

    这一次,我就要让你好好尝一尝,内家拳的厉害!

    一旁,听着狗熊和他师兄的对话,还有周围警员们的表现,毛强在一旁冷笑,。

    昨天狗熊和这帮警员大部分休班了,没有在现场见到班长神一般的表现,如果见到了,绝不会认为眼前这个人能打得过班长!

    内家拳能在2o米的范围内躲开子弹?

    不能!

    没有见过军队最强部队出来的人,敢说如此大话,当真是坐井观天!

    他不也懒得讲,练家子不逞强于口头,而是胜于拳头!

    正当众人热火朝天的讨论着,特警队员被狗熊师兄的大话,说得满眼崇拜的时候,一辆出租车缓缓驶进了警察局。

    “来了!”

    一个守卫的警察跑了进来,喊道:“队长的班长来了!”

    一句话,让所有人都是兴奋了下来。

    “来得正好!”

    狗熊的师兄嘿嘿一笑,迈步迎了出去,狗熊尾随其后,一大帮特警队员也急匆匆的冲了出来。

    在他们有所动作的时候,毛强早已跑到了警局的操场上。

    “班长!”

    见到刚从出租车上走下来的杜仲,毛强赶忙迎了上去。

    “人呢?”

    杜仲微笑着点了点头,问道。

    “马上就到!”

    毛强点了点头,气愤说道:“那个家伙仗着自己学了内家拳,也太目中无人了!”

    于是把刚才生的事情讲了一遍。

    杜仲听完笑一笑道:“练武之人,血性汉子,无妨。”

    下一刻,一群吵闹声传来,在一众特警队员的簇拥下,狗熊的师兄闲庭信步一般,高傲的仰着脑袋走了过来。

    “就是他!”

    毛强凑在杜仲耳边,说道。

    杜仲点了点头。

    来人脸色微白,五官端正,身材匀称,高高的鼻梁上有着一双鹰目。

    从表面上看,这家伙的体格很不错,隐约间倒还有一副练家子的模样,只是那副模样太过高傲,根本没有一点高手的内敛。

    “你就是杜仲?”

    走上前来,狗熊的师兄轻视的上下打量着望着杜仲。

    “是我。”

    杜仲淡淡的说道。

    “八卦掌第十一代大弟子,李耀阳!”

    狗熊的师兄自报师门,随后又望着杜仲问道:“你是何门何派?”

    “无门无派!”

    杜仲笑笑。

    “无门无派,你也敢欺我门人?”

    李耀阳眯眼望着杜仲,喝道:“今天我倒要看看,你有什么资格欺负我师弟!”

    有人撑腰,一旁的狗熊自然呵呵笑着,挺直了腰杆,喊道:

    “师兄,打他!”

    “请赐教!”

    杜仲淡然一笑,稍微退后了几步。

    话声落下,原本围聚在两人身周的特警队员,呼啦一声退后了四五米,给俩人的比试腾出了一片空间。

    操场上,硕大的空间里,只余下杜仲和李耀阳俩人。

    望着对面,面带轻视的李耀阳,杜仲嘴角的弧线伸展,变平。

    双眼一眯,双拳猛地一握,一股无匹的战意,汹涌而出!

    整个人犹如出鞘的利剑一般,面色冷冽的盯着李耀阳!

    感受到杜仲那滔天的战意,李耀阳眉头一挑,心中有些骇然,抹上一丝凝重之色。

    “怎么会有如此强横的战意!”

    “身体每一寸,几乎都蕴涵着巨大的力量,双目清明,精神集中!”

    “劲敌!”

    李耀阳收起心中的轻视,慎重的面想杜仲,站直身子抱了抱拳,给予杜仲同等身份的尊重。

    杜仲同样回了个礼!

    “没有破绽!”

    李耀阳行交手礼的一是为了尊重,第二是为找出杜仲身上的破绽。

    可杜仲的每一个动作,都做得无比的完美,让他根本找不到一点突破口。

    而随着杜仲身上的战意越来越强,李耀阳心底更是生出一股渺小之感,仿佛杜仲往那一站,就成了一座大山,他只能够仰望一般。

    “大意了!”

    “此人的实力当真深不可测!”

    心中暗道不好的同时,李耀阳也摆出了一副谨慎的架势,颇有大开大合之意,只是脸上的凝重之色越来越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