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看书 > 都市言情 > 特种神医 > 第五十二章 我服!(求票!求收藏!)
    不可能!

    刚刚还平分秋色的力量,现在怎么忽然增长了这么多?

    李耀阳暗暗心惊,手下的动作却不慢,双手一变,如雨点一般,疯狂的朝着杜仲砸了过去。Ω请∫看书Ww∮W∮.∮QingKanShu.cC

    面对这种情况,杜仲皱着眉头撇了撇嘴,整个人一动不动的站在原地。

    就在李耀阳攻到身前的时候,杜仲动了!

    只见他手臂一伸一缩,就有一个个清脆的撞击声传来。

    “啪!”

    李耀阳愣住了,杜仲就站在他的面前,好象根本没有出过手一样,但他胸口传来的疼痛,却是真真实实的。

    那种疼痛,几乎让他难以喘息。

    剧烈的疼痛,伴随着近乎缺氧的状态,让李耀阳眼前一黑,就倒在了地上。

    随着李耀阳的倒下,场外顿时传来一阵诧异声,没有人看清楚杜仲是怎么击倒李耀阳的,他们所见到的,是李耀阳如疯了一般攻到杜仲身前的时候,突然就倒下了。

    “难不成是狗熊的师兄用力过猛,脱力了?”

    “人家可是内家拳高手,怎么可能那么菜!”

    “要不然,他是被队长的班长打倒了?”

    “应该……是吧!”

    嘈杂的议论声,充斥在操场的每一个角落,所有人看向杜仲的眼中,都是流露着一副怀疑的神色。

    “师兄,你没事吧?”

    狗熊跑上前去把李耀阳给扶了起来,焦急问道。

    “咳咳……”

    只见,李耀阳手捂胸口,急促的喘息着,看向杜仲,眼神中带着震惊和莫名的复杂。

    “你赢了!”

    稍许,胸口的疼痛平息下来,李耀阳才苦笑着叹了口气,真心实意的说道。

    练武之人,赢得起,也输得起!

    这句话让包括狗熊在内的所有人都傻了!

    那岂不是说,李耀阳真的是被杜仲打倒的?

    刚才似乎没看到杜仲出手啊?

    难道太快了?

    也不对啊!

    李耀阳可是传说中内家拳的高手,队长的班长虽然是从部队里退役回来的,但他现在也只是一个普通人,一个普通人的体能就算再好,也不可能这么轻易的就战胜一个内家拳高手吧?

    “三十秒!”

    一个哈哈大笑声传来,毛强手握秒表,一脸得意的走到了狗熊面前。请看∮书Ww∫W∮.∫QingKanShu.ΩcC

    “从队长动真格的时候开始,不到三十秒的时间,而且只出手了一次!”

    毛强那副得意的面孔,看上去就好象是他赢得了比试一样!

    直到听到毛强的大笑声,众人才反应过来,刚刚的比试结束的飞快!

    甚至没有人反应过来,李耀阳就倒在了地上!

    如果只算杜仲出手的过程,别说是三十秒,就是十秒钟也不到啊!

    四周一片倒吸气。

    “我服!”

    在众人震惊的眼眸中,李耀阳坦诚说道。

    “不过,我能感觉到,你并没有突破到暗劲层次,在明劲层次里就能拥有这么恐怖的战斗力,还真是可怕!你是怎么做到的?”

    李耀阳紧紧盯着杜仲,武林中不可能出现的事情在眼前的人身上出现了!

    明劲不可能打败暗劲!

    这是武林的常识!

    “没有付出,就没有回报!我一直在挑战人体的极限。”

    杜仲笑了笑,回了一句,旋即饶有兴致的问道:“你是怎样突破到暗劲的?”

    闻言,李耀阳愣了一下,然后苦笑着说道:

    “看来,你真不是内家门派之人!”

    看着杜仲疑惑神色,李耀阳解释道:

    “内家门派里,没有人会问这种问题。”

    “因为每一个人突破暗劲的方式和方法都不同,同门派也不一样。有的人什么都不需要做,自然而然的就悟了;有的用尽全力,也触砰不到暗劲的门坎,穷极一生也只能止步于暗劲的门口。请看书Ww∫W∮.∫QingKanShu.cC”

    “明劲到暗劲是一个很玄妙的东西,没到暗劲之前你不断寻找问自己这是不是暗劲,那是不是暗劲。可你到了暗劲,你会清楚的知道,这,就是暗劲!”

    “不存在疑惑是不是的问题,它就是,你到了暗劲很清楚它就是!没有丝毫的怀疑。”

    “明劲到暗劲,关键在悟!”

    杜仲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

    李耀阳所说的话,跟那神秘的老者一样,暗劲就在于一个悟字。

    悟不了,就无法突破。

    悟了,便能成!

    可惜今天的交手没能让他悟。

    望着杜仲若有所思的模样,李耀阳微微一凝,出声问道:“你跟我比试,难道就是为了领悟暗劲?”

    杜仲点点头。

    “如果是这样的话,我想你应该想跟比我更强的人交手!”

    李耀阳嘿嘿一笑,略显挑衅的说道:“我不管你想不想,只问你敢不敢!”

    “求之不得!”

    杜仲笑的很豪迈。

    他需要更厉害的对手,来找寻暗劲的突破口。

    或许只有与他实力相近的人,才能深刻的让他感受到暗劲与明劲之间,真正的差别。

    “好!”

    听到杜仲答应,李耀阳嘿嘿的笑了起来,说道:“过几天会有人专门向你讨教,到时候就请你不吝赐教了!”

    “随时恭候!”

    杜仲点了点头,应了下来。

    李耀阳的意思很明显,他背后还有人,比他更厉害的人!

    不管是谁,他求之不得!

    听到杜仲的答复,李耀阳就急匆匆告辞了,似乎有什么急事一般。。

    “不愧是我的老班长!”

    李耀阳走后,毛强迎了上来,朝杜仲竖起了大拇指,一脸的兴奋。

    杜仲笑着摇了摇头,有意无意的瞪了毛强一眼。

    见状,毛强打了个激灵,急忙说道:“比试也完了,接下来是该做正事了。”

    说罢,就直接拉着杜仲走进了警局的办公室里。

    “队长,这是市局让我转交给你的两万块钱!有点少,班长,你多担待。”

    毛强从办公桌的抽屉里,取出一个厚厚的信封递向杜仲,有些不好意思的说道。

    “钱不论多少,只论有无。”

    杜仲笑着接过信封,直接塞进裤兜里,随后说道:“你不是一直想跟我喝酒嘛,今天我请你!”

    “好啊!不过应该我请!”

    毛强立刻拍起胸膛。

    “说什么废话!就这么决定了,这顿饭我请!”

    杜仲完全不搭理毛强的反驳,用命令般的口吻说了一句。

    一肚子理由的毛强顿时泄气了,知道自己再怎么说也没用了,只得苦笑着,悻悻的点了点头。

    看了看时间,已经到了下班时间,两人便一同离开警局,在附近找了一家馆子坐了下来。

    “队长,你记不记得我还是新兵蛋子的时候,你是怎么虐待我的?”

    几杯黄酒下肚,毛强顿时眼眶就红了起来,自顾的说道:“当时你差点把我骨头给打断了,因为我犯了错,冬天下着大雨的夜里,整个队伍都陪我一起受罚,在操场上一站就是一个通宵,连动都不能动一下,因为你也陪我们站了一个通宵!”

    越说,毛强的眼眶就越红。

    “你每天都把我们训练得喘不过气,好几个战友都在那种近乎虐待的训练中虚脱了,你还记不记得?”

    听着毛强的话,杜仲心头不禁酸涩。

    是啊,那时候的他,对待新兵还真是挺狠的!

    不狠未来可能失去的一条命!

    他宁愿自己的兵在自己手上流汗流泪,也不允许在别人手上流血。

    “但是……”

    忽然,毛强提高了音量,说道:“就是因为你,我才有今天,我的战友们才能过上好日子!”

    “从退伍的那天起,我就想着无论如何,一定要找到你,跟你痛痛快快的喝一杯,现在我做到了!”

    毛强把杜仲的酒杯满上,然后抬起自己的酒杯,中气十足的说道:“队长,咱俩走一个!”

    酒杯一碰,两人对饮一空。

    “爽快!”

    毛强哈哈大笑一声,举手抹去了眼角的泪渍,随后突然压低声音,问道:“队长,你被调走以后,我听说你去了特种部队?你也告诉我是那个地方。”

    “给我说说特种部队的事呗!”

    毛强嘿嘿一笑,说道:“我对那个地方很好奇,其实当时,我心里也有一个特种部队的梦,只可惜文凭不够,身体素质也达不到要求!求你在不泄密的条件下,透露一些吧。”

    杜仲陷入了短暂的回忆,良久,开口道:

    “特种部队,可不是人待的地方!”

    “只有待久了你才会现,那里才是兵人真正的家!”

    杜仲感叹着,脑中也不禁回想起了在特战队时候的情景,虽然是用生命在刀尖上翻跟头,但也正是在那样的环境下,战友之间那份斩不断的感情,才能体现得淋漓尽致。

    “以班长你的身手,在里面排名多少?”

    毛强继续好奇追问道。

    “这个可不能告诉你!”

    杜仲咧嘴一笑,神秘的说道:“别忘了,退伍之后,终生保密!”

    闻言,毛强一个机灵,顿时知道自己触雷了,不敢再问。

    但更多的时神往。

    需要承诺终生保密的,整个军队只有一个。

    那是所有当兵梦寐以求进入的地方!

    传说中无处不在,那里有危险他们就会出现在那里的,站在整个世界的顶端,实力最为恐怖,让那些无所畏惧的雇佣兵都惧怕的,最强部队。

    只有那个地方,是隐藏在黑暗中的,没有人知道,也没有人敢透露。

    也只有他们才能称之为兵!

    毛强看着自己曾经的班长。

    班长已经成为他穷尽一生,也追赶不上的偶像。

    “来!喝酒!”

    杜仲大声说道。

    “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