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看书 > 都市言情 > 特种神医 > 第五十三章 先交手术费!(抱歉,又晚了一会)

第五十三章 先交手术费!(抱歉,又晚了一会)

    一直喝到半夜,杜仲和毛强才分开,两个成年人一顿酒哭的稀里哗啦,也只有亲近人的人才能看到他们这一面。请看书Ww∫WΩ.∮QingKanShu.cC

    第二天清晨,酒醒后的杜仲跟着秦老再一次来到了医院。

    “昨天学的还记得吗?”

    站在医院诊楼门口,秦老忽然停下了脚步,望着杜仲问道。

    “记得!”杜仲点了点头。

    “好,今天老范不在,就换我来考验考验你!”

    秦老微微一笑,转过头指着刚刚走进医院的一个病人,说道:“就他吧!”

    顺着秦老手指的方向看去,出现在杜仲眼前的,是一个中年男人。

    只见那中年男人弓着腰,双手捂胸,嘴巴大张着像是喘不过起来。

    “口微微张开,肩膀高抬,后背弯曲感觉有些紧,而且喘息声很重,如此看来此人得的应该的痉病。看他这副模样,应该是刚刚从肌肉痉挛,四肢抽搐中恢复过来。”

    杜仲一张口,便是准确的说出了中年男人的病症。

    之所以一眼就看出现,是因为这个中年男人的病征太过明显,想来也是秦老不想太难为自己的缘故。

    说完,杜仲一脸恭敬的望向秦老。

    “不错!”

    秦老哈哈大笑,满意的点了点头。

    “走吧,今天我去里面教你手相!!”

    说完,秦老便是率先迈开脚步,带着杜仲走到了医院顶楼的中医诊室,从中取出了两件白衣大褂,递了一件给杜仲。

    “这个科室有些日子没开了,就算开诊,病人的数量也不会太多!”

    “以你的记忆力,要学手相,自然需要足够的量来认知!”

    秦老一边说着,一边换上白大褂,补充道:

    “今天我就陪你做一回查房大夫,从一楼皮肤科开始,把每一个病人都看一遍!”

    “谢谢师父。”

    杜仲顿时心生感激。

    秦老这种教学方法,从古至今绝无二例。

    有谁会为了一个徒弟,而花掉自己全部的精力?

    当然,这种教学方法也只能针对杜仲这个拥有恐怖记忆力的怪物。请∮看书WwΩWΩ.QingKanShu.cC

    要是换作其他人,怎么可能一天的时间,就学会察色?

    杜仲跟随着秦老,从顶楼回到了一楼,穿过一条楼道,直接走到了皮肤科的住院部。

    因为名气在外的缘故,来附属医院看病的人非常多,就连皮肤刻的住院部,都是被塞得满满的,每一个普通病房中,几乎都找不出一张空余的床位。

    走进第一个病房,秦老面带和蔼的笑容,走向第一张病床。

    正躺在病床上输液的,是一个年轻的女孩子,看样子也就二十岁左右。

    “小姑娘,感觉怎么样?”

    走到病床前,秦老出声问道。

    “没什么感觉!”

    女孩面色冰寒,浑身上下散出一股拒人于千里之外的气息。

    “把你的手给我,看看症状有没有减轻!”

    秦老依旧和蔼的笑着。

    在秦老的笑容下,女孩撇了撇嘴,有些不情愿,却又不好拒绝秦老好意的把手伸了出来。

    “手相,也是一种看病的方法,从手掌的色泽可以判断出人体机能是否正常。”

    秦老一边拉过女孩的手掌,一边说着。

    杜仲在一边仔细聆听,病床上的女孩则是一脸莫名奇妙的望着俩人。

    “光泽红润的手掌,代表身体正常,机能良好。相对应的,手掌暗而枯燥,代表的是无气,机体免疫力差,而如光泽过份红润,则代表血脂、血糖、血黏度偏高。”

    “姑娘手掌微白,缺少血色,这是气血不足,贫血的表现!”

    闻言,女孩脸色微红,心中暗暗嘀咕,女人贫血本来就是正常的,这有什么好说的,不贫血的能叫女人吗?

    见到女孩的模样,杜仲不禁莞尔婉尔。

    “除了光泽之外,手相上不同区域的颜色不同,所代表的性质也是不同的!”

    “白色代表炎症,红色代表重的炎症或出血点,青色表示循环不良,棕色表示陈旧性或者慢性疾病,黑色代表危重症!”

    “这位姑娘其他地方都还好,就是大鱼际上除了点问题。请∫看书WwΩWΩ.∫QingKanShu.cC”

    说着,秦老朝女孩掌心,大拇指旁边那一条半月型的区域指去,说道:“这一块就是大鱼际,而这条掌纹就是俗称的生命线。”

    杜仲仔细的聆听观察着,不时的点点头。

    “大鱼际上,生命线以内出现青筋,代表这位姑娘是过敏体质。这种体制很容易出现药物过敏和食物过敏,容易患湿疹、牛皮癣等皮肤病!”

    秦老不急不慢的观察了一番,才把女孩的手放下来,说道:“姑娘得的应该是湿疹!”

    “没错!”

    女孩无语点了点头。

    她已经连药水都挂上了,一个查房的医生怎么可能连他得了什么病都不知道?

    秦老微微一笑,说道:“看姑娘的体相,应该是在减肥期吧!”

    “你怎么知道?”

    这回轮到女孩诧异了。

    “面相无神,身形瘦弱,时常有吞咽口水的动作,说明唾液量多,这代表你胃中有火。想来应该是吃的很少,而且还专门挑选燥火的食物,逼着自己出汗,以求达到减肥的目的!”

    秦老温柔的劝说道:“这种方式可不对啊,以后注意!”

    说罢,便是带着杜仲走向下一张病床。

    只留下女孩在那愣住了。

    病房里的人见到秦老看得这么准确,顿时争先恐后的把手伸来,请秦老帮他们看一看。

    杜仲也落得一次大好的学习机会。

    跟随着秦老,一个房间一个房间的走过,几乎每见到一个病人,秦老都会给杜仲上一堂极其生动的实践课。

    因为住院部的大楼与诊楼相连缘故,层数也跟诊楼一样,是二十层。

    整整一个上午,秦老和杜仲,只看到了第五层。

    看完最后一个病人,秦老看了看时间,觉得差不多了,便带着杜仲回到了门诊楼下的餐厅去吃饭。

    就在两人放松下来,准备好好休息一番的时候,一个形色匆匆女人的出现,却引起了俩人的注意。

    一个穿着朴素,甚至有些破烂的女人,抱着一个孩子,步伐凌乱,急匆匆的冲进了医院。

    远远看去,女人怀抱中的孩子,脸色煞白,揪成一团的小脸上,神色很是痛苦。

    “医生!快救救我孩子!”

    女人大声哭喊着。

    很快的就有几个护士匆忙赶了过来,给孩子安排了急诊。

    看到这一幕的杜仲和秦老也是在对视一眼之后,快步跟了上去。

    等急诊室门前的时候,身着朴素的女人正在急诊室的门口焦急的等待着。

    与此同时,一名医生从手握一张单子走了出来。

    “先去交一下医药费!”

    医生直接把单子递向女人,面无表情的说了一句。

    接过单子,女人一看单子上面的医药费金额,脸色唰的一下,变得惨白。

    “三万,我现在拿不出三万块钱!”

    女人急忙把目光转向医生,啜泣哀求道:“医生,我求求您救救我的孩子!”

    “救是肯定会救的,前提是你得先把医药费给交了!”

    医生皱了皱眉头,看向女人的眼眸里,透露出一丝反感和厌恶。

    “医生,我求求您!先救孩子可不可以?”

    女人哀求道,身体似乎有些支撑不住,差点摔倒。

    见状,医生急忙横迈出一步,摆出一副惊恐的模样,生怕女人摔倒的时候碰到他一样。

    “我这么跟你说吧,这个小孩需要做手术,不交医药费,是不可能做手术的!”医生撇了撇嘴,说道:“想救这个孩子,就赶快去交费,别在这里浪费时间。”

    孩子的母亲一听,急忙伸手一把抓住医生的双臂,苦苦哀求道:“医生,求您先救救我的孩子,我马上就去酬钱!马上给您筹钱!”

    “不行!”

    医生摇了摇头,说道:“按规定必须先教手术费才能做手术!而且谁知道我们救了你的孩子以后,你能不能酬到钱来交医药费。”

    “一句话,不交医药费,这手术没法做!”

    “我一定能酬到的,一定能筹到的,我求求您,我求求您先救我的孩子!”

    孩子的母亲泪如泉涌一般,身子无力的倒了下去,跪在地上。

    “求您先救我孩子。”

    神色凄凉至极,就差给医生磕头了。

    然而,面对在孩子母亲这般的哀求中,医生竟然猛的一挥手,把孩子母亲那双紧抓的手从他的手臂上给甩了开来。

    “没钱,还来看什么病!”

    医生颇显晦气的白了孩子母亲一眼,厌恶道:“我很忙,不要耽误我时间!”

    哼!

    一旁,杜仲面色一冷,怒哼医生,一股怒气瞬间涌上心头。

    抬腿就要冲上去。

    却被一直没有说话的秦老伸手拦住了。

    杜仲转头朝秦老看去,却见秦老正一脸阴沉的看着这一切。

    阴沉的可怕。

    “手术取消了,把孩子带出来,又来一个骗医的,真的晦气!”

    就在这时,医生的话从急诊室中传了出来,随后一名护士把孩子抱出来,交到了女人的手上,而后跟随着那名一脸不爽的医生,直接离开了走廊。

    “医生!求求您别走!别走!”

    女人抱着孩子“咚咚”的给医生磕头。

    医生头也不回的走了。

    整个走廊里只剩下了女人和他怀抱中的孩子。

    望着空空荡荡的走廊,女人那早泪水纵横的脸上,尽是绝望。

    “孩子,是妈对不起你!”

    转目看向怀抱中的孩子,女人眼中的泪水又止不住的流淌出来,那张绝望的脸蛋都在微微的颤抖着,无比凄惨。

    就在女人凄惨的哭喊声中,那神色痛苦的小男孩忽然一动,睁开了双眼。

    苍白的小脸上,露出一个很阳光的笑容。

    “妈妈不哭,等小星长大了,就来保护妈妈,不让那些坏蛋欺负妈妈!”

    小男孩一边伸手擦去他妈妈脸上的泪水,一边安慰道:“到时候,小星要给妈妈买很多很多好吃的,妈妈不要再哭了!”

    听到孩子那稚嫩的话声,女人匆忙点头,眼泪却依旧在疯狂的涌流着,哭声也变得越来越大。

    见到妈妈点头,那名叫小星的小男孩脸上,再次绽放出一个灿烂的笑容。

    笑容还未完全绽放,就迅的枯萎了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