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看书 > 都市言情 > 特种神医 > 第五十五章 悟出暗劲!(求票!求收藏!)
    听到杜仲的话声,整个病房中的医生都是把目光转移到了杜仲的身上。请∮看∫书Ww∮WΩ.∮QingKanShu.cC

    一个中医学徒,居然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说出这种话来?

    范文军也是一脸疑惑的看向杜仲!

    杜仲跟随秦老的日子,他非常清楚,这短短几天,就想从鬼门关抢人了?

    就算之前救过一个孩子,眼前这个器质性的除非动手术别无他法,秦老也如此说!

    师傅说没办法,徒弟又凑什么热闹!

    而就在众人一脸质疑的看向杜仲的时候,听到杜仲的话声,秦老却是眼前一亮!

    对啊,普通医术不行,不是还有杜仲的上古医术吗?

    “有把握吗?”

    秦老出声问道。

    “没有!”

    杜仲摇了摇头,补充道:“我没办法完全治愈孩子,但应该可以把孩子心脏中堵塞的血管给通开!”

    “好!”

    秦老大喜,一脸激动的说道:“只要你能通开血管,我就有办法保他的命!”

    “事不宜迟,现在就动手治疗!”

    秦老一刻也不耽误,直接出声道。

    “等等!”

    这时,范文军忽然站了出来,拦下了杜仲,问道:“老秦,你这葫芦里卖的什么药,连你都根治不了的病,怎么能让你徒弟来治?”

    “这种器质性的病中西医都无法解决,这一点你比我清楚!你不要一时为了救人冲昏了头脑!”

    “老范,你安心的等待治疗的结果就成!”

    秦老安抚似的把范文军拉了回来。

    没有了范文军的阻拦,杜仲直接走到孩子的妈妈身边。

    “大姐,你也不要太过担心了,孩子这病是很难治,但也不是完全没有办法,不过在救治孩子之前,你得先把你的情绪稳定下来!”

    杜仲安慰道。

    孩子的妈妈一听有希望,顿时擦去脸上的泪痕,说道:“我不激动,我不担心,我不担心……”

    可是说着说着,眼泪又不争气的流了出来。请∮看书WwΩW∮.∮QingKanShu.cC

    见状,杜仲叹息一声,说道:“这样来说,我的确还不是一名正式的医生,但我有办法能救你的孩子,如果你同意的话,我可以马上动手!”

    “我同意,我同意!”

    一听杜仲有办法救孩子,孩子的妈妈那还管杜仲到底是不是医生,一张嘴就应了下来。

    “好!”杜仲点头,说道:“在救孩子之前,你得答应我一个条件!”

    “你有什么条件我都答应!”

    孩子的妈妈连连点头。

    “好,你现在去打电话给孩子的父亲,把孩子的情况告诉他,要他答应戒赌,并且诚心的跟你和孩子悔过道歉!”

    一听杜仲的要求,病房里的医生,包括范文军在哪,都是一脸的惊奇。

    杜仲怎么会知道孩子的父亲是个赌徒?

    孩子的妈妈也是一怔,点点头。

    来不及多问,走出了病房,给孩子的父亲打电话去了。

    “加油!”

    秦老说了一句,带着范文军和所有的医生,都离开了病房。

    只剩下了杜仲。

    关紧房门后,一众医生焦急的在病房外等待着,所有人都在疑惑,为什么秦老不让他们看看杜仲是怎么治疗的!

    心底也都不约而同的对杜仲质疑起来。

    病房里,杜仲深深的吸了口气,走到孩子身旁。

    从解剖图来看,心的形状是前后略扁的圆锥体。如果把上方看做是心的头部,下方看做是尾部的话,在心脏顶部,几乎环绕心脏一周的动脉,就恰似一顶王冠,而这一圈动脉,就是冠状动脉血管。

    在整个人体,冠状动脉属于终动脉,没有代偿支气管,一旦生堵塞,血管所支配的区域就会坏死。

    引起冠状动脉堵塞的原因有很多,也可能是缘于孩子本身就带有的先天性心脏病的原因。

    而杜仲要做的,就是把孩子心脏上堵塞的冠状动脉血管,给冲开!

    要冲开血管的堵塞,用普通的医术肯定是不行的,用大型仪器的声波,又很容易伤到孩子的心脏组织。请看书Ww∮WΩ.ΩQingKanShu.cC

    但是上古医术不同,杜仲清楚的记得,上古医术中的能量声波咒,就能做到!

    这种能量声波,既伤不到孩子的心脏组织,还有机会疏通堵塞的血管!

    正是因为想到了这个方法,杜仲才主动提议一试。

    做好一切准备,杜仲双眼一眯,看向病床上的孩子。

    “怛也他,尾摩黎,尾摩黎……!”

    双手贴于孩子胸口,杜仲聚精会神,诵念出一句能量咒。

    咒语刚落,杜仲就感觉到口中传来一阵酥麻之感,就仿佛有着一道道实质性的声波,正从他的嘴里,不断的出来一般。

    他念咒语的方式和现代音绝对不同,而是上中下三个丹田全部共振,体外和体内同时共振!

    而在手臂的连接下,声波接二连三的穿透进孩子的胸口。

    双目一眯,随着声波的反弹,杜仲很快的就找到了冠状动脉的所在,在一番试探下,终于找到了血管堵塞的位置。

    “接下来,就该疏通血管了!”

    杜仲心中暗暗说了一句,旋即口中诵念咒语的度顿时加快,一阵阵声波也是快的从其口中涌出,直接穿透到孩子的身体里!

    声波反馈回来的信息,让他清晰的感觉到那不算太大的堵塞,就仿佛一面难以逾越的高墙一般,死死的抵挡在前方,让人难以迈进!

    每一个声波的震动,孩子的胸口都会有着些须起伏。

    而每一次的起伏,杜仲都是可以明显感觉到声波的又进了一步,即便血管中的堵塞,只被震破丝毫,也能让杜仲心底生出前进了一大步的错觉

    “曩俱枳黎,室唎末底,军拏黎……”

    一段段晦涩难懂的咒语,不断的从杜仲的口中传出。

    咒语越念越长,声波的强度却并没有随之增长。

    因为孩子还小,心脏的育还不成熟,杜仲生怕一不小心,用力过猛伤到孩子的心脏!

    杜仲之所以自信于声波不会伤到孩子的心脏组织,便是因为声波是由他来控制的。但控制上也要有度,声波的强度太大越容易脱离掌控,对孩子的心脏造成伤害。

    可声波的强度太弱的话,那种程度的震荡又难以冲开血管中的堵塞。

    这一切,都要靠杜仲自己来把握。

    这种把握,无疑让杜仲变得小心异常!

    时而压制,时而增强!

    这种对声波的把持,让杜仲的精神力消耗得异常的迅。

    虽然,上一次经过整整24小时的站立,杜仲的精神力得到了很大的提升,但是在这种情况下,杜仲依旧生出一股难以支撑的感觉。

    随着血管中的堵塞一点点的被震开,杜仲的精神力也在飞的消耗着。

    当杜仲明显感觉到,孩子血管内的堵塞只剩下五分之一的时候,一股强烈的晕眩感突然袭来。

    精神力枯竭了!

    杜仲紧紧咬着牙关,现在他才知道,自己的确是有些托大了!

    孩子血管内的堵塞太严重,以他的精神力很难完全疏通,但是如果现在停止下来的话,孩子血管中的堵塞,又回重新生长出来,甚至比之前更甚!

    他只能拼了!

    紧紧咬着牙关,能量咒语急促从他牙缝中传出。

    精神力的迅消耗,让杜仲有些恍惚。

    这一刻,杜仲仿佛感觉不到肉体存在了。

    他只有一个信念,既然做了就要做到最好,既然这个方法能行,那就绝对不能停止,否则孩子会性命难保!

    “就算要以命换命又有何惧!”

    心间嘶吼着,杜仲依旧没有停下。

    能两咒语以一种更快的度诵念着,声波的震荡也始终被杜仲咬牙,强行把持在一个不强不弱的度上。

    而随着时间的推移,那股晕眩之感也越来越强烈!

    杜仲甚至感觉到,全身都开始出阵阵酸痛,仿佛整个人下一秒就会垮掉一般。

    剧烈的晕眩感,让杜仲眼前黑,身体无力的颤抖着,眼看就要摔倒在地。

    然而,就在这时,杜仲那一片漆黑的脑海中,突然出现了一抹亮光。

    隐隐间,杜仲仿佛看见,那是两个字!

    ‘爱’和‘儒’!

    迷糊中,杜仲犹如醍醐灌顶一般,瞬间明白了!

    爱,是这个世界上最伟大的力量,就好象孩子在忍受剧烈的痛苦中,依旧能对他的妈妈绽放出灿烂的笑容一样。

    就像妈妈为了孩子舍弃一切尊严一样。

    儒,是和平,是宁静,是随风而来,也是淡然世外,却又溶于红尘,

    杜仲懂了!

    爱,一个心,一个受!

    儒,一个人,一个需!

    用心去感受别人所需要的,去满足别人的需要!

    舍身为人,大无畏!

    这,就是爱和儒!

    心念及此,杜仲忽然有种豁然贯通的感觉。

    感觉到一股不知明的力量进入到了体内,仿佛突然出现的潮汐一般,填满了杜仲的身躯。

    同时感觉到自己的肉体和所接触到的事物之间没了阻碍,这股力量畅通无阻!

    这种无碍的感觉让杜仲畅爽无比!

    终于突破了!

    他终于迈入了他日思夜想的内家拳大门!

    没有任何的怀疑,杜仲很清楚这就是暗劲!

    如李耀阳所说,悟了就是悟了,知道就是知道,不存在任何的怀疑!

    但这种危机的情况下,杜仲来不及兴奋。

    因为,这股力量并非精神力!

    精神力即将枯竭!

    最后一丝精神力喷薄而出,最后一声口语脱口而出。

    杜仲感觉身前竖立的那堵高墙,突然就崩塌了!

    “成了!”

    杜仲嘴角挂着那一丝会心的微笑,身子一倒,昏了过去。

    (主角终于悟出暗劲了,赶紧为杜仲撒花,票票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