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看书 > 都市言情 > 特种神医 > 第五十六章 杜仲,你就是个呆子!(求票!求收藏)

第五十六章 杜仲,你就是个呆子!(求票!求收藏)

    病房外,所有人依旧在焦急的等待着!

    因为时间太长的缘故,秦老也有些坐不住了。请看书WwΩWΩ.∫QingKanShu.cC

    范文军看了看秦老,也是一脸忧愁的打了几个电话,似乎是在请一些心脏科的名医过来会诊,生怕杜仲出什么岔子。

    再怎么说,杜仲也是秦老的弟子。

    就算出了岔子,范文军也不能把责任往杜仲身上扣,除非他不想让秦老这个国医大师在医院继续待下去。

    在范文军满头大汗的打着电话,寻找解决方法的时候,十五分钟的时间,很快的就溜走了!

    十五分钟后,倒在地上的杜仲身体忽然动了动,缓缓的睁开了双眼。

    “呼!”

    深深的吸了口气,短暂的昏迷,让杜仲脑中的眩晕感已经消散,精神力也恢复了一部分。

    他这才站起身来,朝病床上的孩子看去。

    “血管打通了,身体太虚,需要充实!”

    杜仲仔细的观察了一下孩子的情况,旋即双手一动,快的结出一个能量手印,朝着孩子的胸口一压!

    他清楚的感觉到一股能量从体内不断的涌向手臂,最终流进孩子的体内。

    这一次,就比血管阻塞来得简单得多!

    五分后,能量已经把孩子的身体完全充实。

    杜仲揉了揉太阳穴,感觉到一丝疲惫!

    又观察了一遍,确认孩子已经没事之后,杜仲才打开房门。

    房门一开,秦老和范文军率先就走了进来,尾随在俩人身后的,是一众焦急等待的医生。

    “怎么样?”

    秦老急忙问道。

    转头望去,却孩子脸上的痛苦之色,居然已经舒展了开来,看样子像是沉睡了下去。

    众人见状,也是一惊,都是把目光投向杜仲。

    秦老急忙走上前去检查,现堵塞的冠状动脉血管竟然真的通了,从脉象上看,以往失去效用的分支区域,正在一点点缓慢的恢复着!

    “哈哈!”

    现这种情况,秦老顿时开怀大笑起来,说道:“这孩子的命,算是保住了!”

    范文军不信,也走上前去给孩子把脉,一把之下,脸上顿时浮现出震惊之色。

    “太不可思意了,这是怎么做到的?”

    范文军看了看神色疲惫的杜仲,没有打扰,反而一脸震惊的朝秦老问道。∮请Ω看书Ww∫W∮.QingKanShu.cC

    “这是秘密!”

    秦老神秘的嘿嘿一笑。

    范文军彻底无语了,这根本就是奇迹!

    不,比奇迹还要奇迹!

    冠状动脉堵塞,居然在半个小时的时间里,被完全疏通了,而且只凭杜仲一己之力,甚至都没动用仪器。

    这根本不可能生!

    所有人看向杜仲的眼眸里,除了震惊,只有震惊!

    “老秦啊,跟你商量个事!”

    由上到下的打量了杜仲一眼,范文军脑子突然灵光一闪,笑道:“最近会有一个其他学校组织的四人交流团过来,他们的目的很明显,来者不善,到时候恐怕有需要杜仲出手的地方!”

    “这个没问题,我代他答应你了!”

    秦老没有丝毫的迟疑,对于任何锻炼杜仲的机会他都不会放过。

    而且这种平辈交流的机会对杜仲来说,也是很难得的。

    无论结果如何,对杜仲都是一种提高!

    可惜到了下班时间,孩子的父亲也没用出现,这让杜仲眼神中闪过一抹冰寒。

    在孩子妈妈的感激以及所有人惊叹的目光中,下班后杜仲拖着疲惫的身体离开了医院。

    回到家里,杜仲现古慕儿居然比他早回来了。

    “你吃饭了吗?”

    走进客厅,杜仲朝古慕儿问道。

    “吃过了。”

    古慕儿点点头,视线却压根没有从电视上离开过。

    杜仲耸了耸肩,自己走进厨房捣鼓了一顿美味的……煮面条。

    吃完晚饭以后,杜仲才送厨房里走了出来,坐到了古慕儿的身边。

    心中想着秦老白天的教导,杜仲随手就抓起了古慕儿的手,很平静说道:“我给你看看手相吧!”

    “啊?”

    手掌忽然被杜仲抓住,古慕儿先是一惊,旋即却是露出一丝羞怯的神色。

    望着杜仲那仔细端详的神色,古慕儿脸色微红,隐隐有些烫!

    抽走不是,不抽走也不是。Ω请看书WwΩW∮.∮QingKanShu.cC

    “你应该好好休息,早点睡觉!”

    杜仲放下古慕儿的手,轻声说道:“你最近是不是思虑过多,难以入睡,导致脾脏的运化不是很好?”

    闻言,古慕儿顿时转过身子,一脸好奇的望着杜仲。

    “你怎么知道?”。

    “这可是我今天,一上午的学习成果!”

    杜仲微笑着说道。

    古慕儿神色顿时凝住了。

    “搞了这么半天,你就为了跟我炫耀你的学习成果?”

    古慕儿嗔怒的问道。

    杜仲一愣,点头道:“对啊。”

    女人的脾气好难懂,这就阴天了。

    杜仲腹诽道。

    “对你个头!”

    “杜仲!”

    猛的从沙上站起身来,把怀里的抱枕朝杜仲一甩,古慕儿恼怒道:“你就是个书呆子!二傻子!”

    说完就气呼呼的转身,走进了卧室。

    “啪!”

    一声巨大的关门声,震得杜仲耳朵生疼。

    “呆子!”

    杜仲一脸愕然的望向古慕儿的房间,疑惑的喃喃道:“什么意思?”

    “我很呆吗?”

    “难道是在部队里时间待长了的缘故?”

    杜仲止不住的摇着脑袋,一脸茫然。

    第二天早上,杜仲早早的就起床,却并没有急着赶去种德堂,反而是直接来到了公寓附近的公园里。

    等了不到一个小时的时间,那个神秘的老者就出现了。

    “老先生,你来了!”

    站在老地方,杜仲远远的就看到了老者的身影,顿时就迎了上去。

    “恩,最近悟得怎么样了,不是跟你说过,没悟透暗劲,别来找我吗?”

    老者淡然的点了点头,很不爽的朝杜仲瞥了一眼。

    “我感悟到了!”

    杜仲面带微笑的回道。

    “哦?”

    老者终于提起了点精神,:“给我说说,你都悟出什么来了?”

    “您所说的‘爱’和‘儒’是一种精神,一种大无畏的精神,要有舍己从人的心态,要善于现别人所需要的,并且尽力去满足他们的需要!”

    杜仲直截了当的说道。。

    “哈哈!”

    听完杜仲的话,老者开心的大笑了几声,点点头道:“不错,悟性很不错嘛!这么快就悟出来了。”

    杜仲谦逊的站在一旁。

    “看你一脸谦逊,心里很自豪吧!哼哼!”

    老者很不爽的话锋一转,“你以为你现在悟到的就全对了吗?”

    杜仲一愣。

    不全对?

    难道错了?

    “没听说过‘慈悲出祸端,方便出下流’吗,满足他人的需要不是不对,但要用这里来满足!”

    说着,老者指了指头。

    “要用智慧!难不成,别人要你的命,你也给?”

    杜仲汗颜,他还真没想到这一点!

    见杜仲那番模样,老者这才微微点头,继续说道:“内家拳是德行之拳,也是智慧之拳。就以暗劲层次来说,前期可以称之为懂劲,一旦悟透就能完全清楚对方的劲道了!”

    杜仲一边聆听,一边点头。

    虽然他还无法完全体会到这种感觉,但是从那一次老者对他出手的时候,他就能感觉到,他整个人似乎都被老者完全看透了!

    包括他的动作,要往那躲,要往那一个方向出手,甚至就连他能用出的力道,都是被老者完全的算计好了。

    如果不是那样的话,老者怎么可能做到,一脚出去,卸掉杜仲自身力量的同时,还把杜仲踢飞了,而且还没有伤到杜仲。

    “悟其实就是把自己的心打开了,心开了,通达无碍!”

    “以前你出手注意到的是打击点和自己,悟了之后你意识会笼罩对方全身!”

    “不过。”

    老者上下打量了杜仲一下,说道:“你只是悟了,还没有融会贯通!”

    “要做到这一点,就需要不断的跟别人交手,在实际战斗中,从不同的人身上感悟出不同的劲道!”

    “懂劲融会贯通之后,就能进入到暗劲中期的借势阶段!”

    “借势?”

    杜仲咀嚼着这个词语。

    这个词,他很早以前就听说过,从太极拳那里听到的。

    但不明白。

    “没错,利用暗劲借势,乘势而起,顺势而为,万物的静动都有势,就看你如何借!”

    “借力打力,不费力气,多好啊!”

    老者嘿嘿一笑。

    听完老者的话,杜仲点点头,继续追问道:“在借势之后呢?”

    “借势之后,就是暗劲后期,合一的境界!”

    合一!

    杜仲再次记下这个重要的词语。

    “懂劲、借势、合一,这是暗劲的三大境界,现阶段,你最需要的,就是找人不停的对战,累积实战经验,从而提升自己!让对战中细细体悟暗劲的变化。”

    闻言,杜仲感激的点了点头。

    “这个年代,要累积实战经验,可不容易哟!你自己好好努力,老夫要回家吃饭了。”

    老者哈哈一笑,步子加快,一副仙风道骨的模样,离开了。

    “我已经悟了,那我现在可以拜您为师了吗?”

    杜仲急忙冲着老者的背影问了一句。

    “再考察考察。”

    老者淡淡的声音传来。

    望着老者的背影,杜仲微微一笑,捏了捏拳头,下定决心已定要败老者为师。

    至于老者说的实战经验?

    他似乎从来不缺!

    不过,那都是以前还没进入暗劲之前的事了,既然进入了暗劲,一切的实战经验就得重新累积,毕竟明劲跟暗劲是有着巨大差别的!

    另一边,老者仙风道骨的走了许久,忽然停下脚步!

    回头扫了一眼,现杜仲已经不见,老者伸手从裤兜里拿出一个智能手机,按了几下之后,拨通了一个电话!

    电话接通,老头顿时哈哈大笑起来。

    “哈哈,老不死的,我找到徒弟了,我比你先找到徒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