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看书 > 都市言情 > 特种神医 > 第五十七章 杜仲再拜师!
    老者一脸的兴奋,仿佛是赢得了什么巨大的赌注一般。∫请看书WwΩW∮.∫QingKanShu.cC

    没等电话对面的人说话,老者就直接张口说道:“你等着,我这就去找你!”

    电话那头,一个满面红光的老者听着电话里的挂断声,不禁哈哈一笑。

    神秘老者一脸兴奋的迈开脚步,没一会儿就走到了一座小院子里。

    院子里,一名老者正坐在一张竹桌前,桌上摆放着一桌子的菜肴和一瓶陈年酒酿。

    仔细一看,坐在竹桌前的。

    居然是秦老!

    神秘老者笑哈哈的走进院子,直接在秦老的对面坐了下来,抬起早已经甄满的酒盅,一饮而尽,爽快的砸了砸嘴,说道:“老秦,没想到我会在你之前找到徒弟吧?”

    说话的同时,神秘老者一脸的开心得意。

    秦老也是仰头喝了一杯酒,旋即才嘿嘿笑道:“老木啊,这次你可失算了,我早就找到了徒弟,几天前就已经行过拜师大礼了!”

    “老秦,你这绝对是在骗我,这可不是你的风格啊!你收徒不可能不喊我啊!”

    木老“我很了解你”的样子的说道。

    “有些事是祖训,我没办法喊你,要不然你不来我也把你揪来!”

    “不过,我早就知道你不相信?正好,我也早想让我徒弟弟见见他师大爷,我这就给你喊来,也让你掌掌眼。”

    秦老嘿嘿的笑了几声,直接取出手机,拨通了杜仲的电话。

    “杜仲,今天种德堂就暂时不开诊了,你直接过来种德堂找我吧!”

    见秦老没有开玩笑的模样,木老一愣,急忙出声问道:“你真的找到徒弟,而且已经拜师了?”

    “那是自然!”

    秦老摆出一副悠然自得的神色,脸上带着淡淡的笑意。

    木老愣愣的看了秦老良久,然后郁闷的摇了摇头。

    “哎,没想到还是被你抢先了!”

    不过他还是打心底为自己老友能找到徒弟而高兴,又喝了一杯,一脸回忆的说道:“老秦啊,可还记得我们年轻时候?”

    “当然记得!”

    一听木老提起年轻时候的事,秦老就不禁感叹一声,说道:“当时咱们俩可没少吓人,你一手内家拳无人匹敌,那等威风,如今只怕也没有人能做到!”

    “你也不差!”

    木老又喝了一盅酒,说道:“我从的是武,你从的是医,你一身医术更是名扬天下,落得一个国医圣手的名号,那等荣耀又有几人可以比拟!”

    “你我都是当时才气惊天之辈,你若学武,不比我差!”

    “你若学医,或许胜我!”

    秦老也感叹一句,有些怅然起来。请看∫书Ww∮WΩ.QingKanShu.cC

    “咱们俩一辈子的交情,到了晚年,却空有一身本事,苦于找不到传人!”

    木老也是点点头,开心的说道:“如今这种烦心事算是解决了,咱们俩找到徒弟的日子,也没差几天!”

    说着二老同时大笑起来。

    而就在两人大笑着聊天的时候,杜仲正从远处走来

    远远走来,杜仲就见秦老和另外一个老者正在院子里小酌。

    可就在杜仲走进院子的刹那,整个人却是愣住了。

    “愣着干什么,快过来!”

    现了杜仲的到来,秦老顿时一转头,面带喜色的朝杜仲招了招手。

    “是你?”

    木老顺着朝院子门口一看,也愣住了。

    “师父,你跟这位老先生认识?”

    杜仲也是瞪大了眼睛,望着秦老和木老,一脸的不可思意。

    一个是医术高手,一个武学高手,俩人怎么就牵扯在一起了?

    “你们认识?”

    秦老也是一脸意外的望向木老。

    “哈哈!”

    这时,木老哈哈大笑道:“老秦,你说的徒弟,不会就是他吧?”

    秦老皱了皱眉,点头说道:“没错,难道……”

    “小子过来!”

    木老哈哈大小着朝杜仲招了招手,待杜仲来到近前的时候,才说道:“难怪我说这小子能悟透需要德行的暗劲,原来是跟着你学医的!”

    杜仲站在一旁,没有插话,只是一脸疑惑的看着秦老。请∫看书Ww∮W∫.∮QingKanShu.∫cC

    “老木,你跟我说你找到的徒弟,不会就是我徒弟吧?”

    秦老惊讶出声问道。

    “什么你徒弟,我徒弟的!”

    木老把眼一瞪,随后又嘿嘿笑道:“学医跟学武之间又不冲突,你说是不?”

    “敢情,你这老家伙是专程来跟我抢徒弟的?”

    秦老撇了撇嘴,看向杜仲的眼眸里,流露着一丝自豪的神色。

    “老秦,你这话可就不对了啊!”

    木老吹胡子瞪眼的说了一句,旋即补充道:“你我情同手足,凭咱俩的关系,同收一个徒弟,不也是应当的嘛!”

    听得俩人的话,杜仲也很震惊。

    他没想到秦老和老者认识!

    不仅认识,而且关系还匪浅!

    见得杜仲的模样,秦老哈哈一笑,站起身来,说道:“这个老家伙叫木仁峰,年轻的时候就与我相识,这都一辈子的交情了!”

    “有你这么大时候,他从武我从医,各自有各自的本事,也都在各自的门路里闯出了一些名堂!”

    “不过,老木跟我都很挑剔,所以一直没有找到中意的徒弟,没想到最后,我们会看上同一个人!”

    看着杜仲,秦老一脸的满意,“所以,这就是天意啊!”

    他早已见到过木仁峰的挑剔,那种程度别说是普通人,就算是资质甚嘉的人,也难以拜入其门下。

    因为木仁峰的收徒条件有三点,一:德行、二:品性、三:资质。

    三个条件,缺一不可。

    既然木仁峰看上了杜仲,那就代表秦老的眼光没错,能让木仁峰眼谗的徒弟,自然是值得秦老骄傲的。

    “没错!”

    木老傲然的点点头。

    “我没少见你出手,连老木都看上了你,医术上天赋极高,没想到你在武学上也算是个奇才!”

    “小子,还愣着干什么,还不赶紧拜师!”

    秦老看着愣的杜仲,立刻喝道。

    拜师?

    杜仲瞬间回过神来,“噗通”一声跪倒在木老面前。

    咚!咚!咚……

    九个响头。

    杜仲拜师拜的很坚决,他很清楚这世上像木老这种等级的强者,一只手绝对能数过来,运气不好的话,一辈子也碰不上一位。

    能遇到已经是天大的幸运!

    遇到就无论如何都不能放过!

    “好!”

    木老中气十足的哈哈一笑,大声道好。

    “拜师礼不可废,今天日子不错,这日不如撞日,就在我这拜师吧!我一个人挑了引保代三师!”

    秦老也笑着说道。

    杜仲跪着走上前去,拿起竹桌上的酒壶,先给秦老甄了一盅,有把木老的酒盅倒了个满。

    见得杜仲的动作,秦老满意的点了点头,有了新师傅杜仲也没把他这个老师傅忘掉,这让他欣慰不已。

    另一边,木老也是一脸的满意,他看重的不只是杜仲的学武资质,更多的还是德行,杜仲这种做法在他看来,也是理所应当。

    按照拜师时间来排列的话,秦老算是杜仲的大师傅,他自己则是二师傅,敬酒理当先敬长辈!

    如果杜仲直接给他倒酒,把秦老晒在一边的话,他反而会心生不悦!

    “师傅,请受弟子一拜!”

    倒完酒,杜仲抬了一盅递给秦老,旋即又抬起一盅,走到木仁峰的身前跪了下去,双手举着酒盅,递到木仁峰的身前。

    “好!”

    木仁峰干脆的应了一声,抬着那一张因为兴奋而通红的脸蛋,接过杜仲的酒,一饮而尽。

    酒尽!

    徒收!

    杜仲微微后退一步,面色肃然的说道:“师傅,请受弟子一拜!”

    说着便是一连再扣九个响头!

    “好徒儿,好徒儿……”

    木老伸手把杜仲扶了起来,望了望秦老,突然哈哈大笑起来,说道:“老秦啊,咱们这辈子是注定分不开了!”

    “是啊!哈哈!”

    秦老也开心的笑道。

    “往日风光已去,从今往后,你我都该把一身本事,传下去了!”

    木老一双鹰目中,闪过精芒,说道:“日后,咱们的徒儿融汇了你我的本事,这天下就是他的天下了!”

    “那是自然!”

    秦老豪情万展的说道:“就让我们联手创造一个传奇吧!”

    “好!哈哈!”

    杜仲在一旁,听着二老的话,嘴角不禁意的勾勒出一丝会心的微笑。

    师徒三人一天把酒言欢,快活无比。

    杜仲在一旁聆听两位师傅的教诲,是不是为两位师父斟酒,获益匪浅。……

    刚刚踏入暗劲,杜仲现在最需要的是累积实战经验,而木老的实力又太强,跟着木老也没有办法快提升。

    所以,随后的几天里,杜仲一直跟随在秦老的身边学习中医。

    这几天,秦老一直在医院里给那个名叫小星的孩子治疗。

    杜仲帮孩子打通了血管中的堵塞,不但延长了孩子的生存时间,也让秦老的治疗来得更加的方便和迅。

    随着一天天时间的过去,孩子母亲的担逐渐消散,笑容也是越来越多。

    甚至在秦老的诊室里当起了保姆,每天都会准时的帮秦老打扫诊室,还会帮杜仲和秦老准备早餐和晚餐。

    因为孩子的原因孩子母亲的身体也出了一些小问题,秦老也劝过她,让她不要太劳累,专心照顾孩子就好,但她只说了一句话,就让秦老打消了继续劝说的念头。

    她说:这是感恩!

    而在这几天的相处中,杜仲也知道了孩子母亲的名字,叫杨丽琴!

    好几天过去了,孩子的父亲却一直没有出现。

    (嘿嘿,秦老和木老认识,大家惊讶吧!其实前面章节我曾经暗示过,前面第四十七章,秦老说过一句话:天下无病才好,这样我就跟我的老兄弟练武去了!不知道有没有人注意这句话,大家看文要仔细哟!一文一武两位师傅,杜仲这就是要疯啊,我看着都醉了,嘿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