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看书 > 都市言情 > 特种神医 > 第五十八章 不找事,找人!(求票!求收藏!)

第五十八章 不找事,找人!(求票!求收藏!)

    杜仲问了孩子的母亲,得到的答复是,孩子的父亲已经入魔了,根本不管她和孩子的死活!

    就在杜仲救治孩子的那一天,孩子的父亲依然在赌场里,接到电话的时候,还把孩子的母亲大骂了一顿,甚至说死了就死了,没什么大不了的,让孩子的母亲别再打扰他。请看书Ww∫WΩ.ΩQingKanShu.cC

    听到这个回答,杜仲神色更加冰寒。。

    秦老的脸上,也是一脸气愤。。

    “琴嫂!”

    这天,快要下班的时候,杜仲把孩子的母亲给叫了过来。

    “来了!”

    杨丽琴看了孩子一眼,随后就走向杜仲,问道:“怎么了?”

    “我想知道小星的父亲叫什么名字,还有他经常在什么地方赌博!”

    杜仲问道。

    他已经给小星的父亲好几天的时间,结果却始终没有等来,时间一点点的把杜仲的耐心磨掉。

    既然他不来,那就没机会了!

    “他叫林致远,经常赌博的地方是靠近开区的一个叫胜者为王的地下赌场里,那里的人根本不讲道理,小杜你可千万不要冲动啊!”

    杨丽琴说道一半立刻明白杜仲的意思,一脸担忧的看着他。

    “放心吧,没事的。”

    杜仲笑笑,跟秦老打了个招呼就要走,杨丽琴正要拉住杜仲劝他不要去赌场的时候,秦老却是一脸淡然的笑了笑,说道:“下手轻点,别搞出人命!”

    杜仲笑着点点头。

    离开医院后,杜仲直接走上一辆出租车,让司机把他带到那一间名为‘胜者为王’的地下赌场。

    虽说是地下赌场,其实也并没有太过难找。

    至少司机都知道。

    绕了一圈之后,出租车把杜仲带到了一间普通的电玩室门口。

    “胜者为王!”

    望着电玩室门口贴着的大副动漫人物的海报,又望了望门口上极为卡通的四个字,杜仲冷声一笑,走了进去。

    杜仲知道,地下赌场都是见不得光的,无论开在那里,总会被查到。

    不过,要是开成店中店,那警察可就没办法了!

    走进电玩室,杜仲直接迈步深入到最里面,果然找到了一道类似于电梯一样的门,门的右侧摆放着一张小木桌,木桌后面,斜靠着一明面向普通,身着正装的青年。请看书WwΩWΩ.ΩQingKanShu.cC

    “兄弟,想玩一把?”

    见杜仲走来,那青年立马起身迎了上去。

    杜仲不动声色的点了点头。

    “好勒,祝您财啊!”

    青年嘿嘿一笑,显然不怕杜仲是不是警察,直接走到木桌旁,伸手往抽屉里一按,那一道电梯门,顿时就打了开来。

    杜仲迈步而入。

    出现在眼前的,是一个装潢很差,地点却非常宽阔,像是厂房一样的空间,其中摆放着各种各样的赌博仪器。

    回头望了一眼,杜仲现,身后的门已经被关了起来!

    看也没看兑换筹码的柜台,杜仲直接走到了赌场中央一片空旷区域,直接一声爆喝!

    “谁是林致远!”

    这一喝让周围的人都停了下来,全转头看向杜仲。

    眼神中很是诧异。

    不过也只是瞥了一眼,旋即又把目光转回到各自面前的赌博机上,继续疯狂的起来。

    这时,一个身材魁梧,穿着西服的彪形大汉,突然从人群中走了出来,沉着脸走向杜仲。

    “兄弟,你这是找事来了?”

    彪形大汉挡在杜仲身前,一脸敌意思的瞪着杜仲,大有动手的意思。

    “不找事,找人!”

    杜仲寒声道。

    “在我的场子里,找人就是找事!”

    大汉把脸一横,一个迈步,逼进到杜仲身前,把粗壮的胸直接顶在了杜仲的身体上,摆出一副不可一世的模样!

    那一双满是杀气的眼眸,仿佛是在告诉杜仲,要么滚蛋,要么变残!

    “给你个机会,立刻滚蛋,否则别怪哥哥我下手狠!”

    大汉冷冷一笑,玩味的捏起拳头来。

    “找到人,自然会离开!”

    杜仲直接向人群走。请看∫书Ww∫WΩ.∮QingKanShu.cC

    大汉双眼一眯,目露凶光。

    “敬酒不吃吃罚酒!”

    没有任何花俏,一拳就朝着杜仲的脸砸了过来。

    杜仲躲也没躲,手臂一动,伸手迎了上去。

    “啪!”

    双拳相交,大汉脸色一变,快的退了几步。

    另一边,杜仲则站在原地,惊喜的望着自己的拳头。

    就在刚才,他跟大汉接触到的那一瞬间,心中忽然生出一种奇怪的感觉,那是一种对敌人了如指掌的感觉,包括对方力量的大小,度的快慢,全都了然于心。

    甚至就连破绽,也都能感应到。

    “这就是懂劲吗?”

    杜仲挑了挑眉头,这是他进入暗劲以来第一次使用。

    知己知彼,方能百战百胜!

    不愧是暗劲,果然很奇妙!

    见杜仲是个硬茬子,大汉立刻,大喝道:“兄弟们,有人砸场子,都给我动手!”

    呼啦!

    七八个人涌了上来。

    而整个赌场里的赌徒也因此而停了下来,所有的目光都集中在赌场中央,杜仲的身上,眼神中满是嘲讽。

    “这人是傻子吧,敢在这里闹事!”

    “就是,也不看看是谁的地盘,在这里是龙你得盘着,是虎你得卧着!”

    “是啊,这小子可惨了,这些看场子的那一个不是身子魁梧,七八个一起上,还不得把他打成残废!”

    “嘿嘿,活该……”

    一个个议论声,从赌徒们的口中传来。

    他们已经等着看场中间的年轻人被抬出去的好戏了。

    “敢在这里闹事,给我打!”

    大汉冷哼一声,旋即带头冲了上来,一双拳头像是大锤一般,直接砸向杜仲的面门。

    杜仲依旧不躲不闪,眼神中精光一闪。

    他瞬间就找出了大汉的破绽,不思而得!

    旋即一掌击出!

    “啪!”

    一声脆响,大汉还没碰到杜仲,就脸色变得惨白,整个人啪的一下就倒了下去。

    悟透暗劲之后,杜仲的力道已经生了一些变化,不再像之前那么阳刚,反而搀杂着些须柔和。

    刚柔并济,而且极其穿透力!

    虽然一掌拍在大汉胸口,其实击打到的,是大汉的内脏!

    身为中医,杜仲自然知道内脏很容易破损,而且一旦破损就会引起内出血,急救晚了甚至会闹出人命。

    因此,杜仲下手并不重!

    见杜仲把大汉打倒,另外的七八人顿时对视一眼,一同朝杜仲冲了过来。

    杜仲丝毫不惧,步伐变幻,在人群中来回穿梭,如鱼得水一般,每次出手,必有一人倒下!

    “一个……”

    “两个……”

    “三个……”

    全场的赌徒,逐渐的瞪大双眼,仿佛看到了什么不可思意的事一般!

    “七个……”

    “八个……”

    当所有人倒下的时候,整个赌场顿时沸腾了!

    奇观,奇闻啊!

    能在胜者为王看场子的,哪一个不是赌场老板从那些地下势力中,精挑细选出来的?

    以往任何人在这里闹事,都会在三五分钟内,被打得爹妈都不认识,然后被当成垃圾一样的,仍出去。

    可今天,事情却完全没有按照常规路线展!

    与此同时,就在杜仲动手的时候,守在柜台处给人兑换筹码的女服务员,还一脸的轻蔑。可当她见到杜仲一掌一个,把七八个大汉一一撂翻的时候,才大惊失色的急忙打了个电话。

    从震惊中回过神来,所有人的目光依旧集中在杜仲的身上,没有人害怕,反倒有许多人流露出了好奇的神色。

    这个年轻人,怎么会这么厉害?

    开源市还有这么厉害的人存在?

    “怎么回事?”

    忽然,一个斥问声传了过来。

    杜仲转头望去,出现在眼前的是一个穿着米色西服,手捏一个皮包,圆脸肥肚的中年男人。

    转目四望一眼,那男人望了望躺在杜仲身旁的九个人,又转头扫望了一圈,现的确没有人能给他说清楚这是怎么回事,这才面色和善的走向杜仲微笑道:“兄弟,你在我这里闹事,恐怕不好吧?”

    “我找人,而且,你的人先动的手。”

    杜仲平静的说道。

    男人皱了皱眉,感觉面子都丢尽了,整整九个人,还是先动手的一方,居然被人家一个人就撂翻了!

    “兄弟,我就是这里的老板,这事既然生了,无论谁先动的手,都不重要了,在我地盘上闹了这么个事,你总得给我一个交代吧!”

    中年男人笑中带着丝丝寒意。

    “我找一个人,叫林致远!”

    “把人交给我,我就离开!”

    赌场老板一听,脸色顿时变得难看起来,这怎么能同意!

    林致远他认识,是老赌徒了,虽然不知道杜仲为什么要找他,但就把他这么交出去的话,他可就真要丢面子了!

    不光是面子,就连赌场的名声也得丢得一干二净!

    连相熟的老赌徒都能出卖,还有谁敢来?

    道上要的就是面子,面子丢了就起不来了!

    “林致远我认识,但人不能交给你!”

    赌场老板一脸坚定的摇头道。

    “人我必须带走!”

    杜仲异常坚决,旋即补充道:“他儿子还在医院里等着呢!”

    一听这话,赌场老板眼前一亮。

    杜仲说那句话,显然是在给他台阶下。

    所有看场子的人,都被杜仲给撂翻了,他现在硬要保林致远的话,岂不是主动把脸伸给杜仲打?

    “什么?”

    赌场老板声音一大,说道:“孩子都送医院了,还在我地盘上躲着!”

    “林致远,你这个不配为人父母的家伙,还不给我滚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