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看书 > 都市言情 > 特种神医 > 第五十九章 我要跟你离婚!(求票!求收藏!))

第五十九章 我要跟你离婚!(求票!求收藏!))

    赌场老板一转身,指着赌场一角,一个穿着老旧,面色苍白的中年男人,恶狠狠的吼道:“我生平最恨的,就是你这种连妻儿够不顾的废物!”

    “赌博是怡情,不伤人品,连妻儿都不要,我这不欢迎!”

    在赌场老板的恶吼声下,林致远萎萎缩缩的走上前来,还没开口就被杜仲一把抓住了后领,朝门外走去。请看书WwΩWΩ.ΩQingKanShu.cC

    周围的赌徒全都愣住了,谁也没想到今天的事情是这样结束的!

    实力通天的赌场老板今天竟然低头了!

    这年轻人是谁?

    竟然能做到这一步!

    走到门口时,杜仲停下了脚步,转头对着赌场老板说道:“以后谁也不准让他再近来赌!”

    “否则,别怪我不客气!”

    留下一句霸气的话,杜仲扬长而去。

    一听这话,刚刚才从地上起来的大汉立马勃然大怒,就要朝杜仲冲去,结果却被赌场老板拦了下来。

    等杜仲走远了,赌场老板才是眯了眯眼,找兑换筹码的服务员取来一个手机,手机上拍有杜仲在赌场里的所有照片。

    “把照片给张汉过去,问问他这小子是不是他之前碰到的人!”

    “如果不是,敢到我的场子里闹事,我让他后悔一辈子!”

    “如果是……这是当没生!”

    大汉眼神一瞪,没想到老板会说出这话来。

    没一会儿,短信声就响了起来。

    拿起电话一看,赌场老板顿时就瞪大了眼!

    短信里只恢复了两个字,却让赌场老板,暗自庆幸!

    “杜仲!!!”

    怪不得!

    怪不得他亲自挑选的九个打手,会被这么轻易的撂翻,原来那个人就是单挑了整个开区地下势利的杜仲!

    还好没有冲动的去找杜仲的麻烦,否则的话,事情可就不会这么简单了!

    赌场老板放下电话,立刻一脸严肃的命令道:

    “都给我听好了,以后不许林致远再来赌场,他那些死帐也不要了,少给我去招惹他,明白吗?”

    然后抱拳对大厅里的赌徒说道:

    “各位兄弟姐妹,今天这事,我不希望有人传出去,和气生财,那个年轻人我惹不起,你们也惹不起,所以劝大家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玩重要的是开心!”

    赌场老板惹不起,他们那里惹得起,赌徒们轰然允诺。∮请Ω看书Ww∫W∮.QingKanShu.cC

    很快,赌场又恢复了之前的热闹。

    很快的,杜仲就带着林致远来到了医院。

    只是,林致远一离开赌场后,就像是傻了一般,身子不停的颤抖着,口中还一直喃喃自语:要翻盘了,要翻盘了……

    知道杜仲把他带到秦老诊室,见到杨丽琴和孩子的时候,林致远依旧在喃喃自语,甚至看都没看妻子和孩子一眼。

    “人带来了!”

    走进诊室,杜仲眯着眼,正要把林致远推出去的时候,林致远突然狂似的瞪大了眼睛,双臂一甩,转过头来瞪着杜仲说道:“我马上就要翻盘了,就要翻盘了!”

    林致远像是疯子一样,声音很大!

    杨丽琴一脸怯生生的,脸上泪水涌动,就是不敢上前来。

    见到林致远那撒泼的模样,杜仲脸色一冷,一把揪着林致远的领口,毫不犹豫的抡起手掌。

    啪!啪!啪!

    几个大嘴巴子!

    “是你,是你让我翻不了盘,你还打我,我要杀了你!”

    林致远被打的先是一愣,随后眼中突然就蔓延出一条条血丝,双手胡乱挥舞着朝杜仲打来。

    “哼!”

    杜仲冷哼一声。

    没等林致远动手,就一把捏住了他的脖子,让其无法撼动分毫!

    杨丽琴脸上浮现出一抹决然之色,走了上来,留着泪说道:“林致远,为了赌儿子快死了你都不来看看,整个家也让你给败光了!你就没有一丝悔改吗?”

    林致远仿佛没有听到一样,挣扎着想要脱离出杜仲的钳制,冲着杜仲张牙舞爪。

    见状,杨丽琴脸上决然之色更浓,一把擦干眼泪,毅然决然说道:“我要跟你离婚!”

    “离就离,我巴不得你跟我离!”

    听到杨丽琴的话,林致远顿时嘿嘿一笑,大声吼道:“你就是个扫巴星,还有一个小扫把星!要不是你们,我怎么会一直输!就是因为你们,我才变成现在这样,离了你们两个扫巴星,我肯定能翻盘,一定能翻盘!”

    闻言,杜仲眼神一寒,抬起手掌,又是几个嘴巴子。请∮看书WwΩWΩ.QingKanShu.cC

    杜仲这一次出手,比上一次要重了许多,两巴掌煽下去,林致远那张原本苍白的脸上,顿时肿了!

    “不配为人!”

    杜仲对林致远怒目而视。

    “要离婚,我带你去!”

    说着,杜仲喊了杨丽琴一声,便是直接压着林致远朝医院外走去。

    短短五分钟的车程,三人就来到了民政局。

    离婚,签字!

    整个过程不到三分钟的时间!

    出了民政局,杜仲冷冷的瞥向林致远。

    却见他一脸春风得意的,似乎是忘记了脸上的疼痛。

    “记住了,我们现在没关系了,孩子死不死跟我一点关系都没有,以后别再来打扰我赌钱!等我成了亿万富翁你就哭去吧!”

    说完,还望向杜仲恶狠狠的朝地上吐了口唾沫。

    “赌钱?”

    杜仲冷哼一声,说道:“从今天开始,我看开源市哪家赌场敢收你!”

    “哼,你算老几,你说没有就没有?”

    林致远鄙夷的瞥了杜仲一眼,便是杨长而去。

    就在林致远离开之后,杜仲立刻掏出手机,拨通了一个电话。

    “喂?班长!”

    电话那头,传来毛强的声音。

    “是我!”

    杜仲点点头,说道:“我想让你帮我盯着一个人!”

    “没问题,叫什么名字?”毛强一口答应下来。

    “也不是什么特殊的人,就是一个普通的赌徒,名字叫林致远!”杜仲回道。

    “林致远,这可是开源市出了名的老赌鬼啊,怎么着,他招惹你了,要不要我派人把他抓回来给你解解气?”

    身为特警队的队长,对于开源市比较著名的赌徒,毛强还是认识的,这林致远自然也是其中之一。

    当然,毛强可不相信林致远有招惹杜仲的本事,就算招惹到了杜仲,杜仲也能像捏死一只蚂蚁一样,把他给捏死。

    杜仲说道:“抓他回警局就不必了,你只要派人盯紧他,保证他进不了任何一个赌场,就行!”

    “没问题!”

    毛强连问都不问什么原因,直接一口答应下来。

    挂断电话,杜仲又翻出了一个号码打了过去。

    “喂,黄明进吗?”

    电话刚通,杜仲就开口问道。

    “是我,是我!”

    黄明进一听是杜仲的声音,顿时恭敬的问道:“恩人找我,又什么事吗?”

    “也没什么事,你不是和地下团体有联系吗?”

    杜仲,说道:“请你帮个忙!”

    黄明进一听,顿时欣喜。

    在他根本不知道该怎么还杜仲人情的时候,杜仲居然有事找他帮忙了。

    虽然无论他做什么,都还不清一条命的人情,但是听到杜仲请他帮忙的时候,心中难免有些兴奋。

    “你说,只要是我能做到的,绝不推辞!”

    黄明进豪气的张口回道。

    “一件小事”

    杜仲张口说道:“我想让你动用你的资源把一个人加进整个开源市赌场的黑名单,行不行?”

    “没问题!我和他们打个招呼就行,这个面子我还是有的。”

    黄明进开口道。

    “他叫林致远!”

    说完名字简单介绍了他的情况,杜仲就挂断了电话。

    黑白两道,同时出手。

    林致远这辈子就别想在开源市的赌场里混了!

    收好手机,杜仲转过头来,这才现杨丽琴正蹲在地上,低着头,闷声哭泣。

    这么多年的感情,说断就断了,就算有一颗再狠的心,也难免会难过。

    杨丽琴知道,从她认识林致远的那一天起,林致远就已经是一个赌徒了,只不过当时还没陷得那么深。

    再上林致远对她很好,让她以为他们的爱情,能叫林致远改邪归正!

    跟林致远结婚之后,杨丽琴的确感觉林致远改了很多,对他呵护备至,那一段时间里,林致远连一次都没有去赌过。

    可是有了孩子以后,林致远突然就性情大变。

    她本以为有了孩子,就能牢牢的把林致远栓在身边,可是她错了,错得很离谱。

    一个赌徒要戒赌不容易,戒了再染上就跟难了。

    杨丽琴终于明白了。

    在杨丽琴埋头痛哭的这段时间里,杜仲一直站在旁边,看着这一切,却没有说话。

    良久之后,杨丽琴的哭声越来越小!

    直到彻底停止下来的时候,杨丽琴才抹掉眼泪,站起身来。

    “谢谢你,如果不是你的话,我不知道还要被他折磨多久!”

    杨丽琴一脸感激的望着杜仲,说道:“如果不是你,小星也不会好起来!”

    杜仲只是笑了笑。

    事情彻底结束以后,杨丽琴和孩子,依旧把秦老的诊室当成家,住在其中。

    而杜仲和秦老也每天都来医院,治疗孩子。

    秦老用中医的方法,不断的提升着孩子的身体肌能,恢复孩子受伤的心脏!

    杜仲也每天都会用能量手印,给孩子的身体补充能量。

    或许是因为中医治本,又或许是因为能量手印的缘故,孩子的身体,一天天的好了起来。

    见到孩子脸上再也没有痛苦之色,杨丽琴也终于是安下心来。

    几天的时间里,孩子脸上每天都流露出灿烂的笑容,杨丽琴也彻底的从离婚的伤痛中走了出来。

    “小星现在的状况非常好,身体机能不比普通的小朋友差!”

    诊断室内,秦老给小星做完最后一次针灸,然后把了把脉,一脸笑意的说道:“按照这个情况来看,估计明天就可以出院了!”

    杨丽琴一听,顿时喜疾而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