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看书 > 特种神医 > 第一章 四人交流团!(求票!求收藏!)

第一章 四人交流团!(求票!求收藏!)

        开源市河北中医药大学,一辆大巴车直接开进了学校。请看∫书Ww∮WΩ.QingKanShu.cC

        车停,从车上鱼贯而出一群英姿勃的人。

        在大巴车开进医院之前,范文军就已经站在了诊楼门前,一见有人从大巴车上下来,就立马迎了上去。

        “范校长,好久不见!”

        范文军才走上去,就有一个年过五旬的男人从车上走了下来,朝范文军迎了上去。

        仔细一看,这人胸前绣的是齐鲁中医药大学的字样!

        “齐校长,没想到啊,这次居然会是你带队!”

        范文军一脸的诧异。

        此人名叫齐天能,是齐鲁中医药大学的副校长,中医实力不容小觑,又因为这次所谓的交流会明显有踢馆的意味,范文军才是会如此诧异。

        “你这个副校长和医院院长都出来迎接了,我能不来吗?这不,亲自带孩子们出来长长见识!”

        齐天能哈哈一笑,说道:“来,我先给你介绍一下我们学校的苗子!”

        随着齐天能的话声传开,四名胸口绣着齐鲁大学字样的俊秀年轻人顿时走上前来,在其中一人身旁,竟然还跟着一个身着黑色西服,戴着墨镜,身材魁梧的保镖,

        “他们就是我们齐鲁中医药大学,这一次的交流小队!”

        齐天能满面春光的指着其中一名有保镖伴随着青年,说道:“他叫杨天辰,是天辰制药集团的大公子,在中医方面有非常惊人的天赋!”

        随着齐天能的介绍,名叫杨天辰的青年嘿嘿一笑,对着只是点点头。

        范文军微微皱眉,天辰制药集团,的确是一个很大的公司,这杨天辰显然是个富二代,一个富二代能在中医上有所造诣,已经可以算是比较懂事的人了,不过他面对范文军的时候,却是连招呼都不打,只是微微点头。

        那一股傲气,让身为一院之长的范文军有些不爽!

        “她叫杨柳,是我们学校里不可多得的人才!”

        介绍过杨天辰后,齐天能指向第二个学生,介绍很简单。

        这是一个脸色异常白皙的漂亮精致的女孩,给人一种娇嫩柔弱的感觉。

        一眼看去,就好象得了什么隐疾一般,在齐天能介绍的时候,还捂着嘴巴轻微的咳嗽了几声。

        “范院长,你好!”

        杨柳朝范文军鞠了个躬!

        范文军点点头。请∫看书WwΩWΩ.∫QingKanShu.cC

        现在这种才貌双全的女子不多见了,眼前是一个,他们医院古慕儿是一个,都是人才啊!

        “他叫李亚东,正统学院派,无论是理论还是实力,都不可小觑哦!”

        指向第三个戴着眼睛的瘦弱青年,齐天能嘿嘿一笑。

        “您好!”

        李亚东急忙弯下腰,给范文军鞠躬,摆着一副学生遇到老师的严谨模样。

        “他叫赵起,出生于中医世家,至于实力嘛,你以后会知道的!”

        介绍到最后一人,齐天能哈哈一笑,虽然名义上是交流会,但实际上的意义,他和范文军都很清楚,对于自己学生的实力,他自然不愿过多的透露。

        介绍完之后,范文军面带微笑的点了点头,心中却是有些担忧起来。

        不是猛龙不过江!

        齐天能带来的四个学生,全是青年才俊,每一个都有着惊人之处,对上他们的话,医院恐怕就有些犯难了。

        “你们先四处走走熟悉熟悉环境!咱哥俩好好聊聊。”

        介绍完自己的学生之后,齐天能笑呵呵的拉着范文军走到一边。

        “好!你们先转转,有什么需要直接给我说。”

        范文军笑着说道。

        “河北中医药大学,呵呵!”

        两个大学的领导走后,富二代杨天辰看了看周围,对身边的伙伴说道:“你们不会天真的以为,这真的只是一场交流吧?”

        “交流的意义,我们很清楚,你就不要提醒了!”

        中医世家传人赵起一撇嘴,说道。

        “论排名,我们学院远远强过这所学校。”

        “难道你们不觉得,河北中医药大学,完全就是靠那个神龙见不见尾的秦开元撑起来的吗?”

        杨天辰继续嘿嘿的笑了起来。

        “秦开元是十大国医圣手之一,能撑起一座学校,也在情理之中!”

        书呆子李亚东一听到秦开元的名字,顿时就露出了一副朝圣的神态。∮请Ω看书Ww∫W∮.QingKanShu.cC

        “我也听说秦开元的大名,听我爷爷说,他对中医的理解非常强,就连我爷爷也自叹不如!”

        一脸沉稳的赵起点头道。

        四人中,只有脸色白皙的杨柳没有说话。

        “哼,厉害又怎么样?”

        杨天辰不屑的哼了一声,说道:“秦开元都消失好几年了,他们学校里,有些学生从入学到毕业,就没见过秦开元一面。”

        “从秦开元消失的那一天起,河北中医药大学就已经开始没落了,现在就更不用说了!”

        杨天辰大大咧咧的,说话都不忘关嗓门。

        “河北中医药大学开办的时间不比我们学校短,不要小瞧它的底蕴!”

        一直没有说话的杨柳忽然开口道。

        “这有什么好说的,比试一下不就知道了!”

        书呆子李亚东张口道。

        “嘿嘿!正有此意!”

        杨天辰嘿嘿一笑,提议道:“要不咱们去看看河北中医药大学的师资水平?”

        “我同意!”

        书呆子李亚东立刻点了点头,说道:“我早就想去河北中医药大学旁听,只是一直没有机会!”

        “接下来的交流肯定少不了比拼,先去了解一下,知己知彼!”

        赵起也随之点点头,同意了杨天辰的提议。

        “既然你们想去,那就去吧!”

        杨柳抬着那张白皙却反精致漂亮的脸蛋,微笑道。

        “要打探虚实,就得从根基做起,中医理论基础,是个不错的课题!”

        在学校转了一圈后,李亚东提议去听理论基础,三人都同意!

        很快的,四人加一就从后门,走进了一间标有‘中医理论基础’的教室,寸步不离的保镖留在外面。

        教室里一个中年教师正在讲台上给学生讲解着理论基础。

        旁听和迟到在大学是一件很正常的事情,谁也没在意四个人。

        但讲到围绕着一个病例讲诉中医基础的时候,杨天辰猛地站了起来。

        “老师,我觉得您讲错了!”

        全场大哗。

        直到这时,课堂里的学生和教师才现,四人胸口绣着的是齐鲁中医药大学的校名,顿时才明白过来,杨天辰是之前传的沸沸扬扬学校的交流生!

        “哦?”

        教师推了推鼻梁上的眼睛,不以为意的问道:“哪里错了?”

        “‘虚里’脉可以用来诊断宗气的盛衰,而不是营气!”

        “七情病最容易顺上心肝脾,而不是心肝肺!”

        “脉流薄疾病机在于心火旺,而不是肾水寒!”

        ……

        杨天辰丝毫不给面子,气势逼人。

        教师本来以为杨天辰只是逞强,可没想到真的现问题了,神色很是难堪,额头都紧张出汗水。

        “这位同学……”

        教师为人师表,正要修正自己的错误。

        可杨天辰根本不给他机会,杨天辰轻蔑的笑了笑,转头看向身旁的另外三人,

        “看吧,我就说河北中医药大学,根本比不上我们学校!”

        四周学生闻言勃然大怒。

        “觉得不合适,你们可以走,没人求你来我们学校旁听!”

        其中一名学生愤慨的站起身来,望着杨天辰说道:“每个人都会犯错,我就不相信,你们齐鲁中医药大学的老师,就没有精神恍惚的时候!”

        “还真被你给说对了,我们学校的老师还真不会犯这种低级错误!”

        杨天辰嘿嘿一笑,傲然道:“要不然,我们齐鲁中医药大学的排名,怎么会排在你们学校上面!”

        他分明觉得火还不够大,这话直接火上浇油!

        “而且,为人师表,其他老师可以犯错,中医老师绝对不能犯错!”

        “中医学生学习了错误的东西一旦运用,那就是害人!”

        “你们治学的态度实在太不严谨了!”

        杨天辰的话不可谓不毒,但又不失道理,弄得在场师生怒却无言以对。

        “哈哈,不过如此。”

        杨天辰哈哈一笑,在众人怒目而视下四人洒然离开。

        很快,四名齐鲁中医药大学的学生来踢馆的事件,传遍了学校的每一个角落。

        所有人都知道这次交流来者不善!

        与此同时,正在医院跟随秦老学习的杜仲,电话突然响了。

        “二哥,你在哪呢?”

        小妹杜雨荷娇憨的声音传来

        “我在医院,怎么,想二哥了?”

        接到小妹电话,杜仲不禁微微一笑,笑中带着一丝歉意。

        即便是退伍回来以后,也一直在忙着学习中医,很少有时间跟小妹相处。

        身为哥哥,杜仲心里难免有些愧疚。

        “二哥,我想你了!”

        电话里传来杜雨荷的撒娇声,道:“明天你来看我好不好,顺便给我带几串糖葫芦来好不好?”

        “你是想吃糖葫芦了吧?”杜仲微笑。

        “不要戳穿人家嘛?二哥和糖葫芦都想!”

        “好,我明天去看你。”

        “耶!二哥最好了!”

        约定好时间与地点,杜仲挂断电话继续学习,也向秦老请了明天的假。

        傍晚河北中医药大学的会议室里,一众领导对一脸惬意的齐天能怒目而视。

        “齐天能,今天这事是什么意思?”

        教务处主任刘振明冷冷的看着齐天能。

        范文军更多精力在医院上,学校的具体工作都由四十多岁,一脸严肃的刘振明管理。

        今天出了这事,他脸上也不好看!

        “这不就是学生的互相交流嘛?取长补短嘛。”

        齐天能打哈哈说道。

  http://www.qingkanshu.cc/0_29/285453.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qingkanshu.cc。请看书手机版阅读网址:m.qingkanshu.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