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看书 > 都市言情 > 特种神医 > 第九章 求秦老救命!(求票!求收藏!)

第九章 求秦老救命!(求票!求收藏!)

    “还有,病人张口的时候,明显可以看到舌质暗红,并且舌下静脉紫黯,舌苔薄黄。Ω请∮看书Ww∮W∫.ΩQingKanShu.cC”

    什么?

    舌下静脉都被看到了!

    这尼玛还是人的眼睛吗?

    四人大惊。

    “从此判断,病人应该是属于瘀血内阻,并且带有肾阴亏损的症状,应该先用活血化瘀的药,等瘀血化去,再换滋阴固肾的药!”

    录音终止,秦老哈哈大笑着,把手机还给了杜仲。

    李亚东脸色瞬间大变!

    结果已经非常明显了,既然比的是望字诀,自然就是看谁望得比较仔细。

    虽然他所看到已经可以算是病人的全部,但是他看到的杜仲也说了出来,连他没看到的杜仲也清楚的分析了出来!

    甚至望诊之后,他连治疗方法都没有来得及说,而杜仲却把治疗方法,一同说了出来。

    显然,他输了!

    “你输了!”

    杨柳走到李亚东身边,轻声说道。

    其他二人也神色复杂的看着李亚东,想安慰却不知道该说什么。

    李亚东点点头,接受了这个结果。

    虽然输了,但他坚信,他之所以会输,完全是因为实践太少的缘故,如果有足够的实践经验的话,他绝不会比杜仲差!

    同时,他也把实力展现在了秦老的眼前,即便输了,他也还有被秦老看上的机会!

    想到这里,李亚东看向秦老,眸中流露出一丝期待!

    然而,秦老却是在哈哈大笑之后,给病人把了把脉。

    旋即,挥笔写下了两张药方!

    “直接去抓药,虽然这不是正规药单,不过你可以直接告诉抓药的医生,说是我开的!”秦老把药方递到病人的手中,说道:“第一副药吃完以后,再来抓第二副!”

    病人接过药方,顿时就一脸开心的跑进诊楼抓药去了。

    平日里他早就听说了秦老的大名,只是来了好几次,都挂不到秦老的专家诊号,所以一直只能见到秦老,却没办法让秦老给他看病。

    没想到,今天却走了大运。请看∮Ω书Ww∮WΩ.∫QingKanShu.cC

    连诊楼都没进呢,就被秦老拦了下来,只是在门口站了几分钟时间,秦老就直接把药方子都给他开好了。

    不但省去了专家诊号的挂号费,还拿到了一套完整的药方,这让病人怎能不兴奋!

    这根本就是白沾便宜的好事嘛!

    病人离开后,秦老朝李亚东微微一笑,旋即一脸满意的转头看向杜仲。

    “走吧,咱们先进去!”秦老说道。

    杜仲点点头!

    就在这时,李亚东忽然喊了秦老一声。

    “秦老!”

    秦老转过头来,却见李亚东深深的鞠了个躬,半天没有直起身来。

    “你这是做什么?”

    秦老挑了挑眉头。

    “秦老,我家庭不好,只能拼命的在学校里奋斗,因为我真的很喜欢中医,但是可惜我一直没有找到一个好老师!”

    李亚东有些动情的说道:“早已听闻秦老大名,今天终于是见到了您本人,我知道我还不够好,但我一定会更加努力,我求您给我一次机会,我想做您的弟子!”

    说完,李亚东就要跪倒下去。

    杜仲眼睛一眯,一只脚就伸了出去,直接顶在了李亚东的膝盖上,把李亚东的动作阻止了下来。

    “师父。”

    杜仲看向秦老。

    “你很不错!”

    秦老微微笑了笑,却摇摇头说道:“不过,我并不打算再收弟子,如果你真的喜欢中医的话,总有一天,你也会达到我这种程度的,甚至可能比我更厉害,艺无止境。”

    “中医靠自己,靠实践,而不是靠师父。”

    “师父再厉害也是师父的,徒弟一点学不到也是无用!”

    “好生努力。”

    听到秦老的话,李亚东就知道自己已经没戏了。

    站直身子,又朝秦老行了一礼,李亚东不再强求,只是一脸失落的咬着嘴唇。

    在四人的目送下,杜仲跟着秦老就直接走进了诊楼,走向顶层那一间只属于秦老的科室!

    “表现得不错,观察得比之前更细致了!”

    走在楼道走廊里,秦老满意的夸赞着杜仲,说道:“中医就是要这样,已经学会的东西,不能因为学习到另外一个方向,而忽视!”

    杜仲谦逊而了然的点了点头。请看书Ww∫W∮.∫QingKanShu.cC

    “我也没想到,你除了记忆力惊人之外,眼力也这么毒辣!”

    想到杜仲连腰膝酸软都给人看了出来,秦老就不由得一笑,那种只有病人知道的病症,就连他也很难去观测!

    “我当过兵,练过武!”

    杜仲应声回了一句。

    “果然,文武始终是一家啊!”

    秦老哈哈大笑了起来。

    谈聊中,两人很快的就来到了中医诊室!

    打开门,顿时眼前一亮!

    整个诊室被打扫得非常的干净,所有东西都整齐的陈列着,没有一点杂乱。

    两人都明白,这是杨丽琴在离开前,为报答秦老而做的,但俩人都没有提起!

    就在俩人刚到诊室不久,齐鲁中医药大学的四人也跟来了。

    “秦老,这就是您的诊室?”

    才一进门,杨天辰就撇了撇嘴,说道:“以您的身份,这诊室也太寒酸了吧,只有那落地窗还有点意思!”

    “你们来做什么?”

    杜仲疑惑道。

    “哦,今天是我们参观医院的日子,我们副校长已经跟范院长说过了!”

    李亚东开口道:“整个医院,最吸引人的就是秦老的诊室,所以刚接到可以参观的通知,我们就只奔这里来了!”

    杜仲点点头,没再多说。

    这时,杨柳突然迈步走到了诊桌前,对着秦老行了一礼。

    “秦老,后进杨柳有一事相求!”

    杨柳的举动弄得杨天辰三人一愣,不明所以。

    怎么举动都那么异常?

    “请说。”

    秦老示意道。

    “想必您已经看出来,我的身体有问题!”

    杨柳轻咬着嘴唇,说道:“我师傅说,我的病她治不好,世界上能救我的人,就只有您了!这次来也是希望能找到您,求您救命!”

    秦老点点头。

    第一眼见到杨柳的时候,他就微微一愣,因为他看出了杨柳的身体不好,但是杨柳说出她的师傅是柳婆子的时候,秦老就放下了心来。

    有柳婆子在,自然可以保住他徒弟的命,他也就没理由多嘴了!

    不过,如今一听杨柳这么说,秦老就紧紧的皱起了眉头。

    柳婆子的实力,秦老很清楚!

    连柳婆子都治不好的,绝对不是一般的病!

    “先坐下吧!”

    秦老让杨柳坐了下来,然后开始给杨柳把脉,随后又看向杨柳的五官以及舌头,每看一处,秦老的脸色都会变得更加的沉重!

    仿佛有一块重重的巨石,压在了身上一般!

    最终,秦老深深的叹了口气,说道:“你这是从娘胎里就落下的病根!”

    “恩!”

    杨柳点头,一脸希冀的望着,说道:“请秦老看在家师的面子上,出手帮我治疗!”

    “这病我没办法根治!”

    秦老摇了摇头,说道:“如果可以治的话,就算你不是柳婆子的徒弟,我也会尽力帮你,但是你这种病无法根治,只能延缓!”

    “顶多,还有一年可活!”

    万般纠结下,秦老还是说了出来,这种话说出来对病人很不利,但是既然是柳婆子的徒弟,就应该已经知道了这个结果。

    闻言,杨天辰三人大惊!

    他们本以为杨柳只是身体不好,只要调理得当,就能恢复过来!

    如今听秦老这么一说,才现杨柳的病情,比他们想象的要重了许多,甚至已经威胁到生命的程度!

    听到秦老的话,杨柳那张白皙的脸上,顿时流露出一抹凄凉之色。

    “我师傅也是这么说的!”

    杨柳紧紧的咬着嘴唇,脸色黯然!

    看见杨柳的模样,秦老再次叹了口气。

    行医之人,最难受的,就是有心治病,却无力回天!

    想来,她知道这个结果的日子已经不短了,所以才没有表现得过于激动,要是换做一般人听到这种消息,怕是早就嚎啕大哭起来了。

    叹息间,秦老撇见了正在整理药柜的杜仲,当即一愣。

    “或许,有一个人可以治好你的病!”

    秦老突然转过头来说道:“如果连他都没有办法,那就真的是回天乏术了!”

    “是谁?”

    杨柳一听,顿时急切的出声问道。

    杨天辰等三人也是一脸的好奇!

    这世界上还存在着比国医大师更厉害的人吗?

    难道世界上真的存在着什么隐世的高人不成?

    就连正在整理药柜的杜仲,也是停下了手头的动作,满心好奇的看向秦老。

    “这个人,远在天边!”

    秦老神秘的一笑,没给杨柳继续追问的机会,便又补充道:“近在眼前!”

    所有人都是一愣,转头在整个诊室里扫望了起来。

    “可是,这里除了我们几个以外,根本没有其他人的存在啊!”

    杨柳疑声,说道:“您都无法治疗,我们几个的医术根本如不得您的九牛一毛!”

    “秦老,你就别卖关子了,难道你的意思是,这个人就在医院里?”

    杨天辰也是接口说道。

    秦老神秘的笑了笑,把视线转移到杜仲的身上,说道:“就是他!”

    看向杜仲,杨柳四人顿时就傻了眼!

    秦老都治不好的病,杜仲一个刚入门的新手中医能治好?

    “秦老,你就别闹了,杜仲才刚刚拜入您的门下,成为您的弟子!”

    杨天辰没好气的说道:“我承认,他的望字诀的确学得非常好,甚至比我们都好,但就凭这一点,他怎么能治好杨柳的病?”

    秦老摇了摇头,一脸认真的看着四人,说道:“我可没开玩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