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看书 > 玄幻魔法 > 永掌神权 > 第四百六十六章 相伴而生
    没有前奏,也不需要什么语言,这个漆黑的身影破土而出,像是一条巨蟒一般张开大嘴从冰山狮的前腿处划过,鲜血飞溅之下,冰山狮的一条前腿消失在众人的眼前,随之而来的就是冰山狮那巨大的嘶吼声。

    不再是宣泄,不再是挑衅,单纯的只是恐惧,还有心颤。

    吞下冰山狮的一条前腿之后,那条巨蟒却是飞快的缩了回去,就像是躲猫猫一样,再一次隐藏了自己的身影,默默地等待着接下来的展。

    雪琅的脸色一下子煞白,他终于意识到宇浩的想法了,对面这个年轻人根本就没有放过他的意思,如果不能够想办法应对的话,他的伴生灵兽必定会死在这个地方!

    李博渊此时的脸色却是大变,这是宇浩的伴生灵兽吗?不一样,和当年见到的完全不一样啊!这到底是什么情况,明明就是伴生灵兽的灵约,怎么可能出现如此重大的变化,这其中到底是有着什么样的原因?让这只灵兽生了如此巨大的变化,而且似乎从本质上都有了不同。

    想到这里李博渊突然想明白一点,或许是宇浩从不使用他的伴生灵兽也有着一部分的原因吧!

    “大地冰封!”

    雪琅下令,既然宇浩的伴生灵兽是从地底下进行攻击,那么如果将大地冰封起来的话,说不定就能够坚持更多的一段时间了。

    见到雪琅这种幼稚的动作,宇浩不屑地冷笑一声,转身向着场外走去,不再关心两只灵兽之间的战斗。

    “你想要干什么?这可是我们的战斗,你难道想要退出吗?”虽然宇浩的行动让雪琅很是不解,不过这个时候宇浩能够退后一步的话,显然是很符合他的心意的。

    只可惜的是,宇浩没有行动,反而是大地接二连三的裂开,一条条巨蟒从泥土中窜出,冲破冰层的封锁,撕咬在冰山狮的身上,即便是冰山狮的身体有多么的强大,冰封大地的时候冰层有多么的坚固,可是对于这些巨蟒来说,都算不上什么,不过是美味的食物上面多了一层外壳而已,一起吃掉就行了。

    撕扯之下,冰山狮又是一条大腿被巨蟒吞入口中,旋即又是再次没入泥土之中,隐没不见,无法察觉。

    “我认输!”这个时候,意识到出了什么问题的雪琅终于承受不住来自宇浩带给他的压力,大喊了出来。

    “宇浩,我认输了,我们一族认同你的战力,现在就结束这场战斗吧!我觉得没有必要继续了……”

    这个时候,雪琅果断的服软了,差距实在是太过于明显了,宇浩君王级无敌的称号果断不是白说的。

    看台上的众人也是松了口气,看向宇浩的眼中充满着敬畏,按照目前展示出来的战力来说,宇浩和一位帝皇级初阶的实力基本上已经可以划伤等号了!

    天煞的眼神更是晦暗不定,如果当初宇浩就动用这只灵兽的话,那么他还有这个机会吗?现在的他能够短时间内施展出帝皇级的力量,可是在宇浩的面前似乎还是有些不足啊!

    “我应该和你说过,伴生灵兽和炎魔狼还有绝冰蝎皇是不一样的,它对我来说是不可替代的。”宇浩转过头,平静的看着他。

    “所以……”雪琅的声音有些颤抖,因为他有了某个不好的预感。

    看台上的众人这个时候也是一片的寂静,仔细的回顾着宇浩一开始说的话。

    “我随时可以结束,但是我的伴生灵兽不想就这样的结束,我尊重它的想法!”宇浩的声音一出,顿时哗然一片,谁都没有想到宇浩会说出这样的话来。

    伴生灵兽对自己的主人是绝对的服从,可是宇浩的意思不就是任凭自己的伴生灵兽随意挥吗?看着冰山狮那副凄惨的模样,众人开始为雪琅这个出头鸟默哀!

    “就不能够通融一下吗?我愿意做出补偿!”雪琅的双腿都在抖,显然已经是吓坏了!

    “除了它,其他的灵兽都能够例外,就它不行!”宇浩说的很坚定,没有任何回转的余地。

    似乎是回应宇浩的话语,又是一条巨蟒冲天而起,张开大嘴将冰山狮的又一条大腿吞下肚中。

    “你……”雪琅怒不可遏,默念灵约想要收回自己的灵兽,可是一种来自地下的凶砺之气打消了他的想法。

    “不要想有什么轻举妄动,我不保证它不会直接对你动手!你是愿意伴生灵兽死掉还是你自己死掉!这其实应该很好选择的吧!”宇浩说完之后,头也不回的转身向着场外走去!

    就在众人都是因为宇浩说的话而脸色大变,心头振动的时候,一条极为粗壮的巨蟒钻出大地,居高临下的看着下方卑微渺小的雪琅,嘴巴稍微开启,凶恶之气暴涨,似乎下一刻就会猛地扑下来将雪琅吃下。

    而只剩一条腿的冰山狮早早的就趴在了地上,鲜血都流淌成一片小小的湖泊了,但是宇浩的伴生灵兽此时依旧没有放过它的意思,时不时的从地下窜出一条巨大的蛇躯,没有丝毫恋战的意思,每一次的出现都从冰山狮的身上撕下一大块的血肉,但是却绝对不杀死它,像是玩弄猎物一般,从猎物的挣扎中汲取快感。

    “宇浩小友,为什么?”看台上一尊帝皇级的雪家族老高声问道。

    宇浩充耳不闻,继续向前行走,身后的伴生灵兽依旧在猫戏老鼠一样的玩弄着几乎奄奄一息的冰山狮。

    而最先挑衅的雪琅此刻在一条巨大蟒蛇的注视下都快要瘫倒在地上了。

    “这是在虐杀!”

    一位雪家的男子颤声道:“当众虐杀对手!”

    看台之上一片沉默,当着他们这些各大家族各大帝皇级强者,甚至灵殿、灵院还有天城之主的面,当众虐杀,施以暴行,这是何等的胆大包天,何等的狂妄粗暴?

    这简直就是视他们为无物!

    但是钟岳偏偏就这么做了,当着他们的面任凭自己的伴生灵兽肆意妄为,一次又一次虐杀对手的灵兽,没有丝毫的手软,简直是铁石般的心肠。

    “宇浩,你怎么忍心?”

    一位少女落泪,颤声道:“它同样也是雪琅的伴生灵兽啊!”

    另外一位年轻人高声叫道:“宇浩,你这样子算是什么本事?你可敢真正的与帝皇级大战三百回合?”

    宇浩面色不改,充耳不闻,完全没有在乎其他人的看法,这种冷酷无情的姿态,让所有人都为之脸色大变,感到深深地恐惧。

    这需要怎样的经历才能够造成宇浩现在这样的性格?

    绝夜以前到底做了什么样的事情,才能够将这样的一个少年培养成这个样子,太过于冷酷,也太过于残忍了!

    最高处的姜飏这个时候露出了一丝的冷笑,带着诡异的笑容说道:“就应该是这样啊!这才是人类这种生命应该前进的方向!”

    看着宇浩走来,云芸和王月曦此刻都是有些害怕,宇浩的动作让她们一时间难以接受,而且两只伴生灵兽之间的战斗残忍之处已经出了她们的想象,一时间都不知道该如何去形容了!

    “现在赶紧离开吧!待会可能会出问题的!”没有什么解释,宇浩的第一句话就让两人愣在一边了。

    两女不解,不过只有宇瑶在短时间内反应了过来,有些急切的说道:“主人,你是说你现在不能够很好的控制它?”

    “虽然不想这么说,但是目前为止,或许是因为太久没有动用它的原因,它有些逆反心理,似乎不太愿意听从我的指示?”

    宇浩说的模棱两可,但是云芸和王月曦又怎么不能够听不出来,这个时候她们却是有种目瞪口呆的感觉,宇浩现在居然不能够很好的控制自己的伴生灵兽!

    这是在说胡话吧!

    伴生灵兽从诞生之时就和自己的主人灵魂相连,生命共享,怎么可能出现伴生灵兽抗拒自己主人意愿的情况,这还算是伴生灵兽吗?想象她们自己的伴生灵兽,哪一个不是乖巧懂事对自己言听计从的,宇浩的伴生灵兽怎么会这么的奇葩,简直颠覆了她们心中伴生灵兽的美好形象啊!

    “宇浩,要不要想象别的办法,说不定实际上没有别的要求呢?”云芸一脸的担忧。

    身边的王月曦也是有些焦急,虽然没有说什么,但是眼中却是极为的不平静。

    “不用!”宇浩轻轻的摇着头,带着淡淡的笑容,说道:“虽然不想说什么,可是它毕竟是我的伴生灵兽,出了什么事情终究是要我亲自来收拾的,而且这样的一天总要到来的,就是或早或晚的事情。”

    云芸和王月曦却是面面相觑,不知道宇浩为什么会说出这样的话来,但是宇瑶却是先她们一步将两人向着远处拉去,概因不远处两只伴生灵兽之间的战斗终究是落下了帷幕。

    不断地撕扯之中,宇浩的伴生灵兽终于将冰山狮撕成了碎片,完全吞下肚去,那残破不堪的场地和血肉模糊的景象无一不是象征着这场战斗的残忍。

    “宇浩,可以了吧!你已经赢了,可以让你的灵兽退下了吧!”雪琅脸色苍白,虽然伴生灵兽不会真正死亡,但是这种意义上的消逝,还是会对他这个主人造成一定意义上的伤害。

    但是这个时候他也顾不得这些了,被一条巨蟒盯着的他依旧有种小命被别人握在手中的感觉,能够尽早脱离这样的局面他也不在意其他的一些东西了。

    “可以是可以!”

    宇浩点了点头,同时左手之上一把火焰缭绕的长剑延伸出来,右手之上,一柄水晶一般冰蓝色的长枪凝聚出来。两柄武器的衬托之下让宇浩显得更加的威风凛凛。

    “宇浩这是要干什么?还是要对雪琅出手吗?”

    “在搞什么鬼啊!明明已经取得胜利了,还要玩这样的花样?”

    “同时动用两种不同的属性之力,这是准备做什么?而且他的身体怎么可能承受得住两种截然不同的属性之力,这完全不科学啊!”

    只有宇瑶、云芸和王月曦明白,宇浩或许下一刻就要对自己的伴生灵兽出手了。

    雪琅见到宇浩的动作更是有些傻眼,我连你的灵兽都不是对手,现在你还要逆用灵约,欺负人也不是这个样子的吧!

    不过出乎预料的是,宇浩看都没有看他,反而是提起手中的冰蓝色长枪就向着自己下方的地面刺去,枪尖在阳光的折射下,映出刺目的光辉。

    不过与其相反的是从地下钻出,撕开大地,张开大嘴想要吞噬一切的巨口。

    冰枪和巨蟒交锋,寒气和怒意交替,以宇浩自己为中心,向着四周扩散出去。不过宇浩显然没有这样就停下手中的动作,左手之上的火焰长剑悄然落下,将这条巨大的蛇躯切成两半。

    身体被切开,却没有丝毫的血液溅出,反而依旧像是有生命似得,飞快的从裂缝之中退去,重新躲到地面之下,准备着下一次的攻击。

    “你在干什么?它不是你的伴生灵兽吗?为什么你要对你的伴生灵兽动手?不对,是你的伴生灵兽要对你动手?”雪琅有些搞不清楚眼前的状况了,这剧情的变化实在是太过于激烈了,伴生灵兽居然对自己的主人出手了,这是在搞笑吗?

    “嗯?你怎么还没有走?”一边防备着自己灵兽的下一次攻击,宇浩随口回应着雪琅的话题。

    听到宇浩的话,雪琅气的几乎就要暴走,什么叫他还没有走,被一条大蛇盯着,你让他怎么动身,现在他动一下就有种要被吞噬的感觉。

    瞥了他一眼,宇浩漫不经心的说道:“是这样啊!那就很抱歉了,你也知道我在绝夜待过,由于某些原因我的伴生灵兽不怎么听话,所以我已经好久不使用它了,现在召唤出来之后,想要将它再收回去就有些麻烦了,你就自己看着办吧!”

    说完,宇浩轻轻的挥了下手中的火焰长剑,将一条窜出大地的巨蟒切成两半!(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