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看书 > 玄幻魔法 > 永掌神权 > 第五章 缘由 下
    其他所有人依然没有从刚才那让人绝望的恐惧中回过神来,目光游离,眼中依然没有什么神采。请看书Ww∫W∫.∮QingKanShu.cC

    宇浩转过头环视一周,现众人状态很是不对,不由得心想:刚才的情况有这么令人惊讶吗?不就是挂坠出光芒,涌入自己的体内,让自己的身体也出光辉吗?难道还有别的吗?宇浩完全不解啊!

    或许是无法忍受这沉闷的气氛,宇浩用力咳了一声。

    “院长你们没事吧?刚才生了什么吗?”宇浩不由得好奇的问道。

    “嗯?哦,我们没事,没事,你不需要担心。”看了看其他人,王月曦,桑奶奶和自己的妻子虽然已经缓过神来,但脸上依旧是一副震憾的表情,只有另一位老人一脸平静,好像看不出什么。

    “刚才到底生了什么,你知道吗?”王月曦最耐不住性子,连忙问道。

    旁边的美妇人虽然觉得自己的女儿太冲动了,但是出于对刚才事件的好奇,美妇人并没有阻止自己的女儿,反而一直盯着宇浩,迫切的希望知道答案。

    “刚才我就看见挂坠出光芒,然后光辉冲入我的体内,让我觉得很温暖很舒服,一回过神来,我的伤都好了大半了。请看书Ww∮WΩ.ΩQingKanShu.cC月曦姑娘,还真是要多谢你的挂坠了。”宇浩看见周围的人都一眼不眨的盯着自己,赶紧平复一下心情,将自己的感受说了出来,顺便将这件圆形的挂坠递还给灵院的贵女,估计在再不还给她,这姑娘就要哭了。

    “谢谢。你真的把它给我?”接过挂坠的王月曦下意识的说了一句话,自从得到这枚挂坠之后,她就把它当成自己最宝贵的东西,平时一刻都不会离身,但看见刚才生的事情之后,她对自己还能继续拥有这枚挂坠已经不在抱有任何希望了。刚才的景象就直接表明了挂坠的原主人是想把挂坠交给宇浩的,自己不过是一个暂时保存的人而已。

    其他人也是一惊,尤其是王月曦一家。作为王月曦父亲的王原对这东西自然十分了解,这挂坠本来就做工精致,绝对是大师级的水准,再加上这材料是天晶啊!号称修炼作弊器的东西啊!关键是这枚天晶可以自动汲取能量,你用多少就恢复多少,简直可以说是取之不竭用之不尽。这种情况简直是个奇迹啊!

    “孩子你真的不要这挂坠,它应该是你的啊!”王月曦的母亲开口了,贵重的东西灵院不是没有,女儿既然喜欢,她大可以用灵院的东西和宇浩交换这枚挂坠,但万一惹恼了那个人,灵院真的挡得住他吗?

    “院长我还什么都不知道。请∮看∫书Ww∮WΩ.∮QingKanShu.cC”宇浩盯着王原说到。宇浩虽然有些猜测,这枚挂坠估计不是灵院的东西,但他还是有很多东西不清楚,想问个究竟。

    “孩子既然都这么问了,那就和你好好的说说吧!”王原见到宇浩最关心的是这件事的原因,就放下挂坠的事,为宇浩好好讲解。

    “这件事生在十七年前,月曦那时才只有两三岁大,所以或许记得不清楚,但我十分清楚。我们一家那段日子正好在外面游玩,我那时刚成为君王不久,心中太过自负,就遣散了当时的护卫。没想到没过多久就碰见了敌人,我是灵院当时唯一的继承人,只要除掉我的话,绝对会对我父亲造成极大的影响。”说到这里王原看了看坐在一边的老人,老人没有说话只是静静的听着。

    “就在我以为自己要死在那里的时候,一个人忽然出现,以无比可怕的力量解决了除我们之外的所有人。”这是的王原眼中充满着崇拜和向往。

    “在那之后,他说与我们有缘,将这串挂坠交给了月曦,当我们说要好好报答他时,他说希望我们好好照顾那个孩子。然后就离开了,之后我动了灵院所有的力量都查不到他的任何信息。”王原说完,依旧沉浸在那段回忆中。

    “可您怎么知道那个孩子就是我,您是在半个月前救的我,那时你用什么来证明我就是那个孩子呢?”宇浩不解,如果这一切都是真的的话!那这个人也太可怕了,实力强大不说,还能遇见未来。至少他知道王原院长会救他,挂坠中他留下的力量治疗了自己的伤势。自己的一切都被他预见到了。十几年前就能做到这一步,让宇浩打心底里寒。

    “我以前也很疑惑,因为我不知道那个孩子叫什么,不知道那个孩子长什么样子,不知道那个孩子在什么地方,对那个孩子我一无所知,而我们的救命恩人在那之后也没有给我们提供任何信息。”王原的语气中透露出一种十分无奈的感觉,确实茫茫人海找一个没有资料的孩子简直比大海捞针还要难,而且万一出了点问题,那个孩子死了,这不是在耍他吗?

    其余人包括宇浩在内都用一种,特么的这你也信的眼神看着他。

    “那你怎么确定是我的呢?“宇浩不解。

    “很简单你和他长得几乎一模一样,只不过他看起来比较成熟,而且他身上有一种你没有的气质,那种主宰众生的气场。不然的话在我第一眼看见你的时候,我几乎以为你就是他了。现在这挂坠在你手里产生了反应,让我终于松了口气,当年的恩情终于可以还了。”王原激动地说道。这是他这两年来最高兴的一件事了。

    “他应该是你的父亲吧!你没有见过你的父亲吗?”院长夫人亲切的说道。

    “我是一个孤儿,没有父母,是爷爷奶奶把我抚养长大的。“宇浩说的很平静,完全不承认那是自己的父亲。

    如果他是自己的父亲的话,为什么要把自己一个人抛下,拥有凌驾与帝皇的实力,当今世界又有多少人能威胁到他,他知道自己受了多少苦吗?他知道自己这些年是怎么过来的吗?而且不知道为什么,宇浩总觉得这里面有些不对的地方。

    “好了好了,既然宇浩你不想说他,那我们就说说刚才的挂坠吧!”见到宇浩情绪不稳定,王原也不想去刺激他,马上转移话题。

    一提到挂坠,王月曦立刻从父亲说的故事中反应过来,双手握紧了挂坠,同时小心的看着宇浩。

    看着王月曦紧张的样子,宇浩摇了摇头。

    “这就不需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