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看书 > 玄幻魔法 > 永掌神权 > 第三十四章 对决
    妖血镰:火属性嗜血型灵兽,君王级血统,性情暴虐,喜杀戮。请∮看书WwΩWΩ.QingKanShu.cC有六足,每一只都呈现血红色镰刀状,每一个部位都是一把屠杀的力气,而且战斗的时候有攻无守,很少有人能控制这种灵兽。

    见到历骨召唤出这只已经被压制了实力的灵兽,所有人都是脸色大变,一副完全不敢相信的样子。

    不说别人了,单说是灵院院长王原想要单独战胜这只妖血镰也是千难万难,毕竟这妖血镰本身就是一把杀人利器。

    “分院长吃了药了吗?不就是杀过人吗?成为君王的哪一个没杀过人?”

    “就是啊,不说是这个孩子了,我们上都赢不了,多大仇啊!”一位老师说道。

    看台上的王月曦惊呆了,她没想到一开始历骨分院长就召唤出这种灵兽,心中不由得担心起来,焦急的问道:“父亲宇浩没事吧!”

    王原的眉头也皱了一下,安慰道:“放心吧,关键时刻我会动手的,而且面对这么强的对手,宇浩要是通过了,估计也没人会反对了。”

    与此同时比赛场上炎魔狼和妖血镰已经开始碰撞起来,狂暴的火焰之力直接就肆虐在这整个训练场里,连看台上的人都可以感受到那了可怕的高温,一些帝皇纷纷召唤出自己的灵兽出来抵挡。

    “咔。”被炎魔狼再次避开的血色镰刃就像叉豆腐一样直接整个的没入训练场的地板之中,黑色的暗属性之力勉强在妖血镰身上留下一道印痕。请看书Ww∫W∮.∮QingKanShu.cC

    宇浩的眼中隐隐约约有灵魂的光辉流动,他早就和炎魔狼通过灵约将心神连在了一起。无它妖血镰的攻击度实在的太快了。

    妖血镰一共有六足,每一只脚都可以作为攻击的利器,而且一般情况下专注于近战的妖血镰也不怎么释放技能,血红色的火焰覆盖在它的血色镰刃上就可以挥出巨大的战力。

    两只灵兽再次碰撞在了一起,血红色的镰刃和漆黑的爪子再次相撞,火焰与黑暗不断的交织。

    接下来借反震之力躲开迎面而来的又一只血色镰刃,身体再度向前一步,两把镰刃贴着炎魔狼的毛悄然划过,没有伤到一丝一毫。头颅扬起躲过无声无息到来的两把镰刃,两只灵兽再度分开。

    宇浩和历骨的脸色都不怎么好看,对宇浩来说炎魔狼和妖血镰的每一次碰撞炎魔狼只能攻击一次,而妖血镰却可以同时攻击六次,炎魔狼的第一击和妖血镰的第一刃碰撞以后,接下来就只能闪避,否则必定会被击中。宇浩可没有信心炎魔狼被妖血镰击中之后还能再次闪避。

    历骨同样心理很难受,两只灵兽到目前为止已经交手数十次了,自己的妖血镰居然一次都没有打中过他,而且他的每一次躲避都是堪堪闪过没有一点失误。特别是妖血镰是真正的进攻性灵兽,炎魔狼却可以和它正面抗衡,要知道妖血镰本体可是帝皇级啊,即便被压制了实力,但是有些优势是无法抹去的。

    历骨不由得想到:怪不得院长如此看好这个孩子,连继承人王月曦也要做出如此决定,这个孩子果然不是一般的强啊!

    而看台上的观众都已经呆住了,完全没有想到会出现这么一个局面,宇浩和历骨分院长竟然真的在正面抗衡。请看书Ww∫W∮.∮QingKanShu.cC

    “我们还真是小看了这个孩子啊,这个年纪居然会有这样的实力。”

    “是啊,怪不得院长要拉拢这个孩子,如果那场战斗有这个孩子参加的话,还有其他势力什么事啊!”

    两只灵兽战斗的画面也深深惊呆了院长王原,本来昨天听过自己女儿的叙述之后,以为自己对这个孩子已经很了解了,没想到今天他又给了自己一个惊喜。“不愧是他的孩子啊!果然特别的强大啊!”说完抬头看了下自己的女儿。

    王月曦看着战斗中心,炎魔狼先是避开从两侧袭来的攻击,再次抬起黑色的利爪缭绕乌黑的光辉与妖血镰从下而上的镰刃碰撞在一起,又一次借助反作用力向后跳起。

    这一次妖血镰却是六把镰刃同时散赤红的光彩,直接向尚在半空中的炎魔狼挥去,六道半月一样的光刃旋转着飞向炎魔狼,完全不给任何机会。

    “血腥月袭!”桑奶奶激动的直接站了起来,想要指挥暗冥猫前去阻止。

    这时一只手挡在了桑奶奶的面前,阻止了她的动作。

    “林将你要干什么?”桑奶奶怒喝道。

    林将是防御方面的分院长,一身的肌肉强壮的吓人,不过语气却是有些温和:“桑院长,你就仔细看吧,那个孩子自己都没有放弃呢。”

    “你说什么?”

    面对极飞来的六道血红光刃,炎魔狼没有躲避,也无力躲闪。抬起头,狼嘴中有火焰在涌动。

    下一刻狼嘴张开,炽盛的火焰喷涌而出,迎上了飞来的光刃,两者生了剧烈的爆炸。

    “轰。”漫天烟尘飞舞,遮住了所有人的视线。

    “嘭。”一道声音传来,将所有人的目光吸引过来,只见一道火柱冲破迷雾,直接将妖血镰包裹,并且将其击飞数十米。

    烟尘散去炎魔狼静静的站在宇浩的身前,妖血镰甩了甩身子,重新站在历骨面前,好像没有什么事一样。

    不会吧!这是所有人的心声。没有人会猜到炎魔狼战斗到现在居然还有可以和妖血镰硬拼技能的力量。

    这一刻宇浩和历骨都暂时的约束了一下自己的灵兽,没有立刻动作,都在仔细的打量着对方的灵兽。

    炎魔狼没有什么变化,本来所有人以为经过这么久的战斗,它应该没有多少力量了,可是通过刚才的一次攻击,人们才知道,这只炎魔狼并没有消耗多少力量。

    反观妖血镰,每只镰刃上都有或多或少的黑色印痕,让它看起来狼狈不已。

    “看到了吗?宇浩和历骨分院长打的旗鼓相当啊!”炎若雪一边大叫着,一边摇着自己的妹妹的手臂。

    雪如炎这时候也无法保持平静了,水润的眼眸中露出异样的色彩,“居然会这么的强大,自己有机会吗?”女孩的嘴中喃喃自语的说道。

    至于院长的弟子周言则是一副完全不敢相信的神色。宇浩压制实力和自己战斗,自己败的很惨,分院长压制实力却只能和他打成平手。真的是他太强了吗?

    场中央的历骨开口问道:“你一开始就用了战法?”

    “对,和妖血镰战斗,对于炎魔狼的体力要求非常高,一开始我就让它动用了。”宇浩点点头回答道。

    “是吗?没想到当今居然还有这种可以在战斗中恢复实力的战法,既然这样我就只能快结束了。”

    “可以。”

    “咔嚓,咔嚓。”的声音不断传来,妖血镰的六足都已经叉入了,地面的石板之中。妖血镰本身散出一种死亡的色彩。

    历骨抬起头,“只要你能接下这一击,就算你通过!”没有多嘴,历骨只是平静的看着宇浩。

    “历骨你疯了吗?这只是个测试而已,你有必要动用“妖血连舞吗?””王原终于忍不住了,开口怒喝道。

    “院长放心吧!如果只是一招的话我还撑的住。”宇浩的眼中透露出兴奋的光芒。